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卷49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九十 宋史四百九十一
列傳卷第二百五十 外國
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錄軍國重事前中書右丞相監修國史領經筵事都總裁臣脫脫等奉敕修
卷四百九十二
流求國 定安國 渤海國 日本國 党項

流求國[编辑]

流求國在泉州之東,有海島曰彭湖,烟火相望。其國塹柵三重,環以流水,植棘為藩,以刀矟弓矢劍鈹為兵器,[1]眎月盈虧以紀時。無他奇貨,商賈不通,厥土沃壤,無賦斂,有事則均稅。

旁有毗舍邪國,語言不通,袒裸盱睢,殆非人類。淳熙間,國之酋豪嘗率數百輩猝至泉之水澳、圍頭等村,肆行殺掠。喜鐵器及匙筯,人閉戶則免,但刓其門圈而去。擲以匙筯則頫拾之,見鐵騎則爭刓其甲,駢首就戮而不知悔。臨敵用標鎗,繫繩十餘丈為操縱,蓋惜其鐵不忍棄也。不駕舟楫,惟縛竹為筏,急則羣舁之泅水而遁。

定安國[编辑]

定安國本馬韓之種,為契丹所攻破,其酋帥糾合餘眾,保于西鄙,建國改元,自稱定安國。開寶三年,其國王烈萬華因女真遣使入貢,乃附表貢獻方物。太平興國中,太宗方經營遠略,討擊契丹,因降詔其國,令張掎角之勢,其國亦怨寇讎侵侮不已,聞中國用兵北討,欲依王師攄宿憤,得詔大喜。

六年冬,會女真遣使來貢,路由本國,乃托其使附表來上云:「定安國王臣烏玄明言:伏遇聖主洽天地之恩,撫夷貊之俗,臣玄明誠喜誠抃,頓首頓首。臣本以高麗舊壤,渤海遺黎,保據方隅,涉歷星紀,仰覆露鴻鈞之德,被浸漬無外之澤,各得其所,以遂本性。而頃歲契丹恃其強暴,入寇境土,攻破城砦,俘略人民,臣祖考守節不降,與眾避地,僅存生聚,以迄于今。而又扶餘府昨背契丹,並歸本國,災禍將至,無大於此。所宜受天朝之密畫,率勝兵而助討,必欲報敵,不敢違命。臣玄明誠墾誠願,頓首頓首。」其末題云:「元興六年十月日,定安國王臣玄明表上聖皇帝前。」

上答以詔書曰:「勅定安國王烏玄明。女真使至,得所上表,以朕嘗賜手詔諭旨,且陳感激。卿遠國豪帥,名王茂緒,奄有馬韓之地,介于鯨海之表,彊敵吞併,失其故土,沉冤未報,積憤奚伸。矧彼獯戎,尚搖蠆毒,出師以薄伐,乘夫天災之流行,敗衂相尋,滅亡可待。今國家已于邊郡廣屯重兵,只俟嚴冬,即申天討。卿若能追念累世之耻,宿戒舉國之師,當予伐罪之秋,展爾復仇之志,朔漠底定,爵賞有加,宜思永圖,無失良便,而况渤海願歸於朝化,扶餘已背於賊庭,勵乃宿心,糾其協力,克期同舉,必集大勳。尚阻重溟,未遑遣使,倚注之切,鑒寐寧忘。」以詔付女真使,令齎以賜之。

端拱二年,其王子因女真使附獻馬、雕羽鳴鏑。淳化二年,其王子太元因女真使上表,[2]其後不復至。

渤海國[编辑]

渤海本高麗之別種。唐高宗平高麗,徙其人居中國。則天萬歲通天中,契丹攻陷營府,高麗別種大祚榮走保遼東,睿宗以為忽汗州[3]都督,封渤海郡王,因自稱渤海國,併有扶餘、肅慎等十餘國,歷唐、梁、後唐,朝貢不絕。

後唐天成初,為契丹阿保機攻扶餘城下之,改扶餘為東丹府,命其子突欲留兵鎮之。阿保機死,渤海王復攻扶餘,不能克。歷長興、清泰,遣使朝貢。周顯德初,其酋豪崔烏斯等三十人來歸,其後隔絕不能通中國。

太平興國四年,太宗平晉陽,移兵幽州,其酋帥大鸞河率小校李勛等十六人,部族三百騎來降,以鸞河為渤海都指揮使。六年,賜烏舍城浮渝府渤海琰府王詔曰:「朕纂紹丕構,奄有四海,普天之下,罔不率俾。矧太原封域,國之保障,頃因竊據,遂相承襲,倚遼為援,歷世逋誅,朕前歲親提銳旅,盡護諸將,拔并門之孤壘,斷匈奴之右臂,眷言弔伐,以蘇黔黎。蠢茲北戎,非理搆怨,輒肆荐食,犯我封略。一昨出師逆擊,斬獲甚眾。今欲鼓行深入,席捲長驅,焚其龍庭,大殲醜類。素聞爾國密邇寇讎,迫於吞并,力不能制。因而服屬,困於率割。當靈旗破敵之際,是鄰邦雪憤之日,所宜盡出族帳,佐予兵鋒。俟其翦減,沛然封賞,幽、薊土宇,復歸中原,朔漠之外,悉以相與。勗乃協力,朕不食言。」時將大舉征契丹,故降是詔諭旨。

