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家語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 孔子家語 卷第三
魏 王肅 注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覆宋刊本
卷第四

孔子家語卷第三

觀周第十一

孔子謂南宫敬叔曰吾聞老聃博古知今

敬叔孟僖子子也老𥅆老子博古知今而好道通禮樂之原明道

徳之歸則吾師也今將徃矣對曰謹受命

遂言於魯君曰臣受先臣之命先臣僖子云孔

子聖人之後也聖人殷湯滅於宋孔子之先去宋奔魯故曰

滅於宋也其祖弗父何始有國而授厲公弗父何緡

公世子厲公兄也讓國以授厲公春秋傳曰以有宋而授厲公宜始始也始有宋也

及正考父佐戴武宣正考父何之曾孫也戴武宣三公也

命兹益恭考父士一命其大夫再命卿三命是也故其鼎銘

臣有功德君命銘之於其宗廟之鼎也一命而僂再命而

傴三命而俯傴恭於僂俯恭於傴循墻而走言恭之甚

莫余敢侮余我也我考父也以其恭如此故人亦莫之侮饘於是

粥於是以餬其口饘麋也爲糜粥於此鼎言至儉也其恭

儉也若此臧孫紇有言聖人之後若不當

紇臧武仲弗父何殷湯之後而不繼世爲宋君則必有明君而

達者焉孔子少而好禮其將在矣將在孔子

臣曰汝必師之今孔子將適周觀先生之

遺制考禮樂之所極斯大業也君盍以乗

資之臣請與徃公曰諾與孔子車一乗馬

二疋堅其侍御敬叔與俱至周問禮於老

聃訪樂於萇弘弘周大夫歴郊社之所考明堂

之則察廟朝之度宗廟朝廷之法度也於是喟然

曰吾乃今知周公之聖與周之所以王也

及去周老子送之曰吾聞富貴者送人以

財仁者送人以言吾雖不能富貴而竊仁

者之號請送子以言乎凡當今之士聰明

深察而近於死者好譏議人者也博辯閎

達而危其身好發人之惡者也無以有已

為人子者身父母有之也無以惡已為人臣者

則仕不用則退保身全行臣之節也孔子曰敬奉敎自周反

魯道彌尊矣逺方弟子之進蓋三千焉

孔子觀乎明堂覩四門墉有堯舜之容桀

紂之象而各有善惡之状興廢之誡焉又

有周公相成王抱之負斧扆南靣以朝諸

侯之圖焉世之博學者謂周公便履天子之位失之逺矣也孔子

徘徊而望之謂從者曰此周公所以盛也

夫明鏡所以察形徃古者所以知今人主

不務襲迹於其所以安存而忽怠所以危

亡是猶未有以異於却走而欲求及前人

也豈不惑哉

孔子觀周遂入太祖后稷之廟廟堂右階

之前有金人焉三緘其口而銘其背曰古

之慎言人也戒之哉無多言多言多敗無

多事多事多患安樂必戒雖處安樂必警戒也無所

行悔言當詳而後行所悔之事不可復行勿謂何傷其禍將

長勿謂何害其禍將大勿謂不聞神将伺

人熖熖不滅炎炎若何涓涓不壅終為江

河綿綿不絶或成網羅綿綿微細若不絶則有成羅網者也

毫末不札將尋斧柯如毫之末言至微也札㧞也㝷用者也

誠能慎之福之根也口是何傷禍之門也

强梁者不得其死好勝者必遇其敵盗憎

主人民怨其上君子知天下之不可上也

故下之知衆人之不可先也故後之温恭

慎徳使人慕之執雌持下人莫踰之人皆

趨彼我獨守此人皆或之我獨不徙或之東西

轉移之貌内藏我智不示人技我雖尊髙人弗

