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戲曲史/第八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七章
古劇之結搆
宋元戲曲史
第八章 元雜劇之淵源
作者:王國維
中華民國2年(1913年)11月1日
1913年11月1日
公布於東方雜誌1913年10卷5期
第九章
元劇之時地

  由前數章之說。則宋金之所謂雜劇院本者。其中有滑稽戲。有正雜劇。有艶段。有雜班。又有種種技藝游戲。其所用之曲。有大曲。有法曲。有諸宮調。有詞。其名雖同。而其實頗異。至成一定之體段。用一定之曲調。而百餘年間無敢踰越者。則元雜劇是也。

  元雜劇之視前代戲曲之進步。約而言之。則有二焉。宋雜劇中用大曲者幾半。大曲之爲物。遍數雖多。然通前後爲一曲。其次序不容顚倒。而字句不容增減。格律至嚴。故其運用亦頗不便。其用諸宮調者。則不拘於一曲。凡同在一宮調中之曲。皆可用之。顧一宮調中。雖或有聯至十餘曲者。然大抵用二三曲而止。移宮換韻。轉變至多。故於雄肆之處。稍有欠焉。元雜劇則不然。每劇皆用四折。每折易一宮調。每調中之曲。必在十曲以上。其視大曲爲自由。而較諸宮調爲雄肆。且於正宮之端正好、貨郞兒、煞尾。仙呂宮之混江龍、後庭花、靑哥兒。南呂宮之草池春、鵪鶉兒、黃鐘尾。中呂宮之道和。雙調之口口口折桂令、梅花酒、尾聲。共十四曲。皆字句不拘。可以增損。此樂曲上之進步也。其二則由敍事體而變爲代言體也。宋人大曲。就其現存者觀之。皆爲敍事體。金之諸宮調。雖有代言之處。而其大體只可謂之敍事。獨元雜劇於科白中敍事。而曲文全爲代言。雖宋金時或當已有代言體之戲曲。而就現存者言之。則斷自元劇始。不可謂非戲曲上之一大進步也。此二者之進步。一屬形式。一屬材質。二者兼備。而後我中國之眞戲曲出焉。

  顧自元劇之進步言之。雖若出於創作者。然就其形式分析觀之。則頗不然。元劇所用曲。據周德淸中原音韻所紀。則黃鐘宮二十四章。正宮二十五章。大石調二十一章。小石調五章。仙呂四十二章。中呂三十二章。南呂二十一章。雙調一百章。越調三十五章。商調十六章。商角調六章。般涉調八章。都三百三十五章。(章卽曲也)而其中小石商角般涉三調。元劇中從未用之。故陶九成輟耕錄。(卷二十七)無此三調之曲。僅有正宮二十五章。黃鐘十五章。南呂二十章。中呂三十八章。仙呂三十六章。商調十六章。大石十九章。雙調六十章。都二百三十章。二者不同。觀太和正音譜所錄。全與中原音韻同。則以曲言之。陶說爲未備矣。然劇中所用。則出於陶錄二百三十章外者甚少。此外百餘章。不過元人小令套數中用之耳。今就此三百三十五章研究之。則其曲爲前此所有者幾半。更分析之。則出於大曲者十一。

  降黃龍袞(黃鐘) 小梁州 六么遍(以上正宮) 催拍子(大石) 伊州遍(小石) 八聲甘州 六么序 六么令(以上仙呂) 普天樂(宋史樂志太宗撰大曲有平晉普天樂此或其略語也) 齊天樂(以上中呂) 梁州第七(南呂)

  出於唐宋詞者七十有五

  醉花陰 喜遷鸎 賀聖朝 晝夜樂 人月圓 抛球樂 侍香金童 女冠子(以上黃鐘宮) 滾繡毬 菩薩蠻(以上正宮) 歸塞北(卽詞之望江南) 雁過南樓(晏殊珠玉詞淸商怨中有此句其調卽詞之淸商怨) 念奴嬌 靑杏兒(宋詞作靑杏子) 還京樂 百字令(以上大石) 點絳脣 天下樂 鵲踏枝 金盞兒(詞作金盞子) 憶王孫 瑞鶴仙 後庭花 太常引 柳外樓(卽憶王孫)(以上仙呂)粉蝶兒 醉春風 醉高歌 上小樓 滿庭芳 剔銀燈 柳靑娘 朝天子(以上中呂) 烏夜啼 感皇恩 賀新郞(以上南呂) 駐馬聽 夜行船 月上海棠 風入松 萬花方 三臺滴滴金 太淸歌 搗練子 快活年(宋詞作快活年近拍) 豆葉黃 川撥棹(宋詞作撥棹子) 金盞兒 也不羅(原注卽野落索案其調卽宋詞之一落索也) 行香子 碧玉簫 驟雨打新荷 減字木蘭花 靑玉案 魚游春水(以上雙調) 金蕉葉 小桃紅 三臺印 耍 三臺梅花引 看花回 南鄕子 糖多令(以上越調) 集賢賓 逍遙樂 望遠行 玉抱肚 秦樓月(以上商調) 黃鶯兒 踏莎行 垂絲釣 應天長(以上商角調) 哨遍 瑤臺月(以上般涉調)