九年春,宴大明殿,因召大鸞河慰撫久之。上謂殿前校劉延翰[4]曰:「鸞河,渤海豪帥,束身歸我,嘉其忠順。夫夷落之俗,以馳騁為樂,候高秋戒候,當與駿馬數十匹,令出郊遊獵,以遂其性。」因以緡錢十萬并酒賜之。

日本國[编辑]

日本國者,本倭奴國也。自以其國近日所出,故以日本為名;或云惡其舊名改之也。其地東西南北數千里,西南至海,東北隅隔以大山,山外即毛人國。自後漢始朝貢,歷魏、晉、宋、隋皆來貢,唐永徽、顯慶、長安、開元、天寶、上元、貞元、元和、開成中,並遣使入朝。

雍熙元年,日本國僧奝然與其徒五六人浮海而至,獻銅器十餘事,并本國職員今、[5]王年代紀各一卷。奝然衣綠,自云姓藤原氏,父為真連;真連,其國五品品官也。奝然善隸書,而不通華言,問其風土,但書以對云:「國中有五經書及佛經、白居易集七十卷,並得自中國。土宜五穀而少麥。交易用銅錢,文曰『乾文大寶』。[6]畜有水牛、驢、羊。多犀、象。產絲蠶,多織絹,薄緻可愛。樂有中國、[7]高麗二部。四時寒暑,大類中國。國之東境接海島,夷人所居,身面皆有毛。東奧州產黃金,西別島[8]出白銀,以為貢賦。國王以王為姓,傳襲至今王六十四世,文武僚吏皆世官。」

其年代紀所記云︰[9]初主號天御中主。次曰天村雲尊,其後皆以「尊」為號。次天八重雲尊,次天彌聞尊,次天忍勝尊,次瞻波尊,次萬魂尊,次利利魂尊,次國狹槌尊,次角龔魂尊,次汲津丹尊,次面垂見尊,次國常立尊,次天鑑尊,次天萬尊,次沫名杵尊,次伊奘諾尊,次素戔烏尊,次天照大神尊,次正哉吾勝速日天押穗耳尊,次天彥尊,次炎尊,次彥瀲尊,凡二十三世,並都於筑紫日向宮。

彥瀲第四子號神武天皇,自筑紫宮入居大和州橿原宮,即位元年甲寅,當周僖王時也。次綏靖天皇,次安寧天皇,次懿德天皇,次孝昭天皇,次孝天皇,次孝靈天皇,次孝元天皇,次開化天皇,次崇神天皇,次垂仁天皇,次景行天皇,次成務天皇。次仲哀天皇,國人言今為鎮國香椎大神。次神功天皇,開化天皇之曾孫女,又謂之息長足姬天皇,國人言今為太奈良姬大神。次應神天皇,甲辰歲,始於百濟得中國文字,今號八蕃菩薩,有大臣號紀武內,年三百七歲。次仁德天皇,次履中天皇,次反正天皇,次允恭天皇,次安康天皇,次雄略天皇,次清寧天皇,次顯宗天皇,次仁賢天皇,次武烈天皇,次繼體天皇,次安開天皇,次宣化天皇。次天國排開廣庭天皇,亦名欽明天皇,即位十三年,壬申歲始傳佛法於百濟國,當此土梁承聖元年。

次敏達天皇。次用明天皇,有子曰聖德太子。年三歲,聞十人語,同時解之。七歲悟佛法于菩提寺,講聖鬘經,天雨曼陀羅華。當此土隋開皇中。遣使泛海至中國,求法華經。

次崇峻天皇。次推古天皇,欽明天皇之女也。次舒明天皇,次皇極天皇。次孝德天皇,白雉四年,律師道照求法至中國,從三藏僧玄奘受經、律、論,當此土唐永徽四年也。次天豐財重日足姬天皇,令僧智通等入唐求大乘法相教,當顯慶三年,次天智天皇,次天武天皇,次持總天皇。次文武天皇,大寶三年,當長安元年,遣粟田真人入唐求書籍,律師道慈求經。次阿閉天皇,次皈依天皇。次聖武天皇,寶龜二年,遣僧正玄昉入朝,當開元四年。次孝明天皇,聖武天皇之女也,天平勝寶四年,當天寶中,遣使及僧入唐求內外經教及傳戒。次天炊天皇。次高野姬天皇,聖武天皇之女也。次白璧天皇,二十四年,遣二僧靈仙、行賀入唐,禮五臺山學佛法。次桓武天皇,遣騰元葛野與空海大師及延歷寺僧澄入唐,詣天台山傳智者止觀義,當元和元年也。次諾樂天皇,次嵯峨天皇,次淳和天皇。次仁明天皇,當開成、會昌中,遣僧入唐,禮五臺。次文德天皇,當大中年間。次清和天皇,次陽成天皇。次光孝天皇,遣僧宗睿入唐傳教,當光啟元年也。

