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家語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孔子家語 卷第七
魏 王肅 注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覆宋刊本
卷第八

孔子家語卷第七

觀鄉射第二十八

孔子觀於鄉射喟然歎曰射之以禮樂也

何以射何以聴修身而發而不失正鵠者

其唯賢者乎正鵠所射者也若夫不肖之人則將

安能以求飲詩云發彼有的以祈爾爵

也祈求也言發中的以求飲爾爵也勝者飲不勝者祈求也求所中

以辭爵飲彼則已不飲故曰以辭爵也 中陟仲反酒者所以

養老所以養病也求中以辭爵辭其養也

是故士使之射而弗能則辭以病懸弧之

弧弓也男子生則懸弧於其門明必有射事也而今不能射唯病可以為辭也

於是退而與門人習射於矍相之圃蓋觀

者如堵墙焉射至於司馬使子路執弓矢

出列延謂射之者曰子路為司馬故射至使子路出延射

軍之將亡國之大夫與為人後者不得入

人已有後而又為人後故曰與為人後世也其餘皆入蓋去者

半又使公罔之裘序點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觶而語曰先行射鄉

飲酒故二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觶 觶支義切㓜壯孝悌耆老好禮好呼報切

不從流俗修身以俟死者在此位蓋去者

半序㸃揚觶而語曰好學不倦好禮不變

耄期稱道而不亂者此位八十九十曰耄言雖老而

能稱解道而不亂也蓋僅有存焉射旣闋子路進曰

由與二三子者之爲司馬何如孔子曰能

用命矣

孔子曰吾觀於鄉而知王道之易易也

主人親速賔及介而衆賔從之至於

正門之外主人拜賔及介而衆自入貴賤

之義别矣别彼列反三揖至於階三讓以賔升

拜至獻酬辭譲之節繁及介升則省矣至

于衆賔升而受爵坐祭立飲不酢而降殺

之義辯矣殺所戒反工入升歌三終主人獻賔

記曰主人獻之於義不得為賔也下句笙入三終主又獻之是也歌鹿鳴四牡皇皇

者華三篇終主人乃獻之是也笙入三終主人又獻之

陔白華華黍三篇終主人獻也間歌三終乃歌魚麗由庚歌南有嘉魚笙

崇丘歌南山有臺笙由餘者也合樂三闋合笙聲同其音歌周南召南三

工告樂備而遂出樂正旣告備而降言遂出自此至去不復

一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觶乃立司正焉賔將欲去故復使一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觶乃

