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語/卷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 子不語
卷二十一
卷二十二→ 


○婁羅二道人[编辑]

婁真人者,松江之楓鄉人。幼孤,從中表某養大。與其婢私,中表怒逐之。婁盜其橐金五百,逃入江西龍虎山。方過橋,有道人白髮,曳杖立,笑曰:「汝來乎?汝想作天師法官乎?須知法官例有使費,非千金不可,五百金何濟?」婁大駭曰:「吾實帶此數,金少奈何?」道人曰:「吾已為汝豫備矣。」命侍者擔囊示之,果五百金。婁跪謝稱仙。道人曰:「吾非仙,吾乃天師府法官也,姓陳名章,緣盡當去,為待子故未行。有三錦囊,汝佩之,他日有急難大事,可開視之。」言畢,趺坐橋下而化。婁入府見天師,天師曰:「陳法官望汝久矣,汝來陳法官死,豈非數耶!」

故事:天師入京朝賀,法官從行。雍正十年,天師入朝,他法官同往,婁不能與。夜夢陳法官踉蹌而來,涕泣請曰:「道教將滅,非婁某不能救。須與偕入京師,萬不可誤!」天師愈奇婁,乃與之俱。時京師久旱,諸道士祈請無效,世宗召天師諭曰:「十日不雨,汝道教可廢矣。」天師惶恐伏地,竊念陳法師夢中語,遽奏請婁某升壇。婁開錦囊,如法作咒,身未上而黑雲起,須臾雨霑足。世宗悅,命留京師。

十一年,誅妖人賈士芳。賈在民間為祟,召婁使治。婁以五雷正法治之,拜北斗四十九日,妖滅。是年地震,婁先期奏明。皆錦囊所載三事也。今婁尚存,錦囊空而術亦盡矣。婁所服丸藥,號「一二三」。當歸一兩,熟地二兩,枸杞三兩。

又有羅真人者,冬夏一衲,佯狂於市。兒童隨之而行,取生米麥求其吹,吹之即熟。晚間店家燃燭無火,亦求羅吹,吹之即熾。京師九門,一日九見其形。忽遁去無跡,疑死矣。

京師富家多燒暖炕,炕深丈許,過三年必掃煤灰。有年姓婦者掃坑,炕中間鼾聲,大驚召眾觀之,羅真人也。崛然起曰:「借汝家坑熟臥三年,竟為爾輩掃出。」眾請送入廟,曰:「吾不入廟。」請供奉之,曰:「吾不受供。」「然則何歸?」曰:「可送我至前門外蜜蜂窩。」即舁往蜂窩。窩洞甚狹,在土山之凹,蜂數百萬,嘈嘈飛鳴。羅解上下衣,赤身入,群蜂圍之,穿眼入口,出入於七竅中,羅怡然不動。

人饋之食,或食或不食,每食,必罄其所饋。或與斗米飯、雞卵三百,一啖而盡,亦無飽色。語呶呶如鴂梟,不甚可解。某貴人饋生薑四十斤,啖之,片時俱盡。居窩數年,一日脫去,不知所往。

○蛇含草消木化金[编辑]

張文敏公有族侄寓洞庭之西磧山莊,藏兩雞卵於廚舍,每夜為蛇所竊。伺之,見一白蛇吞卵而去,頸中膨亨,不能遽消,乃行至一樹上,以頸摩之,須臾,雞卵化矣。張惡其貪,戲削木柿裝入雞卵殼中,仍放原處。蛇果來吞,頸脹如故。再至前樹摩擦,竟不能消。蛇有窘狀,遍歷園中諸樹,睨而不顧,忽往亭西深草中,擇其葉綠色而三叉者摩擦如前,木卵消矣。

張次日認明此草,取以摩停食病,略一拂試,無不立愈。其鄰有患發背者,張思食物尚消,毒亦可消,乃將此草一兩煮湯飲之。須臾間,背瘡果愈,而身漸縮小,久之,並骨俱化作水。病家大怒,將張捆縛鳴官。張哀求,以實情自白,病家不肯休。往廚間吃飯,入內,視鍋上有異光照耀。就觀,則鐵鍋已化黃金矣,乃捨之,且謝之。究亦不知何草也。

○蔡京後身[编辑]

崇禎時,某相公常自言為蔡京後身,以仙官墮地獄,每世間誦《仁王經》,耳目為之一亮。又罰作揚州寡婦,守空房四十年。故癖好尤奇。好觀美婦之臀,美男之勢,以為男子之美在前,女子之美在後,世人易之,非好色者也。常使婦衣袍褶,男飾裙釵,而摸其臀勢,以為得味外味。又常戲取姬妾優童數十,以被蒙其首,而露其下體,互猜為某郎某姬,以為笑樂。有內閣供事石俊者,微有姿,而私處甚佳,公甘為咂弄。有求書者,非石郎磨墨不可得也。號臀曰:「白玉綿團」,勢曰:「紅霞仙杵」。

○天鎮縣碑[编辑]

天鎮縣隸雲中,其地有玄帝廟。廟有古碑,其上炮銃鉛鐵大小丸甚多,皆陷入石內。邑人云:前明時,闖兵來,邑人拒戰不勝。俄見此碑自廟飛出,盤旋軍陣。凡敵所放火炮,咸著於上,我軍無失衄,而敵賴以退。今謂之「天成碑」,現存於廟。

○抬轎郎君[编辑]