  其出於諸宮調中各曲者二十有八

  出隊子 刮地風 寨兒令 神仗兒 四門子 文如錦 啄木兒煞(以上黃鐘) 脫布衫(正宮) 荼 香 玉翼蟬煞(以上大石) 賞花時 勝葫蘆 混江龍(以上仲呂) 迎仙客 石榴花 鶻打兔 喬捉蛇(以上中呂) 一枝花 牧羊關(以上南呂) 攪箏琵 慶宣和(以上雙調) 鬭鵪鶉 靑山口 凭欄人 雪裏梅(以上越調) 要孩兒 牆頭花 急曲子 麻婆子(以上般涉調)

  然則此三百三十五章。出於古曲者一百有十。殆當全數之三分之一。雖其詞字句之數。或與古詞不同。當由時代遷移之故。其淵源所自。要不可誣也。此外曲名。尙有雖不見於古詞曲。而可確知其非創造者。如左。

  六國朝(大石) 曾敏行獨醒雜志。(卷五)先君嘗言宣和末客京師。街巷鄙人。多歌蕃曲。名曰異國朝、四國朝、六國朝、蠻牌序、蓬蓬花等。其言至俚。一時士大夫亦皆歌之。則汴宋末已有此曲也。

  憨郭郞(大石) 樂府雜錄傀儡子條云。其引歌舞有郭郞者。髮正禿。善優笑。閭里呼爲郭郞。凡戲場必在俳兒之首也。後山詩話。載楊大年傀儡詩。鮑老當筵笑郭郞。則宋時尙有之。其曲當出宋代也。

  叫聲(中呂) 事物紀原。(卷九)吟叫條。嘉祐末。仁宗上仙。四海遏密。故市井初有叫果子之戲。其本蓋自至和嘉祐之間。叫紫蘇丸。洎樂工杜人經十叫子始也。京師凡賣一物。必有聲韻。其吟哦俱不同。故市人採其聲調。間以詞章。以爲戲樂也。今盛行於世。又謂之吟哦也。夢粱錄。(卷二十)今街市與宅院。往往效京師叫聲。以市井諸色歌叫賣合之聲。採合宮商。成其詞也。

  快活三(中呂) 東京夢華錄。(卷七)關撲有名者。任大頭快活三之類。武林舊事。(卷二)舞隊有快活三郞快活三娘二種。蓋亦宋時語也。

  鮑老兒 古鮑老(中呂)楊文公詩。鮑老當筵笑郭郞。武林舊事。(卷二)舞隊中有大小斫刀鮑老交袞鮑老。則亦宋時語也。

  四邊靜(中呂) 雲麓漫鈔。(卷四)巾之制。有圓頂方頂磚頂琴頂。秦伯陽又以磚頂服去頂上之重紗。謂之四邊淨。則此亦宋時語也。

  喬捉蛇(中呂) 武林舊事。(卷二)舞隊中有喬捉蛇。金人院本名目中亦有喬捉蛇一本。

  撥不斷(仙呂) 武林舊事。(卷六)唱撥不斷有張鬍子黃三二人。則亦宋時舊曲也。

  太平令(仙呂) 夢粱錄。(卷二十)紹興年間。有張五牛大夫。因聽動鼓板中有太平令或賺鼓板。遂撰爲賺。則亦宋時舊曲也。

  此上十章。雖不見於現存宋詞中。然可證其爲宋代舊曲。或爲宋時習用之語。則其有所本。蓋無可疑。由此推之。則其他二百十餘章。其爲宋金舊曲者。當復不鮮。特無由證明之耳。

  雖元劇諸曲配置之法。亦非盡由創造。夢粱錄謂宋之纏達。引子後只有兩腔。迎互循環。今於元劇仙呂宮正宮中曲。實有用此體例者。今舉其例。如馬致遠陳摶高臥劇第一折。(仙呂)第五曲後。實以後庭花金盞兒二曲迎互循環。今舉其全折之曲名。

  仙呂點絳脣混江龍油葫蘆天下樂醉中天後庭花金盞兒後庭花金盞兒醉中天金盞兒賺煞

  鄭廷玉看錢奴買寃家債主第二折。則其例更明。

  正宮端正好滾繡毬倘秀才滾繡毬倘秀才滾繡毬倘秀才滾繡毬倘秀才塞鴻秋隨煞

  此中端正好一曲。當宋纏達中之引子。而以滾繡毬倘秀才二曲循環迎互。至於四次。隨煞則當纏達之尾聲。唯其上多塞鴻秋一曲。陳摶高臥劇之第四折亦然。其全折之曲名如左。

  正宮端正好滾繡毬倘秀才滾繡毬倘秀才叨叨令倘秀才滾繡毬倘秀才滾繡毬倘秀才三煞二煞煞尾

  元刋無名氏張千替殺妻雜劇第二折亦同。

  端正好滾繡毬倘秀才滾繡毬倘秀才滾繡毬倘秀才滾繡毬叨叨令尾聲

  此亦皆以滾繡毬倘秀才二曲相循環。中唯雜以叨叨令一曲。他劇正宮曲中之相循環者。亦皆用此二曲。故中原音韻於此二曲下皆注子母調。此種自宋代纏達出。毫無可疑。可知元劇之搆造。實多取諸舊有之形式也。

  且不獨元劇之形式爲然。卽就其材質言之。其取諸古劇者不少。玆列表以明之。

(略)

  今元劇目錄之見於錄鬼簿太和正音譜者。共五百餘種。而其與古劇名相同或出於古劇者。共三十二種。且古劇之目。存亡恐亦相半。則其相同者。想尙不止於此也。

  由元劇之形式材料兩面硏究之。可知元劇雖有特色。而非盡出於創造。由是其創作之時代。亦可得而略定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