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學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九 宋學士文集 卷第三十
明 宋濂 撰 景侯官李氏觀槿齋藏明正德刊本
目録四

宋學士文集卷第三十    翰𫟍續集卷之十

  傳法正宗記序

表大法之真傳起羣生之正信宜莫如書然而真丹身毒相

去絶逺梵語華言重譯或殊况屡遭㓕斥之禍生乎其後者

必蒐羅墜逸徧𮗚㑹通然後能定是非之真謏聞之士苟𫉬

窺其一偏遂執為確然之論斯亦過矣嗚呼闢邪說之膠固

伸正議於千載之下不有先𮗜學者将何𠩄從㢤昔者濂讀

湼槃經及智度論頗知釋迦文佛以正法授迦葉世世相傳

具有明證故自前魏支彊梁樓至洛邑譯續法傳自七佛至

二十五祖婆舎斯多而止東晋佛䭾䟦陀羅至廬山𠩄譯禪

經自迦葉至二十八祖逹摩多羅而止逮夫後魏之時崇道

屏釋而沙門曇曜蒼黄逃竄單録諸祖之名匿岩穴間僅及

二十四祖師子尊者而止佛運重啓曇曜進為僧綂吉迦夜

等遂因之為 法藏傳其去前魏巳一百九十餘年東晋亦

六十二年矣東魏那連耶舎至鄴復備譯西域諸𠩄傳授事

跡其次第與禪經不差毫髮則全闕之分有不待辯而自明

矣唐興曹溪大弘逹磨之道傳布益衆義學者忌之而神清

為甚乃㩀法蔵傳𠩄列謂師子遭難絶嗣不傳猶以為未足

誣迦葉為小智不足承佛心印指禪經實後来傳㑹難以取

徴而好論議之徒紛紛而起矣宋明教大師契嵩讀而病之

愽采出三蔵記洎諸家紀載釋迦為表三十三祖為傳持法

一千三百四人為分家略傳而旁出宗證継焉名曰傳法正

宗記復畫佛祖相承之像明其世系名曰定祖圖申述禪經

及西域諸師為證以闢義學者之妄名曰正宗論共十二卷

其衛道之嚴凛凛乎不可犯也濂𥨸聞之太平真君之七年

魏太武用崔浩言宣告征鎮佛像胡書皆擊破焚燒當是時

諸種經論多煨燼之末屋壁之𭰹蔵盖至扵乆而後出 此

𮗚之曇曜之流固未必能見禪經至扵諸師之論義學者亦

未必得盡聞之顧執一時單録不全之文而相為垢病猶将

十指而掩日月之光一口而吸滄⿰氵𡨋之水多見其不知量也

大師之辨析夫豈得已者㢤甬東祖杲禪師以誠䔍契道汲

汲焉唯恐法輪不運合衆縁重刻以傳嗚呼書不流通與無

書等大師固有功扵宗乘而杲公之為則又有功扵大師者

也皆不可以不紀因追序其作者之意扵首簡云

  西甌黄氏家牒記

黄本陸終之後受封扵黄(⿱艹石)春秋𠩄書黄人是也其後為楚

𠩄㓕散居江淮間以囯為氏在宋之季有諱定者家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六

合為兵馬副都監元兵攻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定同大将與之鏖𢧐敗績挈妻