杭州世家子汪生,幼而聰俊,能讀《漢書》。年十八九,忽遠出不歸,家人尋覓不得。月餘,其父遇於薦橋大街,則替人抬轎而行。父大驚,牽拉還家,痛加鞭箠。問其故,不答,乃閉鎖書舍中。未幾逃出,又為人抬轎矣。如是者再三。祖、父無如何,置之不問,戚友中無肯與婚。然《漢書》成誦者,終身不忘。遇街道清淨處,郎誦《高祖本紀》,琅琅然一字不差。杭州士大夫亦樂召役之,勝自己開卷也。自言兩肩負重則筋骨靈通,眠食俱善,否則悶悶不樂。此外亦無他好。

○楊笠湖救難[编辑]

楊笠湖為河南令,上憲委往商水縣賑災。秋暑甚虐,午刻事畢,納涼城隍廟。坐未定,一人飛奔而來,口稱:「小民張相求救」。問:「何事?」曰:「不知。」左右疑有瘋疾,群起逐之。其人長號不出,曰:「我昨夜得一夢,見此處城隍神與已故縣主王太爺同坐。城隍向我云:『汝有急難,可求救於汝之父母官。』我即向王太爺叩頭。王曰:『我已來此,無能著力,汝須去求鄰封官楊太爺救,過明午則無害矣。』故今日黎明即起,聞太爺姓楊,又在此廟,故來求救。」言畢,叩頭不肯去。楊無奈何,笑曰:「我已面准,汝有難即來可也。」問其姓名,命家人記之。

數日後,散賑過其地,訊其鄰人,曰:「張某是日得夢入城後,彼臥室兩間無故塌倒,毀傷什物甚多,惟本人以入城故免。」

○馮侍御身輕[编辑]

馮侍御養梧先生自言初生時,身小如貓,稱之,重不滿二斤,家人以為必難長成。後過十歲,形漸魁梧,登進士,入詞林,轉御史。生二子,一為布政使,一為翰林。先生為兒時,能踏空而行十餘步,方知李鄴侯幼時能飛,母恐其去,以蔥蒜壓之,其事竟有。

○江都某令[编辑]

江都某令,以公事將往蘇州。臨行,往甘泉李公處作別,面托云:「如本縣有屍傷相驗事,望代為辦理。」李唯唯。已而聞其三鼓後仍搬行李回署,李不解何事,探之,乃有報相屍者。商家汪姓兩奴口角,一奴自縊。汪有富名,某以為奇貨,命其停屍大廳,故不往驗,待其臭穢,講貫三千兩,始行往驗。驗時又語侵主人,以為喝令,重詐銀四千兩,方肯結案。

李公見而尤之,以為太過。某曰:「我非得已,我欲為小兒捐一知縣故耳。現在汪銀七千兩,已差人送入京師,我並不存家中。」未幾,其子果選甘肅某縣,升河州知州。乾隆四十七年,為冒賑事發覺,斬立決,孫二人盡行充發,家產籍沒入官。某驚悸,疽發背死。

○執虎耳[编辑]

雲南大理縣南鄉民李士桂,家世業農。家畜水牛二隻,至夜,一牛不歸,士桂往尋。昏黑中,月色初上,見田中有獸臥焉,酣聲雷鳴,以為己牛,罵曰:「畜生,如何此刻不回家!」隨即騎上。將攀其角,角不見,但聳毛耳兩隻,遍身狸色斑然,方知是虎,急不敢下。

虎被人騎,驚醒,騰身起,咆哮叫跳。士掛私念下背必為所啖,於是竭生平之力,緊握其耳,至於穿破耳輪,手愈牢固,抵死不放。虎性猛烈,騰山躍水,為棘刺所傷,次日晨刻,力盡而斃;士桂亦僵仆虎背,氣息奄然。家人尋得,抱持歸家,竟獲重生。兩腳上為虎爪所攫,肉盡骨見。醫逾年,才得平復。

○十八灘頭[编辑]

湖南巡撫某,平時敬奉關帝。每元旦,先赴關廟行香求籤,問本年休咎,無不應驗。乾隆三十二年正月一日,詣廟行禮畢,求得籤有「十八灘頭說與君」之句,因有戒心。是年,雖淺水平路,必舍舟坐轎。秋間,為候七一案,天使按臨。從某湖過某地,行舟則近而速,起旱則遠而遲。使者欲舟行,公不可,乃以關神籤語誦而告之,使者勉從而心不喜。

未幾,貴州鉛廠事發,有公受贓事。公不承認,而司閽之李奴必欲扳公,說:「此銀實送主人,非奴所撞騙。」時李已受刑,兩足委頓,奴主爭辯不休。使者厲聲謂公曰:「十八灘頭之神籤驗矣!李字,『十八』也;委頓於地,『癱』也,說此銀送與主人,是送與君也。關聖帝君早知有此劫數,公何辯之有?」公悚然,遂認受贓而案定。

○三姑娘[编辑]

錢侍御琦巡視南城,有梁守備年老,能超距騰空,所擒獲大盜以百計。公奇之,問以平素擒賊立功事狀。梁跪而言曰:「擒盜未足奇也,某至今心悸且歎絕者,擒妓女三姑娘耳,請為公言之。」

「雍正三年某月日,九門提督某召我入,面諭曰:『汝知金魚胡同有妓三姑娘勢力絕大乎?』曰:『知。』『汝能擒以來乎?』曰:『能。』『需役若干?』曰:『三十。』提督與如數,曰:『不擒來,抬棺見我。』」