次仁和天皇,當此土梁龍德中,遣僧寬建等入朝。次醍醐天皇,次天慶天皇。次封上天皇,當此土周廣順年也。次冷泉天皇,今為太上天皇。次守平天皇,即今王也。凡六十四世。

畿內有山城、大和、河內、和泉、攝津凡五州,共統五十三郡。東海道有伊賀、伊勢、志摩、尾張、參河、遠江、駿河、伊豆、甲斐、相模、武藏、安房、上總、常陸凡十四州,共統一百一十六郡。東山道有通江、美濃、飛驒、信濃、上野、下野、陸奧、出羽凡八州,共統一百二十二郡。北陸道若狹、越前、加賀、能登、越中、越後、佐渡凡七州,共統三十郡。山陰道有丹波、丹彼、徂馬、因幡、伯耆、出雲、石見、隱伎凡八州,共統五十二郡。小陽道有播麼、美作、備前、備中、備後、安藝、周防、長門凡八州,共統六十九郡。南海道有伊紀、淡路、河波、讚耆、伊豫、土佐凡六州,共統四十八郡。西海道有筑前、筑後、豐前、豐後、肥前、肥後、日向、大隅、薩摩凡九州,共統九十三郡。又有壹伎、對馬、多[礻+執]凡三島,各統二郡。是謂五畿、七道、三島,凡三千七百七十二都,四百一十四驛,八十八萬三千三百二十九課丁。課丁之外,不可詳見。皆奝然所記云。

按隋開皇二十年,倭王姓阿每,名自多利思比孤,遣使致書。唐永徽五年,遣使獻琥珀、馬腦。長安二年,遣其朝臣真人貢方物。開元初,遣使來朝。天寶十二年,又遣使來貢。元和元年,遣高階真人來貢。開成四年,又遣使來貢。此與其所記皆同。大中、光啟、龍德及周廣順中,皆嘗遣僧至中國,唐書中、五代史失其傳。唐咸亨中及開元二十三年、大曆十二年、建中元年,皆來朝貢,其記不載。

太宗召見奝然,存撫之甚厚,賜紫衣,館于太平興國寺。上聞其國王一姓傳繼,臣下皆世官,因歎息謂宰相曰:「此島夷耳,乃世祚遐久,其臣亦繼襲不絕,此蓋古之道也。中國自唐季之亂,宇縣分裂,梁、周五代享歷尤促,大臣世冑,鮮能嗣續。朕雖德慚往聖,常夙夜寅畏,講求治本,不敢暇逸。建無窮之業,垂可久之範,亦以為子孫之計,使大臣之後世襲祿位,此朕之心焉。」

其國多有中國典籍,奝然之來,復得孝經一卷、越王孝經新義第十五一卷,皆金縷紅羅標,水晶為軸。孝經即鄭氏注者。越王者,乃唐太宗子越王貞;新義者,記室參軍任希古等撰也。奝然復求詣五臺,許之,令所過續食;又求印本大藏經,詔亦給之。二年,隨台州寧海縣商人鄭仁德船歸其國。

後數年,仁德還,奝然遣其弟子喜因奉表來謝曰:「日本國東大寺大朝法濟大師、賜紫、沙門奝然啟:傷鱗入夢,不忘漢主之恩;枯骨合歡,猶亢魏氏之敵。雖云羊僧之拙,誰忍鴻霑之誠。奝然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奝然附商船之離岸,期魏闕於生涯,望落日而西行,十萬里之波濤難盡,顧信風而東別,數千里之山嶽易過。妄以下根之卑,適詣中華之盛。於是宣旨頻降,恣許荒外之跋涉;宿心克協,粗觀宇內之瓌奇。况乎金闕曉後,望堯雲於九禁之中,巖扃晴前,拜聖燈於五臺之上。就三藏而稟學,巡數寺而優游。遂使蓮華迴文,神筆出於北闕之北,貝葉印字,佛詔傳於東海之東。重蒙宣恩,忽趁來跡。季夏解台州之纜,孟秋達本國之郊,爰逮明春,初到舊邑,緇素欣待,侯伯慕迎。伏惟陛下惠溢四溟,恩高五嶽,世超黃、軒之古,人直金輪之新。奝然空辭鳳凰之窟,更還螻蟻之封,在彼在斯,只仰皇德之盛,越山越海,敢忘帝念之深,縱粉百年之身,何報一日之惠。染筆拭淚,伸紙搖魂,不勝慕恩之至。謹差上足弟子傳燈大法師位嘉因、[10]并大朝剃頭受戒僧祚乾等拜表以聞。」稱其本國永延二年歲次戊子二月八日,實端拱元年也。

