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法蓮華經/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妙法蓮華經方便品第二

  爾時,世尊從三昧安詳而起,告舍利弗:「諸佛智慧,甚深無量,其智慧門,難解難入,一切聲聞、辟支佛、所不能知。所以者何。佛曾親近百千萬億無數諸佛,盡行諸佛無量道法,勇猛精進,名稱普聞。成就甚深未曾有法,隨宜所說,意趣難解。舍利弗,吾從成佛已來,種種因緣,種種譬喻,廣演言教,無數方便、引導眾生,令離諸著。所以者何。如來方便知見波羅蜜、皆已具足。舍利弗,如來知見,廣大深遠,無量無礙,力、無所畏、禪定、解脫三昧、深入無際,成就一切未曾有法。舍利弗,如來能種種分別,巧說諸法,言辭柔軟,悅可眾心。舍利弗,取要言之,無量無邊未曾有法,佛悉成就。」

  「止,舍利弗,不須復說。所以者何。佛所成就第一稀有難解之法,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所謂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世雄不可量,諸天及世人、一切眾生類,無能知佛者。
 佛力無所畏、解脫諸三昧,及佛諸餘法,無能測量者。
 本從無數佛,具足行諸道,甚深微妙法,難見難可了。
 於無量億劫,行此諸道已,道場得成果,我已悉知見。
 如是大果報,種種性相義,我及十方佛,乃能知是事。
 是法不可示,言辭相寂滅,諸餘眾生類,無有能得解,
 除諸菩薩眾、信力堅固者。諸佛弟子眾,曾供養諸佛,
 一切漏已盡,住是最後身,如是諸人等,其力所不堪。
 假使滿世間,皆如舍利弗,盡思共度量,不能測佛智。
 正使滿十方、皆如舍利弗,及餘諸弟子、亦滿十方剎,
 盡思共度量,亦復不能知。辟支佛利智,無漏最後身,
 亦滿十方界,其數如竹林,斯等共一心,於億無量劫、
 欲思佛實智,莫能知少分。新發意菩薩,供養無數佛,
 了達諸義趣,又能善說法,如稻麻竹葦,充滿十方剎,
 一心以妙智,於恒河沙劫、咸皆共思量,不能知佛智。
 不退諸菩薩,其數如恒沙,一心共思求,亦復不能知。
 又告舍利弗,無漏不思議、甚深微妙法,我今已具得,
 唯我知是相,十方佛亦然。舍利弗當知,諸佛語無異,
 於佛所說法,當生大信力,世尊法久後,要當說真實。
 告諸聲聞眾、及求緣覺乘,我令脫苦縛,逮得涅槃者,
 佛以方便力,示以三乘教,眾生處處著,引之令得出。

  爾時大眾中,有諸聲聞漏盡阿羅漢阿若憍陳如、等,千二百人,及發聲聞辟支佛心、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各作是念:「今者、世尊何故殷勤稱歎方便、而作是言,佛所得法,甚深難解,有所言說,意趣難知,一切聲聞、辟支佛、所不能及。佛說一解脫義,我等亦得此法,到於涅槃,而今不知是義所趨。」

  爾時舍利弗知四眾心疑,自亦未了,而白佛言:「世尊,何因何緣,殷勤稱歎諸佛第一方便、甚深微妙、難解之法。我自昔來,未曾從佛、聞如是說,今者、四眾咸皆有疑。惟願世尊敷演斯事,世尊何故殷勤稱歎甚深微妙難解之法。」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慧日大聖尊,久乃說是法,自說得如是,力無畏三昧、
 禪定解脫等,不可思議法。道場所得法,無能發問者。
 我意難可測,亦無能問者。無問而自說,稱歎所行道,
 智慧甚微妙,諸佛之所得。無漏諸羅漢、及求涅槃者,
 今皆墮疑網,佛何故說是。其求緣覺者、比丘比丘尼、
 諸天龍鬼神、及乾闥婆等,相視懷猶豫,瞻仰兩足尊,
 是事為云何,願佛為解說。於諸聲聞眾,佛說我第一。
 我今自於智、疑惑不能了,為是究竟法,為是所行道。
 佛口所生子,合掌瞻仰待,願出微妙音,時為如實說。
 諸天龍神等,其數如恒沙,求佛諸菩薩,大數有八萬,
 又諸萬億國、轉輪聖王至,合掌以敬心,欲聞具足道。

  爾時佛告舍利弗:「止,止,不須復說。若說是事,一切世間諸天、及人、皆當驚疑。」舍利弗重白佛言:「世尊,惟願說之,惟願說之。所以者何。是會無數百千萬億阿僧祇眾生,曾見諸佛,諸根猛利,智慧明了,聞佛所說,則能敬信。」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法王無上尊,惟說願勿慮。
 是會無量眾,有能敬信者。