三姑娘者,深堂廣廈,不易篡取者也。梁命三十人環門外伏,己緣牆而上。時已暮,秋暑小涼,高篷蔭屋。梁伏篷上伺之。

漏初下,見二女鬟從屋西持朱燈引一少年入,跪東窗低語曰:「郎君至矣。」少年中堂坐良久,上茶者三,四女鬟持朱燈擁麗人出,交拜昵語,膚色目光,如明珠射人,不可逼視。少頃,兩席橫陳,六女鬟行酒,奇服炫妝,紛趨左右。三爵後,繞梁之音與笙簫間作。女目少年曰:「郎倦乎?」引身起,牽其裾從東窗入,滿堂燈燭盡滅,惟樓西風竿上紗燈雙紅。

梁竊意此是探虎穴時也,自篷下,足蹋寢戶入。女驚起,赤體躍床下,趨前抱梁腰,低聲辟咡曰:「何衙門使來?」曰:「九門提督。」女曰:「孽矣,安有提督拘人而能免者乎?雖然,裸婦女見貴人,非禮也,請著衣,謝明珠四雙。」梁許之,擲與一褌、一裙、一衫、一領襖。女開箱取明珠四雙,擲某手中。

女衣畢,乃從容問:「公帶若干人來?」曰:「三十。」曰:「在何處?」曰:「環門伏。」曰:「速呼之進,夜深矣,為妾故累,若饑渴,妾心不安。」顧左右治具,諸婢烹羊炮兔,咄嗟立辦。三十人席地大嚼,歡聲如雷。梁私念床中客未獲,將往揭帳。女搖手曰:「公胡然?彼某大臣公子也,國體有關,且非其罪,妾已教從地道出矣。提督訊時,必不怒公;如怒公,妾願一身當之。」

天黎明,女坐紅帷車與梁偕行,離公署未半里,提督飛馬朱書諭梁曰:「本衙門所拿三姑娘,訪聞不確,作速釋放,毋累良民,致干重譴。」梁惕息下車,持珠還女。女笑而不受。前婢十二人騎馬來迎,擁護馳去。明日偵之,室已空矣。

○搜河都尉[编辑]

予親家張開士,牧宿州,奉旨開河,掘地得黿,大如車輪,項繫金牌,鐫「正德二年皇帝敕封搜河都尉」十二字。黿兩眼深碧色,背殼綠毛寸許。民間聚觀,告之官,官念前代老物,命放之。是夜,風雨颯至,河不掘而成者三十餘丈。

○科場事五條[编辑]

乾隆元年正月元日,大學士張文和公夢其父桐城公諱英者獨坐室中,手持一卷。文和公問:「爺看何書?」曰:「《新科狀元錄》。」「狀元何名?」公舉左手示文和公曰:「汝來此,吾告汝。」文和公至此,曰:「汝已知之矣,何必多言?」公驚醒,卒不解。後丙辰狀元,乃金德瑛。移「玉」字至「英」字之左,此其驗也。公得子遲,祈夢於京師之前門關帝廟。夢帝以竹竿與之,旁無枝葉,心頗不喜。有解者賀曰:「公得二子矣。」問:「何故?」曰:「孤竹君之二子,此傳記也。破『竹』字為兩『个』字,此字法也。」已而果然。

王士俊為少司寇,讀殿試卷,夢文昌神抱一短鬚道士與之。後臚唱時,金狀元德瑛如道士貌,出其門。

劉大櫆丙午下場,請乩,乩仙批云:「壬子兩榜。」劉不解,以為壬子非會試年,或者有恩科耶?後丙午中副榜,至壬子又中副榜。

繆煥,蘇州人,年十六入泮,遇乩仙,問科名,批云:「六十登科。」繆大恚,嫌其遲。後年未三十竟登科,題乃《六十而耳順》也。

有三人祈夢於于肅湣廟,兩人無夢,一人夢肅湣謂曰:「汝往觀廟外,照牆則知之。」其人醒,告二人。二人妒其有夢,偽溲焉者,即於夜間取筆向牆上書「不中」二字。天尚未明,寫「不」字不甚連接。次早,三人同往視之,乃「一个中」三字,果得夢者中矣。

○百四十村[编辑]

閣學周公煌,四川人,自言其祖樵也,孤身居峨嵋山,年九十九未婚。每日入山打薪,賣與山下吳姓鬻豆腐翁。吳夫妻二人,一女,每日買周薪為炊,交易甚歡。

吳年六旬,告周曰:「明日是吾生辰,叟早來飲酒。」周諾之,已而不至,吳之妻曰:「周叟頗喜飲,今不來賣薪,又不來稱祝,毋乃病乎,盍往視之?」吳翌日往訪,見周顏色甚和,問:「昨何不來?」叟笑曰:「我昨入山,將伐薪作壽禮,不意過一深溪,見黃白物累累,得無世所稱金銀者乎?余竭力運之,現堆床下。若下山,則誰為守者?」吳視之,果金銀,因代為謀曰:「叟不可居此矣。叟孤身住空山而挾此物,保無盜賊慮耶?」周曰:「微君言,吾亦知之,盍為我入城尋一屋在人煙稠密處?」吳如其言,且助之遷居。