又別啟,貢佛經,納青木函;琥珀、青紅白水晶、紅黑木槵子念珠各一連,並納螺鈿花形平函;毛籠一,納螺柸二口;葛籠一,納法螺二口,染皮二十枚;金銀蒔繪筥一合,納髮鬘二頭,又一合,納參議正四位上藤佐理手書二卷、及進奉物數一卷、表狀一卷;又金銀蒔繪硯一筥一合,[11]納金硯一、鹿毛筆、松烟墨、金銅水瓶、鐵刀;又金銀蒔繪扇筥一合,納檜扇二十枚、蝙蝠扇二枚;螺鈿梳函一對,其一納赤木梳二百七十,其一納龍骨十橛;螺鈿書案一、螺鈿書几一;金銀蒔繪平筥一合,納白細布五匹;鹿皮籠一,納䝚裘一領;螺鈿鞍轡一副,銅鐵鐙、紅絲鞦、泥障;倭畫屏風一雙;石流黃七百斤。

咸平五年,建州海賈周世昌遭風飄至日本,凡七年得還,與其國人滕木吉至,上皆召見之。世昌以其國人唱和詩來上,詞甚雕刻膚淺無所取。詢其風俗,云婦人皆被髮,一衣用二三縑。又陳所記州名年號。上令滕木吉以所持木弓矢挽射,矢不能遠,詰其故,國中不習戰鬥。賜木吉時裝錢遣還。景德元年,其國僧寂照等八人來朝,寂照不曉華言,而識文字,繕寫甚妙。凡問答並以筆札。詔號圓通大師,賜紫方袍。天聖四年十二月,明州言日本國太宰府遣人貢方物,而不持本國表,詔卻之。其後亦未通朝貢,南賈時有傳其物貨至中國者。

熙寧五年,有僧誠尋至台州,止天台國清寺,願留。州以聞,詔使赴闕。誠尋獻銀香爐,木槵子、白琉璃、五香、水精、紫檀、琥珀所飾念珠,及青色織物綾。神宗以其遠人而有戒業,處之開寶寺,盡賜同來僧紫方袍。是後連貢方物,而來者皆僧也。元豐元年,使通事僧仲回來,賜號慕化懷德大師。明州又言得其國太宰府牒,因使人孫忠還。遣仲回等貢絁二百匹、水銀五千兩,以孫忠乃海商,而貢禮與諸國異,請自移牒報,而答其物直,付仲回東歸。從之。

乾道九年,始附明州綱首以方物入貢。淳熙二年,倭船火兒滕太明毆鄭作死,詔械太明付其綱首歸,治以其國之法。三年,風泊日本舟至明州,眾皆不得食,行乞至臨安府者復百餘人。詔人日給錢五十文、米二升,俟其國舟至日遣歸。十年,日本七十三人復飄至秀州華亭縣。給常平義倉錢米以振之。紹熙四年,泰州及秀州華亭縣復有倭人為風所泊而至者,詔勿取其貨,出常平米振給而遣之。慶元六年至平江府,嘉泰二年至定海縣,詔並給錢米遣歸國。

党項[编辑]

党項,古析支之地,漢西羌之別種,後周世始強盛,有細風氏、費聽氏、往利氏、頗超氏、野亂氏、[12]房當氏、來禽氏、[13]拓拔氏最為強族。唐貞觀至上元間內附,散居西北邊,元和以後,頗相率為盜。會昌初,武宗置三使以統之:在邠、寧、延者為一使,在鹽、夏、長澤者為一使,在靈武、麟、勝者為一使。五代亦嘗入貢。今靈、夏、綏、麟、府、環、慶、豐州,鎮戎、天德、振武軍並其族帳。

太祖建隆二年,代州刺史折乜理來朝。乜埋,党項之大姓,世居河右,有捍邊之功,故授以方州,召令入覲而遣還。

開寶元年,直蕩族首領啜佶等引并人寇府州,為王師所敗,詔內屬羌部十六府大首領屈遇與十二府首領羅崖領所部誅啜佶,啜佶懼,以其族歸順。以屈遇為檢校太保、歸德將軍,羅崖、啜佶並為檢校司徒、懷化將軍。

太平興國二年二月,靈州部送歲市官馬,賂所過族帳物粗惡,羌人恚不受,知州、比部郎中張全操捕得十八人殺之,沒入其兵仗羊馬,戎人遂擾。上遣使齎金帛撫賜其族,與之盟,始定。召全操下有司鞫之,决杖流登州沙門島。是歲,靈州通遠軍界嗓咩族、折四族、吐蕃村族、柰喎三家族、尾落族、柰家族、嗓泥族剽略官綱,詔靈州安守忠、通遠軍董遵誨討平之。六年,府州外浪族首領來都等來貢馬。七年,豐州大首領黃羅并弟乞蚌等來貢馬。又銀州羌部拓跋遇來訴本州賦役苛虐,乞移居內地,詔令各守族帳。又保細族結集扇動諸部,夏州巡檢使梁迥率兵討平之。

