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 孟子 卷第四
漢 趙岐 注 景清內府藏宋刊大字本
卷第五

孟子卷第四      趙氏注

公孫丑章句下

孟子曰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三

里之城七里之郭環而攻之而不勝夫環

而攻之必有得天時者矣然而不勝者是

天時不如地利也天時謂時日支干五行王相孤虚之屬也地利險阻城池

之固也人和得民心之所和樂也環城圍之必有得天時之善處者然而城有不下是不如地利城非

不髙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堅利也米

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

有堅強如此而破之走者不得民心民不爲守衞懿公之民曰君其使鶴戰若是之𩔖也故曰

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國不以山谿之險

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域民居民也不以封疆之界禁之使民懷德也

不依險阻之固恃仁惠也不馮兵革之威仗道德也得道者多助失道者

寡助寡助之至親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

順之以天下之所順攻親戚之所畔故君

子有不戰戰必勝矣得道之君何嚮不平君子之道貴不戰耳如其當戰

戰則勝矣 章指言民和爲貴貴於天地故曰得乎丘民爲天子也

孟子將朝王王使人來曰寡人如就見者

也有寒疾不可以風朝將視朝不識可使

寡人得見乎孟子雖仕於齊處師賔之位以道見敬或稱以病未甞趨朝而拜也王欲

見之先朝使人往謂孟子云寡人如就見者若言就孟子之館相見也有惡寒之病不可見風儻可來朝欲力

疾臨視朝因得見孟子也不知可使寡人得相見否對曰不幸而有疾不能

造朝孟子不恱王之欲使朝故稱有疾明日出弔於東郭氏公

孫丑曰昔者辭以病今日弔或者不可乎

東郭氏齊大夫家也昔者昨日也丑以爲不可曰昔者疾今日愈如之

何不弔孟子言我昨日病今日愈我何爲不可以弔王使人問疾醫

王以孟子實病遣人將醫來且問疾也孟仲子對曰昔者有王

命有采薪之憂不能造朝今病小愈趨造

於朝我不識能至否乎孟仲子孟子之從昆弟學於孟子者也權辭以

對如此憂病也曲禮云有負薪之憂使數人要於路曰請必無歸

而造於朝仲子使數人要吿孟子君命宜敬當必造朝也不得巳而之

景丑氏宿焉孟子迫於仲子之言不得巳而心不欲至朝因之其所知齊大夫景丑之

家而宿焉具以語景子景子曰內則父子外則君臣人

之大倫也父子主恩君臣主敬丑見王之

敬子也未見所以敬王也景丑責孟子不敬何義也曰惡

是何言也齊人無以仁義與王言者豈以

仁義爲不美也其心曰是何足與言仁義

也云爾則不敬莫大乎是曰惡者深嗟歎云景子之責我何言

乎今人言謂王無知不足與言仁義云爾絕語之辭也人之不敬無大於是者也我非堯舜

之道不敢以陳於王前故齊人莫如我敬

王也孟子言我每見王常陳堯舜之道以勸勉王齊人豈有如我敬王者邪景子曰

否非此之謂也禮曰父召無諾君命召不

俟駕固將朝也聞王命而遂不果宜與夫

禮若不相似然景子曰非謂不陳堯舜之道謂爲臣固自當朝也今有王命而不果

行果能也禮父召無諾而不至也君命召輦車就牧不坐待駕而夫子若是事宜與夫禮(⿱艹石)不相似然乎愚竊