未幾,周又至,面赧然有慚色,手百金贈吳,揖曰:「吾有求於公。吾明年百歲矣,從未婚娶,自道將死,遑有他想?不料獲此重資,一老身守之,復何所用?意欲求公作媒,代聘一婦。」吳睨其妻,相與笑吃吃不休,嫌其不知老也。周曰:「非但此也。我聘妻,非處子不可。若再醮二婚,非老人鄭重結髮之意。倘嫌我老者,請萬金為聘,以三千金謝媒。」吳雖知其難,而心貪重謝,強應曰:「諾。」老人再拜去。月餘,無人肯與老人婚。老人又來催促,吳支吾無計。

時吳女才十九歲,忽跪請曰:「女願婚周叟。」吳夫婦愕然。女曰:「父母之意,不過嫌周老,憐女少耳。女聞人各有命。兒如薄命,雖嫁年相若者,未必不作孀婦;兒如命好,或此叟尚有餘年,幸獲子嗣,足支門戶,亦未可定。且父母無子,只生一女,女恨不能作男兒孝養報恩。如彼以萬金來此,而又以三千金作謝,是生女愈於生男,而女心亦慰。女想此叟如許年紀,獲此橫財,恐天意未必遽從此終也。」吳夫婦以女言告叟,叟跪地連叩頭呼岳父母者再。嫁,生一子,讀書補廩,孫即閣學公也。

老人年一百四十歲,吳女先卒,年已五十九矣。老人殯葬制服,哭泣甚哀。又四年,老人方卒。所居村,人題曰「百四十村」。

○人畜改常[编辑]

《搜神記》有「雞不三年,犬不六載」之說,言禽獸之不可久畜也。余家人孫會中,畜一黃狗,甚馴。常喂飯,狗搖尾乞憐,出入必相迎送,孫甚愛之。一日,手持肉與食,狗嚼其手,掌心皆穿,痛絕於地,乃棒狗殺之。

揚州趙九善養虎,檻虎而行。路人觀者先與十錢,便開檻出之,故意將頭向虎口摩擦,虎涎滿面,了無所傷,以為笑樂。如是者二年有餘。一日,在平山堂下索錢,又將頭擦虎口,虎張口一齧而頸斷。眾人報官,官召獵戶以槍擊虎殺之。

人皆曰:「鳥獸不可與同群。」余曰:不然,人亦有之。乾隆丙寅,余宰江寧,有報殺死一家三人者。余往相驗,凶手乃屍親之妻弟劉某。平日郎舅姊弟甚和,並無嫌隙。其姊生子,年甫五歲。每舅氏來,代為哺抱,以為慣常。是年五月十三日,劉又來抱甥,姊便交與。劉乃擲甥水缸中,以石壓殺之;姊驚走視,便持割麥刀砍姊,斷其頭;姊夫來救,又持刀刺其腹,出腸尺餘,尚未氣絕。余問有何冤仇,傷者極言平日無冤,言終氣絕。問劉,劉不言,兩目斜視,向天大笑。余以此案難詳,立時杖斃之,至今不解何故。

又有寡婦某,守節二十餘年,內外無間言。忽年過五十,私通一奴,至於產難而亡。其改常之奇,皆虎狗類矣。

○夢葫蘆[编辑]

尹秀才廷一,未第時,每逢下場,必夢神授一葫蘆,放榜不中。自後遇入闈心惡,而每次必夢葫蘆,然屢夢則葫蘆愈大。雍正甲辰科,入闈之前夕,尹恐又夢,乃坐而待旦,欲避夢也。其小奴方睡,大呼「夢見一個葫蘆,與相公長等身。」尹懊恨不祥,亦無可奈何。已而榜發,尹竟中三十二名。其三十名姓胡,其三十一名姓盧,皆甚少年,方悟初夢之小葫蘆,蓋二公尚未長成故也。

○乩仙示題[编辑]

康熙戊辰,會試舉子求乩仙示題,乩仙書「不知」二字。舉子再拜求曰:「豈有神仙而不知之理?」乩仙乃大書曰:「不知不知又不知。」眾人大笑,以仙為無知也。是科,題乃「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三節。又甲午鄉試前,秀才求乩仙示題,仙書「不可語」三字。眾秀才苦求不已,乃書曰:「正在『不可語』上。」眾愈不解,再求仙明示之,仙書一「署」字,再叩之,則不應矣。已而,題是「知之者,不如好之者」一章。

○神籤預兆[编辑]

秦狀元大士將散館,求關廟籤,得「靜來好把此心捫」之句,意鬱鬱不樂,以為神嗤其有虧心事也。已而,試《松柏有心賦》,限「心」字為韻,終篇忘點「心」字,閱卷者仍以高等上。上閱之,問:「『心』字韻何以不明押?」秦俯首謝罪,而閱卷者亦俱拜謝。上笑曰:「狀元有無心之賦,主司無有眼之人。」

○奇騙[编辑]

騙術之巧者,愈出愈奇。金陵有老翁持數金至北門橋錢店易錢,故意較論銀色,嘵嘵不休。一少年從外入,禮貌甚恭,呼翁為老伯,曰:「令郎貿易常州,與侄同事,有銀信一封托侄寄老伯。將往尊府,不意侄之路遇也。」將銀信交畢,一揖而去。

老翁拆信謂錢店主人曰:「我眼昏,不能看家信,求君誦之。」店主人如其言,皆家常瑣屑語,末云:「外紋銀十兩,為爺薪水需。」翁喜動顏色,曰:「還我前銀,不必較論銀色矣。兒所寄紋銀,紙上書明十兩,即以此兌錢何如?」主人接其銀稱之,十一兩零三錢,疑其子發信時匆匆未檢,故信上只言十兩;老人又不能自稱,可將錯就錯,獲此餘利,遽以九千錢與之。時價紋銀十兩,例兌錢九千。翁負錢去。

