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鳩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孟德斯鳩傳
作者:嚴復 清

孟德斯鳩,法國南部兒奄郡人也,姓斯恭達,名察理。世為右族,家承兩邑之封,凡二百餘年,曰布來德,曰孟德斯鳩。世即以其一封稱之曰孟德斯鳩男爵云。生一千六百八十九年,當名王路易第十四之世。當是時,法戰勝攻取,聲明文物冠諸歐,然值政教學術,樂新厭古,人心物論,窮極將變時。於是論治道者,英有郝伯思、洛克,義有墨迦伏勒,而法有孟德斯鳩。則導福祿特爾、盧梭輩先路者也。家於西土僅中貲,以善治生,未嘗窘乏。地望勢力,高不足以長驕,卑常足以自厲,然約情束欲,安命觀化,幼而好學,至老弗衰。常語人曰:吾讀書可用蠲忿釋悁,雖值佛逆,得開卷時許,如回溫泉以銷冰雪,扇清風而解熱煩也。其姿之近道如此。

年二十五,入博爾都郡議院為議員。法舊制諸郡議院,法家所聚,民有訟獄,則公享之。先是其季父入貲,為其院主席,父子冠假,衣黑衣,時以為寵。逾二載而季父捐館舍,遺令以其位傳猶子孟德斯鳩,俸優政簡,時事國論,多所與聞,然而非其好也。視事十稔,年幾四九,又以其位讓人,退歸林墅。蓋自茲以往,至於沒齒,都三十年,捨探討著述之事,無以勞其神慮;而捨歷史政治,又無以為其探討著述。若孟德斯鳩者,殆天生以為思想學問者歟?

其著書甚蚤,年方二十齡,有《神學論》。又嘗考羅馬宗教所與治術關係者。然不甚求知於人,世亦不知重也。年三十二,成《波斯文錄》。借彼土之文辭,諷本邦之政教,移情剡目,通國為懽,而教會深銜之。方其罷博爾都議院主席也,適巴黎國學有博士闕待補,孟德斯鳩甚欲得之。而翊教伏烈理使謂其長曰:「《波斯文錄》於國教多微辭,今國學顧容納其作者,王將謂何?」其長懼而不敢。孟德斯鳩乃以書抵之曰:「足下辱我已甚。吾計惟出奔他國,庶幾棲息餘生,自食其力。所不能得諸同種者,猶冀遇諸他人耳。」伏烈理不得已罷攻,而孟德斯鳩補博士。已而游奧之維也納,更匈牙利,盡交其賢豪。踰嶺度威匿思入羅馬,謁教王。教王禮遇有加,不以《文錄》為意。北旋,登瑞士諸山,溯來因之水,北出荷蘭,渡海抵大不列顛,居倫敦者且二稔。於英之法度尤加意,慨然曰:「惟英之民,可謂自由矣。」入其格致王會,被舉為會員。最後乃歸法,徜徉布來德、巴黎間。一千七百三十四年,成《羅馬衰盛原因論》。論者稱其裁勘精究,斷論切當,於古得未嘗有者。顧所發憤,乃在《法意》一書,當此時,屬稿者已六七年矣,前論特其嚆矢而已。精銳綆修,窮晝夜矻矻,凡十有四年,而《法意》行於世。遐搜遠引,鉤湛矚幽。凡古今人事得失之林,經緯百為,始終條理。於五洲禮俗政教,莫不籀其前因,指其後果。既脫稿,先以示同時名碩海羅懷紂。海羅懷紂歎曰:「作者宇宙大名,從此立矣。」印板既布,各國迻翻,一載間板重者二十二次。風聲所樹,暨可知矣。福祿特爾嘗稱曰:「人類身券,失之久矣,得此而後光復。」拿破侖於兵間攜書八種自隨,而《法意》為之一。後為其國更張法典,勒成專編,近世法家仰為絕作,而《法意》則其星宿海也。年六十有六,卒於家。方其彌留也,以宗教有懺悔之禮,神甫輩以孟生平於其法多所誹毀,頗欲聞其臨終悔罪之言,然卒不可得,但叩之曰:「孟德斯鳩,若知帝力之大乎?」對曰:「唯其為大也,如吾力之為微。」

譯史氏曰:吾讀《法意》,見孟德斯鳩粗分政制,大抵為三:曰民主,曰君主,曰專制。其說蓋原於雅理斯多德。吾土縉紳之士,以為異聞,慮叛古不欲道。雖然,司馬遷《夏〔殷〕本紀》言伊尹從湯言九主之事,注家引劉向《別錄》。言九主者,有法君、專君、授君、勞君、等君、寄君、破君、國君、三歲社君,凡九品,是何別異之眾耶?向稱博極群書,其言不宜無本。而三制九主,若顯然可比附者。然則孟之說非創聞也,特古有之,而後失其傳云爾。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