曰豈謂是與曾子曰晉楚之富不可及

也彼以其富我以吾仁彼以其爵我以吾

義吾何慊乎哉夫豈不義而曾子言之是

或一道也孟子荅景丑云我豈謂是君臣召呼之閒乎謂王不禮賢下士故道曾子之言

自以不慊晉楚之君慊少也曾子豈甞言不義之事邪是或者自得道之一義欲以喻王猶晉楚我猶曾子我

臣輕於王乎天下有達尊三爵一齒一德一朝廷

莫如爵郷黨莫如齒輔丗長民莫如德惡

得有其一以慢其二哉三者天下之所通尊也孟子謂賢者長者有德

有齒人君無德但有爵耳故云何得以一慢二乎故將大有爲之君必有

所不召之臣欲有謀焉則就之其尊德樂

道不如是不足與有爲也言古之大聖大賢有所興爲之君必

就大賢臣而謀事不敢召也王者師臣霸者友臣也故湯之於伊尹學焉而

後臣之故不勞而王桓公之於管仲學焉

而後臣之故不勞而霸言師臣者王桓公能師臣而管仲不勉之於王

故孟子於上章陳其義譏其功烈之卑也今天下地醜德齊莫能相

尚無他好臣其所敎而不好臣其所受敎

醜類也言今天下人君土地相𩔖德敎齊等不能相絕者無他但好臣其所敎敕役使之才可驕者耳不能好

臣大賢可從受敎者湯之於伊尹桓公之於管仲則不

敢召管仲且猶不可召而況不爲管仲者

孟子自謂不爲管仲故非齊王之召己己是以不往也 章指言人君以尊德樂義爲賢君子以守

道不回爲志

陳臻問曰前日於齊王餽兼金一百而不

受於宋餽七十鎰而受於薛餽五十鎰而

受前日之不受是則今日之受非也今日

之受是則前日之不受非也夫子必居一

於此矣陳臻孟子弟子兼金好金也其價兼倍於常者故謂之兼金一百百鎰也古者以一鎰爲

一金鎰二十兩孟子曰皆是也當在宋也予將有逺

行行者必以贐辭曰餽贐予何爲不受

行者贈賄之禮也時人謂之贐當在薛也予有戒心辭曰聞

戒故爲兵餽之予何爲不受戒有戒備不虞之心也時有惡

人欲害孟子孟子戒備薛君曰聞有戒此金可鬻以作兵備故餽之我何爲不受也若於齊則

未有處也無處而餽之是貨之也焉有君

子而可以貨取乎我在齊時無事於義未有所處也義無所處而餽之是以

貨財取我欲使我懷惠也安有君子而以貨財見取乎 章指言取與之道必得其禮於其可也雖少不辭義

之無處兼金不顧

孟子之平陸謂其大夫曰子之持戟之士

一日而三失伍則去之否乎平陸齊下邑也大夫治邑大夫

也持㦸戰士也一日三失其行伍則去之否乎去之殺之也戎昭果毅曰不待三大夫曰一

失之則行罰不及待三失伍也然則子之失伍也亦多矣凶年

飢歲子之民老羸轉於溝壑壯者散而之

四方者幾千人矣轉轉尸於溝壑也此則子之失伍也曰此非

距心之所得爲也距心大夫名曰此乃齊王之大政不肻賑窮非我所得專

曰今有受人之牛羊而爲之牧之者則

必爲之求牧與芻矣求牧與芻而不得則

反諸其人乎抑亦立而視其死與牧牧地以此喻

距心不得自專何不致爲臣而去乎何爲立視民之死也曰此則距心之罪也

距心自知以不去位爲罪也他日見於王曰王之爲都者

臣知五人焉知其罪者惟孔距心爲王誦

之王曰此則寡人之罪也孔姓也爲都治都也邑有先君之宗

廟曰都誦言也爲王言所與孔距心語者也王知本之在己故受其罪 章指言人臣以道事君否則奉身以

退詩云彼君子兮不素餐兮言不尸其禄也

孟子謂蚳鼃曰子之辭靈丘而請士師似

也爲其可以言也今旣數月矣未可以言

蚳鼃齊大夫靈丘齊下邑士師治獄官也周禮士師曰以五戒先後刑罰母使罪麗於民孟子見蚳

鼃辭外邑大夫請爲士師知其欲近王似諫正刑罰之不中者數月而不言故曰未可以言與以感責之也

蚳鼃諫於王而不用致爲臣而去三諫不用致仕

齊人曰所以爲蚳鼃則善矣所以自爲

