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城錄/卷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守城錄
◀上一卷 汤璹 德安守禦錄 下一卷▶


王在、黨忠寇德安,二十日引去[编辑]

  靖康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群賊王在、黨忠、閻僅、薛廣等攻陷隨州,守臣陸德先以下俱逃,或盡室遭擄,遂犯德安府。知安陸縣事陳規先被差部押縣兵赴京,行至信陽,群盜梗路。二十八日,承府牒抽回赴府捍禦。二十九日,還至應山縣七里河,賊伙閻僅千餘人在寮子市置酒張樂,要截歸路。二年正月初一日,規率同部押官知應城縣宋理、應山縣丞權縣事夏翬,各以所部弓手、土軍、召募人,合五七百餘人,給甲。定安陸縣弓手節級馬立、黃冕、召募人雷智和、管界巡檢寨土軍劉允、應城縣弓手節級李吉、三川寨土軍向吉、應城縣弓手節級竹清、三縣巡檢寨土軍楊素,凡八人,徑領眾入應山縣,掩殺群賊。僅等大敗,餘黨潰散,投入王在伙中。王在寨去府百餘里。規尋得路,將所部兵到府。時知德安府李公濟已往諸處招集人兵,通判周子通先往諸縣起發民兵,及士曹張顏悅因賊至驚死,司錄、士曹、局務官、安陸縣城簿尉皆緣故搬家遁去。

  初三日,城中官吏軍民推規權領府事。初六日,通判周子通回府,當日規交府事與通判。准府牒,規權通判,仍充統領守禦人兵迎敵。規遂措置修築城壁,召募膽勇,刷差軍兵,勾抽保甲,提防守禦。十一日,知府李公濟回,更不交割,牒府乞折資監當,即日離任去。十三日,王在人馬入府界劫掠。十四日,權兵曹應城主簿田縡出城逃走。十五日,賊游騎數十人至城下,與城上人相射,至晚回寨。十六日,王在領馬步五千餘人,著顏色衣,各執弓箭、背牌及板門扇來圍城,攻諸門。委管界巡檢胡善、三州都巡檢張惟德出戰。二人先走,匿於孝感縣九嵕山寺。是日,賊與守禦人相射,申後賊退,往府東天慶觀、泰山廟等處下寨。十七日,賊又攻城,賊首王在及近上首領多在齊安門外。規與權府周子通上呼賊與語,諭以禍福,賊暫退。是晚,周子通驚中風疾。十八日,牒府在假。本府止有規及安陸縣尉董貽、兵馬都監趙令戣、監酒稅務趙康輔四員而已,於是官吏軍民又推規權領府事。規以城危急,不敢辭,遂糾率官吏軍民,多方措置,盡死堅守。是日,賊搬積柴草,欲燒齊安門。守門人於未到十餘步,先放火箭熱之。賊又用松柏長木及大竹雲梯五十座,齊力并進。城上人用磚石及連秸棒、長槍、弓弩拒退。良久,遣人縋城,毀斫雲梯。二十日,賊列騎成陣逼城,驅人抬鵝車、洞子、樓座,用牛皮并氈包,漫攻齊安門。被城上人及城門上門空處,先以撞竿、扥叉抵定,次用搭鉤鉤去洞子上皮氈,墜大石及磚石摧擊,又用弓弩箭射,其賊退去。續次下城,焚燒毀斫盡絕。賊又進雲梯,約高二丈,各有梯道,四圍用棉被并氈皮包裹,煙火箭叢,不可侵近,約用四五十人抬擁向城。被守城人先以長竹并力撞衝,雲梯傾倒,壓死賊數人;次磚石弓弩箭射擊,賊人走退。是日,賊又進天橋,約高二丈,闊一丈,以木長四丈餘,可以并行數人,如城之幔道,用以登城。賊眾數十人,抬以向城。被城上人用弓弩、磚石射擊,致抬者止於十步外不能前進。又於諸攻具之外,列大炮十餘座,四面向城飛石,擊守城人。其城上人存身向篦篱以避之,城下人向木柵存身以避之,致其炮并不曾傷守城之人。是日,賊又前以步、後以騎,列陣向城。城內多設炮座,城上人看覷賊近遠向著,諭與定炮人,向賊放擊,發而多中。其賊遠退,只於城東十餘處下寨。自是每日遣人至城下相射鬥敵,及四散燒劫,略無退意。三十日早,又有黨忠人馬五六千人,齊到城下,著雜色衣,與王在兩伙同來,爭先攻擊,四面環繞,風水不通。規與機宜閻孝周登城,招王在諸酋至城下,開說大義,薄許犒設,賊意稍解。又招賊大將蔣宣入城,置酒款說禍福,卻令出城。