孥踰濤江居䖏之龍泉㑹㐮愍公唆都帥師攻䖏定復隨州

兵出𢧐至九里潭力屈就擒唆都命褫其衣反接于樹彎弓

而向之曰速降速降不降矢貫汝心矣定毅然弗為動定季

女 金聞之獨泣曰女子緩急無用理誠不誣妾雖不才忍

見父入鬼籙乎乃脫簮珥蓬首垢面走馬謁唆都曰将軍平

江南一才一藝冝不忍棄妾父有大将之畧柰何寘之死地

即死愈堅池敵心扵将軍甚無益也故妾含恥耒言將軍苟

不聽妾請與父同死誓不獨生也唆都義之即命釋其縳俾

𨽾麾下同掠地閩中𫞐授忠武校尉建寕路下千戸且命統

精兵擊延平之沙縣定嘆曰吾宋臣也不能死其顙有泚矣

柰何加兵向之乃引疾固辭寓建寕之甌寕将終老焉後五

年復擢泗州五河縣尹階承務郎未及代又棄官歸以壽考

終塟城南蓮華池上定娶某郡連氏生四子世部世衡世得

世虎世衡郢復翼緫把緫把軍職也世虎有勇力能以手握

巨竹破之世衡獨有後餘皆無傳世衡亦娶連氏生三子義

夫老柱細良歿塟夀山之原義夫字世忠娶建安陳善足生

四子同壽衆嘉如滿普保歿塟聖佛壇之岡同壽衆嘉蚤夭

如滿 子謙娶建安張鼐生四子仁義智貴仁字淵静以易

經舉鄕貢進士名列苐四以温純能詞章選為太常賛禮郎

階將仕佐郎娶泰州張蕙義字永宜智夭貴字用和王氏出

也普保字居德年十六郡庠𥝠試輙先列巳而深通易經應

書鄕闈遂有薦于朝者授忠州鄷都丞娶某郡張㳤壽生二

子炳烔炳蚤夭老柱好武藝娶某氏生一子閭其𠩄習如其

父歿于軍細良娶某氏生一子某𥘉義夫既歿如滿八𡻕普

保四𡻕家事絶艱辛陳氏以黄乃䆠族氷雪自守越五年其

外伯父馮翁力奪其志適里之同姓黄清字寒潭實桂甫之

子宋孔目官某之孫鞠育二子擇名師傳授以詩書不翅親

父二子亦感其恩能孝飬之生事塟𥙊終身無違者清之弟

浄旣生子珉珉復生子福慧矣孔目之宗當不墜如滿乃還

奉五河君之祀其子仁甞従予學明經間脩其家牒使後人

有𠩄扵考請予序之予聞氏族之學昔人𠩄甚重𠩄以明同

異辯 踈别是非也盖氣血相貫喘息相通唯正系之傳則

然儻以他氏參之此即莒人之㓕鄫不可不慎也寒潭固同

姓其家承胤旣有其人子謙之自禰其父斯近禮巳况五河

君以武顯而居德及仁方以詩書起家易武以文尤可見能

亢其宗者其顯融盖未艾也故弗辭而爲之記詩有云子子

孫孫勿替引之黄氏之後人益思其自慎者㢤

  故麗水葉府君墓銘

括之葉氏世居松陽卯山至唐銀青光禄大夫越國公法善

始以道術顯宋𥘉有諱備者従夘山迁麗水之東里又至崇

信軍莭度使贈檢校少保夢得始以政學著夢得字少藴世

稱石林先生者也府君諱元顥字子西先生之十世孫氣宇

凝慤沉酣於六籍而旁溢諸史百家折𠂻羣聖人之說故其

學粹然不雜以他岐端居(⿱艹石)思喜怒不形于色一動一静咸

撿押無違度雖經鑠石流金之候未甞𩀌SKchar衣而䖏下帷講

授 子執經者環立左右府君爲敷繹奥㫖攝其粗踈入於