則吾不知也齊人論者譏孟子爲蚳鼃諫使之諫而去則善矣不知自諫又不去故曰

我不見其自爲謀者公都子以吿公都子孟子弟子以齊人語告孟子也曰吾

聞之也有官守者不得其職則去有言責

者不得其言則去我無官守我無言責也

則吾進退豈不綽綽然有餘裕哉官守居官守職

者言責獻言之責諫爭之官也孟子言人去今我居師賔之位進退自由豈不綽綽然舒緩有餘𥙿乎綽𥙿皆

寛也 章指言執職者劣藉道者優是以臧武仲雨行而不息段干木偃寢而式閭

孟子爲卿於齊出弔於滕王使蓋大夫王

驩爲輔行王驩朝暮見反齊滕之路未甞

與之言行事也孟子甞爲齊卿出弔滕君蓋齊下邑也王以治蓋之大夫王驩爲輔

行輔副使也王驩齊之諂人有寵於王後爲右師孟子不恱其爲人雖與同使而行未甞與之言行事不願與

之相比也公孫丑曰齊卿之位不爲小矣齊滕之

路不爲近矣反之而未甞與言行事何也

丑怪孟子不與驩議行事也曰夫旣或治之予何言哉旣已也或

有也孟子曰夫人旣自謂有治行事我將復何言哉言其專知自善不知諮於人也 章指言道不合者不相

與言王驩之操與孟子殊君子處時危行言遜故不尤之但不與言至於公行之喪以禮爲解也

孟子自齊葬於魯反於齊止於嬴充虞請

曰前日不知虞之不肖使虞敦匠事嚴虞

不敢請今願竊有請也木若以美然孟子事於

齊喪母歸葬於魯嬴齊南邑充虞孟子弟子敦匠厚作棺也事嚴喪事急木若以泰美然也曰古者

棺椁無度中古棺七寸椁稱之自天子達

於庶人非直爲觀美也然後盡於人心

言古者棺椁薄厚無尺寸之度中古謂周公制禮以來棺厚七寸椁薄於棺厚薄相稱相得也從天子至於庶

人厚薄皆然但重累之數牆翣之飾有異非直爲人觀視之美好也厚者難腐朽然後能盡於人心所不忍也

謂一丗之厚孝子更去辟丗是爲人盡心也過是以往變化自其理也不得不可以爲

恱無財不可以爲恱得之爲有財古之人

皆用之吾何爲獨不然恱者孝子之欲厚送親得之則恱也王制

所禁不得用之不可以恱心也無財以供則度而用之禮喪事不外求不可稱貸而爲恱也禮得用之財足備

之古人皆用之我何爲獨不然然如是也且比化者無使土親膚於

人心獨無恔乎恔快也棺椁敦厚比親體之變化且無令土親肌膚於人子之心獨

不快然無所恨也吾聞之君子不以天下儉其親

君子之道不以天下人所得用之物儉約於其親言事親竭其力者也 章指言孝必盡心匪禮之踰論語曰

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可謂孝矣

沈同以其私問曰燕可伐與孟子曰可子

噲不得與人燕子之不得受燕於子噲

齊大臣自以其私情問非王命也故曰私子噲燕王也子之燕相也孟子曰可者以子噲不以天子之命而擅

以國與子之子之亦不受天子之命而私受國於子噲故曰其罪可伐有仕於此而

子恱之不吿於王而私與之吾子之禄爵

夫士也亦無王命而私受之於子則可乎

何以異於是子謂沈同也孟子設此以譬燕王之罪齊人伐燕

以孟子言可因歸勸其王伐燕或問曰勸齊伐燕有諸有人問孟

子勸齊王伐燕有之曰未也沈同問燕可伐與吾應之

曰可彼然而伐之也孟子曰我未勸王也同問可伐乎吾曰可彼然而伐

彼如曰孰可以伐之則將應之曰爲天

吏則可以伐之彼如將問我曰誰可以伐之我將曰爲天吏則可以伐之天吏天所

使謂王者得天意者也彼不復孰可便自往伐之今有殺人者或問之曰

人可殺與則將應之曰可彼如曰孰可以

殺之則將應之曰爲士師則可以殺之今

以燕伐燕何爲勸之哉今有殺人者問此人可殺否將應之曰可爲士官主

獄則可以殺之矣言燕雖有罪猶當王者誅之耳譬如殺人者雖當死士師乃得殺之耳今齊國之政猶燕政

也不能相踰又非天吏也我何爲當勸齊伐燕乎 章指言誅不義者必須聖賢禮樂征伐自天子出王道之

