女子解放從那裡做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星期评论》问我“女子解放从那里做起?”我的答案是:“女子解放当从女子解放做起。此外更无别法。”

  这话初听了似乎不通。其实这是我想了一夜再三改正的答案。

  先说女子的教育。人都说现在的女子教育大失败,因为女学生有卖淫的、有做妾的、有做种种不名誉的事的。我说,这不是女子教育失败,这是女子教育不曾解放的失败。我们只给女子一点初等教育,不许他受高级教育;只教他读一点死书,不许他学做人的生活。这种教育我们就想收大功效吗?可算是做梦了!

  补救女子教育的失败,就是多给他一点教育,不解放的教育失败了,多给他一点解放的教育。

  解放的女子教育是:无论中学大学,男女同校,使他们受同等的预备,使他们有共同的生活。

  初办解放的教育一定有危险的,但是这种危险没有法子补救,只有多多的解放。解放是消除解放的危险的唯一法子。

  教育如此,女子社交的解放、生计的解放、婚姻的解放,都是一样的。解放的唯一方法就是实行解放。

  人常说“解放必须女子先有解放的资格”。换句话说:“先教育、先预备,然后解放。”我说:“解放就是一种教育,而且是一种很有功效的活教育。”嘴上空谈解放的预备,实际上依旧把自己的姊妹妻女关起来,叫他们受那种预备将来解放的教育,这是极可笑的事。我十年前也曾提倡男女社交的解放,后来初同美国女子作朋友,竟觉得手足无措,话都说不出来。所以我说,我们如果深信女子解放,应该从实行解放做起。

  (原载1919年7月27日《星期评论》第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