我害誰能於此江海雖左長於百川以其

卑也水隂長右江海雖在於其左而能爲百川長以其能下天道無

親而能下人戒之哉孔子既讀斯文也顧

謂弟子曰小人識之此言實而中情而

信詩曰戰戰競競如臨深淵如履薄氷

恐也競競戒也恐墜也恐䧟也行身如此豈以口過患哉

孔子見老聃而問焉曰甚矣道之於今難

行也吾比執道而今委質以求當世之君

而弗受也道於今難行也老子曰夫説者

流於辯流猶過也失也聽者亂於辭如此二者則

道不可以忘也

弟子行第十二

衛將軍文子衞卿名彌牟也問於子貢曰吾聞孔

子之施敎也先之以詩書而道之以孝悌

説之以仁義觀之以禮樂然後成之以文

徳盖入室升堂者七十有餘人其孰為賢

子貢對以不知文子曰以吾子常與學賢

者也不知何謂子貢對曰賢人無妄賢人無妄

舉動不妄知賢即難故君子之言曰智莫難於

知人是以難對也文子曰若夫知賢莫不

難今吾子親遊焉是以敢問子貢曰夫子

之門人蓋有三千就焉賜有逮及焉未逮

及焉故不得徧知以告也文子曰吾子所

及者請問其行子貢對曰夫能夙興夜𥧌

諷誦崇禮行不貳過貳再也有不善未甞不知知之未甞復行

稱言不苟舉言典法不苟且也是顔囘之行也孔

子説之以詩曰媚兹一人應侯慎徳一人天子

也應當也侯惟也言顔淵之德之以媚愛天子當於其心惟愼德永言孝

思孝思惟則言能長是孝道足以爲法則也若逄有徳之

君世受顯命不失厥名以御于天子則王

者之相也在貧如客言不以貧累志矜莊如爲客也使其

臣如借言不有其臣如借使之也不遷怒不深怨不録

舊罪是冉雍之行也孔子論其材曰有土

之君子也有衆使也有刑用也然後稱怒

言有土地之君有衆足使有刑足用然後可以稱怒冉雍非有土之君故使其

臣如借而不加怒也孔子告之以詩曰靡不有初鮮

克有終冉雍能終其行疋夫不怒唯以亡其身

不怒之義遂及疋夫以怒亡身不畏强禦不侮矜寡其言

循性循其性也而言不誣其爾其都以富仲由長於富貴材任

治戎戎軍旅也是仲由之行也孔子和之以文

説之以詩曰受小拱大拱而為下國駿龎

荷天子之龍孔子曰和仲由以文說之以詳此其義也拱法也駿大也

龎厚也龍荷之言受大小法爲下國大厚乃可任天下道也不戁不悚

敷奏其勇戁恐悚懼敷陳奏薦强乎武哉文不勝其

言子路强勇文不勝其質恭老䘏㓜不忘賔旅賔旅謂𭔃

好學博藝省物而勤也省錄諸事而能勸也是冉

求之行也孔子因而語之曰好學則智䘏

孤則惠恭則近禮勤則有繼堯舜篤恭以

王天下其稱之也曰宜為國老國老助宣徳教

莊而能肅志通而好禮擯相兩君之事篤

雅有節是公西赤之行也子曰禮經三百

可勉能也禮經三百可勉學而能知威儀三千則難也

能躬行三千之威儀則難可爲而公西赤能躬行之公西赤問曰何

謂也子曰貌以儐禮禮以儐辭是謂難焉

言所以爲者當觀容貌而儐相其禮度其禮而儐相其辭度事制儀故難也

人聞之以為成也孔子語人曰當賔客之

事則達矣衆人聞公西赤能行三千之威儀故以爲成也孔子曰當賔客

之事則達未盡達於治國之本體也謂門人曰二三子之欲

學賔客之禮者其於赤也滿而不盈實而

如虚過之如不及先王難之盈而如虚過而不及是先

王之所難而曾參體其行博無不學其貌恭其徳敦其

言於人也無所不信其驕於人也常以浩

浩然志大驕太貌也大人富貴者也是以眉夀不慕富貴安靜虚無

所以爲之富貴是曾參之行也孔子曰孝徳之始

