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衞熸師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威海衞熸師記
作者:羅惇曧 中華民國

余所撰《中日兵事本末》,多据姚君錫光《東方兵事紀略》。有天津王君平者,與威海之役,謂所記威海事不實,迭書相告,而文冘長。乃据書旨,別記如右。王君改名登雲,原略稱登瀛,誤。著者志。

旅順失後,威海衞孤危,陸海軍將不和,互相詆。日兵由成山龍鬚島登岸,犯榮城、文登。提督丁汝昌慮南岸三臺不守,礮資敵爲軍艦患,欲毀龍廟嘴臺礮。陸軍統將戴宗騫諆之,電告北洋大臣李鴻章,詆汝昌通敵誤國。鴻章嚴電責汝昌,不果毀。時日兵已逼南岸,魚雷船管帶王登雲言於汝昌,謂︰「趙北嘴礮臺若失,全衞不守。臺礮鉅利,若以資敵,害更大,請亟毀之。」汝昌納之,以屬登雲。登雲乃選敢死隊往。而日兵已踞後山,以臺礮擊趙北嘴臺後,分兵襲沿岸三臺,軍艦猛擊之,乃退。登雲率雷艇三艘守近岸備戰。俄而鹿角臺陷,日兵蔽山而下,登雲方力戰,其僕李奎元以身翼登雲,不令受彈,旋中彈仆而死。靖遠懸旂令退,登雲不從。敢死隊方燬礮,而日兵逼之急,登雲礮擊日軍,稍退,而臺方燬,不復能近岸,艇亟退。而巨石盤空下,當泊艇處,墜水激波,入空際,退稍緩,人艇並碎矣。登雲避敵兵,繞島北入口,謁汝昌,覆命,汝昌獎之。

正月十五日,南台陷,戴宗騫棄台走。汝昌恨極,親追捕之,置諸劉公島,痛責之。宗騫畏罪,仰藥死。汝昌雖爲統帥,而扼於閩人不用命,汝昌已懷死志。事浸急,閩人相向泣,有先期乞病離島者。是夜,大風雪,礮或凍裂,汝昌悉拘沿岸民船毀之,防資敵也。二月初八日,日軍艦悉攻東口,南、北岸已爲敵據,軍艦殊危 ,仍悉力守東口。日艦屢以深夜竊進。第三夜,日艦猛攻定遠,受重傷,汝昌命駛東岸,俄沈焉,全軍大震,軍律盡弛。兵士皆昌言,向統帥乞生路,汝昌佯不聞。旣登岸,島民跪求息戰,汝昌拒之,自登靖遠巡海口。而日軍乘夜攻燬來遠、威遠二艦,餘軍益震恐。兵民環跽岸左丐餘生,官弁哀請罷戰,不可,則遙詈汝昌,汝 昌弗顧也。兵弁多思逃,汝昌命登雲監之。汝昌與護軍統領張文宣,皆主人船同盡之議,登雲主之尤力,而諸將無願効死者。敵艦猛攻東北口,以五艦闖東口。至鹿角嘴,諸艦紛逃,無還擊者。福龍艇豎白旂乞降,蔡廷幹被虜,諸艦無一免者。登雲以雷艇奔煙台,日艦吉野追之急,乃繞崆峒島芝罘山外,西駛,奪灘毀艇而逃。敵礮遙轟之。登雲欲自戕,餘兵拽之奔岸,脫之海外。汝昌憑島,士無鬥心,仰藥以殉,諸將生降,威海之師熸焉。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4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