  佛復止舍利弗:「若說是事,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當驚疑,增上慢比丘、將墜於大坑。」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
 諸增上慢者,聞必不敬信。

  爾時舍利弗重白佛言:「世尊,惟願說之,惟願說之。今此會中,如我等比、百千萬億,世世已曾從佛受化。如此人等,必能敬信,長夜安隱,多所饒益。」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無上兩足尊,願說第一法,
 我為佛長子,惟垂分別說。
 是會無量眾,能敬信此法,
 佛已曾世世,教化如是等,
 皆一心合掌,欲聽受佛語。
 我等千二百、及餘求佛者,
 願為此眾故,惟垂分別說。
 是等聞此法,則生大歡喜。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汝已殷勤三請,豈得不說。汝今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解說。」說此語時,會中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五千人等,即從座起,禮佛而退。所以者何。此輩罪根深重,及增上慢,未得謂得,未證謂證,有如此失,是以不住。世尊默然而不制止。

  爾時佛告舍利弗:「我今此眾,無復枝葉,純有貞實。舍利弗,如是增上慢人,退亦佳矣。汝今善聽,當為汝說。舍利弗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佛告舍利弗:

  「如是妙法,諸佛如來、時乃說之,如優曇缽華,時一現耳。舍利弗,汝等當信佛之所說,言不虛妄。舍利弗,諸佛隨宜說法,意趣難解。所以者何。我以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演說諸法,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解,唯有諸佛乃能知之。所以者何。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舍利弗,云何名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諸佛世尊欲令眾生開佛知見、使得清淨故,出現於世。欲示眾生、佛之知見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悟佛知見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入佛知見道故,出現於世。舍利弗,是為諸佛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

  佛告舍利弗:「諸佛如來但教化菩薩,諸有所作,常為一事,唯以佛之知見、示悟眾生。舍利弗,如來但以一佛乘故,為眾生說法,無有餘乘,若二、若三。舍利弗,一切十方諸佛,法亦如是。」

  「舍利弗,過去諸佛,以無量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而為眾生演說諸法,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是諸眾生,從諸佛聞法,究竟皆得一切種智。舍利弗,未來諸佛、當出於世,亦以無量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而為眾生演說諸法,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是諸眾生,從佛聞法,究竟皆得一切種智。舍利弗,現在十方無量百千萬億佛土中、諸佛世尊,多所饒益、安樂眾生,是諸佛、亦以無量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而為眾生演說諸法,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是諸眾生,從佛聞法,究竟皆得一切種智。舍利弗,是諸佛、但教化菩薩,欲以佛之知見、示眾生故,欲以佛之知見、悟眾生故,欲令眾生入佛之知見故。舍利弗,我今亦復如是,知諸眾生有種種欲,深心所著,隨其本性,以種種因緣、譬喻言辭、方便力、而為說法。舍利弗,如此,皆為得一佛乘、一切種智故。」

  「舍利弗,十方世界中,尚無二乘,何況有三。舍利弗,諸佛出於五濁惡世,所謂劫濁、煩惱濁、眾生濁、見濁、命濁。如是舍利弗,劫濁亂時,眾生垢重,慳貪嫉妒,成就諸不善根故,諸佛以方便力,於一佛乘、分別說三。舍利弗,若我弟子,自謂阿羅漢、辟支佛者,不聞不知諸佛如來、但教化菩薩事,此非佛弟子,非阿羅漢,非辟支佛。」