也悌徳之序也悌以敬長是德之次序也信徳之厚也

忠徳之正也參中夫四徳者也以此稱之

美功不伐貴位不善不侮不佚侮佚貪功慕勢之貌

不傲無告鰥寡孤獨此四者天民之窮而無告者也子張之行不傲此四

是顓孫師之行也孔子言之曰其不伐

則猶可能也其不𡚁百姓則仁也不𡚁愚百姓即

所謂不傲之也詩云愷悌君子民之父母愷樂悌易也樂

以强教之易以說安之民皆有是父之尊母之親也夫子以其仁爲

大學之深學而能入其深義也送迎必敬送迎賔客常能敬也

上交下接若截焉是卜商之行也孔子説

之以詩曰式夷式已無小人殆式用夷平也言用平

則已也殆危也無以小人至於危也若商也其可謂不險矣

險危也言子夏常厲以斷之近小人斷不危貴之不喜賤之不

怒苟利於民矣廉於行已其事上也以佑

其下言所以事上乃欲佑助其下也是澹臺滅明之行也

孔子曰獨貴獨富君子助之夫也中之矣

夫謂㓕明中猶當也先成其慮及事而用之故動則

不妄是言偃之行也孔子曰欲能則學欲

知則問欲善則詳欲善其事當詳慎也欲給則豫

給而不礙則莫若於豫當是而行偃也得之矣獨居

思仁公言仁義其於詩也則一日三覆白

圭之玷玷缺也詩曰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爲也一日三覆之

慎之至也是宫縚之行也孔子信其能仁以為

異士殊異之士也大戴引之曰以爲異姓婚姻也以兄之女妻之者也

見孔子出入於户未嘗越禮徃來過之足

不履影言其徃來常跡故跡不履影也啓蟄不殺春分當發蟄蟲

啓戸咸出於此時不殺生也方長不折春夏生長飬時草木不折

親之喪未嘗見齒是髙柴之行也孔子曰

柴於親喪則難能也啓蟄不殺則順人道

方長不折則恕仁也成湯恭而以恕是以

日隮隮升也成湯行恭而能恕出見博鳥焉四靣絶網乃去其三靣詩曰湯降

不遲聖敬日隮言湯疾行下人之道其聖敬之德日升聞也凡此諸子

賜之所親覩者也吾子有命而訊賜

也固不足以知賢文子曰吾聞之也國有

道則賢人興焉中人用焉中庸之人爲時用也乃百

姓歸之若吾子之論既富茂矣壹諸侯之

相也抑世未有明君所以不遇也子貢

既與衛將軍文子言適魯見孔子曰衛將

軍文子問二三子之於賜不壹而三焉賜

也辭不獲命以所見者對矣未知中否請

以告孔子曰言之乎子貢以其辭狀告孔

子子聞而笑曰賜汝次焉人矣言爲知人之次

貢對曰賜也何敢知人此以賜之所覩也

孔子然吾亦語汝耳之所未聞目之所未

見者豈思之所不至智之所未及哉子貢

曰賜願得聞之孔子曰不克不忌不念舊

怨蓋伯夷叔齊之行也思天而敬人服義

而行信孝於父母恭於兄弟從善而不教

蓋趙文子之行也其事君也不敢愛其死

然亦不敢忘其身謀其身不遺其友君陳

則進而用之陳謂陳列於君爲君之使用也不陳則行而

退蓋隨武子之行也其爲人之淵源也多

聞而難誕内植足以沒其世國家有道

其言足以治無道其黙足以生蓋銅鍉伯

華之行也外寛而内正自極於隱括之中

隱括所以自極直已而不直人汲汲於仁以善自

終蓋蘧伯玉之行也孝恭慈仁允徳圖義

允信也圖謀也約貨去怨夫利怨之所聚故約省其貨以逺去其怨

財不匱蓋桺下惠之行也其言曰君雖不

量於其身謂不量度其臣之德SKchar臣不可以不忠於

其君是故君擇臣而任之臣亦擇君而事

之有道順命君有道則順從其命無道衡命衡横也謂不受