立司正主威儀請安賔也知其能和樂而不流樂音

酬主人主人酬介介酬衆賔賔少長以齒

少詩照切終於沃洗者焉知其能弟長而無遺

長丁丈反降脱SKchar升座修爵無筭飲酒之節

旰不廢朝暮不廢夕旰晨飲早哺廢罷旰古旦反賔出

主人拜送節文終遂焉知其能安燕而不

亂也貴賤旣明降殺旣辯和樂而不流弟

長而無遺安燕而不亂此五者足以正身

安國矣彼國安而天下安矣故曰吾觀於

鄉而知王道之易易也易以豉反

子貢觀於蜡蜡索也歳十有二月索羣神而祀之今之臘也 蜡助駕

孔子曰賜也樂乎樂音對曰一國之人

皆若狂言醉亂也賜未知其爲樂也孔子曰百

日之勞一日之樂一日之澤非爾所知也

古民皆勤苦稼穡有百日之勞喻久也今一日使之飲酒焉樂之是君之恩澤也

張而不弛文武弗能弛而不張文武弗爲

一張一弛文武之道也弛施氏反

郊問第二十九

定公問於孔子曰古之帝王必郊祀其祖

以配天何也孔子對曰萬物本於天人本

乎祖郊之祭也大報本反始也故以配上

帝天垂象聖人則之郊所以明天道也公

曰寡人聞郊而莫同何也孔子曰郊之祭

也迎長日之至也周人始以日至之月冬日至而日長大報

天而主日配以月故周之始郊其月以日

至其日用上辛至於啓蟄之月則又祈榖

于上帝祈求也為農祈榖于上帝月令孟春之月乃以元日祈榖于上帝兼

無仲冬大郊之事至於祈農與天子同故春秋傳曰夫郊祀后稷以祈農事也是故

啓蟄而郊郊而後耕而説學者不知推經禮之指歸皮膚妄說至乃顚倒神祗變易

時日遷改兆位良可痛心者也此二者天子之禮也魯無

冬至大郊之事降殺於天子是以不同也

公曰其言郊何也孔子曰兆正於南所以

就陽位也於郊故謂之郊焉兆丘於南謂之圓丘兆之

於南郊也然則郊之名有三焉築為圓丘以象天自然故謂之圓丘圓丘之人所造

故謂之泰壇於南郊在南說學者謂南郊與圓丘異若是則詩易尚書謂不圜丘也

又不通泰壇之名或乃謂周官圜丘虛妄之言皆不通典制也曰其牲器

何如孔子曰上帝之牛角蠒栗必在滌三

滌所以養牲具后稷之牛唯具别祀稷時牲亦芻之三月配天

之時獻故唯具之也所以别事天神與人鬼也别彼列切

牲用騂尚赤也用犢貴誠也犢質慤貴誠之美也

地而祭於其質也地圜丘之地掃焉而祭貴其質也器用

陶匏以象天地之性也人之作物無可稱之故取天地之性

以自然也萬物無可稱之者故因其自然之體

也公曰天子之郊其禮儀可得聞乎孔子

對曰臣聞天子卜郊則受命于祖廟而作

龜于禰宫禰宫父廟也受祭天之命於祖而作龜於父廟尊祖親

考之義也卜之日王親立于澤宫以聴誓

命受教諌之義也澤宫宫也誓命祭天所行威儀也王親受之故

曰受教諫之義旣卜獻命庫門之内所以誡百官

也將郊則天子皮弁以聴報示民嚴上也

報白也王夙興朝服以待白祭事後服袞郊之日喪者不敢哭

凶服者不敢入國門汜埽清路行者必止

汜遍也清路以新土無復行之弗命而民聴敬之至也

恭敬事天故民化之不令而行之也天子大裘以黼之被衮

象天大裘為黼文也言被之大裘其有象天之文故被之道路至大壇而脱之

乗素車貴其質也旂十有二旒龍章而設

以日月所以法天也旣至泰壇王脱裘矣

服衮以臨燔柴戴冕璪十有二旒則天數

也臣聞之誦詩三百不足以一獻祭群小祀

獻之禮不足以大饗大饗祫祭天王大饗之禮不

足以大旅大旅祭五帝也大旅具矣不足以饗帝

饗帝祭天是以君子無敢輕議於禮者也

五刑解第三十

冉有問於孔子曰古者三皇五帝不用五

刑信乎孔子曰聖人之設防貴其不犯也

制五刑而不用所以為至治也凡夫之為

姦邪竊盜靡法妄行者生於不足不足生

於無度無度則小者偷盗大者侈靡各不

知節是以上有制度則民知所止民知所

止則不犯故雖有姦邪賊盜靡法妄行之