雍熙初,諸族渠帥附李繼遷為寇,詔判四方館事田仁朗及閤門使王侁等相繼領兵討擊,并賜麟、府、銀、夏、豐州及日利、月利族敕書招諭之。

二年四月,侁等於銀州北破悉利諸族,斬首三千六百餘級,生擒八十人,俘老小一千四百餘口,器甲一百八十六,梟偽署代州刺史折羅遇并弟埋乞,獲馬牛羊三萬計。五月,又於開光谷西杏子平破保寺、保香族,追奔二十餘里,斬首八百餘級,梟其首領埋乜巳等五十七人,生擒四十九人,俘其老小三百餘人,獲牛羊馬驢凡千餘計。又破保、洗兩族,俘三千人,降五十五族,獲牛羊八千計。

侁等又言,麟州及三族砦羌人二千餘戶皆降,酋長折御乜等六十四人獻馬首罪,願改圖自効,為國討賊,遂與部下兵入濁輪川,斬賊首五十級、酋豪二十人,李繼遷及三族砦監押折御乜皆遁去。旋命內客省使郭守文自三交乘驛亟往,與王侁等同領邊事。五月,王侁、李繼隆等又破銀州杏子平東北山谷內沒邵、浪悉訛等族,及濁輪川東、兔頭川西諸族,生擒七十八人,梟五十九人,俘二百三十六口,牛羊驢馬千二百六十,招降千四百五十二戶。

六月,夏州尹憲等引兵至鹽城,[14]吳移、越移等四族來降,憲等撫之。岌伽羅膩十四族拒命,憲等縱兵斬首千餘級,俘擒百人,焚千餘帳,獲馬牛羊七千計。又降銀麟夏等州、三族砦諸部一百二十五族,合萬六千一百八十九戶。酋豪折御乜窮蹙來歸,守文置之部下。又夏州咩嵬族魔病人乜崖在南山族結黨為寇,招懷不至,擒斬之,梟首徇眾,并滅其族。又府州女乜放族首領來母崖男社正等內附,因遷居茗乜族中。

七月,賜宥州界咩兀十族首領、都指揮使遇乜布等九人敕書,以安撫之。十一月,以勒浪族十六府大首領屈遇、名波族十二府大首領浪買當豐州路最為忠順,及兀泥三族首領佶移等、女女四族首領殺越都等歸化,並賜敕書撫之。

端拱元年三月,火山軍言河西羌部直蕩族內附。二年[15]四月,夏州趙保忠言:「臣準詔市馬,已獲三百匹,其宥州御泥市、囉樹等二族黨附繼遷,不肯賣馬,臣遂領兵掩殺二百餘人,擒百餘人,其族即降,各已安撫。」詔書奬諭之。十月,繼遷寇會州熟倉族,為其首領咩㗭率來離諸族擊走之。

淳化元年,藏才三族都判啜尾卒,其子啜香來請命,乃令代其父。二年七月,以黃乜族降戶七百餘散于銀、夏州舊地處之。八月,李繼遷居王庭鎮,趙保忠往襲之,繼遷奔鐵斤澤,貌奴、猥才二族奪其牛畜二萬餘。十一月,繼遷寇熟倉族,刺史咩㗭率來離諸族擊退之。先是,兀泥大首領泥中佶移內附,詔授慎州節度,俄復歸繼遷,其長子突厥羅與首領黃羅至是以千餘帳降,府州折御卿以聞,降詔慰諭之。趙保忠又襲破宥州御泥布、囉樹二族,尋各降之,以其朋附繼遷,來上。

四年三月,直蕩族大首領啜尾、子河汊大首領馬一並來貢,詔以啜尾叔羅買為本族都監,又啜尾下首領十人、馬一下首領十二人皆賜錦袍、銀帶、器幣。是年,鄭文寶獻議禁青鹽,羌族四十四首領盟于楊家族,引兵騎萬三千餘人入寇環州石昌鎮,知環州程德玄等擊走之,因詔屯田員外郎、知制誥錢若水馳驛詣邊,弛其鹽禁,由是部族寧息。十二月,鹽州羌人酋長巢延渭為本州刺史。是年,藏才西族大首領羅妹來貢。

五年正月,以綏州羌酋蘇移、山海㖡、母馱香三人並為懷化將軍,野利、嵬名乜屈、啜泥三人並為歸德郎將。四月,府州折御卿言:銀、夏州管勾生戶八千帳族悉來歸附,錄其馬牛羊萬計。邈二族大首領崖羅、藏才東族首領歲囉啜克各遣其子弟朝貢。六月,繼遷所驅脅內屬戎人橐駝硌熟藏族首領乜遇率部族反攻繼遷,其弟力戰而死,既敗繼遷之眾,復來歸附,以遇為檢校司空,領會州刺史。是年,兀泥族首黃羅內附,以為懷化將軍,領昭州刺史。

至道元年四月,以勒浪嵬女兒門十六府大首領馬尾等內附,以馬尾為歸大將軍、領恩州刺史,以勒浪樹李兒門首領沒崖為安化郎將,副首領遇兀為保順郎將。六月,賜慶州界首領順州刺史李奉明、澄州刺史李彥咩、鹽州刺史巢延渭、演州刺史李順忠、環州界首領會州刺史乜遇及靈州界并河外保安、保靖、臨河、懷遠、定遠五鎮等部敕書慰撫之。七月,睡泥族首領你乜逋令男詣靈州,言族內七百餘帳為李繼遷劫略,首領𠵚逋一族奔往蕭關,你乜逋一族乞賜救助,詔賜以資糧。環州熟倉族癿遇略奪繼遷牛馬三十餘,繼遷令人招撫之,癿遇答云:「吾一心向漢,誓死不移。」詔以遇為會州刺史,賜帛五十匹、茶五十斤。