宻微無不盎然𠑽足(⿱艹石)𫎇大霧而行不知身之沾潤也然其

躬行尤力在父母側和婉其聲氣進退有容恒恐弗勝其依

戀慕愛之情津津然洋溢扵外暨歿哀毁骨立㡬至扵㓕性

終身孝慕不衰四時𥙊享必極其豊腆𫉬一珍品不薦不敢

食遇諱日之臨設席奠酒漿籩豆𦵔⿰酉𬐚哭盡衰追想容聲竟

日乃已延平守項君棣孫郷友也毎稱之曰吾交人多矣生

事塟𥙊求無愧古昔者惟吾子西耳人聞之無異辭家雖貧

殺衣縮食塟宗黨十餘䘮有告急者輙視其有無給之過庭

之間尤善扵訓迪甞曰吾家自石林益衍書詩之澤接武䋲

䋲至今十餘世矣吾祖吾父挺然扵其中尤以種學績文自

任其遺編所存者可見巳故郷旦之評必曰儒紳之聮𮜿者

東里葉氏也吾朝夕以思唯寐始忘之爾等毋怠事累吾無

以見先人地下諸子聞之更相𭄿勵皆為文行士里閭取府

君以 則焉年旣高幅巾大衣𥚹裷扵烟霞泉石間嘯詠自

娱其樂道循理一出乎惟分之正士大夫多慕艶之故相率

號之為樂𨼆翁一旦遘疾復呼諸子謂曰吾今幸得全歸矣

生不𩀌父母死安可侼去之乎爾當歸吾骨先墓之側魂魄

或有知當謹執饔具之禮死且不恨言訖而氣絶至正甲辰

十二月十二日也壽六十八以某年月日塟墓在喜康郷上

黄之原曽祖懿生祖㤗亨宋太學生父浚母某氏娶趙氏先

九年卒生四子宗道守禮寅清冝壽守禮以明經貢銓曹拜

監察御史予雖不識府君幸與御史中丞青田劉先生㳺先

生盛稱府君歴世相仍之懿未甞不以為襲簮紱者不難而

能傳經業者為難豈惟所習有轉移或不同盖亦有天道焉

自非畜之深發之逺未易以致於斯也善人之報吾将扵府

君徴之雖然府君端人也善士也孝足以奉親行足以厲俗

學足以𮗜 進古𠩄謂郷先生歿則𥙊之者其在斯人歟其

在斯人歟銘曰  括之𩔰族葉最有聞奕世書詩以逮于

君式遵遐𮜿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清芬隠趣恬漠文氣欝煴内外脩飭寤寐

克勤彼皷篋者從之如雲揚確古訓辯詰道原爾𣏌爾SKchar

鋸我釿小大異施期集于勲天道謂何少微夜昏八尺之塋

上生蘭蓀采以醸酒用酻君墳

  棣州髙氏先塋石表辭

高氏出自姜姓氏族書謂齊太公六世孫文公赤生公子高

其孫傒為齊上卿與管仲合諸候有功桓公命傒以王父字

為氏考之春秋傳髙傒乃天子命卿其得氏在桓公前非有

合諸侯之功而後得氏也傒之前巳有髙渠彌高克為鄭大

夫則齊之高氏其先巳仕鄭亦非待傒而賜氏也氏族之學

乆廢其書要不足深信所可信者但知高氏出扵齊而已其

後裔滋蕃分布京兆河南華隂者為最多而棣州之有高氏

又自河南分也當金源之季有諱温者善𮪍射膂力絶人元

兵攻棣州温集 為軍搗退之以功授漢軍謀克佩銀印巳

而帥師勤王遂入宿衛従完顔霆與元兵接戰累授山東經

畧副使金亡温仰天哭曰國亡矣我何生爲将自剄左右奪

其刃且𭄿之曰爾死無益扵國徒傷二親心君親一也SKchar(⿱艹石)

