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南志畧 (四庫全書本)/卷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 安南志畧 卷九 卷十

  欽定四庫全書
  安南志畧卷九
  元 黎崱 撰
  唐安南都督䕶經畧使交愛驩三郡刺史
  李大亮貞觀初為交州都督
  李壽唐宗室為交州都督貪冒得罪
  李祖向字季良光州人貞觀初李壽得罪太宗思求良牧朝臣咸言祖向才兼文武亷平公直召至帝謂之曰交州大藩須賢牧為之前任都督皆不稱職卿有安邊之畧為我鎮之勿以道逺為辭祖向既謝而復悔之遂以疾辭上遣杜如晦諭㫖祖向固辭又遣其妻兄周範往諭曰匹夫相許猶存信卿昔許朕豈得悔之宜早行三年必召卿勿推拒朕不食言對曰嶺為南瘴去無還理太宗大怒曰我使不得何以為政命斬于朝堂尋悔復其官䕃
  李道興唐宗室也封廣寧郡王以屬疏降封縣公貞觀九年為交州都督以南方瘴癘憂卒于官
  李道彦貞觀中為交州刺史山獠叛道彦平之
  李鑑邑王伸符子也任交州刺史
  栁楚賢蒲州人貞觀中為交桂二州都督
  李凱梁天鑑四年為交州刺史而叛
  李稷以交州長史平李凱亂擢為交州刺史
  王燮梁州刺史
  侯懿字世泰大同初為交州刺史嚴刻失利土豪李賁反懿奔廣州梁主遣交州刺史孫問新州刺史廬子雄將軍撃賁問以春瘴方起請待至秋懿趣之衆潰而歸懿誣奏問及子雄逗留皆賜死
  楊□梁州刺史與陳霸先流兵攻李賁進兵嘉寧賁逃入屈獠洞洞人斬首以獻
  陳霸先字興國吳興人意氣雄傑涉獵經史以廣州㕘軍為交州司馬與楊□討李賁㑹西江集諸將問計霸先曰奉命伐罪宜捐死生以赴之豈事逗撓不進長寇惑衆乎□推霸先為先鋒所向摧陷以功授髙要太守督七郡諸軍事
  簡文帝大寶初為交州刺史後即帝位
  歐陽紇陳大建初督交廣領十九州軍事十餘年威著百越髙宗疑之詔徴還朝紇懼遂反
  楊縉陳交愛二州都督封武康郡公
  楊休浦字衞卿縉亡代領交州都督
  李隨仁壽年為驩州刺史
  丘和洽陽人隋大業末年交州太守撫綏盡心異域安之
  阮彌之宋交州刺史元嘉中征林邑王范陽邁出外其將阮無之領七千人先襲區粟城彌之汎海遇風三日無頓止所夜遇賊於合浦陽邁部船五百來戰彌之射中陽邁舵工船敗縱横單舸接得陽邁而遁彌之遇風溺百餘里難以制勝遂引師北還
  阮研宋交州刺史善草書
  張穆之字思靜梁張后父也為散騎侍郎始與王濬善後鑑其禍萌乃求為交阯太守政有異蹟史書罕明
  檀和之髙平人元嘉末為龍驤將軍交州刺史有威名盜賊屏路林邑王范陽邁叛和之及司馬蕭景憲副將宗慤進討和之為先鋒攻城克之多獲其異寶
  桓閎字叔通宋交州刺史
  房法乗齊永明中為交州刺史好讀書常有疾不治事由是長史伏登之得擅易將吏法乗怒擊登之登之厚賂法乗妹夫崔景叔出將部曲襲執法乗法乗心疾動不視事遂以登之為刺史
  伏登之見上
  劉勃錡祖也齊交州刺史
  劉楷齊交州刺史也將行聞羽監桓深者故刺史桓閎子也雅而學者遂令同行深未至交州卒
  阮放字思度瞻族弟也為吏部郎成帝幼庾氏執政放求為交州乃授揚威將軍交州刺史到州日暴疾卒追賜廷尉
  夏侯覽晉穆帝永和元年守日南躭酒亂政民怨之夷帥范文襲殺覽以尸祭天遂據日南