二年三月,以府州界五族大首領折突厥移為安遠大將軍,父死來請命也。六月,勒浪族副首領遇兀等百九十三人歸附,貢馬七匹。遇兀舊隸契丹,淳化初,遷族帳於府州界,東至河百五十里,南至府州三百里,至是,始朝貢。上召問慰勞,賜錦袍銀帶。遇兀言部族多良馬,今始來朝,所貢未備。上曰:「吾嘉爾忠順之節,慕化來歸,固不以多馬為意也。」

七月,李繼隆出討繼遷,賜麟府州兀泥巾族大首領突厥羅、女女殺族大首領越都、女女夢勒族大首領越移、女女忙族大首領越置、女女籰兒族大首領党移、沒兒族大首領莫末移、路乜族大首領越移、細乜族大首領慶元、路才族大首領羅保、細母族大首領羅保保乜凡十族敕書招懷之。閏七月,懷安鎮羌誘諸寇慶州,監軍趙繼昇率師擊敗之,斬首三百級,獲羊馬千計。

三年二月,泥巾族大首領名悉俄,首領皆移、尹遇、崔保羅、沒佶,凡五來貢馬。名悉俄等舊皆內屬,因李繼遷之叛,徙居河北,今復來貢。

咸平元年三月,熟倉族癿遇來朝,真宗嘉其誠節,親見撫勞,賜以器幣。十月,兀泥族大首領、昭州刺史黃羅對于崇德殿。兀泥族在青岡嶺、三角城、龍馬川,領族帳千五百戶,初隸繼遷,俄投府州,淳化中數敗契丹,及與繼遷相攻擊。及繼遷內附,黃羅懼,北徙過黃河。今遷舊地,遂入貢,且言繼遷既受朝命,不敢侵伐。上面加奬慰,賜賚甚厚。十二月,詔直蕩族大首領鬼啜尾于金家堡置渡,令諸族互市。

二年正月,以咩逋族開道使泥埋領費州刺史。十月,以勒浪族十六府大首領、歸德大將軍、恩州刺史馬泥[16]領本州團練使。十一月,藏才八族大首領皆賞羅等來獻名馬。四年七月,以會州刺史癿遇為保順郎將,蘇家族屈尾、鼻家族都慶、白馬族埋香、韋移族都香為安化郎將。九月,環州言,繼遷所掠羌族嵬逋等徙帳來歸,又繼遷諸羌族明葉示及撲咩、訛猪等首領率屬內附,並令給善地處之。其年,卑寧族首領喝鄰半祝貢名馬,自稱有精騎三萬,願備驅策。有詔慰奬,厚償其直。

五年,咩逋族開道使、費州刺史泥埋遣子城逋入貢,上嘉泥埋數與繼遷戰闘有勞,授錦州團練使,以其族弟屈子為懷化將軍充本族指揮使,城逋為歸德將軍充本族都巡檢使,餘首領署軍主以下名識者凡十數人,又以黑山北莊郎族龍移為安遠大將軍,昧克為懷化將軍。八月,河西教練使李榮等向化。其年,羌寇抄金明縣,李繼周擊走之。

十月,詔河西戎人歸投者遷內地,給以閑田。時勒厥麻等三族千五百帳以濁輪失守,越河內屬,分處邊境。邊臣屢言勒厥麻往來賊中,恐復叛去,乃徙置憲州樓煩縣,遣使賜金帛撫慰。十二月,咩逋族遣使來貢。上聞賀蘭山有小凉、大凉族甚盛,常恐與繼遷合勢為患,近知互有疑隙,輒相攻掠,朝廷欲遂撫之,乃召問咩逋使者,因其還特詔賜之,以激其立効。

上又謂樞密使王繼英等曰:「邊臣言遷賊舉兵,屢為龍移、昧克所敗。此族在黃河北數萬帳,或號莊郎昧克,常以馬附藏才入貢,頗勤外禦。」六年,遂降詔奬慰之。二月,葉市族囉埋等持繼遷偽署牒率百餘帳來歸,以囉埋為本族指揮使,囉胡為軍使。邠寧部署言牛羊、蘇家等族殺繼遷族帳有功,上曰:「此族恃遠與險,久為賊援,屢遣邊吏招諭,近聞有志內附,尚疑其詐,果能格闘立効。」詔厚賜首領等茶綵以奬激之。涇原部署言,者龍移卑陵山首領廝敦琶遣使稱已集本族騎兵,願隨軍討賊。