存餘息以奉菽水乎君收淚謝之間関歸鄊里取戎噐銷毁

躬耕隴上噤口不談兵亦不交通賔客惟日以悦親爲務時

方内附濟南頑民有乘𨻶唱亂者以都統召温温力却之然

語及金朝事輙涕下不自禁娶姚氏生男子六冢子玉沈毅

有父風初温以老将家居東諸矦多忌之㑹攻宋籍山東良

家子爲軍玉度不能免因自薦従大将察罕那演取淮泗漣

海四州所向克捷諸王也古壮其勇賜以佩刀弓矢遂従

罕入宋都定閩越𢧐數有功授行軍鎮撫都弹壓凱旋論賞

真授十字翼管軍鎮撫仍佩銀符戍通州玉受命慨然曰吾

生長兵間出萬死一生以幸有今日天下平矣安能 日齷

従徤児軰㳺乎遂以兵属部曲張某領之未㡬十字翼改

戍平江玉因引疾歸山東力田以奉親如温之為或強起之

取世襲為子孫計輙𥬇而不荅娶岳氏生子曰珪字君章以

力本尚義稱其扵榮利淡然無所好族人負官中錢至數百

緍計不知𠩄出珪傾貲代償或貧無衣及饑餓不能出户者

多周之汲汲(⿱艹石)不足有𠩄貸者不收其子錢且戒子孫學耕

稼勿為吏胥其有惡德者不共兆域而蔵家教峻整清風凛

然也娶韓氏生男子三次子翥字伯舉讀書頗通大義輙棄

去遇駿馬不問直之髙下必市之挾弓矢跨行如飛中正鵠

不失毫髪有將家子之風事母能孝食飲必親甞衣衾則視

時燠寒而進退之元統癸酉𡻕儉大疫且四起道殣相望翥

買槥櫝瘞之其未死者作淖糜給之甞以泉布貸人人乆不

能償取其約劑焚去漫(⿱艹石)不復省至正中江浙行中書察知

翥之才行 隨石抹将軍 捕冦海上翥屡建竒䇿将軍

能聽巳而盗不可制方悔不用其言翥寡言𥬇與人交不

為翕翕𤍠乆而益親人自不忍厭之甞教其子云我家近海

濵以弓馬植門户田桑供衣食雖不多知書禮法素謹至今

弗敢墜爾曹益務為善毋貽祖考羞使它人稱汝為善士我

死目亦瞑不然雖日宰百羊馬享吾吾将不食而吐之矣世

以為名言娶呉氏生二子𥙿桂榮生甫一月而母亡懐孟馬

氏来⿰糹⿱𢆶匹其室為出装奩求保母乳之其視𥙿尤篤不翅(⿱艹石)

𠩄生北兵戍南𡈽者宗族給其衣費謂之封椿錢𡻕乆困不

支馬氏𭄿翥曰君雖在戍家既粗立矣又何以仰此為一族

咸稱為仁人至正壬辰秋翥移戍當𡍼桂榮勇冠一軍後三

年戰死金𨹧馬痛之亦成疾卒先是諸妣姚岳韓三氏皆以

孝事舅姑見稱而馬事⿰糹⿱𢆶匹尤加撫弟妹至成人三十餘始

嫁生一子暉日夜迪以書詩至質衣以為束脩暉乃以學名

逮今六合 清  大明御暦遂入侍  青坊乆之擢囯

子𦔳教移磨勘司令陞  太子賛善大夫轉刑曹郎中遂

為福建行省參知政事累階中奉大夫云惟髙氏三世大墓

皆在棣州樓愽務南其原曰髙家庒唯翥死扵亂離㩲瘞建

業西門之外郊叢塜纍纍莫能辯其真其卒時則𡻕丙申四

月某日壽五十六馬之卒頗先扵翥實二月十九日壽五十

又三兵燹之餘又用浮屠法付之水火暉日夜念之淚落不

䏻收將從近代之禮蔵衣冠祖墓之側既請薦紳先生為之

銘而又徴予之文通志其詳予惟先祖有善而不能知不知

也知矣而不能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不仁也仁矣而紀載過於實不信也信

矣而不能要諸禮義則不可銘諸鼎𢑱而傳於孫子也有(⿱艹石)