燕人畔王曰吾甚慙於孟子燕人畔不肻歸齊齊王聞孟子

與沈同言爲未勸王今竟不能有燕故慙之陳賈曰王無患焉王自

以爲與周公孰仁且智陳賈齊大夫也問王曰自視何如周公仁智乎

欲爲王解孟子意故曰王無患焉王曰惡是何言也王歎曰是何言言周公何

可及曰周公使管叔監殷管叔以殷畔知而

使之是不仁也不知而使之是不智也仁智

周公未之盡也而況於王乎賈請見而解

賈欲以此說孟子也見孟子問曰周公何人也賈問之也

曰古聖人也孟子曰周公古之聖人也曰使管叔監殷管

叔以殷畔也有諸賈問有之否乎曰然孟子曰如是也曰周

公知其將畔而使之與賈問之也曰不知也孟子曰周

公不知其將畔然則聖人且有過與過謬也賈曰聖人且猶有謬誤

周公弟也管叔兄也周公之過不亦宜乎

孟子以爲周公雖知管叔不賢亦不必知其將畔周公惟管叔弟也故愛之管叔念周公兄也故望之親親之

恩也周公於此過謬不亦宜乎且古之君子過則改之今之君

子過則順之古之君子其過也如日月之

食民皆見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今之君

子豈徒順之又從爲之辭古之所謂君子眞聖人賢人君子也

周公雖有此過乃誅三監作大誥明敕庶國是周公改之也今之所謂君子非眞君子也順過飾非就爲之辭

孟子言此以譏賈不能匡君而欲以辭解之 章指言聖人親親不文其過小人順非以諂其上也

孟子致爲臣而歸辭齊卿而歸其室也王就見孟子曰

前日願見而不可得謂未來仕齊也遥聞孟子之賢而不能得見之

侍同朝甚喜來就爲卿君臣同朝得相見故喜也今又棄寡人

而歸今致爲臣棄寡人而歸也不識可以繼此而得見乎

不知可以續今日之後還使寡人得相見否對曰不敢請耳固所願

孟子對王言不敢自請耳固心之所願也孟子意欲使王繼今當自來謀也他日王

謂時子曰我欲中國而授孟子室養弟子

以萬鍾使諸大夫國人皆有所矜式子盍

爲我言之時子齊臣也王欲於國中央爲孟子築室使養敎一國君臣之子弟與之萬鍾

之禄中國者使學者逺近鈞也矜敬也式法也欲使諸大夫國人皆敬法其道盍何不也謂時子何不爲我言

之於孟子知肯就之否時子因陳子而以吿孟子陳子孟子

弟子陳臻陳子以時子之言吿孟子孟子曰然

夫時子惡知其不可也如使予欲富辭十

萬而受萬是爲欲富乎孟子曰如是夫時子安能知其不可乎時子以

我爲欲富故以禄誘我我往者享十萬鍾之禄以大道不行故去耳今更當受萬鍾是爲欲富乎距時子之言

季孫曰異哉子叔疑二子孟子弟子也季孫知孟子意不欲而心欲

使孟子就之故曰異哉弟子之所聞也子叔心疑亦以爲可就也使已爲政不用

則亦巳矣又使其子弟爲卿人亦孰不欲

富貴而獨於富貴之中有私龍斷焉孟子解二

子之異意疑心曰齊王使我爲政不用則亦自止矣今又欲以其子弟故使我爲卿而與我萬鍾之禄人亦誰

不欲富貴乎是猶獨於富貴之中有此私登龍斷之𩔖也我則恥之古之爲市也以

其所有易其所無者有司者治之耳有賤

丈夫焉必求龍斷而登之以左右望而罔

市利人皆以爲賤故從而征之征商自此

賤丈夫始矣古者市置有司但治其爭訟不征稅也賤丈夫貪人可賤者也入市則求

龍斷而登之龍斷謂堁斷而髙者也左右占望見市中有利罔羅而取之人皆賤其貪也故就征取其利後丗

縁此遂征商人孟子言我茍貪萬鍾不恥屈道亦與此賤丈夫何異也古者謂周公以前周禮有關市之賦也

 章指言君子正身行道道之不行命也不爲利回創業可繼是以君子以龍斷之人爲惡戒也

孟子去齊宿於晝有欲爲王留行者晝齊西南

近邑也孟子去齊欲歸鄒至晝而宿也齊人之知孟子者追送見之欲爲王留孟子之行坐而言

