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 孟子 卷第二
漢 趙岐 注 景清內府藏宋刊大字本
卷第三

孟子卷第二     趙氏注

梁惠王章句下    正二十五年二月

莊暴見孟子曰暴見於王王語暴以好樂

暴未有以對也曰好樂何如莊暴齊臣也不能決知之故無

以對而問曰王好樂何如孟子曰王之好樂甚則齊國其

庶幾乎王誠能大好古之樂齊國其庶幾治乎他日見於王曰王

甞語莊子以好樂有諸孟子問王有是語不王變乎色

曰寡人非能好先王之樂也直好丗俗之

樂耳變乎色愠恚莊子道其好樂也王言我不能好先聖王之樂也直好丗俗之樂謂鄭聲也

王之好樂甚則齊其庶幾乎今之樂猶古

之樂也甚大也謂大要與民同樂古今何異也曰可得聞與王問古今

同樂之意寧可得聞邪曰獨樂樂與人樂樂孰樂孟子復問

王獨自作樂樂邪與人共聽樂樂也曰不若與人王曰獨聽樂不如與衆共聽之樂也

與少樂樂與衆樂樂孰樂孟子復問王與少人共聽樂樂邪與

衆人共聽樂樂也曰不若與衆王言不若與衆人共聽樂樂也臣請爲

王言樂孟子欲爲王陳獨樂與衆人樂之狀今王鼓樂於此百姓

聞王鍾鼓之聲管籥之音舉疾首蹙頞而

相吿曰吾王之好鼓樂夫何使我至於此

極也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鼓樂者樂以鼓

爲節也管笙籥簫或曰籥(⿱艹石)笛短而有三孔詩云左手執籥以節衆也疾首頭痛也蹙頞愁貌言王擊鼓作樂

發賦傜役皆出於民而德不加之故使百姓愁今王田獵於此百姓聞

王車馬之音見羽旄之美舉疾首蹙頞而

相吿曰吾王之好田獵夫何使我至於此

極也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此無他

不與民同樂也田獵無節以非時取牲也羽旄之美但飾羽旄使之美好也發民驅

獸供給役使不得休息故民窮極而離散奔𧺆也今王鼓樂於此百姓聞

王鍾鼓之聲管籥之音舉欣欣然有喜色

而相吿曰吾王庶幾無疾病與何以能鼓

樂也百姓欲令王康強而鼓樂也今無賦斂於民而有惠益故欣欣然而喜也今王田

獵於此百姓聞王車馬之音見羽旄之美

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吿曰吾王庶幾無

疾病與何以能田獵也此無他與民同樂

王以農𨻶而田不妨民時有愍民之心因田獵而加撫恤之是以民恱也今王與百姓

同樂則王矣孟子言王何故不大好樂效古賢君與民同樂則可以王天下也何惡莊

子之言王好樂也 章指言人君田獵以時鍾鼓有節發政行仁民樂其事則王道之階在於此矣故曰天時

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矣

齊宣王問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有諸

聞文王苑囿方七十里寧有之孟子對曰於傳有之於傳文有是言

若是其大乎王怪其大曰民猶以爲小也言文王之

民尚以爲小也曰寡人之囿方四十里民猶以爲大

何也王以爲文王在岐豐之時雖爲西伯王地尚狹而囿以大矣今我地方千里而囿小之民以爲

寡人囿大何故也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芻蕘者往

焉雉兔者往焉與民同之民以爲小不亦

宜乎芻蕘者取芻薪之賤人也雉免獵人取雉兔者言文王聽民往取禽獸刈其芻薪民苦其小是

其宜臣始至於境問國之大禁然後敢入

之政嚴刑重也臣聞郊關之內有囿方四十里殺其

麋鹿者如殺人之罪郊關齊四境之郊皆有關則是方四