嶽而無陷刑之民不孝者生於不仁不仁

者生於喪祭之禮明喪祭之禮所以教仁

愛也能教仁愛則喪思慕祭祀不解人子

饋養之道言孝子奉祭祀不敢解生時饋養之道同之也喪祭之

禮明則民孝矣故雖有不孝之獄而無陷

刑之民殺上者生於不義義所以别貴賤

明尊卑也貴賤有别尊卑有序則民莫不

尊上而敬長朝聘之禮者所以明義也義

必明則民不犯故雖有殺上之獄而無陷

刑之民鬬變者生於相陵相陵者生於長

㓜無序而遺敬讓遺忘鄉飲酒之禮者所

以明長幼之序而崇敬讓也長幼必序民

懷敬譲故雖有鬬變之獄而無陷刑之民

淫亂者生於男女無别男女無别則夫婦

失義禮聘享者所以别男女明夫婦之義

也男女旣别夫婦既明故雖有淫亂之獄

而無陷刑之民此五者刑罰之所以生各

有源焉不豫塞其源而輙繩之以刑是謂

為民設穽而陷之刑罰之源生於嗜慾不

節夫禮度者所以禦民之嗜慾而明好惡

順天之道禮度既陳五教畢修而民猶或

未化尚必明其法典以申固之尚猶也申令固其教

其犯姦邪靡法妄行之獄者則飭制量

之度有犯不孝之獄者則飭喪祭之禮有

犯殺上之獄者則飭朝覲之禮有犯鬬變

之獄者則飭鄉飲酒之禮有犯淫亂之獄

者則飭婚聘之禮三皇五帝之所化民者

如此雖有五刑之用不亦可乎孔子曰大

罪有五而殺人為下逆天地者罪及五世

誣文武者罪及四世逆人倫者罪及三世

謀鬼神者罪及二世手殺人者罪及其身

故曰大罪有五而殺人為下矣

冉有問於孔子曰先王制法使刑不上於

大夫禮不下於庶人然則大夫犯罪不可

以加刑庶人之行事不可以治於禮乎孔

子曰不然凡治君子以禮御其心所以屬

之以廉耻之節也故古之大夫其有坐不

廉汙穢而退放之者不謂之不廉汙穢而

退放則曰簠簋不飭飭整齊也有坐淫亂男女

無别者不謂之淫亂男女無别則曰帷幕

不修也有坐罔上不忠者不謂之罔上不

忠則曰臣節未著有坐罷軟不勝任者不

謂之罷軟不勝任則曰下官不職言其下官不稱

移其職不斥其身也有坐干國之紀者不謂之干國

之紀則曰行事不請言不請而擅行此五者大夫

旣自定有罪名矣而猶不忍斥然正以呼

之也旣而爲之諱所以愧耻之是故大夫

之罪其在五刑之域者聞而譴發譴譴譲也發始

則白冠釐纓盤水加劍造乎闕而自請

罪君不使有司執縳牽掣而加之也其有

大罪者聞命則北面再拜跪而自裁君不

使人捽引而刑殺捽昨没反曰子大夫自取之

耳吾遇子有禮矣以刑不上大夫而大夫

亦不失其罪者教使然也所謂禮不下庶

人者以庶人遽其事而不能充禮故不責

之以備禮也冉有跪然免席曰言則美矣

求未之聞退而記之

刑政第三十一

仲弓問於孔子曰雍聞至刑無所用政至

政無所用刑至刑無所用政桀紂之世是

也至政無所用刑成康之世是也信乎孔

子曰聖人之治化也必刑政相𠫵焉太上

以徳教民而以禮齊之其次以政言導民

以刑禁之刑不刑也化之弗變導之弗從

傷義以敗俗於是乎用刑矣顓五刑必即

天倫即就也就天倫謂合天意行刑罰則輕無赦行刑罰之

官雖輕猶不得作威作福刑侀也侀成也壹成而不可

更故君子盡心焉更古行反仲弓曰古之聽訟

尤罰麗於事不以其心可得聞乎尤過也麗附也

怪遇人罰之必以事相當而不與其心也孔子曰凡聴五刑之

訟必原父子之情立君臣之義以權之意

論輕重之序慎測淺深之量以别之别彼列反

悉其聰明正其忠愛以盡之大司寇正刑

明辟以察獄獄必三訊焉一曰訊群臣二曰訊群吏三曰

訊萬民也有指無簡則不聴也簡誠也有意無其誠者不論以

爲罪附從輕赦從重附人之罪以輕為比赦人之罪以重為比

疑獄則泛與衆共之疑則赦之皆以小大

之比成也比毗志反是故爵人必於朝與衆共

之也刑人必於市與衆棄之也古者公家