其命之隱居者也蓋晏平仲之行也蹈忠而行信

終日言不在尤之内國無道處賤不悶

貧而能樂蓋老子之行也易行以俟天

居下不援其上雖在下位不攀援其上以求進其親

觀於四方也不忘其親不盡其樂雖有觀四方之

樂常念其親不盡其歸之以不能則學不為巳終身之

凡憂憂所知不能則學何憂之有蓋介子山之行也子

貢曰敢問夫子之所知者蓋盡於此而已

乎孔子曰何謂其然亦畧舉耳目之所及

而矣昔晉平公問祁奚曰羊舌大夫晉之

良大夫也其行如何祁奚辭以不知公曰

吾聞子少長乎其所於其所長今子掩之何也

祁奚對曰其少也恭而順心有耻而不使

其過𪧐心常有所耻惡及其有過不令更𪧐輙改其為大夫悉

善而謙其端盡善道而謙讓是其正也其爲輿尉也信

而好直其功言其功直至於其爲容也温

良而好禮博聞而時出其志時出以其出之誨未及之

是其志也公曰曩者問子子奚曰不知也祁奚

曰毎位改變未知所止是以不敢得知也

此又羊舌大夫之行也子貢跪曰請退而

記之

賢君第十三

哀公問於孔子曰當今之君孰爲最賢孔

子對曰丘未之見也抑有衛靈公乎公曰

吾聞其閨門之内無别而子次之賢何也

孔子曰臣語其朝廷行事不論其私家之

際也公曰其事何如孔子對曰靈公之弟

曰靈公弟子渠牟其智足以治千乗其信

足以守之靈公愛而任之又有士林國者

見賢必進之而退與分其禄是以靈公無

逰放之士靈公賢而尊之又有士曰慶足

者衛國有大事則必起而治之國無事則

退而容賢言其所以退者欲以容賢於朝靈公悦而敬之

又有大夫史鰌以道去衛而靈公郊舎三

日琴瑟不御必待史鰌之入而後敢入臣

以此取之雖次之賢不亦可乎

子貢問於孔子曰今之人臣孰為賢子曰

吾未識也徃者齊有鮑叔鄭有子皮則賢

者矣子貢曰齊無管仲鄭無子産子曰賜

汝徒知其一未知其二也汝聞用力為賢

乎進賢為賢乎子貢曰進賢賢哉子曰然

吾聞鮑叔達管仲子皮達子産未聞二子

之達賢已之才者也

哀公問於孔子曰寡人聞忘之甚者徙而

忘其妻有諸孔子對曰此猶未甚者也甚

者乃忘其身公曰可得而聞乎孔子曰昔

者夏桀貴為天子富有四海忘其聖祖之

道壊其典法廢其世祀荒於滛樂躭𭰫於

酒佞臣諂諛窺導其心忠士折口逃罪不

折口杜口天下誅桀而有其國此謂忘其身

之甚矣

顔淵將西遊於宋問於孔子曰何以為身

子曰恭敬忠信而已矣恭則遠於患敬則

人愛之忠則和於衆信則人任之勤斯四

者可以政國豈特一身者哉故夫不比

於數而比於踈不亦逺乎不比親數近踈逺也不修

其中而修外者不亦反乎慮不先定臨事

而謀不亦晚乎

孔子讀詩于正月六章惕焉如懼曰彼不

達之君子豈不殆哉從上依世則道廢違

上離俗則身危時不興善已獨由之則曰

非妖即妄也故賢也既不遇天恐不終其

命焉桀殺龍逄紂殺比干皆類是也詩曰

謂天蓋髙不敢不局謂地蓋厚不敢不蹐

此正月六章之辭也局曲也言天至髙已不敢不曲身危行恐上干忌諱也蹐累足

也言地至厚已不敢不累足恐䧟累在位之羅網此言上下畏罪

無所自容也

子路問於孔子曰賢君治國所先者何孔

子曰在於尊賢而賤不肖子路曰由聞晉

中行氏尊賢而賤不肖矣其亡何也孔子

曰中行氏尊賢而不能用賤不肖而不能

去賢者知其不用而怨之不肖者知其必

已賤而讎之怨讎並存於國鄰敵搆兵於

郊中行氏雖欲無亡豈可得乎

孔子閒處喟然而歎曰嚮使銅鞮伯華無