十里爲阱於國中民以爲大不亦宜乎

阱者不過丈尺之閒耳今王陷阱乃方四十里民苦其大不亦宜乎 章指言譏王廣囿專利嚴刑陷民也

齊宣王問曰交鄰國有道乎問與鄰國交接之道孟子

對曰有欲爲王陳古聖賢之比惟仁者爲能以大事小

是故湯事葛文王事混夷葛伯放而不祀湯先助之祀詩云混

夷兊矣惟其喙矣謂文王也是則聖人行仁政能以大事小者也惟智者爲能以

小事大故大王事獯鬻句踐事吳獯鬻北狄彊者

今匈奴也大王去邠避獯鬻越王句踐退於會稽身自官事吳王夫差是則智者用智是故以小事大而全其

以大事小者樂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

天者也樂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國詩

云畏天之威于時保之聖人樂行天道如天無不蓋也故保天下湯文

是也智者量時畏天故保其國大王句踐是也詩周頌我將之篇言成王尚畏天之威於是時故能安其大平

之道王曰大哉言矣寡人有疾寡人好勇

孟子之言大不合於其意荅之云寡人有疾疾於好勇不能行聖賢之所履也對曰王請無

好小勇夫撫劒疾視曰彼惡敢當我哉此

匹夫之勇敵一人者也疾視惡視也撫劒瞋目曰人安敢當我哉此一

夫之勇足以當一人之敵者也王請大之詩云王赫斯怒爰整

其旅以遏徂莒以篤周祜以對于天下此

文王之勇也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

雅皇矣之篇也言文王赫然斯怒於是整其師旅以遏止往伐莒者以篤周家之福以揚名於天下文王一怒

而安民願王慕其大勇無論匹夫之小勇書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

之師惟曰其助上帝寵之四方有罪無罪

惟我在天下曷敢有越厥志書尚書逸篇也言天生下民爲

作君爲作師以助天光寵之也四方善惡皆在已所謂在予一人天下何敢有越其志者也一人衡

行於天下武王恥之此武王之勇也衡橫也武

王恥天下一人有橫行不順天道者故伐紂也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

下之民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民惟

恐王之不好勇也孟子言武王好勇亦則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也今王

好勇亦則武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民恐王之不好勇耳王何爲欲小勇而自謂有疾也 章指言聖人樂天

賢者知時仁必有勇勇以討亂而不爲暴則百姓安之

齊宣王見孟子於雪宮王曰賢者亦有此

樂乎雪宮離宫之名也宮中有苑囿臺池之飾禽獸之饒王自多有此樂故問曰賢者亦能有此樂

孟子對曰有人不得則非其上矣不得

而非其上者非也爲民上而不與民同樂

者亦非也有人不得人有不得志者也不責已仁義不自脩而責上之不用已此非君子

之道人君適情從欲獨樂其身而不與民同樂亦非在上不驕之義也樂民之樂者民

亦樂其樂憂民之憂者民亦憂其憂言民之所

樂君與之同故民亦樂使其君有樂也民之所憂者君助憂之故民亦能憂君之憂爲之赴難也樂以

天下憂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賢君樂則以己之樂與天下同之憂則以天下之憂與己共之如是未有不王者孟子以是荅王者言雖有此

