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 (四部叢刊本)/題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孟子 題辭
漢 趙岐 注 景清內府藏宋刊大字本
卷第一

孟子題辭      趙氏

孟子題辭者所以題號孟子之書本末指

義文辭之表也孟姓也子者男子之通稱

也此書孟子之所作也故揔謂之孟子其

篇目則各自有名孟子鄒人也名軻字則

未聞也鄒本春秋邾子之國至孟子時改

曰鄒矣國近魯後爲魯所幷又言邾爲楚

所幷非魯也今鄒縣是也或曰孟子魯公

族孟孫之後故孟子仕於齊喪母而歸葬

於魯也三桓子孫旣以衰微分適他國孟

子生有淑質夙喪其父幼被慈母三𨗇之

敎長師孔子之孫子思治儒術之道通五

經尤長於詩書周衰之末戰國縱橫用兵

爭彊以相侵奪當丗取士務先權謀以爲

上賢先王大道陵遲墮廢異端竝起若楊

朱墨翟放蕩之言以干時惑衆者非一孟

子閔悼堯舜湯文周孔之業將遂湮微正

塗壅底仁義荒怠佞僞馳騁紅紫亂朱於

是則慕仲尼周流憂丗遂以儒道遊於諸

侯思濟斯民然由不肻枉尺直尋時君咸

謂之迂闊於事終莫能聽納其說孟子亦

自知遭蒼SKchar之訖録值炎劉之未奮進不

得佐興唐虞雍熈之和退不能信三代之

餘風恥沒丗而無聞焉是故垂憲言以詒

後人仲尼有云我欲託之空言不如載之

行事之深切著明也於是退而論集所與

髙第弟子公孫丑萬章之徒難疑荅問又

自撰其法度之言著書七篇二百六十一

章三萬四千六百八十五字包羅天地揆

敘萬類仁義道德性命禍福粲然靡所不

載帝王公侯遵之則可以致隆平頌淸廟

卿大夫士蹈之則可以尊君父立忠信守

志厲操者儀之則可以崇髙節抗浮雲有

風人之託物二雅之正言可謂直而不倨

曲而不屈命丗亞聖之大才者也孔子自

衞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乃刪詩

定書繫周易作春秋孟子退自齊梁述堯

舜之道而著作焉此大賢擬聖而作者也

七十子之疇會集夫子所言以爲論語論

語者五經之錧鎋六藝之喉衿也孟子之

書則而象之衞靈公問陳於孔子孔子荅

以俎豆梁惠王問利國孟子對以仁義宋

桓魋欲害孔子孔子稱天生德於予魯臧

倉毀鬲孟子孟子曰臧氏之子焉能使予

不遇哉旨意合同若此者衆又有外書四

篇性善辯文說孝經爲正其文不能𢎞深

不與內篇相似似非孟子本眞後丗依放

而託之者也孟子旣沒之後大道遂絀逮

至亡秦焚滅經術坑戮儒生孟子徒黨盡

矣其書號爲諸子故篇籍得不泯絕漢興

除秦虐禁開延道德孝文皇帝欲廣遊學

之路論語孝經孟子爾雅皆置博士後罷

傳記博士獨立五經而已訖今諸經通義

得引孟子以明事謂之博文孟子長於譬

喻辭不迫切而意已獨至其言曰說詩者

不以文害辭不以辭害志以意逆志爲得

之矣斯言殆欲使後人深求其意以解其

文不但施於說詩也今諸解者徃往摭取

說之其說又多乖異不同孟子以來五

百餘載傳之者亦巳衆多余生西京丗尋

丕祚有自來矣少𫎇義方訓渉典文知命

之際嬰戚于天遘屯離蹇詭姓遁身經營

八紘之內十有餘年心勦形瘵何勤如焉

甞息肩弛檐於濟岱之閒或有温故知新

雅德君子矜我劬瘁睠我皓首訪論稽古

慰以大道余困吝之中精神遐漂靡所濟

集聊欲係志於翰墨得以亂思遺老也惟

六籍之學先覺之士釋而辯之者旣已詳

矣儒家惟有孟子閎逺微妙緼奥難見宜

在條理之科於是乃述已所聞證以經傳

爲之章句具載本文章別其指分爲上下

凡十四卷究而言之不敢以當達者施於

新學可以寤疑辯惑愚亦未能審於是非

後之明者見其違闕儻改而正諸不亦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