  朱藩永和三年為交州刺史初林邑王范文據日南藩使督䕶劉雄戍日南文攻陷之又攻九真士卒十死八九䕶督滕俊率交廣兵伐文於盧容為文所敗
  楊平永和七年為交州刺史與滕俊討林邑其王范佛子敗面縛詣軍門請罪與盟而還
  阮敷永和九年為交州刺史討林邑王破五十餘壘温放之嶠子也以侍郎遷交州刺史晉升平中將軍征林邑太守杜寶别駕阮朗不從放之怨其沮衆誅之遂領兵撃賊范佛子降林邑城東五里有温公二壘
  杜寶為交州太守
  滕含晉交州刺史升平末再征林邑平之
  葛洪字稚川年老欲煉丹延夀聞交阯出丹砂求為勾漏令
  姜莊晉交州刺史
  李遜晉末九真太守父子有權力威制交土杜諼斬之
  𫝊詠雅子也交州太守
  滕遜修子也交州刺史
  王徽宋元嘉四年以廷尉為交州刺史
  劉義康宋武元嘉中都督江光廣州軍事
  梁碩為新昌太守自領交阯
  王諒少有才幹王敦擢參府事初梁碩専威交土敦以王機為刺史碩拒機而迎故都督修則子湛行州事永興三年敦以諒為交州刺史敦謂諒曰修湛梁碩國賊也卿至即斬之諒到境湛退還九真廣州刺史陶侃遣人誘湛來諒執之碩固爭曰湛故將之子有罪可遣不可殺諒曰是君家故毋預我事即斬之碩怒而出諒隂使客刺碩衆圍諒於龍編侃遣兵救未至諒敗碩逼其節諒執不與遂斬右手旬日而死
  陶侃字士行鄱陽人性聰明勤於吏職為江夏太守遷龍驤將軍時敦以王機刺交州為梁碩所拒機與杜洪温劭及交州秀才劉沈等反據廣州侃討平之斬機等𫝊首京師侃以功遷侍中太尉加都督交廣寜七州郡軍事兼領交州刺史征南大將軍封長沙郡公
  卞展晉交阯太守
  褚陶字季雅晉九真太守
  張璉字君器按晉成紀云咸和三年秋交阯刺史張璉據始興反進攻廣州曾勰擊破之按王頊之記云璉為交州刺史封高侯途經店山愛其風土因居之與常紀不同未知孰是三年以來計甲仗三十餘萬事令左右起樓三十間貯之先有戰船數十艘且遲鈍舟造成艟艨三十二艘每船載水手二十五人棹手二十三人車努二枝棹船向背疾如風自占城真臘悉修貢職舟殁栁子厚作祭文
  馬總字元㑹元和間以䖍州刺史遷安南都䕶清亷不撓用儒術教其俗獠人安之建銅柱唐德宗以總為伏波裔韓愈送行詩紅旗照海壓南荒
  李象古唐宗室為安南都䕶貪縱不法㑹黄家洞反象古授驩州刺史楊清兵三千助討清還襲殺象古
  桂仲武唐都䕶平楊清亂
  裴行立唐安南經畧使時還王國數人李樂山謀叛其君來乞師行立斬之歸其尸蠻人悦服部將杜英策范廷芝者溪洞豪也隸於軍他經畧使多假借暴恣難治行立每斥其罪罰之許自効故英策効力廷芝嘗沐浴久不還行立與之約曰軍法踰日者斬異時復然遂笞殺以尸還范氏更擇良子弟代之於是威風盛行陟桂管觀察使黄家洞叛行立平之代桂仲武為安南都䕶
  李原善為安南都䕶寶德初奏移府於北岸
  韓約為安南都䕶文宗泰和二年峯州刺史王昇朝叛約討平之後為亂軍所逐
  馬植字存之文宗開威初為安南都䕶其政清靜不煩民安之化諸南蠻皆來納欵
  武渾為安南經畧㑹昌三年為亂軍所逐
  田早𢎞正子也太和間為安南都䕶
  王式宰相起子也宣宗時為安南都䕶初田早作木柵嵗縻緍錢既不時完而催督益急式至樹為木柵為没濠周植刺行寇不敢犯後蠻兵入畧錦田步式令譯者告之蠻夜引去謝曰自薄獠非為寇初都板羅竹久專府政式杖黜之
  崔秋大中六年為都䕶為褚遂良别立碑記
  田在府布子也為都䕶頗立邊功
  李琢大中時為都䕶貪暴以斗鹽易一牛夷落怨叛結南詔蠻段酋遷號白衣没命軍攻安南府起居郎張雲疏曰令狐綯用李琢鎮安南首亂南方贓虐流著使天下兵戈調斂不及皮日休作詩刺之