少頃,一客笑於旁曰:「店主人得毋受欺乎?此老翁者,積年騙棍,用假銀者也。我見其來換錢,已為主人憂,因此老在店,故未敢明言。」店主驚,剪其銀,果鉛胎,懊惱無已。再四謝客,且詢此翁居址。曰:「翁住某所,離此十里餘,君追之猶能及之。但我翁鄰也,使翁知我破其法,將仇我,請告君以彼之門向,而君自往追之。」店主人必欲與俱,曰:「君但偕行至彼地,君告我以彼門向,君即脫去,則老人不知是君所道,何仇這有?」客猶不肯,乃酬以三金,客若為不得已而強行者。

同至漢西門外,遠望見老人攤錢櫃上,與數人飲酒,客指曰:「是也,汝速往擒,我行矣。」店主喜,直入酒肆,捽老翁毆之曰:「汝積騙也,以十兩鉛胎銀換我九千錢!」眾人皆起問故,老翁夷然曰:「我以兒銀十兩換錢,並非鉛胎。店主既云我用假銀,我之原銀可得見乎?」店主以剪破原銀示眾。翁笑曰:「此非我銀。我止十兩,故得錢九千。今此假銀似不止十兩者,非我原銀,乃店主來騙我耳。」酒肆人為持戥稱之,果十一兩零三錢。眾大怒,責店主,店主不能對。群起毆之。

店主一念之貪,中老翁計,懊恨而歸。

○騙術巧報[编辑]

騙術有巧報者。常州華客,挾三百金,將買貨淮海間。舟過丹陽,見岸上客負行囊,呼搭船甚急。華憐之,命停船相待。船戶搖手,慮匪人為累。華固命之,船戶不得已,迎客入,宿於後艙船尾。將抵丹徒,客負行囊出曰:「余為訪戚來。今已至戚處,可以行矣。」謝華上岸去。頃之,華開箱取衣,箱中三百金盡變瓦石,知為客偷換,懊恨無已。

俄而天雨,且寒風又逆,舟行不上,華私念:金已被竊,無買貨資,不如歸里摒擋,再赴淮海。乃呼篙工拖舟返,許其直如到淮之數。舟人從之,順風張帆而歸。

過奔牛鎮,又見有人冒雨負行李淋漓立,招呼搭船。舵工睨之,即竊銀客也,急伏艙內,而偽令水手迎之。天晚雨大,其人不料此船仍回,急不及待,持行李先付水手,身躍入艙。見華在焉,大駭,狂奔而走。發其行囊,原銀三百宛然尚存,外有珍珠數十粒,價可千金。華從此大富。

○香亭記夢[编辑]

香亭於乾隆壬辰冬赴都謁選,繞道東昌。十二月五日,宿冠城縣東關客店。夜夢至一園亭,竹石蕭疏,迥非人境。兒上橫書一卷,字作蠅頭小楷。閱之,載一事,云:

「新野之渠有巨魚,化為麗姝,名曰『喬如』。有李氏子惑焉,至三百六十日,而李氏子以溺死。宋氏子又惑焉,歷三十六日,而宋氏子亦死。有楊氏子知其為怪也,故納之,而特嬖之,絕其水飲,而喬如無所施術。三年,生三子,悉化為魚。六年,楊氏子遍體生鱗甲,而喬如益冶豔。一夕暴風雨,喬如抱持楊氏子,兩身合為一身,各自一首,鼓鬐同飛,投洞庭湖。日出時,楊飲水;日入時,喬如飲水。楊氏子猶知與喬如交歡,不知為魚在水也,而竟得不死壽。此之謂物其物,化其化。」

自此以下,字模糊不可辨。鐘鳴夢醒,枕上默誦,不遺一字。

○敦倫[编辑]

李剛主講正心誠意之學,有日記一部,將所行事,必據實書之。每與其妻交媾,必楷書「某月某日,與老妻敦倫一次。」

○一字千金一咳萬金[编辑]

商邱宰某,申詳一案,有「卑職勘得毫無疑義」八字。臬使某怒其專擅,駁飭不已,並提經承宅門,將行枷責。楊急改為「似無疑義」四字,再行申詳,乃批允核轉。然往返盤費、司房打點已至千金。

汶上令某,見巡撫某。偶患寒疾,失聲一咳。某怒其不敬,必欲提參。央中間人私獻萬金方免。人相傳為「一字千金,一咳萬金」。

○菩薩答拜[编辑]

余祖母柴太夫人常為余言,其外祖母楊氏老而無子,依其女洪夫人以終,年九十七而卒。居一樓奉佛誦經,三十年足不履地。性慈善,聞樓下笞奴婢聲,便傍徨不能食。或奴婢有上樓者,必分己所食與食。九十以後拜佛,佛像起立答拜,太夫人大怖,時余祖母年尚幼,必拉之作伴,曰:「汝在此,佛不答我也。」卒前三日,索盆濯足。婢以向所用木盆進,曰:「不可,我此去將踏蓮花,須將浴面之銅盆來。」俄而,旃檀之氣自空繚繞,端坐跏趺而逝。逝後,香三晝夜始散。

○暹羅妻驢[编辑]