  二月初三日,王在引兵去。黨忠人馬仍用洞子、火柜齊攻城門,被城上人用撞竿、磚石、弓弩箭拒退。當日景陵門下打死賊五人,并炮打殺鼓賊一名。是夜三更,賊乘暗,忽由四邊抬雲梯上城,被城上人用槍及磚石刺打下。又攢火炬燒望雲、朝天、齊安等門,又用長鉤鉤城上人,又用竹木縛狄把作火炬,長二丈,列二三百炬,如火山,向城門及燒城上竹城篦篱。并被守城人并力用撞竿、扥叉抵拒,及用磚石、弓弩箭射,并放炮石,如此鬥敵,自三更至曉,方暫退。初四日早,規箭攻擊危急,賊不肯遠退,遂點第一隊、第三隊人兵,開朝天門出,乘賊不備,分頭掩擊,黨賊敗走,即收兵入門。卻開景陵門,令第二、第四隊并第一、第三并力出門掩殺,其賊大敗,乘勢趕逐,除斬獲生擒外,逼入溳河死者不知其數,餘黨遂潰。是日,奪到旗六十三面、鼓四十面、鉦五面、槍刀二十三條、牌十五面、甲七連、弓三張、弩二枝、牛五十二頭、馬九十匹、騾五頭、驢十二頭。自正月十五日至二月初四日,凡攻圍二十日。今考,具措置於後:

  踏逐過往寄居官、進士勇敢者,借補官資,差攝職事。

  選募有心力百姓,分布諸門,上城禦敵。乃分認地頭,譏察奸細,及催督修城人夫工役。

  差使院典級黃謹等行軍期司,專一行遣防城守禦修城文字,及各帶器甲,隨規巡城。

  選差安陸縣吏楊玠等,提轄防城軍民弓手,日夜巡邏,及催促添修城壁。

  差撥軍民弓手,分作四隊,及選差弓手節級、長行,每二人共管押一隊,內馬立、馬政管押四百一十五人,李全、許進管押三百一十六人,郭政、田全管押三百六十五人,劉德、李清管押三百五十人,各分布城下,準備出戰。

  差撥有心力膽勇保正、隊頭黃壽等,部領保甲人兵一十六隊,計八百餘人,準備出戰。

  招集到茶客楊政等,自召募人準備出戰,并僧雷智和自召募僧行、百姓二十六人殺賊。

  城上極是尖狹,有不及一尺闊者,其上不能容立一人,及無女頭,尋於城上裡邊,用鍬钁直削向下三尺,以代女頭。下城磴道,添造竹木棚棧,令人坐立可以施放弓箭等器械守禦。

  城壁卑矮,遂於城外添立竹柵,間安篦篱,外可以遮隔弓箭,內可以施用兵仗。於土城之上,又立竹城一層。

  城有極卑薄處,遂於城內腳下,離城三尺,別立木柵一重,約高一丈五尺;間空五寸,立木一根。於城稍低薄處,無不周遍,繫於土城之內,又立木城一重。於木城之外,每兩步立一人,與城上更互上下守禦。