不畜刑人大夫弗養也士遇之塗以弗與

之言屏諸四方唯其所之不及與政弗欲

生之也仲弓曰聴獄獄之成成何官孔子

曰成獄成於吏吏以獄成告於正吏獄官吏正獄

正旣聴之乃告大司寇聴之乃奉於王

王命三公卿士叅聴棘木之下外朝法左九棘孤卿

大夫位焉右九棘公侯伯子男位焉面三槐三公位然後乃以獄之

成疑于王王三宥之以聴命君王尚寛宥罪雖以定猶

三宥之不可得輕然後刑之者也而制刑焉所以重之也

仲弓曰其禁何禁孔子曰巧言破律巧賣法令

遁名改作變言與物名也執左道與亂政者殺

左道亂也作淫聲淫逆也惑亂人之聲造異服非所常見設伎

奇器以蕩上心者殺怪異之伎可以眩懼人心之器蕩動

偽而堅行詐偽而守之堅也 行下孟反言詐而辯學非

而博順非而澤順其非而滑澤以惑衆者殺假於

鬼神時日卜筮以疑衆者殺此四誅者不

以聴不聴棘木之下仲弓曰其禁盡於此而已孔

子曰此其急者其餘禁者十有四焉命服

命車不粥於市粥賣 粥余六反珪璋璧琮不粥

於市宗廟之器不粥於市兵車旍旗不粥

於市犧牲秬鬯不粥於市戎器兵甲不粥

於市用器不中度中陟仲反不粥於市布帛精

麤不中數廣狹不中量不粥於市姦色亂

正色不粥於市文錦珠玉之器雕飾靡麗

不粥於市衣服飲食不粥於市賣成衣服非侈必偽

故禁之禁賣熟食所以厲取也菓實不時不粥於市五木

不中伐不粥於市鳥獸魚鼈不中殺不粥

於市凡執此禁以齊衆者不赦過也

禮運第三十二

孔子為魯司寇與於蜡旣賔事畢畢賔客之事也

乃出遊於觀之上觀宫門外闕周禮所謂象魏者也喟然

而嘆言偃侍曰夫子何嘆也孔子曰昔大

道之行此謂三皇五帝時大道行也與三代之英英秀謂禹

湯文武也吾未之逮也而有記焉大道之行天

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講習也修行也睦親也

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所謂大道天下為公

老有所終壯有所用矜寡孤疾皆有所養

貨惡其棄於地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

於身不必為人言力惡其不出於身不以為徳恵也是以姦

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不作故外户而不

閉謂之大同今大道旣隠天下為家各親

其親各子其子貨則為己力則為人大人

世及以為常城郭溝池以為固禹湯文武

成王周公由此而選言用禮義為之選也未有不謹

於禮禮之所興與天地並如有不由禮而

在位者則以為殃言偃復問曰如此乎禮

之急也孔子曰夫禮先王所以承天之道

以治人之情列其鬼神達於喪祭鄉射冠

㛰朝聘故聖人以禮示之則天下國家可

得以禮正矣言偃曰今之在位莫知由禮

何也孔子曰嗚呼哀哉我觀周道幽厲傷

幽厲二王者皆傷周道也吾捨魯何適魯有聖人之風猶勝諸國

夫魯之郊及禘皆非禮言失於禮而亡其義周公

其已衰矣子孫不能行其禮義𣏌之郊也禹𣏌夏后本郊鯀

周公以鯀非令徳故令𣏌郊禹宋之郊也契是天子之事

守也天子以𣏌宋二王之後周公攝政致

太平而與天子同是禮也諸侯祭社稷宗

廟上下皆奉其典而祝嘏莫敢易其常法

是謂大嘉今使祝嘏辭説徒藏於宗祝巫

史非禮也言君臣皆當知辭説之意議也是謂幽國幽敝於禮

醆斚及尸君非禮也夏曰醆殷曰斚非王者之後則尸與君不

是謂僭君僭侈之君冕弁兵車藏於私家非

禮也大夫稱家冕弁大夫之服孔子曰天子諸侯大夫冕弁服歸設奠後此謂

不得賜而藏之也是謂脅君迫於其君大夫具官祭器