三月,以咩逋族首領泥埋領鄯州防禦使,充靈州河外五鎮都巡檢使。時潘羅支已授河西節制,上以泥埋實與羅支掎角捍賊,故加恩寵。是月,綏州羌部軍使拽臼等百九十五口內屬。原州熟戶裴天下等請率族兵掩擊遷黨移湖等帳,來求策應,部署司不報。上以戎人宣力禦賊,不應沮之,即詔諭諸路以精甲策應。環州酋長蘇尚娘擊賊有勞,及屢告賊中機事,以為臨州刺史,賜錦袍銀帶。環慶部署張凝言︰「內屬戎人與賊界錯居,屢為脅誘,臣領兵離木波鎮直凑八州原下砦,招降岑移等三十二族,又至分水嶺降麻謀等二十一族,柔遠鎮降巢迷等二十族,遂抵業樂,降𡗀樹羅家等一百族,合四千八十戶,第給袍帶物綵,慰遣還帳。」

四月,繼遷寇洪德砦,酋長慶香與癿𡗀慶族合勢擊之,以砦兵策援,大敗繼遷,擒四十九人,墜崖死者甚眾,獲馬七十餘匹,旗鼓鎧甲數百計。上考陣圖以問入奏使,使者言砦兵拒賊千餘步,慶香等親率部族與賊接戰,上曰:「慶香等假王師為援,而交鋒俘獲,乃其功也。」悉與所獲物,加賜銀綵,以慶香領順州刺史,癿𡗀慶領羅州刺史。河西內屬折勒厥麻[17]等三族請以精兵千人、馬三百備征討,詔嵐州撫諭。環州白馬族與繼遷戰闘,屢徙帳乏食,賜廩粟。又詔洪德砦歸附戎人,給內地土田,資以口粮。

五月,唐龍鎮上言:鎮有貿易于府州者,為州人邀殺,盡奪資畜。乃詔府州自今許令互市,切加存撫。六月,瓦窰、沒劑、如羅、昧克等族濟河擊敗繼遷黨,優詔撫問。七月,補野狸族[18]首領子阿宜為懷安將將。八月,原、渭等州言本界戎人來附者八部二十五族,今詣吏納質。以環州蘇尚娘子孽娘為臨州刺史。府州八族都校明義等言,屢于麟州屈野川擊繼遷,及緣邊六七柵防遏,皆有克獲。詔奬賚之,仍令府州常以勁兵援助,勿失機便。

景德元年正月,麟府路言:「附契丹戎人言泥族拔黃太尉率三百餘帳內屬。拔黃本大族,居黃河北古豐州,前數犯邊,阻市馬之路。其首領容貌甚偉,有智勇,桀黠難制,契丹結之,署為太尉,今悉眾款塞。」詔府州厚賜茶綵,給公田,依險居之,計口賦粟,且戒唐龍鎮無得侵擾。三月,宋師恭破羌賊於柳谷川,驅其帳族千餘人以還。六月,洪德砦言羌部羅泥天王等首領率屬來附。[19]八月,野雞族侵掠環慶界,詔邊臣和斷,如其不從,則脅以兵威。九月,鎮戎軍言,先叛去熟魏族酋長茄羅、兀贓、成王等三族應詔撫諭,各率屬來歸。

二年,熟戶旺家族擊夏兵,擒軍主一人以獻。環州言:「戎人入寇,擊走之,擒酋將慶𡗀送闕下,請斬于藁街。」上特貰死,配淮南。原州野狸族首領廝多逋丹卒,其子阿酌代為首領,且乞奉料。詔諭以立功則賜之。

三年,府州折惟昌言兀泥族大首領名崖從父盛佶,為趙德明白池軍主,密遣使諭名崖云,德明雖外託脩貢之名,而點閱兵馬尤急,必恐劫掠山界,名崖以告。上嘉之,降詔撫諭,就賜錦袍銀帶。九月,秦州言野兒和尚族部落尤大,能稟朝命,凡諸族為寇盜者輒遏絕之,請加旌別。詔補三砦都首領。十一月,鎮戎軍曹瑋言叛去酋長蘇尚娘復求歸附。詔報瑋曰:「尚娘反覆無信,特恐狙詐,以誤邊吏,又使德明緣此為詞,不可納也。」

四年,唐龍鎮羌族來美與其叔璘不叶,召契丹破之,來依府州。璘、美非大族,嘗持兩端,頃亦寇鈔近界,發兵趣之,則走河之東曰東壥,契丹加兵,則入河之西曰西壥,地極險阻,介卒騎兵所不能及。至是,上亦憫其窮而款塞,特優容之。會契丹使至,即令諭其事,仍還所掠璘、美人畜。其族人懷正又與璘互相讐劫,側近帳族不寧,詔遣使召而盟之,依本俗法和斷。

大中祥符元年,鄜延鈐轄言,小湖臥浪族軍主最處近塞,往時出師皆命為前鋒,甚著誠節。詔補侍禁。二年六月,麟府鈐轄言杜慶族依援唐龍鎮,數侵別帳,請發熟戶兵擊之。上曰:「戎落皆吾民也,宜以道撫之。」不許。其年,兀泥族大首領名崖同府州折惟昌入貢,上親加撫問,特詔副都知張繼能賜射於瓊林苑。四年,藏才西族、中族首領奴移、橫全等並遣子來朝。五年,環慶熟戶有酗酒劫奪使臣馬纓者,上怒,令部署司重罰之。