  城門薄怯損敝,尋於門外別立小門一重,各以氈皮釘裹,上開門頂空隙,以備墜石及下施兵仗。又於門內兩邊栽立枋木作鹿頂,約高一丈五尺,長五十步,其中路闊六尺,至盡處用木拒馬四五重閉定。每五寸立木一根,兩邊木外每步立一人,持長槍。

  城上以《千字文》為號,每步一字,每字一人,以五人為一甲,十甲為一隊,互相統制,分布城上。又以在城火夫、客戶,置籍結甲,上城守禦。

  選人兵一百五十人,令保正副六人,甲頭二人,管押統領,晝夜準備應援。如東壁有報警急,及提兵東應,西則西應。自攻圍二十餘日,每有警急,無有不至者。

  於賊退之後,其未遠止在城外側近圍繞之中,寅夜偷工開壕築城。仍命工人計城厚薄而中分之,先并力以築其表,高及尋丈,度不可以驟登,則又并力以築其裡,適相當,然後增築以成之。內具畚鍤以督役,外荷戈矛以備警。起五邑之夫,萬人竭作,不淹時而畢。

  城壁長八百八十二丈,高二丈五尺,上闊一丈六尺,底闊三丈七尺五寸。及於城壁外開築城壕,繞城壕塹,計長七百八十八丈,上闊三丈,底闊一丈八尺,深一丈五尺。

張世、李孝義寇德安,四日引去[编辑]

  建炎元年九月二十二日,李孝忠餘黨張世、李孝義賊馬五萬餘眾,已破襄陽、荊門軍、荊南府、郢、復州,遂寇德安府。先行文字,稱欲就招安,一面擺拽兵馬,環繞府城。本府以方議招安,未敢禦敵。是夜五更一點,忽同時發喊,雲梯、火炮、弓弩箭叢攻城,勢焰兇猛。本府官吏軍民,以死禦賊,至二十三日已時,賊始退。是日,矢石殺死賊兵三百餘人,賊拽屍以去,沉之河,及積薪焚之;被傷一千餘人,諸門奪下雲梯七十餘座。二十四日夜,賊兵又乘二至西、北兩門,以城上肅靜提防,不能下手,夜半引去。其時,有禦營使司同都統制范瓊討捕李孝忠等,領兵在府北,累遣至城下應援掩擊,不至。二十五日,拔寨南去。

楊進寇德安,一十六日引去[编辑]

  建炎二年二月初四日,群賊楊進號「沒角牛」,領眾至本府城外,四面下寨,遣人賚文字來,稱有眾一百五十萬、馬三萬五千餘匹,自京東登、萊、沂、密、濰、淄、徐等州前來,逐州官員,盡皆剿殺。本府視賊寨約有十餘萬人,馬三千餘匹。是日,略來脅城,不多時,各退歸寨。初五日以後,朝暮繞城,矢石所不及處,擺佈人馬三五重,更翻替換。又於前分布攻城人馬,大振金鼓喝喊,馬軍在後,用刀槍擁逼步人,并力攻城,一齊發攻弩及神臂弓箭叢射城上人,并持雲梯四面奔城。被城上守禦人弓弩箭叢、炮石磚石雨下,賊并不得利。城中時出兵衝殺,賊遂少退。

  四五日後,賊復添立攻具,高起望樓,下瞰城中,并造戰柵、對樓、洞子,用牛皮包幔;又用夾布作遮箭幕,約高三丈,箭叢皆不能害;又立大炮,攻具日增。夜遣人搬柴草向羊馬城并城門放火,亦被守禦人救護撲滅,并矢石禦退,賊不得利。十七日,增望樓四座,大炮五十餘座,大戰柵一座,對樓一座,及雲梯不知其數。其戰柵約高二丈,四方各闊一丈六尺有餘,先用人裡外抬奔向城,被城上人用弓弩箭叢并炮先射打退抬奔人,及打的傾側,使用不得,棄下退去。其對樓約高四丈,闊一丈五尺有餘,作五層。縛木梯斜上,高過於城。其勢太眾,推拽難行,兼被城上守禦人施放矢石射打推拽人,莫能近前。其餘遮箭幕盡被炮石打得碎破。其洞子湊城,又被城上墜下柴草積火焚燒,皆不得近前。其炮亦被城內放炮多打殺定炮人。其賊凡所立攻具,一一施用,數日皆不能傷城上人。