樂未能與人共之昔者齊景公問於晏子曰吾欲觀

於轉附朝儛遵海而南放于琅邪吾何脩

而可以比於先王觀也孟子言往者齊景公甞問其相晏子若此也轉

附朝儛皆山名也又言朝水名也遵循也放至也循海而南至於琅邪琅邪齊東南境上邑也當何脩治可以

比先王之觀遊乎先王先聖之王也晏子對曰善哉問也天子適

諸侯曰巡狩巡狩者巡所守也諸侯朝於

天子曰述職述職者述所職也無非事者

春省耕而補不足秋省斂而助不給言天子諸

侯出必因王事有所補助於民無非事而空行者也春省耕問耒耜之不足秋省斂助其力不足也夏諺

曰吾王不遊吾何以休吾王不豫吾何以

助一遊一豫爲諸侯度晏子道夏禹之丗民之諺語也言王者巡狩觀

民其行從容若遊(⿱艹石)豫豫亦遊也春秋傳曰魯季氏有嘉樹晉范宣子豫焉吾王不遊我何以得見勞苦蒙休

息也吾王不豫我何以得見振贍助不足也王者一遊一豫行恩布德應法而出可以爲諸侯之法度也

也不然師行而糧食飢者弗食勞者弗息

睊睊胥讒民乃作慝今也者晏子言今時天下之民人君興師行軍皆逺

轉糧食而食之有飢不得飽食者勞者致重亦不得休息在位者又睊睊側目相視更相䜛惡民由是化之而

作慝惡也方命虐民飲食若流流連荒亡爲諸

侯憂方猶放也放棄不用先生之命但爲虐民之政恣意飲食(⿱艹石)水流之無窮極也謂沈𭰫于酒熊

蹯不熟怒而殺人之𩔖也流連荒亡皆驕君之溢行也言王道虧諸侯行霸由當相匡正故爲諸侯憂也

流下而忘反謂之流從流上而忘反謂之

連從獸無厭謂之荒樂酒無厭謂之亡先

王無流連之樂荒亡之行惟君所行也

君放遊無所不爲或浮水而下樂而忘反謂之流若齊桓與蔡SKchar乗舟於囿之𩔖也連者引也使人徒引舟舩

上行而忘反以爲樂故謂之連書曰罔水行舟丹朱慢遊無水而行舟豈不引舟於水而上行乎此其𩔖也從

獸無厭若羿之好田獵無有厭極以亡其身故謂之荒亂也樂酒無厭若殷紂以酒喪國也故謂之亡言聖人

之行無此四者惟君所欲行也晏子之意不欲使景公空遊於琅邪而無益於民也景公說

戒於國出舍於郊於是始興發補不足

說晏子之言也戒備也大脩戒備於國出舍於郊示憂民困始興惠政發倉廩以振貧下不足者也召大

師曰爲我作君臣相說之樂蓋徵招角招

是也大師樂師也徵招角招其所作樂章名也其詩曰畜君何尤畜

君者好君也其詩樂詩也言臣說君謂之好君何尤者無過也孟子所以道晏子景公

之事者欲以感喻宣王非其矜夸雪宫而欲以(⿱艹石)賢者 章指言與天下同憂者不爲慢遊之樂不循四溢之

行是以文王不敢盤于遊田也

齊宣王問曰人皆謂我毀明堂毀諸已乎

謂泰山下明堂本周天子東巡狩朝諸侯之處也齊侵地而得有之人勸宣王諸侯不用明堂可毀壞故疑而

問於孟子當毀之乎巳止也孟子對曰夫明堂者王者之堂

也王欲行王政則勿毀之矣言王能行王道者則可無毀也

王曰王政可得聞與王言王政當何施其法寧可得聞對曰昔

者文王之治岐也耕者九一仕者丗禄關

市譏而不征澤梁無禁罪人不孥言往者文王爲

西伯時始行王政使岐民脩井田八家耕八百畒其百畒者以爲公田及廬井故曰九一也紂時稅重文王復

行古法也仕者丗禄賢者子孫必有土地關以譏難非常不征稅也陂池魚梁不設禁與民共之也孥妻子也

詩云樂爾妻孥罪人不孥惡惡止其身不及妻子也老而無妻曰鰥老而無

夫曰寡老而無子曰獨幼而無父曰孤

四者天下之窮民而無吿者文王發政施

仁必先斯四者言此四者皆天下之窮民文王常恤鰥寡存孤獨也詩云哿

矣富人哀此㷀獨詩小雅正月之篇哿可也言居今之丗可矣富人但憐愍

此㷀獨羸弱者耳文王行政如此也王曰善哉言乎善此王政之言曰王如

善之則何爲不行孟子言王如善此王政則何爲不行也王曰寡

人有疾寡人好貨王言我有疾疾於好貨故不能行對曰昔