髙氏三世以来皆以武顯至暉始以文易武名位日致顯融

而扵先德之念尤懸懸如饑可不謂之賢乎其賢謂何予前

𠩄謂五者殆皆無愧者也暉之子(⿱艹石)孫異日升諸塋域知世

德之不易 思有以𡚒發為武者則思横予樹纛折衝扵千

里之外為文者則思建綱叙倫而昭  熈朝之盛典斯不

負暉之𠩄望也不然讀兹碑者其顙寕不有泚也㢤是為表

  莆田四如先生黄公後集序

濂成童時即讀四如先生諸經說見其立論精微鑿鑿過人

逺甚未甞不慕𧰟之稍長歴求先生之事迹然後知其淵源

之𠩄自而凝道之有方也盖先生居莆陽唐御史㴞十二代

孫世為儒家其父績師事𤓰山潘公柄復齋陳公宓二公實

考亭朱子勉齋黄公之高第弟子也先生夙承父訓年十二

試舉子業鄊校多占前列後二十九年始擢咸淳辛未進士

第調監瑞安府比較務未上名公鉅卿争聘之為講師而丞

相江公萬里挽之尤力聲譽翕然動扵一時德祐乙亥冬始

之官與簽樞陸公秀夫遇陸公一見極噐之明年丙子杭都

巳䧟囯事不可為陸公趣先生至行都充益王府撰述官兼

䖏置使司幹辦公事改刑工部架閣以通 郎陞武學諭遂

轉朝奉郎囯子監簿兼福建路招捕使司都參議官先生皆

辭不就宋既改物歸𨼆重山宻林不與世接四方有受學者

先生為敷繹濂洛𨵿閩之說而開導之其為文詞務以理勝

不睱如它文士馳騁葩藻以為工而當時求者紛如也門人

武夷詹清子𩔖次六經四書講義為六卷刋之而先生之子

元汀州路總管府知事SKchar又分記序墓銘字訓之属為五卷

而刋之先生年八十二而終遺文流落扵薦紳者尚多其曽

孫鄊貢進士至又裒集為十卷将刻諸SKchar介楚王府伴讀陳

子晟徴濂為序以傳濂聞㾾洛中微考亭未興艾軒林公光

朝獨倡道莆陽従之者如歸市紅泉東井之學乃聞扵天下

網山林公亦之實紹艾軒之傳網山之後樂軒陳公藻又起

而継之樂軒家長樂網山居福清咸来講學東井而風聲所

𬒳氣習𠩄薰人皆有鄒魯之行及乎𤓰山復齋之起推闡考

亭經訓東 角立化行而教孚文質尤彬彬可𮗚先生産扵

艾軒之鄊耳目之𠩄濡染固己先立乎其大者復因父師之

故矻矻窮年遂SKchar考亭之正緒則其𠩄著皆六經之微𠩄宣

皆天地之秘誠有未易涯涘者柰何道未及行而宋祚已移

識者不能不爲之惜也先生之𠩄藴與不可傳者固巳隨物

俱化(⿱艹石)并其遺文同就泯滅不亦重可惜㢤先生之子(⿱艹石)