  李鄠為都䕶屯武州咸通初為蠻所攻而遁
  王寛代李鄠為經畧招討使李琢奏罷防冬六千人謂桃林西原七綰洞首領李由獨可能遏蠻入寇蠻酋以女妻由獨子遂帥衆附蠻寛不能制
  蔡襲咸通三年代王寛為安南經畧十一月南詔蠻圍交阯襲嬰城固守救兵不至正月蠻反急城陷襲圍餓死者七十人襲與其下徒步力戰欲趨軍船船已離岸襲溺水死荆南將士四百人走至城東水際虞𠉀元惟德謂衆曰吾輩無船入水則死不若還與蠻鬭入南城殺蠻二千餘人而死惟幕府樊綽取襲印先走渡江得免南詔西陷交阯所掠且十萬人留兵十二萬使其將楊思縉據安南
  宋戎咸通四年為都䕶與諸道兵援安南者屯聚領南嘗苦餽運陳磻石請造千户大船自福建運米以餽南軍從之軍食遂足
  髙駢字千里初南詔蠻陷南安宣宗詔置行交州於海門益戍以容管經畧使張茵收復安南茵逗留不進遂以兵授駢拜為都䕶駢選士卒五千先進約監軍李維周繼進維周擁衆壁海門駢次峯州破蠻於南定縣斬張詮等降萬人収所獲贍軍捷奏至海門維周匿之奏駢玩敵不進上怒以右武將軍王晏權代之是時駢復破賊衆進圍交州十城餘日蠻因蹙甚㑹得晏權駢以軍事授監軍黄仲峯而與麾下百餘人北歸先是駢遣曽衮入告安南捷至海中見旌旂東來云新經畧使與監軍曽衮意維周必奪其表乃匿島門維周過即馳詣京師上得奏大喜加駢工部尚書復鎮安南駢至海門還舊任晏權暗懦維周凶貪諸將不為之用蠻聞駢至遁去大半駢復勵將士攻城克之斬蠻帥段酋遷三萬餘級土人先從蠻者率衆來附於是詔置靜海軍安南授駢節度使
  髙潯從髙駢收復安南有功詔代之治拜節度使曽衮髙駢神行也嘗為駢告安南捷乾符四年為安南都䕶時南詔主酋龍卒子法嗣自號大封人舉衆叛安南衮崩邕府戍兵潰㑹僖宗幸蜀陳敬瑄議和親于南詔盧攜豆盧瑑乃譎説帝云咸通以來蠻始叛亂連入安南邕管黔州四州天下騷驛十有五年賦輸不納京師者過半中藏空虛士死瘴癘燎骨𫝊灰人不念家亡命為盜可謂痛心無安南戌畧單寡涉冬寇禍可虞誠命使者館報縱未稱臣且伐其謀以縻服内得休息也帝曰然㑹黄巢平不果
  敬彦宗唐愛州人刺史
  崔立信為安南都䕶其壻裴維岳攝驩州刺史貪暴無度
  侯仁寶大師益子也宰相趙普以妹妻之普以仁寶分務西洛十年不易其地盧多遜與普有隙㑹普出鎮多遜㕘知政事即遷仁寶知邕州外凡九年不得代仁寶自度必死徼外因獻平交之策且言其主帥被害國亂可以偏師乗時取之遂求入朝疏入太宗大喜令驛召之多遜奏曰交阯内攘此天崩之時也朝廷發兵襲之出其不意所謂疾雷不及掩耳今召仁寶以泄其謀彼知為備依阻山林不可更久取也可因授以轉運使俾經度之選將發荆湖卒三萬人長驅而入勢必萬全易於摧枯拉朽也上然其言授仁寶交州水陸路轉運使前軍發遇賊鋒甚盛援兵不繼遇害死江中太宗聞之甚悼惜特贈工部侍郎録其子延齡延世並為齋郎延齡至殿中丞延世至太子中舎
  邵曄 二年為假光禄卿交州安撫國信使復改為沿邊安撫轉運使三年交帥黎桓卒國亂邵曄典廣外策同經畧便宜以聞八月曄上邕外寶交阯水濕真宗示近臣曰交外瘴癘之地若興兵攻取死傷必多且祖宗開疆其大如此當慎守而已即選曄為兵部員外郎以安撫交阯事畢奬之















  安南志畧卷九
<史部,載記類,安南志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