者公劉好貨詩云乃積乃倉乃裹餱糧于

橐于囊思戢用光弓矢斯張干戈戚揚爰

方啓行故居者有積倉行者有裹囊也然

後可以爰方啓行王如好貨與百姓同之

於王何有詩大雅公劉之篇也乃積穀於倉乃裹盛乾食之糧於橐囊也思安民故用有寵光

也戚斧揚鉞也又以武備之四方啓道路孟子言公劉好貨若此王若則之於王何有不可也王曰寡

人有疾寡人好色王言我有病病好色不能行也對曰昔者

大王好色愛厥妃詩云古公亶甫來朝走

馬率西水滸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來胥

宇當是詩也內無怨女外無曠夫王如好

色與百姓同之於王何有詩大雅緜之篇也亶甫大王名也號

稱古公來朝𧺆馬逺避狄難去惡疾也率循也滸水涯也循西方水滸來至岐山下也姜女大王妃也於其與

姜女俱來相土居也言大王亦好色非但與姜女俱行而巳也普使一國男女無有怨曠王如則之與百姓同

欲皆使無過時之思則於王之政何有不可乎 章指言夫子恂恂然善誘人誘人以進於善也齊王好貨好

色孟子推以公劉大王所謂責難於君謂之恭者也

孟子謂齊宣王曰王之臣有託其妻子於

其友而之楚遊者假此言以爲喻比其反也則凍

餒其妻子則如之何言無友道當如之何王曰棄之

棄之絕友道也曰士師不能治士則如之何士師獄官吏也

不能治獄當如之何王曰已之巳之者去之也曰四境之內不治

則如之何境內之事王所當理不勝其任當如之何孟子以此動王心令戒懼也王顧

左右而言他王慙而左右顧視道他事無以荅此言也 章指言君臣上下各勤其任

無墮其職乃安其身也

孟子見齊宣王曰所謂故國者非謂有喬

木之謂也有丗臣之謂也故者舊也喬髙也人所謂是舊國也

者非但見其有髙大樹木也當有累丗脩德之臣常能輔其君以道乃爲舊國可法則也王無親

臣矣今王無可親任之臣昔者所進今日不知其亡也

言王取臣不詳審往日之所知今日爲惡當誅亡王無以知也王曰吾何以識其

不才而舍之王言我當何以先知其不才而舍之不用也曰國君進

賢如不得已將使卑踰尊䟽踰戚可不愼

言國君欲進用人當留意考擇如使忽然不精心意如不得巳而取備官則將使尊卑親踈相踰豈

可不重愼之左右皆曰賢未可也諸大夫皆曰賢

未可也國人皆曰賢然後察之見賢焉然

後用之謂選大臣防比周之譽核郷原之徒論曰衆好之必察焉左右皆曰不

可勿聽諸大夫皆曰不可勿聽國人皆曰

不可然後察之見不可焉然後去之衆惡之必

察焉惡直醜正寔繁有徒防其朋黨以毀忠正左右皆曰可殺勿聽諸

大夫皆曰可殺勿聽國人皆曰可殺然後

察之見可殺焉然後殺之故曰國人殺之

言當愼行大辟之罪五聽三宥古者刑人於市與衆棄之如此然後可以爲

民父母行此三愼之聽乃可以子畜百姓也 章指言人君進賢退惡翔而後集有丗賢臣稱曰

舊國則四方瞻仰之以爲則矣

齊宣王問曰湯放桀武王伐紂有諸有之否乎

孟子對曰於傳有之於傳文有之矣曰臣弑其君可

王問臣何以得弑其君豈可行乎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

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

矣未聞弑君也言殘賊仁義之道者雖位在王公將必降爲匹夫故謂之一夫

也但聞武王誅一夫紂耳不聞弑其君也書云獨夫紂此之謂也 章指言孟子云紂以崇惡失其尊名不得

以君臣論之欲以深寤齊王垂戒于後也

孟子謂齊宣王曰爲巨室則必使工師求

大木工師得大木則王喜以爲能勝其任

也匠人斵而小之則王怒以爲不勝其任

巨室大宫也爾雅曰宫謂之室工師主工匠之吏匠人工匠之人也將以此喻之也夫人幼