不應隱几而臥客危坐而言留孟子之言也孟子不應荅因隱𠋣其几而臥也

不恱曰弟子齊宿而後敢言夫子臥而不

聽請勿復敢見矣齊敬宿素也弟子素持敬心來言夫子慢我不受我言言

而遂起退欲去請絕也曰坐我明語子孟子止客曰且坐我明吿語子

者魯繆公無人乎子思之側則不能安子

思泄柳申詳無人乎繆公之側則不能安

其身往者魯繆公尊禮子思子思以道不行則欲去繆公常使賢人往留之說以方且聽子爲政然

則子思復留泄柳申詳亦賢者也繆公尊之不如子思二子常有賢者在繆公之側勸以復之其身乃安也

子爲長者慮而不及子思子絕長者乎長

者絕子乎長者老者也孟子年老故自稱長者言子爲我慮不如子思時賢人也不勸王

使我得行道而伹勸我留留者何爲哉此爲子絕我乎又我絕子乎何爲而愠恨也 章指言惟賢能安賢智

能知微以愚喻智道之所以乖也

孟子去齊尹士語人曰不識王之不可以

爲湯武則是不明也識其不可然且至則

是干澤也千里而見王不遇故去三宿而

後出晝是何濡滯也士則玆不恱尹士齊人也干

求也澤禄也尹士與論者言之云孟子不知則爲求禄濡滯猶稽也旣去近留於晝三日怪其猶久故云士於

此事不恱也髙子以吿髙子亦齊人孟子弟子以尹士之言吿孟子也曰夫尹

士惡知予哉千里而見王是予所欲也不

遇故去豈予所欲哉予不得巳也孟子曰夫尹士

安能知我哉我不得巳而去耳何汲汲而驅馳乎予三宿而出晝於予

心猶以爲速王庶幾改之王如改諸則必

反予我自謂行速疾矣兾王庶幾能反覆招還我矣夫出晝而王不予

追也予然後浩然有歸志浩然心浩浩有逺志予雖然

豈舍王哉王由足用爲善王如用予則豈

徒齊民安天下之民舉安王庶幾改之予

日望之孟子以齊大國知其可以行善政故戀戀望王之改而反之是以安行也豈徒齊民安言

君子達則兼善天下也予豈若是小丈夫然哉諫於其

君而不受則怒悻悻然見於其靣去則窮

日之力而後宿哉我豈若狷急小丈夫恚怒其君而去極日力而宿懼其不

逺者哉論曰悻悻然小人哉言己志大在於濟一丗之民不爲小節也尹士聞之曰

士誠小人也尹士聞義則服 章指言大德洋洋介士察察賢者志其大者不賢者志

其小者此之謂也

孟子去齊充虞路問曰夫子若有不豫色

然前日虞聞諸夫子曰君子不怨天不尤

路道也於路中問也充虞謂孟子去齊有恨心顔色不恱也曰彼一時此一

時也五百年必有王者興其閒必有名丗

者由周而來七百有餘歲矣以其數則過

矣以其時考之則可矣彼前聖賢之出是有時也今此時亦是其一時

也五百年有王者興有興王道者也名丗次聖之才物來能名正一丗者生於聖人之閒也七百有餘歲謂周

家王迹始興大王文王以來考驗其時則可有也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

如欲平治天下當今之丗舍我其誰也吾

何爲不豫哉孟子自謂能當名丗之士時又值之而不得施此乃天自未欲平治天下

耳非我之愆我固不怨天何爲不恱豫乎 章指言聖賢興作與天消息天非人不因人非天不成是故知命

者不憂不懼也

孟子去齊居休公孫丑問曰仕而不受禄

古之道乎休地名丑問古人之道仕不受禄邪怪孟子於齊不受禄也曰非也

於崇吾得見王退而有去志不欲變故不

受也崇齊地孟子言不受禄非古之道也於崇吾始得見齊王知其不能納善退出志欲去矣不欲

即去若爲變詭見非泰甚故旦宿留心欲去故不復受禄繼而有師命不可以

請久於齊非我志也言我本志欲速去繼見之後有師旅之命不得請去

故使我久而不受禄耳久非我本志也 章指言禄以食功志以率事無其事而食其禄君子不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