  自初四至十九日,計十六日,逐戰鬥殺,傷賊數多。賊知城不可攻,二十日方遣人至齊安門下,高聲呼城上人:「且不要放箭防禦,教來打話!」當時城上人問打甚話?其人言:「恁也不出來共俺廝殺,我也打恁城不破,有招安官來,俺只待要些犒設受招安。」城上人答:「待恁受招安了,與恁犒設。」其人便去。至晚,有一人著紫道服,領二十餘人,持東京留守司請召旗一面,向城隔壕與城上人說話,稱是東京留守宗元帥使臣成忠郎王申,元帥遣來招安楊防禦。高聲讀示宗元帥咨目并札子,言楊防禦今日方肯受招安,待問本府要些犒設,并出券往東京。本府許之。二十一日,送犒設在城外,其楊進領人親到齊安門下收受,致謝而去。是日,楊進領眾起離向信陽軍前去。

孔彥舟三次寇德安,皆不克,引去[编辑]

  建炎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有北來一項群賊數萬人,稱是單州團練使、郢州鈐轄孔彥舟,在黃州麻城縣作過。至三年正月初七日,賊至黃州,皆剃頭辮髮,作金人裝束。是夜,填塞壕塹,用雲梯及牛皮洞子,安立炮座,攻圍黃州城,及肆掠黃陂縣,并侵犯德安府孝感縣界。本府慮賊來犯城,遂分布官吏軍民,於諸門地方嚴行提備。其賊迤邐至孝感縣東舊鎮,殺人放火,劫掠財物。二十四日,到環河鎮,殺傷已受范瓊招安下無錫人馬。二十六日,到府東十八里下寨,稱是武經大夫、榮州團練使、東平府兵馬鈐轄、京東西路統制軍馬孔彥舟。二十七日,領全軍數萬,至府城下四外,佔罔擺佈搭立,施設弓箭,射城上守禦人。被城上人齊發炮石、弓弩,賊眾不敢近。當夜遁去,向隨州前去。至閏八月十一日,復自光州回至本府應山縣作過,再佔據隨州。九月初一日,分遣賊騎侵犯本府圍城,本府乘時出兵掩殺。初八日,賊遁去,復回佔隨州。十一月初一日,彥舟又自隨州領人馬至本府城下,圍繞紮寨。初八日,大隊并至攻城。被本處守禦人施放弓弩箭叢、炮石禦敵,至晚退卻,止在城外。初九日,拔寨南去,佔據復州,又往佔據荊南府。

董平寇德安,三萬人即日敗去[编辑]

  建炎三年三月,群賊董平部領人馬至應山縣,稱勤王兵,沿路劫掠。四月初四,日夜掩劫孝感縣,官吏居民逃走有不及者,悉為驅擄,乃燒盡一縣官私屋宇。是日,在本縣東舊鎮札寨,分遣賊徒剽掠。本府差撥人兵六頭項前去掩殺,董平起離取唐州去。九月十二日,有宣撫處置使司差知信陽軍武經郎孫璘到本府,差兵護行至信陽交割。至十二月二十日,董平破信陽,璘僅以身脫,其家并官屬皆沒於賊。平差人佔據信陽,自往唐州大義山札寨,令隨、唐、信陽三郡人戶送納糧草,并收逐處稅錢。四年三月十六日,平領三萬餘眾到本府。本府差正將辛選發兵往應山界迎敵,戰數合,賊大敗走,殺賊千餘人,鉦、鼓、旗、槍、弓箭、器械、輜重,棄之滿道。平尋走往西京界,為鄉村把隘人所殺。

◀上一卷 下一卷▶
守城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