死則天下其有定矣子路曰由願聞其人

也子曰其㓜也敏而好學其壯也有勇而

不屈其老也有道而能下人有此三者以

定天下也何難乎哉子路曰㓜而好學壯

而有勇則可也若夫有道下人又誰下哉

子曰由不知吾聞以衆攻寡無不尅也以

貴下賤無不得也昔者周公居冢宰之尊

制天下之政而猶下白屋之士草屋日見

百七十人斯豈以無道也欲得士之用也

惡有道而無下天下君子哉

齊景公來適魯舎于公館使晏嬰迎孔子

孔子至景公問政焉孔子答曰政在節財

公悅又問曰秦穆公國小處僻而霸何也

孔子曰其國雖小其志大處雖僻而政其

中其舉也果其謀也和法無私而令不愉

愉宜爲偷愉苟且也首拔五叛爵之大夫首宜爲身五叛大夫

百里奚也與語三日而授之以政此取之雖王

可其霸少矣景公曰善哉

哀公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政之急者莫

大乎使民富且壽也公曰爲之柰何孔子

曰省力役薄賦歛則民富矣敦禮教逺罪

疾則民夀矣公曰寡人欲行夫子之言恐

吾國貧矣孔子曰詩云愷悌君子民之父

母未有子富而父母貧者也

衛𤫊公問於孔子曰有語寡人有國家者

計之於廟堂之上則政治矣何如孔子曰

其可也愛人者則人愛之惡人者則人惡

之知得之已者則知得之人所謂不出環

堵之室而知天下者知反已之謂也

孔子見宋君君問孔子曰吾欲使長有國

而列都得之國之列都皆得其道吾欲使民無惑吾

欲使士竭力吾欲使日月當時吾欲使聖

人自來吾欲使官府治理為之柰何孔子

對曰千乗之君問丘者多矣而未有若主

君之問問之悉也然主君所欲者盡可得

也丘聞之隣國相親則長有國君惠臣忠

則列都得之不殺無辜無釋罪人則民不

惑士益之禄則皆竭力尊天敬鬼則日月

當時崇道貴徳則聖人自來任能黜否則

官府治理宋君曰善哉豈不然乎寡人不

佞不足以致之也孔子曰此事非難唯欲

行之云耳

辨政第十四

子貢問於孔子曰昔者齊君問政於夫子

夫子曰政在節財魯君問政於夫子子曰

政在諭臣葉公問政於夫子夫子曰政在

悦近而遠來三者之問一也而夫子應之

不同然政在異端乎孔子曰各因其事也

齊君為國奢乎臺榭淫于苑囿五官伎樂

不解於時一旦而賜人以千乗之家者三

故曰政在節財魯君有臣三人孟孫叔孫季孫三也

内比周以愚其君外距諸侯之賔以蔽其

明故曰政在諭臣夫荆之地廣而都狹民

有離心莫安其居故曰政在悦近而來遠

此三者所以為政殊矣詩云喪亂蔑資曾

不惠我師蔑無也資財也師衆也夫爲亡亂之政重賦厚歛民無資財曾

莫肯愛我衆此傷奢侈不節以為亂者也又曰

匪其止共惟王之卭止止息也卭病也䜛人不共所止息故惟

王之此傷姦臣蔽主以為亂也又曰亂離

瘼矣奚其適歸離憂也瘼病也言離散以成憂憶禍亂於斯歸於禍

亂者此傷離散以為亂者也察此三者政

之所欲豈同乎哉

孔子曰忠臣之諌君有五義焉一曰譎諌

正其事以譎諫其君二曰戅諌戅諫無文飾也三曰降諫

其體所以諫也四曰直諌五曰風諫唯度主而行

之吾從其風諫乎風諫依違逺罪避害者也

子曰夫道不可不貴也中行文子倍道失

義以亡其國而能禮賢以活其身說道失義

不宜說得道之意而云禮賢不與上相次配又文子無禮賢之事中行文子得罪於

晉出亡至邊從者曰謂此嗇夫者君子也故休馬待駿者文子曰吾好音以子遺吾