暹羅俗最淫。男子年十四五時,其父母為娶一牝驢,使與交接。夜睡縛驢,以其勢置驢陰中養之,則壯盛異常。如此三年,始娶正妻,迎此驢養之終身,當作側室。不娶驢者,亦無女子肯嫁之也。

○倭人以下竅服藥[编辑]

倭人病不飲藥。有老倭人能醫者,熬藥一桶,令病者覆身臥,以竹筒插入穀道中,將藥水乘熱灌入,用大氣力吹之。少頃,腹中汩汩有聲。拔出竹筒,一瀉而病愈矣。

○獅子擊蛇[编辑]

戈侍御濤云:某太翁名錦,為某邑令。適西洋貢獅子經過其邑。獅子於路有病,與解員在館驛暫駐。獅子蹲伏大樹下,少頃,昂首四顧,金光射人,伸爪擊樹,樹根中斷,鮮血迸流,內有大蛇決折而斃。先是,驛中馬多患病,往往致死,自此患除。厚待貢使。至京,獻於闕廷,象見之不跪。獅子震怒。長吼一聲,象皆俯伏。奉旨放歸本國,後數日,陝撫奏至,云:「京中放獅,本日午時已過潼關。」

○賈士芳[编辑]

賈士芳,河南人,少似癡愚。有兄某讀書,命士芳耕作。時時心念,欲往遊天上。一日,有道人問曰:「爾欲上天耶?」曰:「然。」道士曰:「爾可閉目從我。」遂淩虛而起,耳畔但聞風濤聲。少頃,命開目,見宮室壯麗,謂士芳曰:「爾少待,我入即至。」良久出謂曰:「爾腹餒耶?」授酒一杯。賈飲半而止,道人弗強,曰:「此非爾久留處。」仍令閉目,行如前風濤聲。

少頃開目,仍在原處。步至伊兄館中,兄驚曰:「爾人耶?鬼耶?」曰:「我人耳,何以為鬼?」曰:「爾數年不歸,曩在何處?」曰:「我同人至天上,往返不過半日,何云數年?」其兄以為癡,不之顧,與徒講解《周易》。士芳坐於旁,聞之起,搖手曰:「兄誤矣!是卦繇詞九五陽剛與六二相應,陰陽合德,得位乘時,水火相濟,變為正月之卦。過此以往,剛者漸升,柔者漸降。至上九,數不可極,極則有悔,悔則潛藏,以待剝復之機矣。」其兄大驚,曰:「汝未讀書,何得剖析《易》理如此精奧!」信其果遇異人。遠近趨慕,叩以禍福,無不響應。田中丞奏聞,蒙召見。卒以不法伏誅。

或云:賈所遇道人,姓王名紫珍,尤有神通,嘗烹茶,招賈觀之,指曰:「初烹時,茶葉亂浮,清濁不分,此混沌象也。少頃,水在上,葉在下,便是開闢象矣。十二萬年,不過如此一霎耳。」

嵇文敏公總督河道時,賈常在署中,人多崇奉之。有不相敬者,賈必拉至無人之處,將其生平隱事妻子所不知者一一語之,其人愧服乃已。又常問人:「可畏鬼否?」曰畏鬼便已,如云不畏,則是夜必有奇形惡狀者入房作鬧。

○石男[编辑]

「石婦」二字,見《太玄經》,其來久矣。至於半男半女之身,佛書亦屢言之,近復有所謂「石男」者。揚州嚴二官,貌甚美,而無人與狎。其穀道細如綠豆,下穢如線香。晝食粥一盂,酒數杯,蔬菜些須而已,多則腹中暴脹,大便時痛苦異常。

○鬚長一丈[编辑]

黃龍眉,震澤縣人,官熱河四旗廳巡檢,鬚長一丈有奇,繞腰兩匝,餘垂至地。

○禁魘婆[编辑]

粵東崖州居民,半屬黎人,有生黎、熟黎之分。生黎居五指山中,不服王化;熟黎尊官長,來見則膝行而入。

黎女有禁魘婆,能禁咒人致死。其術取所咒之人或鬚髮,或吐餘檳榔,納竹筒中,夜間赤身仰臥山頂,對星月施符誦咒。至七日,某人必死,遍體無傷,而其軟如綿。但能魘黎人,不能害漢人。受其害者擒之鳴官,必先用長竹筒穿索扣其頸項下,曳之而行,否則近其身必為所禁魘矣。據婆云:不禁魘人,則過期已身必死。

婆中有年少者,不及笄便能作法,蓋祖傳也。其咒語甚秘,雖杖殺之,不肯告人。有禁魘婆,無禁魘公,其術傳女不傳男。

○割竹簽[编辑]

黎民買賣田土,無文契票約,但用竹籤一片。售價若干,用刀劃數目於籤上,對劈為二,買者賣者各執其半以為信。日久轉賣,則取原主之半籤合而驗之。其稅籤如稅契,請官用印於紙,封其竹籤之尾,春秋納糧,較內地加豐焉。

○黎人進舍[编辑]

黎民婚嫁,不用輿馬,吉日,新郎以紅布一匹往岳家裹新婦,負背上而歸。其俗,未成親之先,婿私至翁家與其妻苟合,謂之「進舍」。若能生子而後負婦者,則群以為榮。鄰里交賀,各以白紙封番錢幾元,至其門首,拋竹筐中,其主人以大甕貯酒陳於門前,甕內插細竹筒數條。賀客至,各伏筒甕而飲。飲畢,又無迎送拜跪之禮。余在肇慶府署中,厓州刺史陳桂軒為余言。

