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亭鎮揭主簿德政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安亭鎮揭主簿德政碑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四

安亭鎮在崑山東南偏,鎮以北三區石田,歲收於他鄉最下。往者周文襄公特為優假,規畫縣賦,以歲布予之,務紓其力,民以樂業。其後縣官剋去歲布,斂以常額。會水利益廢不治,田高枯不蓄水,卒然雨潦,又無所泄,屢經水旱,百姓愁苦失業。然有司習聞其貧下,凡議寬恤,猶先三區云。

正德末,吏於茲者,頗為急政。或告以海壖去治回遠,界入四邑,東驅則西走,賦不時輸,非由田惡,直負依抗吏治耳。於是務窮難之,始有收解等役,與他鄉比。諸捕係拷掠,大戶瘐死者數十人,民逃亡無數,田多荒萊矣。自是十餘年來,有司日憂三區之賦稅不起,太守以上悉知其弊而未有以救也。

嘉靖乙未,歲大旱,野無青草。官督賦如常,民狼顧四走,將空其地。主簿揭侯言於太守文安王公、縣令同安楊公,為借兌,約歲熟還之。履畝量視,諸不可墾者除其稅。立圖頭法。圖頭者,先是為糧長一人掌稅,悉亡其家,今則圖各一人,事力省而易辨。又檢故事,免其收解,永無所與。會二公皆有勤民之心,故侯言得施行。民稍稍安業,乃相與涕泣曰:「吾人自父子祖孫,百年以來,生聚於此,幾不復以相保,乃今得有其室家,揭侯之賜也!為立石,請紀侯之事。」

嗟夫!先王之道,量地以生人,必權其輕重而均一之。若吾縣之三區,殆宜如鰥寡孤獨而先之。彼暴橫者,獨何心耶?揭侯之職卑矣,朝有其心,而夕效焉。且一時救敗之術,僅僅止於力之所及,而民之胥悅如是,則夫瞋目以視謂吾民難治者,亦未之思也已。侯名夔,江西南豐人,元翰林學士文安公之族孫,以太學生來調,稱良主簿,多可紀者。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