不假聲樂皆具非禮也大夫無田者不為祭器今皆不假故

是為亂國故仕於公曰臣仕於家曰僕

三年之喪與新有㛰者朞不使也以衰嘗

入朝與家僕雜居齊齒非禮也是謂臣與

君共國天子有田以處其子孫諸侯有國

以處其子孫大夫有采以處其子孫是謂

制度天子適諸侯必舍其宗廟而不禮籍

所謂臨諸侯將舍宗廟先告其鬼神以將入止也是謂天子壞

法亂紀諸侯非問疾弔喪而入諸臣之家

是謂君臣為謔夫禮者君之柄柄亦秉持

以别嫌明㣲儐鬼神考制度列仁義立政

教安君臣上下也故政不正則君位危君

位危則大臣倍小臣竊刑肅而俗𡚁則法

無常法無常則禮無别禮無别則士不仕

民不歸是謂疵國是故夫政者君之所以

藏身也言所藏於身不可以假人也必本之天效以降

效天以下教令所謂則天之明命降於社之謂教地

因地之利降於祖廟之謂仁義奉祖廟彌近彌親彌逺彌尊仁

義之道也降於山川之謂興作下命所謂祭山川者謂其興造

雲雨作生萬物也降于五祀之謂制度下命使事五祀者以

其能爲人事之制度此聖人所以藏身之固也藏身以此

聖人參於天地並於鬼神以治政也處

其所存禮之序也翫其所樂民之治也

人常所存處者禮之次序常所玩樂者民之治安也天生時地生財

人其父生而師教之四者君以政用之所

以立於無過之地時及財天地之所以生而師以教之君以政用

之而已故常立於無過之地也君者人所明非明人者也

人所養非養人者也人所事非事人者也

夫君者明人則有過爲君徒欲明人而已則過謬也故養

人則不足時君失政不能為民所養事人則失位故百

姓明君以自治養君以自安事君以自顯

是以禮達而分定人皆愛其死而患其生

人皆愛惜其死而患其生之無禮也是故用人之智去其詐

用人之勇去其怒用人之仁去其貪國有

患君死社稷爲之義大夫死宗廟爲之變

大夫有去就之義未必常死宗廟者其死宗廟者權變為也 凡 聖人能

以天下為一家以中國為一人非意之

意貪之必有致之也必知其情從於其義明於其利

達於其患然後為之何謂人情喜怒哀懼

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何謂人義父慈子

孝兄良弟悌夫義婦聴長恵㓜順君仁臣

忠十者謂之人義講信修睦謂之人利爭

奪相殺謂之人患聖人之所以治人七情

脩十義講信脩睦尚辭譲去爭奪舍禮何

以治之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貧

苦人之大惡存焉欲惡者人之大端人藏

其心不可測度美惡皆在其心不見其色

欲一以窮之舍禮何以哉故人者天地之

徳隂陽之交鬼神之會五行之秀天秉陽

垂日星地秉隂載於山川播五行於四時

和四氣而後月生月生而後四時行焉布五行和四時四氣而後

月生是以三五而盈三五而缺月隂道不常滿故十

五日滿十五日缺也五行之動共相竭也竭盡也水用事盡則

木用事五行用事更相盡也五行四氣十二月還相為

用事者為本也五聲五律十二管還相為宫

者宫商角徴羽也管十二月也一月一管陽律隂吕其用事為宫也五味六

和十二食還相為質五味酸苦酸辛甘六和者和之各有宜者

春多酸秋多辛之屬是也十二食者十二月之食質本也五色六章十

二衣還相為主五色者青赤白黑黃學記曰水無當於五色五色不

得不彰五色待水而章也故人者天地之心於天地間如五藏之

有心矣人有生最靈心五藏最聖也而五行之端端始也能用五行也

食味别聲被色而生者聖人作則作為則法

以天地為本以隂陽為端以四時為柄以

日星為紀月以為量鬼神以為徒五行以

為質禮義以為器人情以為田四靈以為

畜以天地為本故物可舉天地為本則萬物苞在於其中

