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教精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勾通程潜的信,还有一封是黄敦怿的。他说:“昔管仲释射击之仇,入相小白,民到于今称之。若云人格为重,则事杀我君者,在当日伦纪森严,为世界所唾弃,何孔子称道不置也?”原来孔二先生的学说还有军事的作用!怪不得军阀派要尊孔了!

  (原载1919年7月20日《每周评论》第31号,署名天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