而學之壯而欲行之王曰姑舍女所學而

從我則何如姑且也謂人少學先王之正法壯大而仕欲施行其道而王止之曰且舍

置汝所學而從我之敎命此何如也今有璞玉於此雖萬鎰必使

玉人彫琢之至於治國家則曰姑舍女所

學而從我則何以異於敎玉人彫琢玉哉

二十兩爲鎰彫琢治飾玉也詩云彫琢其章雖有萬鎰在此言衆多也必須玉人能治之耳至於治國家而令

從我是爲敎玉人治玉也敎人治玉不得其道則玉不得美好敎人治國不以其道則何由能治者乎 章指

言任賢使能不違其學則功成而不墮屈人之是從已之非則人不成道玉不成圭善惡之致可不察哉

齊人伐燕勝之宣王問曰或謂寡人勿取

或謂寡人取之以萬乗之國伐萬乗之國

五旬而舉之人力不至於此不取必有天

殃取之何如萬乗非諸侯之號時燕國皆侵地廣僭號稱王故曰萬乗五旬五十日

也書曰歲三百有六旬言五旬未久而取之非人力乃天也天與不取懼有殃咎取之何如孟子對

曰取之而燕民恱則取之古之人有行之

者武王是也武王伐紂而殷民喜恱篚厥𤣥黃而來迎之是以取之也取之而

燕民不恱則勿取古之人有行之者文王

是也文王以三仁尚在樂師未奔取之懼殷民不恱故未取之以萬乗之國伐

萬乗之國簞食壷漿以迎王師豈有他哉

避水火也如水益深如火益熱亦運而已

燕人所以持簞食壷漿來迎王師者欲避水火難耳如其所患益甚則亦運行奔𧺆而去矣今王誠

能使燕民免於水火亦若武王伐紂殷民喜恱之時則可取之 章指言征伐之道當順民心民心恱則天意

得天意得然後乃可以取人之國也

齊人伐燕取之諸侯將謀救燕宣王曰諸

侯多謀伐寡人者何以待之宣王貪燕而取之諸侯不義其

事將謀伐齊救燕宣王懼而問之孟子對曰臣聞七十里爲政

於天下者湯是也未聞以千里畏人者也

成湯脩德以七十里而得天下今齊地方千里何畏懼哉書曰湯一征自葛始

天下信之東靣而征西夷怨南靣而征北

狄怨曰奚爲後我民望之若大旱之望雲

霓也歸市者不止耕者不變誅其君而弔

其民若時雨降民大恱書曰徯我后后來

其蘇此二篇皆尚書逸篇之文也言湯初征自葛始誅其君恤其民天下信湯之德靣者嚮也東嚮

征西夷怨者去王城四千里夷服之國也故謂之四夷言逺國思望聖化之甚也故曰何爲後我霓虹也雨則

虹見故大旱而思見之徯待也后君也待我君來則我蘇息也今燕虐其民王往

而征之民以爲將拯已於水火之中也簞

食壷漿以迎王師若殺其父兄係累其子

弟毀其宗廟𨗇其重器如之何其可也

也係累猶縛結也燕民所以恱喜迎王師者謂濟救於水火之中耳今又殘之若此安可哉天下固

畏齊之彊也今又倍地而不行仁政是動

天下之兵也言天下諸侯素畏齊彊今復幷燕一倍之地以是行暴則多所危是動天

下之兵共謀齊也王速出令反其旄倪止其重器謀

於燕衆置君而後去之則猶可及止也

也旄老旄也倪弱小倪倪者也孟子勸王急出令先還其老小止勿徙其寶重之器與燕民謀置所欲立君而

去之歸齊天下之兵猶可及其未發而止之也 章指言伐惡養善無貪其富以小王大夫將何懼也

鄒與魯閧穆公問曰吾有司死者三十三

人而民莫之死也誅之則不可勝誅不誅

則疾視其長上之死而不救如之何則可

閧𨷖聲也猶構(“冉”換為“冄”)兵而𨷖也長上軍率也鄒穆公忿其民不赴難而問其罰當謂何也孟子對

曰凶年饑歲君之民老弱轉乎溝壑壯者

散而之四方者幾千人矣而君之倉廩實

府庫充有司莫以吿是上慢而殘下也

者遭凶年之阨民困如是有司諸臣無吿白於君有以振救之是上驕慢以殘賊其下也曾子曰

戒之戒之出乎爾者反乎爾者也曾子有言上所

出善惡之命下終反之不可不戒也夫民今而後得反之也君無

尤焉尤過也孟子言百姓乃今得反報諸臣不哀矜耳君無過責之也君行仁政