以隂陽為端故情可睹隂陽之為情始以四時為

柄故事可勸四時各有事故事可得而勸也以日星為紀

故業可别日以紀晝星以紀夜故事可得而分别也月以為量

故功有藝有度量以成四時猶功業各有分理也藝猶理鬼神以

為徒故事有守鬼神不相干各有守五行以為質故

事可復也五行終則復始故事可修復也禮義以為器故

事行有考人情以為田四靈以為畜

鳥獸之長四靈爲畜則飲食可用何謂四靈麟鳳龜龍謂

之四靈故龍以為畜而魚鮪不諗諗潛藏也

以為畜而鳥不𦐠麟以為畜而獸不狘

飛走之貌也 𦐠况必反况越反龜以為畜而人情不失

易曰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善於蓍龜人情不失也先王秉

蓍龜列祭祀瘞繒宣祝嘏瘞謂祭祀之瘞繒謂若増封太

山宣謂播宣揚之 瘞列反繒慈陵反嘏舉下反設制度祝嘏辭

說故國有禮官有御職有序先王患禮

之不達於下故饗帝于郊所以定天位也

祀社於國所以列地利也禘祖廟所以本

仁也旅山川所以儐鬼神也祭五祀所以

本事也故宗祝在廟三公在朝三老在學

王養三老在學王前巫而後史卜蓍瞽侑皆在左

右王中心無爲也以守至正是以禮行于

郊而百神受職禮行於社而百貨可極禮

行於祖廟而孝慈服焉孝慈之道為逺近所服焉禮行

於五祀而正法則焉故郊社宗廟山川五

祀義之脩而禮之藏言禮之寶藏夫禮必本於

太一太一者元氣也分而為天地轉而為隂陽變

而為四時列而為鬼神其降曰命即上所為命降

於天地祖廟也其官於天也官為職分也言禮職分皆從天下來也

協於分藝其居於人也曰養言禮之於人身所以

養成人也所以講信修睦而固人之肌膚之會

筋骸之束者所以養生送死事鬼神之大

端所以達天道順人情之大竇唯聖人為

知禮之不可以已也故破國喪家亡人必

先去其禮禮之於人猶酒之有蘖也君子

以厚小人以薄聖人脩義之柄禮之序以

治人情人情者聖王之田也修禮以耕之

陳義以種之講學以耨之耨除穢也本仁以聚

之播樂以安之故禮者義之實也協諸義

而協則禮雖先王未有可以義起焉義者

藝之分仁之節協於藝講於仁得之者强

失之者喪仁者義之本順之體得之者尊

故治國不以禮猶無耜而耕為禮而不本

於義猶耕之而弗種為而不講於學猶種

而弗耨講之以學而不合以仁猶耨而不

穫合之以仁而不安之以樂猶穫而弗食

安之以樂而不達於順猶食而不肥四體

旣正膚革充盈人之肥也父子篤兄弟睦

夫婦和家之肥也大臣法小臣廉官職相

序君臣相正國之肥也天子以徳為車以

樂為御諸侯以禮相與大夫以法相序士

以信相考百姓以睦相守天下之肥也是

謂大順順者所以養生送死事鬼神之常

也故事大積焉而不苑苑滯積也並行而不謬

細行而不失深而通茂而有間言有理也連而

不相及言有叙也動而不相害此順之至也明

於順然後乃能守危高而不危以長守危夫禮之不

同不豐殺所以持情而合危也合禮安也山者

不使居川渚者不使居原用水火金木飲

食必時用水漁人以時入澤粱乃漑灌用火季春岀火季秋納火也用金以

時采銅鐵用木斧斤以時入山林飲食各隨四時之宜者也 冬 合男女

春頒爵位必當年徳皆所順也用民必順

悦以使民故無水旱昆蟲之災民無凶饑妖孽

之疾天不愛其道地不愛其寶人不愛其

情是以天降甘露地出醴泉山出器車

甕丹竈之器及象車也河出馬圗龍似馬負圖出鳳凰麒麟

皆在郊掫龜龍在宫沼其餘鳥獸及卵胎

皆可俯而窺也則是無故先王能循禮以

達義體信以達順此順之實也



孔子家語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