  「又、舍利弗,是諸比丘、比丘尼、自謂已得阿羅漢,是最後身,究竟涅槃,便不復志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知此輩皆是增上慢人。所以者何。若有比丘、實得阿羅漢,若不信此法,無有是處。除佛滅度後,現前無佛。所以者何。佛滅度後,如是等經、受持讀誦解義者,是人難得。若遇餘佛,於此法中、便得決了。舍利弗,汝等當一心信解受持佛語。諸佛如來、言無虛妄,無有餘乘,唯一佛乘。」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比丘比丘尼,有懷增上慢,優婆塞我慢,優婆夷不信,
 如是四眾等,其數有五千,不自見其過,於戒有缺漏,
 護惜其瑕疵。是小智已出,眾中之糟糠,佛威德故去,
 斯人鮮福德,不堪受是法。此眾無枝葉,唯有諸貞實。
 舍利弗善聽,諸佛所得法,無量方便力,而為眾生說。
 眾生心所念,種種所行道,若干諸欲性,先世善惡業。
 佛悉知是已,以諸緣譬喻、言辭方便力,令一切歡喜。
 或說修多羅、伽陀及本事、本生未曾有。亦說於因緣、
 譬喻並祇夜、優波提舍經。鈍根樂小法,貪著於生死,
 於諸無量佛,不行深妙道,眾苦所惱亂,為是說涅槃。
 我設是方便,令得入佛慧,未曾說汝等、當得成佛道。
 所以未曾說,說時未至故,今正是其時,決定說大乘。
 我此九部法,隨順眾生說,入大乘為本,以故說是經。
 有佛子心淨,柔軟亦利根,無量諸佛所,而行深妙道。
 為此諸佛子,說是大乘經。我記如是人,來世成佛道,
 以深心念佛,修持淨戒故。此等聞得佛,大喜充遍身,
 佛知彼心行,故為說大乘。聲聞若菩薩,聞我所說法,
 乃至於一偈,皆成佛無疑。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
 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但以假名字,引導於眾生,
 說佛智慧故。諸佛出於世,唯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
 終不以小乘、濟度於眾生。佛自住大乘,如其所得法、
 定慧力莊嚴,以此度眾生。自證無上道,大乘平等法,
 若以小乘化、乃至於一人,我則墮慳貪,此事為不可。
 若人信歸佛,如來不欺誑,亦無貪嫉意,斷諸法中惡。
 故佛於十方,而獨無所畏。我以相嚴身,光明照世間,
 無量眾所尊,為說實相印。舍利弗當知,我本立誓願,
 欲令一切眾、如我等無異。如我昔所願,今者已滿足,
 化一切眾生,皆令入佛道。若我遇眾生,盡教以佛道,
 無智者錯亂,迷惑不受教。我知此眾生,未曾修善本,
 堅著於五欲,癡愛故生惱。以諸欲因緣,墜墮三惡道,
 輪迴六趣中,備受諸苦毒,受胎之微形,世世常增長。
 薄德少福人,眾苦所逼迫,入邪見稠林,若有若無等。
 依止此諸見,具足六十二,深著虛妄法,堅受不可捨,
 我慢自矜高,諂曲心不實,於千萬億劫、不聞佛名字,
 亦不聞正法,如是人難度。是故舍利弗,我為設方便,
 說諸盡苦道,示之以涅槃。我雖說涅槃,是亦非真滅,
 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佛子行道已,來世得作佛,
 我有方便力,開示三乘法。一切諸世尊,皆說一乘道,
 今此諸大眾,皆應除疑惑,諸佛語無異,唯一無二乘。
 過去無數劫,無量滅度佛,百千萬億種,其數不可量。
 如是諸世尊,種種緣譬喻,無數方便力,演說諸法相。
 是諸世尊等,皆說一乘法,化無量眾生,令入於佛道。
 又諸大聖主,知一切世間、天人群生類,深心之所欲,
 更以異方便,助顯第一義。若有眾生類,值諸過去佛,
 若聞法布施,或持戒忍辱、精進禪智等,種種修福慧。
 如是諸人等,皆已成佛道。諸佛滅度已,若人善軟心,
 如是諸眾生,皆已成佛道。諸佛滅度已,供養舍利者,
 起萬億種塔,金銀及玻璃、硨磲與瑪瑙、玫瑰琉璃珠,
 清淨廣嚴飾,莊校於諸塔。或有起石廟,栴檀及沈水,
 木蜜並餘材,塼瓦泥土等。若於曠野中,積土成佛廟。
 乃至童子戲,聚沙為佛塔。如是諸人等,皆已成佛道。
 若人為佛故,建立諸形像,刻雕成眾相,皆已成佛道。
 或以七寶成,鋀石赤白銅、白鑞及鉛錫,鐵木及與泥,
 或以膠漆布、嚴飾作佛像,如是諸人等,皆已成佛道。
 彩畫作佛像,百福莊嚴相,自作若使人,皆已成佛道。
