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紀事本末/卷2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肅莊懿之事 宋史紀事本末卷二十五
郭后之廢溫成事附
天聖災議 

仁宗天聖二年十一月乙巳,立皇后郭氏。后,平盧節度使崇之孫女。時張美人有寵,帝欲立之,太后不可而止,故后雖立而頗見疎。

明道二年夏四月,呂夷簡、張耆、夏竦、陳堯佐、范雍、趙稹、晏殊罷。先是,夷簡手疏陳八事,曰「正朝綱,塞邪徑,禁賄賂,辨佞壬,絕女謁,疏近習,罷力役,節宂費」,勸帝語甚切。帝因與夷簡謀,以張耆等皆附太后,欲悉罷之,夷簡以爲然。帝退,語於皇后,后曰:「夷簡獨不附太后邪?但多機巧,善應變耳。」由是夷簡亦罷。制下,夷簡方押班,聞唱名,大駭,不知其故,因令素所厚內侍都知閻文應詗之,乃知事由郭后也,由是深憾於后。

八月戊午,復以呂夷簡同平章事。

十一月,美人張氏卒,追册爲皇后。

十二月乙卯,廢皇后郭氏。時尚美人、楊美人俱得幸,素與皇后忿爭。一日,尚氏於帝前有侵后語,后不勝忿,批其頰,帝自起救之,誤批帝頸。帝大怒,內侍閻文應因與帝謀廢后,且勸以爪痕示執政。帝以示呂夷簡,告之故,夷簡以前憾,遂主廢立之議。帝猶疑之,夷簡曰:「光武,漢之明主也,郭后止以怨懟坐廢。況傷陛下頸乎?」帝意遂決。夷簡先敕有司不得受臺諫章奏,乃詔稱皇后願入道,封「淨妃玉京沖妙仙師」,居長寧宮。臺諫章奏果不得入。於是中丞孔道輔率諫官范仲淹、孫祖德、宋庠、劉渙,御史蔣堂、郭勸、楊偕、馬絳、段少連十人詣垂拱殿伏奏︰「皇后,天下之母,不當輕廢。願賜對,盡所言。」殿門闔,不爲通。道輔扣鐶大呼曰:「皇后被廢,奈何不聽臺臣言!」尋有詔,令夷簡諭以皇后當廢狀。道輔等至中書,語夷簡曰:「大臣之於帝后,猶子事父母也。父母不和,可以諫止,奈何順父出母乎?」夷簡曰:「廢后有漢、唐故事。」道輔曰:「人臣當導君以堯、舜,豈得引漢、唐失德爲法邪!」夷簡不能答,卽奏言:「伏閤請對,非太平美事。」遂出道輔知泰州,仲淹知睦州,祖德等罰金,仍詔臺諫自今毋相率請對。明日,道輔等趣朝,欲留百官揖宰相廷爭,至待漏院,聞詔乃退。道輔鯁挺特達,遇事彈劾無所避,天下皆以直道許之。簽書河陽判官富弼言:「朝廷一舉而兩失,縱不能復后,宜還仲淹等。」不聽。

景祐元年,詔︰「淨妃郭氏出居瑤華宮,美人尚氏入道,楊氏安置別宅。」

九月甲辰,詔立曹氏爲皇后,彬之女孫也。初,郭后廢,帝命宋綬作詔云:「當求德閥以稱坤儀。」旣而左右引富人陳氏女入宮,綬曰:「陛下乃欲以賤者正位中宮,不亦與前詔戾乎?」王曾入對,又論奏之,乃罷陳氏而立曹氏。御史裏行孫沔請終莊獻喪制而後行,祕書丞余靖亦以爲言,不報。

二年十一月戊子,故后郭氏暴卒。后居瑤華,帝頗念之,遣使存問,賜以樂府,后和答之,詞甚悽惋,帝益悔焉。嘗密遣人召之,后辭曰:「若再見召,須百官立班受册方可。」閻文應以常譖后,懼其復立。屬后小疾,帝遣文應挾醫診視,數日,言后暴崩,中外疑文應進毒,而不得其實。帝深憫之,以禮斂葬,而停諡册祔廟之禮。知開封府范仲淹劾奏文應之罪,竄之嶺南,死於道。