○海異[编辑]

海中水上鹹下淡,魚生鹹水者,入淡水中即死;生淡水中者,入鹹水中即死。鹹水煮飯,水乾而米不熟,必用淡水煮才熟。水清者,下望可見二十餘丈,青紅黑黃,其色不一。人小便,則水光變作火光,亂星噴起。魚常高飛如鳥雀,有變虎者,有變鹿者。

○喝呼草筷子竹[编辑]

惠州山中有草,喝之則葉捲,號「喝呼草」。羅浮山有「筷子竹」,竹形小而質勁,截之可以為箸。不許人作聲,若作聲呼之,便遁入土中,覓不可得。

○蚺蛇藤[编辑]

瓊、雷兩州,蚺蛇大如車輪,所過處,腥毒異常,遇者輒死。性淫而畏藤,土人多以婦人褲並藤條置腰間,聞腥氣知蛇至,先以婦褲擲去,蛇舉頭入褲吮嗅不已;然後以藤拋擊,蛇便縮伏,憑人捆縛。縛歸,釘之樹上,用刀剖腹,蛇似不知;將至膽處,乃作愛護之狀。膽畏人取,逃上逃下,未易捉取,直至蛇死腹裂,膽落地上,猶躍起丈餘,漸漸力盡勢低。取掛簷間,其膽衣內汁猶終日奔騰上下,無一隙停留。俟晾乾後,才可入藥。

○網虎[编辑]

江西鄱陽湖漁人收網,疑其太重,解而視之,斑然虎也,惜已死矣。

○福建解元[编辑]

裘文達公典試福建,心奇解元之文,榜發後,亟欲一見。晝坐公廨,聞門外喧嚷聲,問之,則解元公與公家人為門包角口。公心薄之,而疑其貧,禁止家人索詐,立刻傳見。其人面目語言,皆粗鄙無可取。心悶悶,因告方伯某,悔取士之失。

方伯云:「公不言,某不敢說。放榜前一日,某夢文昌、關帝與孔夫子同坐,朱衣者持《福建題名錄》來,關帝蹙額云:『此第一人平生作惡武斷,何以作解頭?』文昌云:『渠官階甚大,因無行,已削盡矣。然渠也好勇喜鬥,一聞母喝即止,念此尚屬孝心,姑予一解,不久當令歸土矣。』關帝尚怒,而孔子無言,此亦奇事。」未幾某亡。

○顧四嫁妻重合[编辑]

永城呂明家佃人顧四,乾隆丙子歲荒,鬻其妻某氏,嫁江南虹縣孫某,生一女。次年歲豐,顧又娶後妻,生子成。成幼遠出,為人傭工,流轉至虹縣地方,贅孫姓家。兩年,妻父歿,成無所依,遂攜其妻並妻母回永城。顧四出見,兒之岳母,己之故妻也。時顧後妻先一月歿,遂為夫婦如初。

○千里客[编辑]

萬曆年間,紹興商冢宰起第,卜云「千里客來居此宅」。當時訝之。至國初,王侍御蘭膏先生任鹽政歸,買此宅居之。王別號「千里」,即江寧王檢校大德父也。

○趙子昂降乩[编辑]

鄧宗洛秀才云:伯祖開禹公少時贅海寧陳大司空家,眾人請仙,公亦問終身,乩判云「予趙子昂也」五字,宛然趙書。公在旁微笑云:「兩朝人物。」乩隨判詩一首云:「莫笑吾身事兩朝,姓名久已著丹霄。書生不用多饒舌,勝爾寒氈歎寂寥。」後公年八十,由歲貢任來安訓導,十年而終。

○神仙不解考據[编辑]

乾隆丙午,嚴道甫客中州。有仙降乩鞏縣劉氏,自稱雁門田穎,詩文字畫皆可觀,並能代請古時名人如韓、柳、歐、蘇來降。劉氏云,有壇設其家已數載矣。中州仕宦者,咸敬信之。穎本唐開、寶間人,曾撰張希古墓誌,石在西安碑林,畢中丞近移置吳中靈岩山館。

一日,降乩節署,甫至,即以此語謝其護持之功。此事無知者,因共稱其神奇。時嚴道甫在座,因云:「記墓誌中云:『左衛馬邑郡尚德府折衝都尉張君。』考唐府兵皆隸諸衛,左右衛領六十府。志云尚德府為左衛所領,固也,但《唐書·地理志》馬邑郡所屬無尚德府,未知墓誌何據?」仙停乩半晌,云:「當日下筆時,僅據行狀開載,至唐《地理志》,為歐九所修,當俟晤時問明,再奉復耳。」然自是節署相請,乩不復降。即他所相請,有道甫在,乩亦不復降。

○產公[编辑]

廣西太平府僚婦生子,經三日,便澡身於溪河,其夫乃擁衾抱子坐於寢榻,臥起飲食,皆須其婦扶持之,稍不衛護,生疾一如孕婦,名曰「產公」,而妻反無所苦。查中丞儉堂云。

○烏魯木齊城隍[编辑]

烏魯木齊於乾隆四十一年築城,得至德年殘碑,中有「金蒲」字,知其地唐時為金蒲城,今《唐書》作「金蒲城」,誤也。並建有城隍廟,興工三日,都統明公亮夢有人儒冠而來云:「姓紀,名永寧,陝西人。昨奉天山之神奏為此地城隍,故爾來謁。」公心異之。