斯民親其上死其長矣君行仁恩憂民窮困則民化而親其上死其長

矣 章指言上恤其下下赴其難惡出於己害及其身如影響自然也

滕文公問曰滕小國也閒於齊楚事齊乎

事楚乎文公言我居齊楚之閒非其所事不能自保也孟子對曰是謀

非吾所能及也無巳則有一焉鑿斯池也

築斯城也與民守之效死而民弗去則是

可爲也孟子以二大國之君皆不由禮我不能知誰可事者也不得巳有一謀焉惟施德義以養

民與之堅守城池至死使民不畔去則可爲矣 章指言事無禮之國不若得民心與之守死善道也

滕文公問曰齊人將築薛吾甚恐如之何

則可齊人幷得薛築其城以偪於滕故文公恐也孟子對曰昔者大

王居邠狄人侵之去之岐山之下居焉非

擇而取之不得巳也大王非好岐山之下擇而居之迫不得巳困於彊暴

故避苟爲善後丗子孫必有王者矣誠能爲善

雖失其地後丗乃可有王者若周家也君子創業垂統爲可繼也

若夫成功則天也君如彼何哉強爲善而

巳矣君子造業垂統貴令後丗可繼續而行耳又何能必有成功成功乃天助之也君豈如彼齊何

乎但當自強爲善法以遺後丗也 章指言君子之道正已任天強暴之來非已所招謂窮則獨善其身者也

滕文公問曰滕小國也竭力以事大國則

不得免焉如之何則可問免難全國於孟子孟子對曰

昔者大王居邠狄人侵之事之以皮幣不

得免焉事之以犬馬不得免焉事之以珠

玉不得免焉皮狐貉之裘幣繒帛之貨也乃屬其𦒿老而

吿之曰狄人之所欲者吾土地也吾聞之

也君子不以其所以養人者害人二三子

何患乎無君我將去之去邠踰梁山邑于

岐山之下居焉屬會也土地生五穀所以養人也會長老吿之如此而去之

人曰仁人也不可失也從之者如歸市

隨大王如歸趨於市若將有得也或曰丗守也非身之所能爲

也效死勿去君請擇於斯二者或曰土地乃先人之

之所受也丗丗守之非已身所能專爲至死不可去也欲令文公擇此二者惟所行也 章指言大王去邠權

也效死而守業義也義權不竝故曰擇而處之也

魯平公將出嬖人臧倉者請曰他日君出

則必命有司所之今乗輿已駕矣有司未

知所之敢請平謚也嬖人愛幸小人也公曰將見孟子

敬孟子有德不敢請召將往就見之曰何哉君所爲輕身以先於

匹夫者以爲賢乎禮義由賢者出而孟子

之後喪踰前喪君無見焉匹夫一夫也臧倉言君何爲輕千乗

而先匹夫乎以爲孟子賢故也賢者當行禮義而孟子前喪父約後喪母奢君無見也公曰諾

諾止不出樂正子入見曰君奚爲不見孟軻也

樂正姓子通稱孟子弟子也爲魯臣問公何爲不便見孟軻曰或吿寡人曰孟

子之後喪踰前喪是以不往見也公言以此故也

曰何哉君所謂踰者前以士後以大夫前

以三鼎而後以五鼎與樂正子曰君所謂踰者前者以士禮後者以大

夫禮士祭三鼎大夫祭五鼎故也曰否謂棺椁衣衾之美也

不謂鼎數也以其棺椁衣衾之美惡也曰非所謂踰也貧富不同

樂正子曰此非薄父厚母令母喪踰父也喪父時爲士喪母時爲大夫大夫禄重於士故使然貧富不同

樂正子見孟子曰克吿於君君爲來見

也嬖人有臧倉者沮君君是以不果來也

克樂正子名也果能也曰克吿君以孟子之賢君將欲來臧倉者沮君故君不能來也曰行或

使之止或尼之行止非人所能也吾之不

遇魯侯天也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

尼止也孟子之意以爲魯侯欲行天使之矣及其欲止天令嬖人止之耳行止天意非人所能爲也如使吾見

魯侯兾得行道天欲使濟斯民也故曰吾之不遭遇魯侯乃天所爲也臧倉小子何能使我不遇哉 章指言

讒邪搆賢賢者歸天不尤人也


孟子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