孜孜以傳世爲務可謂不死其親者矣濂年耄而昏避求文

者如避讎敵甚不得已多令學子代之今以童年慕𧰟之乆

勉徇至等𠩄請而躬序之如此然先生之集自能行世亦不

藉區區之文而後傳也先生姓黄氏諱仲元字善父後改名

淵字天叟别號韵郷老人云

  重榮桂記

廬𨹧周氏奕葉以書詩爲業有字孟聲者與其子學顔皆以

文鳴薦紳間故廬在吉水之泥田邨門墉之内桂樹一章扶

䟽而離褷晝日成隂縦衡可二畝逺望之童童(⿱艹石)車盖然元

至正壬辰紅巾盗起廬舎皆化 煨燼桂亦焚死剪取其枝

柯為薪唯𠏉獨存越五年甲申桂怱發緑芽膚間已而怒長

不數年間蓊欝(⿱艹石)雲布東南有小桂者二亦壊扵兵至是萌

蘖出自根柢枝葉沃如也閭師里尹過之㦸手指曰此非祥

也妖也物及常則為妖烈火之𠩄焮灸津枯于内枝焦于外

生意安能貫之生意不貫而萌蘖惡乎生苟謂其生為祥則

倒竪之槐僵起之柳不亦祥之大者歟或曰非也此祥也天

地之間有開必先其機之動間不容髪菜公之感挿竹生筍

田氏之聚枯荊再華蓋草木最得氣之先者也大化流衍占

盛衰者毎扵斯𮗚其兆焉唐人以擢弟者為折桂此殆周氏

科目之徴乎二者之論乆未有𠩄定  囯朝洪武庚戍學

顔之子仲方以明經舉于郷㑹試南宫除侍儀使出為中牟

令以政事聞然後始知桂之重榮非為妖也實祥也予甞聞

之人事之與天道誠相表裏有感必有應 終循環無窮今

以兹桂徴天而驗人其祥固無疑者然而君子之論祥當在

人不可使物得以專之仲方益率徳勵行使徳馨逺聞旣以

華其躬又以燾其後人周氏之興其殆未艾也歟係之以詩

維桂之良其色中黄其氣苾芳有士治經藝之于庭比德之

馨帕額執殳来𬋖我廬桂亦變枯椔翳屹然自踵至顛氣絶

弗聮胡彼緑苞怒長如毛有華其膏日益以崇車盖童童敷

隂正濃大化絪緼何屈不伸瑞應之純孰讙孰呶為祥為妖

匪徳SKchar要徳将何徴搴其芳榮以契其貞天昌其家悴而復

華厥兆孔嘉勿剪勿傷是培是封沃以靈漿君子有云瑞當

在人其福乃臻我陳我詩其辭則巵匪頌以規

  趙氏族塟兆域碑銘有序

金華趙君古愚■學而好脩以其先世遭家孔艱歿者多塗

殯於郊乃與二弟古怡古忱謀黜衣殺食歴十年之乆始克

族塟於縣之慶雲鄊青岡山之原鄊先生衢州教授胡 翰

旣爲撰文表諸阡古怡復以爲昭示後嗣辭不厭其繁力請

濂申言之濂以古怡存心愿慤行義如古人不欲重違其意

頗諾之自時厥後𥨸禄于朝徒以未成之學操觚染翰無以

應求文者之紛紜由是不及爲者盖八年于兹矣古怡又介

宗叔嗣泰請之愈堅遂案其圖狀而序之趙氏扵宋有属籍

廣𨹧康簡王徳雍實魏悼王之苐四子五傳至太中大夫堅

之始自汴徙干衢古愚七世祖也特遷之於中穴餘則分左

右而序列焉右則髙大父遂昌令旴夫大父永濟倉副使(⿱艹石)

磬伯父嗣淇嗣鴻叔父嗣淵也左則曽大父時尭叔祖父(⿱艹石)