三年春正月壬辰,追復郭氏爲皇后。丁酉,葬皇后郭氏。

慶歷八年,帝以閏正月望夕,將[復]據《續綱目》、薛《鑑》補。張燈,曹后諫止之。越三日,親從官顏秀等四人謀爲亂,夜入禁中,越屋叩寢殿。皇后方侍帝,聞變,遽起。帝欲出,后閉閤擁持,趣召都知王守忠使引卒入衞。賊傷宮嬪於殿下,聲徹帝所。宦者以乳嫗毆小女子紿奏,后叱之曰:「賊在近殺人,敢妄言耶!」陰遣人挈水踵賊後,賊果舉炬焚簾,水隨滅之。是夕所遣內侍,后皆親翦其髮,曰:「以是徵賞。」故爭盡死力。守忠兵至,賊就擒滅。詔領皇城司者皆坐斥。事連副都知楊懷敏,夏竦與懷敏相結,欲曲庇之,乃請御史與宦官同鞫於禁中。丁度曰:「宿衞有變,事關社稷,請付外臺窮治。」因爭於帝前,帝從竦議,由是懷敏止降官,領內職如故。

十二月丁卯,册美人張氏爲貴妃。初,衞士之變,帝以美人有扈蹕功,夏竦建議欲尊之,同知諫院王贄因言:「賊本起皇后閤前,請究其事。」冀動搖中宮,陰爲美人地。上以問御史何郯,郯曰:「此姦人之謀,不可不察。」上悟,事遂寢。然美人卒以功進貴妃。

皇祐二年十一月己未,詔外戚毋得任二府。時張貴妃寵冠後庭,堯佐,其伯父也,驟除宣徽、節度、景靈、羣牧四使。殿中侍御史唐介與知諫院包拯、吳奎等力爭之,中丞王舉正又留百官班廷論,故有是詔,且罷堯佐宣徽、景靈二使。

三年冬十月,復除張堯佐宣徽使,知河陽。侍御史唐介謂同列曰:「是欲與宣徽而假河陽爲名耳。」同列依違,介獨抗言之。帝謂曰:「除擬本出中書。」時文彥博爲首相,介遂劾彥博︰「知益州日,造間金奇錦,緣奄侍通宮掖,以得執政。今顯用堯佐,益自固結。請罷之而相富弼。」語甚切直。帝怒,卻其奏不視,且曰:「將遠竄。」介徐讀疏畢,曰:「臣忠憤所激,鼎鑊不避,何辭於謫!」帝急召執政,示之曰:「介論事是其職,至以彥博由妃嬪致宰相,此何言也?進用冢司豈應得預,而乃薦弼!」時彥博在帝前,介責之曰:「彥博宜自省,卽有之,不可隱。」彥博拜謝不已,帝怒亦甚。梁適叱介使下殿,介猶力爭,帝聲色俱厲。修起居注蔡襄趨進救之,曰:「介誠狂直,然納諫容言,人主之美德,乞賜寬貸!」遂貶介春州別駕。王舉正言其太重,帝亦悟,明日,取其疏入,改英州。罷彥博知許州。帝慮介或道死,有殺直臣名,命中使護之。由是介直聲聞天下,天下稱眞御史者,必曰唐子方云。

至和元年春正月癸酉,貴妃張氏卒。貴妃巧慧多智數,善承迎,至贈其父堯封爲郡王,伯父堯佐至太師,婣戚莫不顯貴。然帝守法度,事無大小,悉付外庭議,凡宮禁干請,雖已賜可,或輒中卻。貴妃雖專寵特異,終不得紊政。及卒,帝悼甚,至輟朝七日,禁京城舉樂一月,追册爲溫成皇后,治喪皇儀殿。知制誥王洙陰與內使石全斌附會,務以非禮導帝,欲令孫沔讀册,宰相護葬,帝從之。沔曰:「陛下若以臣沔讀册則可,以樞密副使讀册則不可。」因力求罷。時陳執中爲首相,奉行溫成喪事唯謹,且引王洙爲翰林學士。士論由是爭咎執中。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