琴好珮子遺吾玉是以不振吾過自容於我者也吾怨其以我求容也遂不入車人

問文子之所右執而不殺之孔子聞之曰文子陪道失義以亡其國然得之由活其

身而能禮賢以爲宜以然後得也聖人轉禍爲福此謂是

(⿱艹石)入將死不入得活故曰轉禍爲福

楚王將遊荆臺司馬子祺諫王怒之令尹

子西賀於殿下諫曰今荆臺之觀不可失

也王喜拊子西之背曰與子共樂之矣子

西歩馬十里引轡而止曰臣願言有道王

肯聽之乎王曰子其言之子西曰臣聞為

人臣而忠其君者爵禄不足以賞也諛其

君者刑罰不足以誅也夫子祺者忠臣也

而臣者諛臣也願王賞忠而誅諛焉王曰

我今聴司馬之諫是獨能禁我耳若後世

遊之何也子西曰禁後世易耳大王萬歲

之後起山陵於荆臺之上則子孫必不忍

遊於父祖之墓以為歡樂也王曰善乃還

孔子聞之曰至哉子西之諫也入之於千

里之上抑之於百世之後者也

子貢聞於孔子曰夫子之於子産晏子可

為至矣敢問二大夫之所為目夫子之所

以與之者孔子曰夫子産於民為惠主於

學為博物晏子於君為忠臣而行為恭敏

故吾皆以兄事之而加愛敬

齊有一足之鳥飛集於宫朝下止于殿前

舒翅而跳齊侯大怪之使使聘魯問孔子

孔子曰此鳥名曰商羊水祥也昔童兒有

屈其一脚振訊兩眉而跳且謡曰天將大

雨商羊鼔儛今齊有之其應至矣急告民

趨治溝渠修隄防將有大水為灾頃之大

霖雨水溢泛諸國傷害民人唯齊有備不

敗景公曰聖人之言信而徴矣

孔子謂宓子賤曰子治單父衆悦子何施

而得之也子語丘所以為之者對曰不齊

之治也父恤其子其子䘏諸孤而哀喪紀

孔子曰善小節也小民附矣猶未足也曰

不齊所父事者三人所兄事者五人所友

事者十一人孔子曰父事三人可以敎孝

矣兄事五人可以敎悌矣友事十一人可

以舉善矣中節也中人附矣猶未足也曰

此地民有賢於不齊者五人不齊事之而

禀度焉皆敎不齊之道孔子歎曰其大者

乃於此乎有矣昔堯舜聽天下務求賢以

自輔夫賢者百福之宗也神明之主也惜

乎不齊之以所治者小也

子貢為信陽宰將行辭於孔子孔子曰勤

之慎之奉天子之時無奪無伐無㬥無盗

子貢曰賜也少而事君子豈以盗為累哉

孔子曰汝未之詳也夫以賢代賢是謂之

奪以不肖代賢是謂之伐緩令急誅是謂

之𭧂取善自與謂之盗盗非竊財之謂也

吾聞之知為吏者奉法以利民不知為吏

者枉法以侵民此怨之所由也治官莫若

平臨財莫如亷廉平之守不可改也匿人

之善斯謂蔽賢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人之惡斯為小人内不

相訓而外相謗非親睦也言人之善若已

有之言人之惡若已受之故君子無所不

慎焉

子路治蒲三年孔子過之入其境曰善哉

由也恭敬以信矣入其邑曰善哉由也忠

信而寛矣至廷曰善哉由也明察以斷矣

子貢執轡而問曰夫子未見由之政而三

稱其善其善可得聞乎孔子曰吾見其政

矣入其境田疇盡易草萊甚辟溝洫深治

此其恭敬以信故其民盡力也入其邑墻

屋完固樹木甚茂此其忠信以寛故其民

不偷也至其庭庭甚清閒諸下用命此其

言明察以斷故其政不擾也以此觀之雖

三稱其善庸盡其美乎








孔子家語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