時畢公秋帆撫陝,因以劄來詢。畢公飭州縣查,現在紀姓中,未有名永寧者。適嚴道甫修《華州志》,有紀姓以家譜來求登載其遠祖。檢之,則名永寧者居然在焉。乃明中葉生員。生平亦無他善,惟嘉靖三十一年地震時,曾捐資掩埋瘞傷死者中四十餘人而已。因以復明公。書至,適於是日廟方落成也。

○黑霜[编辑]

四海本一海也,南方見之為南海,北方見之為北海,證之經傳皆然。嚴道甫向客秦中,晤誠毅伯伍公,云:

雍正間,奉使鄂勒素,聞有海在北界,欲往視,國人難之。固請,乃派西洋人二十名,持羅盤火器,以重氈裹車,從者皆乘橐駝隨往。

北行六七日,見有冰山如城郭,其高入天,光氣不可逼視。下有洞穴,從人以火照羅盤,蜿蟺而入。行三日乃出,出則天色黯淡如玳瑁,間有黑煙吹來,著人如砂礫。洋人云:「此黑霜也。」每行數里,得岩穴則避入,以硝磺發火,蓋其地不生草木,無煤炭也。逾時復行。

如是又五六日,有二銅人對峙,高數十丈,一乘龜,一握蛇,前有銅柱,虫篆不可辨。洋人云:「此唐堯皇帝所立,相傳柱上乃『寒門』二字。」因請回車,云:「前去到海,約三百里不見星日,寒氣切肌,中之即死。海水黑色如漆,時復開裂,則有夜叉怪獸起來攫人。至是水亦不流,火亦不熱。」公因以火著貂裘上試之,果不燃,因太息而回。

入城,檢點從者,五十人凍死者二十有一。公面黑如漆,半載始復故,隨從人有終身不再白者。

○中印度[编辑]

後藏西南四千餘里,有務魯木者,即佛經所云中印度也,世尊居之。金銀宮闕,與佛書所云無異。宮門外有池,方廣百里,白蓮如斗,香氣著衣,經月不散,云即阿暫池也。天時寒暖,皆如三四月,粳稻再熟。無金銀,皆以貨物交易。達賚喇嘛五歲一往覲。

聞雍正初年,鄂羅索發兵萬餘,驅猛象數百來鬥,欲奪其地。世尊持禁咒,遣毒蟒數千往禦。鄂羅索懼,請受約束,蟒蛇瞬息不見。世尊云:「此嗔心所致也,不嗔則無有矣。」因諭以此地人少,每十年當以童男女五百來獻,令其自相配偶至今猶然。誠毅伯伍公云。

○來文端公前身是伯樂[编辑]

來文端公自言伯樂轉世,眸子炯炯有光,相馬獨具神解。兼管兵部及上駟院時,每值挑馬,百十為群,瞥眼一過,其毛病纖悉,無不一一指出,販馬者驚以為神。年七十後,常閉目靜攝。每有馬過,靜聽蹄聲,不但知其良否,即毛色疾病,皆能知之。上所乘馬,皆先命公選視。

有內侍衛數人,精選三馬,百試無差,將獻上。公時已老,眼皮下垂,以兩指撐眼視之,曰:「其一可用,其二不可用。」再試之,果蹶矣。

一日坐內閣,史文靖公乘馬至閣門外下,偶言所乘棗騮馬甚佳,公曰:「佳則佳矣,但公所乘乃黃膘馬也,何得相誑?」文靖云:「適所言誠誤,但公何以知之?」公笑而不言。

又一日,梁文莊公入閣少遲,自言所乘馬傷水,艱於行步。公曰:「非傷水,乃誤吞水蛭耳。」文莊乃請獸醫針治,果下水蛭數升而愈。

公常語侍讀嚴道甫云:「二十時,荷校於長安門外三十餘日,玩索《易》象乾坤二卦,得相馬之道。其神解所到,未能以口授人也。」

○福建試院樹神[编辑]

紀太史曉嵐視學閩省,試院西齋有柏一株,干霄蔽日,幕中友人於深夜常見友人來往其下,章服一如本朝制度,惟袍是大紅。紀意樹神為祟,乃掃室立主以祀,並作對句懸於楹間云:「參天黛色常如此,點首朱衣或是公。」自是怪遂絕。

○于雲石[编辑]

金壇于雲石,官翰林時,迎其父就養入都。一日,行至中途,天色已晚,四無人煙,尋一旅店,遂往投宿。店主以人滿辭,於以前路無店,固求留宿。店主躊躇久之,曰:「店後只有空屋數椽,小兒幼年曾讀書其處,不幸夭亡,我不忍往觀,故封閉之。客如不嫌,請暫住一夜如何?」

于從之,即開門入,見四壁塵蒙,蠨蛸滿戶,案有殘書數卷。偶得時文稿一本,翻閱之,與其子雲石所作文無異;入後數篇,與鄉、會試中式之卷亦相同,意甚訝然。忽寓外有光射入,見對面石壁上恍惚有「于雲石」字跡,即秉燭出現,乃「千霄石」三字也。轉身進內,蹦然有聲,石壁遂倒,字亦隨滅。一夜驚疑不寐。

曉行抵都,與子備述其事。雲石聞言,不覺失色,須臾仆地。急喚家人救治,不蘇而絕。

 ←卷二十 ↑返回頂部 卷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