𨺚父某州路學録嗣滋及弟某縣某䖏巡檢古恒也太中公

碩人田氏髙祖母曽祖母二徐氏祖母陳何李三氏叔祖母

童氏母葉氏叔母張氏嫂張氏皆祔從夫穴而太中公之子

常熟丞公傳 熟之子長溪丞彦鉷皆不迁以長溪君窆蘭

溪常熟君塟衢者乆也今𠩄𦵏者始自太中公即継以遂昌

君者遂昌長溪之子也八世之中凡二十䘮昭穆惟叙尊卑

不亂厲限有截羡道中度神靈載寕人道朂順郷之大夫士

過之者咸相與慕咏而去盖大江以南拘泥於堪輿家謂其

水土淺薄無有族塟之者他未遑深論雖以父子至親其兆

或相去近或十里𠩄逺乃至扵踰百夫以一氣𠩄生喘息之

相通魂神之相依乃使之曠絶䟽逺如此豈人心天理之𠩄

安㢤周官有墓大夫掌凡邦墓之地域為之圖令國民族塟

而掌其政令正其位掌其度數使皆有𥝠地域釋者曰位謂

昭穆也度數謂爵等之大小也古者萬民墓地同䖏分其地

使各有區域得以族塟嗚呼它姓尚爾况同族同氣者乎何

為離而異之何為離而異之古愚兄弟一即乎義理之正而

弗蹈夫流俗之失不亦行古之道㢤行古之道可謂君子者

矣抑聞之趙 既家衢常熟君又迁蘭溪副使君又迁婺城

人遂為金華府人其世德宗系各見公𠩄述墓銘其族塟之

時則洪武戊申𡻕冬十月壬午日也銘曰

人之生也聚族而居朝焉暮焉胥㑹扵堂序之上冠衣濟濟

而咲語嘻嘻柰何其歿也則異而蔵之設其有知也未必能

瞑目扵泉下(⿱艹石)其無知也揆諸人情而胡乃忍為自堪輿家

倡扵禍福之論舉世紛紛遂瀾到而波隨縱曰其理之𠩄必

有狥利而忘孝亦昔賢之𠩄SKchar况渉扵茫昧恍惚弗能使智

者之無疑不有君子孰𮗜其非今昭穆有序塋域具宜其安

死者如生又𢙣知不順夫秉𢑱予𠩄以取之而樂道之者亦

中心深有感慨乎而噫

  虞文靖公像賛

朱明之𭏟離火降精也丹鳥䙰褷為駕綵軿也手握化樞人

文昭明也𥙷帝衮衣五色熒熒也上凌霄漢下瞩九溟也無

幽不啓無芳不榮也頓挫萬彚配合三靈也獨𮪍元氣棲神

SKchar也之死弗沒隨物流形也疑為矞雲燦為德 也琬琰

𠩄勒鬼祕神扄也命世之材一代之英也

  三竒石後銘有序

三竒石後銘為呉士朱孟辯作孟辯𫉬石聚寳山間製為山

玄膚玉芝朶㫁雲角三名其友王𫎇先生圖而銘之銘䆳甚

至不容⿰糹⿱𢆶匹孟辯強子述之信乎珠玉在側𮗜我形穢也其辭

山玄膚割紫蕤星霣魄石抱膄蒼水使者佩失琚山鬼環守

目睢盱内蔵一升白龍酥餐之SKchar霄躡𩀱鳬𡚒迅八極㳺清

都山玄膚玉為徒  右一

玉芝朶自天墮量翠霞裁猗儺燬以九陽真澒火有聲泓噌

玉之瑳不學三秀脆而夥韓終欲攓意仍叵青鳥傳信似需

我玉芝朶青嫷嫷  右二

㫁雲角鬼斧琢秀𥟀𥟀文斮斮霓旌難攀泝寥廓手析祥

㢙一握尚帶蛟龍氣旁魄神母變幻資槖籥上衝牛斗光如

濯㫁雲角鎮書幄  右三

  洪武聖政記序

自古帝王創業埀統方有事于征伐而於彌綸天下之治具

執或未遑及其大統旣集亦不過振厥宏綱而萬目未盡舉

焉如漢之髙帝得囯最正雖曰筭無遺䇿而施之政令猶乏

精詳故史臣賛之亦但云規模宏逺而已夫以髙帝之雄傑

尚如此則其餘從可知矣洪惟   皇上以布衣受

天命蓋與髙帝同雖當開拓士疆之際停戈講藝息馬論道

夜以⿰糹⿱𢆶匹日無一時之寕迨夫正   天位朝萬囯孳孶圖

治恒(⿱艹石)不足於是綱舉于上目備於下誠有非髙帝𠩄可反

是故郊廟以及百神之𥙊禮文咸秩則祀事嚴矣

御極之日即立儲位以正青宫則大本定矣衆建諸王列封

功臣則大分昭矣兵戎之衆自京師逹于郡府率皆設衛𫞐

一出於朝廷而為将者不得𥝠而軍政肅矣中外官有定制

一革冗濫之弊而倖位絶矣冠服有别防範有嚴而民志自

定無僣侈矣他如申禁令覈實效育人才優前代正禮儀之

失去海嶽之封嚴宫壼之法勵忠節之訓剗積𡻕之弊如斯

之𩔖不一而足或前王𠩄未得或行之有未至者皆煥然有

條可以埀法後世此其故何㢤蓋自近代以來習俗圯壊殆

将百年而   天生大有為之君首出庶物一新舊染之

俗與民更始是故睿思𠩄㫁動契典則度越千古咸無與譲

此正𠩄謂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勇智而正萬邦也臣備位詞林以文字為職業

親見  盛德大業日新月著扵是與僚属謀取其有𨵿政

要者編集成書列為上下卷凡七𩔖合(⿱艹石)干條名曰

洪武聖政記然而天之髙明也萬物莫不覆焉地之愽厚也

萬物無不載焉

聖人之作也萬物咸興欣覩焉故凡金科之頒玉條之列著

之於簡書刻之 琬琰傳之於

聖子神孫者将與天地相為無窮書曰惟天聦明惟聖時憲

詩曰詒厥孫謀以燕翼子此之謂矣其𠩄以致四海雍熈之

治比𨺚於唐虞三代者豈不在於兹乎豈不在於兹乎臣不

佞請以是序于篇端極知僣踰無任隕越之至洪武八年𡻕

次乙𫑗正月甲子翰林侍講學士中順大夫知 制誥同脩

國史兼 太子賛善大夫臣宋濂拜手稽首謹序








宋學士文集卷第三十    翰𫟍續集卷之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