六年,北界尅山軍主率眾過大里河侵熟戶,為羅勒族都囉擊走之,詔以都囉為本族指揮使,且諭邊臣約飭族帳,謹守疆界,勿出境追襲。九月,夏州略去熟戶旺家族首領都子等來歸,隨而至者又三族。遣使存勞之。

七年,涇原鈐轄曹瑋請署熟戶百帳以上大首領為本族軍主,[20]次指揮使,又次副指揮使,百帳而下為本族指揮使,從之。五月,瑋言葉市族大首領艷奴歸順。七月,瑋又言北界萬子族謀鈔略,發兵逆之,大敗于天麻川,又為魏埋等族掩擊,殺其酋帥,斬首千餘級。八年,北界酋長、指揮使浪梅娘等來投,諭邊臣令追取熟戶亡入北界者,即遣還梅娘。

九年,羌兵寇小力族,巡檢李文貞率兵奮擊,追斬籍遇太保首級,賜文貞錦袍銀帶。五月。北界毛尸族軍主浪埋、骨咩族酋長癿唱、巢迷族酋長馮移埋率其屬千一百九十口、牛馬雜畜千八百歸附,降詔撫之。

天禧元年,環州言北界騎兵數千來剽熟戶,擊走之。二年,涇原路言樊家族九門都首領客廝鐸內屬,以廝鐸為軍主。三年,鄜延路言亡去熟戶委乞等六百九十五人,及骨咩、大門等族來歸。四年正月,又言宥州羌族臘兒率眾劫熟戶咩魏族,金明都監李士彬擊之,斬臘兒,梟七十二級,俘餘眾,獲甲馬三百餘。五月,小湖族都虞候喏嵬、巡檢胡懷節等擊賊有功,並進秩。環州七臼族軍主近膩納質歸化,以近膩領順州刺史,首領惹都等十五人補官有差。七月,撲咩族馬訛等率屬來附。十月,以淮安鎮六族都軍主乞埋為三班借職,充羌部巡檢。五年,北界羅骨等劫剽熟戶,環慶部署田敏追擊之,俘獲甚眾,詔奬敏等,賜器幣。


校勘記

  1. 以刀矟弓矢劍鈹為兵器 「鈹」原作「鼓」,據隋書卷八一東夷列傳、通考卷三二七四裔考改。
  2. 其王子太元因女真使上表 「因」字原脫,據長卷三二、通考卷三二七四裔考補。
  3. 忽汗州 「忽」原作「急」,據舊唐書卷一九九下渤海靺鞨傳、通考卷三二六四裔考、新五代史卷七四四夷附錄第三渤海條改。
  4. 劉延翰 太宗實錄卷二九同。本書卷二六0本傳作「劉廷翰」。
  5. 職員今 「今」,日成尋參天台五台山記延久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條引楊文公談苑作「令」,清黃遵憲日本國志卷五也作「令」,當是。
  6. 乾文大寶 按日村上天皇天德二年(公元九五八年)三月鑄造「乾元大寶」,此處「文」字疑為「元」字之誤。
  7. 中國 原作「國中」,據諸蕃志卷上倭國、通考卷三二四四裔考改。
  8. 別島 按日本無「別島」,「別」係「對」字之誤,見諸蕃志校注卷上倭國條注一0及注一九。
  9. 其年代紀所記云 按此以下所記內容,據新唐書卷二二0、通考卷三二四四裔考,人名地名頗多異文,文繁不一一考校。
  10. 嘉因 上文作喜因,二者當有一誤。
  11. 又金銀蒔繪硯一筥一合 疑「筥」上「一」字衍。
  12. 野亂氏 舊唐書卷一九八党項羌傳、新唐書卷二二一上党項傳作「野辭氏」,新五代史卷七四四夷附錄党項條作「野利氏」,通典卷一九0邊防六、通考卷三三四四裔考作「野律氏」。
  13. 來禽氏 按舊唐書卷一九八党項羌傳、新唐書卷二二一上党項傳及通典卷一九0邊防六、通考卷三三四四裔考都作「米禽氏」。
  14. 鹽城 原作「監城」,據本書卷二五九郭守文傳、太平治蹟統類卷二改。
  15. 二年 原作「三年」。按端拱無三年,據通考卷三三四四裔考改。
  16. 馬泥 上文作「馬尾」,長編卷四五作「馬斡」。
  17. 折勒厥麻 上文凡兩見「勒厥麻」,都沒有「折」字。長編卷五四作「拉爾結馬」。
  18. 野狸族 「野狸」二字原倒,據下文及長編卷五五乙正。
  19. 羌部羅泥天王等首領率屬來附 「部」原作「俗」,按本書卷七真宗紀、長編卷五六都作「蕃部羅泥天王」,據改。
  20. 本族軍主 「本」原作「大」,據本書卷二五八曹瑋傳、長編卷八二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