 乃至童子戲,若草木及筆、或以指爪甲、而畫作佛像,
 如是諸人等,漸漸積功德,具足大悲心,皆已成佛道。
 但化諸菩薩,度脫無量眾。若人於塔廟、寶像及畫像,
 以華香幡蓋、敬心而供養。若使人作樂,擊鼓吹角貝,
 簫笛琴箜篌、琵琶鐃銅鈸,如是眾妙音,盡持以供養。
 或以歡喜心,歌唄頌佛德,乃至一小音,皆已成佛道。
 若人散亂心,乃至以一華,供養於畫像,漸見無數佛。
 或有人禮拜,或復但合掌,乃至舉一手,或復小低頭,
 以此供養像,漸見無量佛。自成無上道,廣度無數眾、
 入無餘涅槃,如薪盡火滅。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
 一稱南無佛,皆已成佛道。於諸過去佛,在世或滅後,
 若有聞是法,皆已成佛道。未來諸世尊,其數無有量,
 是諸如來等,亦方便說法。一切諸如來,以無量方便、
 度脫諸眾生,入佛無漏智,若有聞法者,無一不成佛。
 諸佛本誓願,我所行佛道,普欲令眾生、亦同得此道。
 未來世諸佛,雖說百千億、無數諸法門,其實為一乘。
 諸佛兩足尊,知法常無性,佛種從緣起,是故說一乘。
 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於道場知已,導師方便說。
 天人所供養、現在十方佛,其數如恒沙,出現於世間,
 安隱眾生故,亦說如是法。知第一寂滅,以方便力故,
 雖示種種道,其實為佛乘。知眾生諸行,深心之所念,
 過去所習業,欲性精進力,及諸根利鈍,以種種因緣、
 譬喻亦言辭,隨應方便說。今我亦如是,安隱眾生故,
 以種種法門、宣示於佛道。我以智慧力,知眾生性欲,
 方便說諸法,皆令得歡喜。舍利弗當知,我以佛眼觀,
 見六道眾生,貧窮無福慧,入生死險道,相續苦不斷,
 深著於五欲,如犛牛愛尾、以貪愛自弊,盲瞑無所見。
 不求大勢佛、及與斷苦法,深入諸邪見,以苦欲捨苦。
 為是眾生故、而起大悲心。我始坐道場,觀樹亦經行,
 於三七日中,思惟如是事。我所得智慧,微妙最第一。
 眾生諸根鈍,著樂癡所盲,如斯之等類,云何而可度,
 爾時諸梵王,及諸天帝釋、護世四天王,及大自在天,
 並餘諸天眾、眷屬百千萬,恭敬合掌禮,請我轉法輪。
 我即自思惟,若但讚佛乘,眾生沒在苦,不能信是法,
 破法不信故,墜於三惡道。我寧不說法,疾入於涅槃。
 尋念過去佛、所行方便力,我今所得道,亦應說三乘。
 作是思惟時,十方佛皆現,梵音慰喻我,善哉釋迦文,
 第一之導師,得是無上法,隨諸一切佛、而用方便力。
 我等亦皆得,最妙第一法,為諸眾生類、分別說三乘。
 少智樂小法,不自信作佛,是故以方便、分別說諸果。
 雖復說三乘,但為教菩薩。舍利弗當知,我聞聖師子、
 深淨微妙音,喜稱南無佛。復作如是念,我出濁惡世,
 如諸佛所說,我亦隨順行。思惟是事已,即趨波羅奈,
 諸法寂滅相,不可以言宣。以方便力故,為五比丘說。
 是名轉法輪,便有涅槃音,及以阿羅漢,法僧差別名。
 從久遠劫來,讚是涅槃法,生死苦永盡,我常如是說。
 舍利弗當知,我見佛子等,志求佛道者,無量千萬億,
 咸以恭敬心,皆來至佛所,曾從諸佛聞,方便所說法。
 我即作是念,如來所以出,為說佛慧故,今正是其時。
 舍利弗當知,鈍根小智人、著相憍慢者,不能信是法。
 今我喜無畏,於諸菩薩中,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
 菩薩聞是法,疑網皆已除,千二百羅漢、悉亦當作佛。
 如三世諸佛,說法之儀式,我今亦如是,說無分別法。
 諸佛興出世,懸遠值遇難,正使出於世,說是法復難,
 無量無數劫,聞是法亦難,能聽是法者,斯人亦復難。
 譬如優曇花,一切皆愛樂,天人所稀有,時時乃一出。
 聞法歡喜讚,乃至發一言,則為已供養,一切三世佛,
 是人甚稀有,過於優曇花。汝等勿有疑,我為諸法王,
 普告諸大眾,但以一乘道、教化諸菩薩,無聲聞弟子。
 汝等舍利弗,聲聞及菩薩,當知是妙法,諸佛之秘要。
 以五濁惡世,但樂著諸欲,如是等眾生,終不求佛道。
 當來世惡人,聞佛說一乘,迷惑不信受,破法墮惡道。
 有慚愧清淨、志求佛道者,當為如是等、廣讚一乘道。
 舍利弗當知,諸佛法如是,以萬億方便、隨宜而說法,
 其不習學者,不能曉了此。汝等既已知,諸佛世之師,
 隨宜方便事,無復諸疑惑,心生大歡喜,自知當作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