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戲曲史/第十三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二章
元劇之結搆
宋元戲曲史
第十三章 元院本
作者:王國維
中華民國3年(1914年)2月1日
1914年2月1日
公布於東方雜誌1913年10卷8期
第十四章
南戲之淵源及時代

  元人雜劇之外。尙有院本。輟耕錄云。國朝雜劇院本。分而爲二。蓋雜劇爲元人所創。而院本則金源之遺。然元人猶有作之者。錄鬼簿(卷下)云。屈英甫名彥英。編一百二十行及看錢奴院本是也。元人院本。今無存者。故其體例如何。全不可考。唯明周憲王呂洞賓花月神仙會雜劇中。有院本一段。此段係憲王自撰。或翦裁金元舊院本充之。雖不可知。然其結搆簡易。與北劇南戲。均截然不同。故作元院本觀可。卽金人院本。亦卽此而可想像矣。今全錄其文如下。

  末云。小生昨日街上閑行。見了四箇樂工自山東瀛州。來到此處打㿱覓錢。小生邀他今日在大姐家。慶會小生生辰。偌早晚還不見來。

  辦淨同捷譏付末末泥上。相見了。 做院本長壽仙獻香添壽院本上。捷云。歌聲纔住。末泥云。絲竹暫停。淨云。俺四大佳戲向前。付末云。道甚淸才謝樂。捷云。今日雙秀才的生日。您一人要一句添壽的詩。捷先云。檜柏靑松常四時。付末云。仙鶴仙鹿獻靈芝。末泥云。瑤池金母蟠桃宴。付淨云。都活一千八百歲。付末打云。這言語不成文章。再說。淨云。都活二千九百歲。付末云。也不成文章。淨云。有了有了。都活三萬三千三百歲。白了髭髯白了眉。付末云。好好。到是一箇壽星。捷云。我問你一人要一件祝壽底物。捷云。我有一幅畫兒。上面三箇人兒。兩箇是福祿星君。一箇是南極老兒。問付末云。我有一幅畫兒。上面四科樹兒。兩科是靑松翠柏。兩科是紫竹靈芝。問末泥云。我有一幅畫兒。上面兩般物兒。一箇是送酒黃鶴。一箇是銜花鹿兒。淨趍搶云。我也有。我有一幅圖兒。上面一箇靶兒。我也不識是甚物。人都道是春畫兒。付末打云。這箇甚底將來獻壽。淨云。我子願歡會長生。淨趨搶云。俺一人要兩般樂器。一般是絲。一般是竹。與雙秀才添壽咱。捷云。我有一箇玉笙。有一架銀箏。就有一箇小曲兒添壽。名是醉太平。捷唱。

  有一排玉笙。有一架銀箏。將來獻壽鳳鸞鳴。感天仙降庭。玉笙吹出悠然興。銀箏搊得新詞令。都來添壽樂官星。祝千年壽寧。

  末泥云。我有也一管龍笛。一張錦瑟。就有一箇曲兒添壽。末泥唱。

  品龍笛鳳聲。彈錦瑟泉鳴。供筵前添壽老人星。慶千春萬齡。瑟呵。冰蠶吐出絲明淨。笛呵。紫筠調得聲相應。我將這龍笛錦瑟賀昇平。飮香醪玉瓶。

  付末云。我也有一面琵琶。一管紫簫。就有箇曲兒添壽。付末唱。

  撥琵琶韻美。吹簫管聲齊。琵琶簫管慶樽席。向筵前奏只。琵琶彈出長生意。紫簫吹得天仙會。都來添壽笑嬉嬉。老人星賀喜。

  淨趨搶云。小子兒也有一條弦兒一箇孔兒的絲竹。就有一箇曲兒添壽。淨唱。

  彈棉花的木弓。吹柴草的火筒。這兩般絲竹不相同。是俺付淨色的受用。這木弓彈了棉花呵。一衣温暖衣衾重。這火筒吹著柴草呵。一生飽食憑他用。這兩般。不受飢不受冷過三冬。比你樂器的有功。

  付末打云。付淨的巧語能言。淨云。說遍這絲竹管絃。付末云。藍采和手執檀板。淨云。漢鍾離書捧眞筌。付末云。鐵拐李忙吹玉管。淨云。白玉蟾舞袖翩翩。付末云。韓湘子生花藏葉。淨云。張果老擊鼓喧闐。付末云。曹國舅高歌大曲。淨云。徐神翁慢撫琴絃。付未云。東方朔學蹅燄爨。淨云。呂洞賓掌記詞篇。付末云。總都是神仙作戲。淨云。慶千秋福壽雙全。付末云。問你付淨的辦箇甚色。淨云。哎哎。哎哎。我辦箇富樂院裏樂探官員。付末收住。世財紅粉高樓酒。都是人間喜樂時。末云。深謝四位伶官。逢場作戲。果然是錦心繡口。弄月嘲風。

  此中脚色。末泥付末付淨(卽副末副淨)三色。與輟耕錄所載院本中脚色同。唯有捷譏而無引戲。案上文說唱。皆捷譏在前。則捷譏或卽引戲。捷譏之名。亦起於宋。武林舊事(卷六)。諸色伎藝人中。商謎有捷機和尙是也。此四色中。以付淨付末二色爲重。且以付淨色爲尤重。較然可見。此猶唐宋遺風。其中付末打付淨者三次。亦古代鶻打參軍之遺。而末一段。付淨付末各道一句。又歐陽公與梅聖兪書。所謂如雜劇人上名下韻不來須副末接續者也。此一段之爲古曲。當無可疑。卽非古曲。亦必全倣古劇爲之者。以其足窺金元之院本。故玆著之。

  院本之體例。有白有唱。與雜劇無異。唯唱者不限一人。如上例中捷譏末泥付末付淨。各唱醉太平一曲是也。明徐充暖姝由筆(續說郛卷十九)曰。有白有唱者名雜劇。用絃索者名套數。扮演戲跳而不唱者名院本。雜劇與套數之別。旣見上章。絕非如徐氏之說。至謂院本演而不唱。則不獨金人院本以曲名者甚多。卽上例之中。亦有歌曲。而水滸傳載白秀英之演院本。亦有白有唱。可知其說之無根矣。且院本一段之中。各色皆唱。又與南曲戲文相近。但一行於北。一行於南。其實院本與南戲之間。其關係較二者之與元雜劇更近。以二者一出於金院本。一出於宋戲文。其根本要有相似之處。而元雜劇則出於一時之創造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