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學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九 宋學士文集 卷第五十
明 宋濂 撰 景侯官李氏觀槿齋藏明正德刊本
目録六

宋學士文集卷第五十   芝園集卷第十

  北麓䖏士李府君墓碣

䖏士姓李諱士華字庭實北麓其自𭈹也其先家廬𨹧唐開

元中逺祖徳靈仕為撫州長史因居屬縣之崇仁髙祖昻宋

太學上舎生曽祖緘以春秋舉進士至某官祖适父元徳母

盧氏䖏士賦才瓌異音聲如鍾㓜䘮父母二兄亦蚤世時當

宋季亡頼男子學㺯兵扵村疃暮夜擊人門鈔掠其訾財以

去稍與抗直剚以刃䖏士能自衛卒免其患㑹宋亡為元更

易方笠窄䄂衫䖏士獨深衣幅巾翺翔自如人競以為迂䖏

士𥬇曰我故國之人也義當然爾府君善治生未㡬家大穰

遂以訾雄鄊里積粟𡻕至數千廪遇饑則平價出之飢餓不

能出户者計口而周之活者恒百餘人宗婣無業班財以為

饋死則給棺槨衣衾塟之善地且䘏其遺孤唯恐不及負

能庚者苟有𠩄乞輒再與未甞有靳色或以田廬為償䖏

士正色責之曰先人之業何可廢壊逋尚可紓也慰而遣之

伻有盗廪粟者矜其貧益之使去識與不識咸目之為仁厚

長者云㑹朝廷有鬻爵之命富家兒多競奔䖏士恬不以為

意客以空名告身来售䖏士曰吾愧不能以文學干禄位而

渉銅𦤀之譏雖貴奚益㢤府君性純孝能事繼母如親母雖

其性剛嚴不可近必下氣婉容得其驩心而後止常以不及

終養二親語或臨之輙嗚咽流涕晨昏必展謁先祠遇𥘉度

之日𭈹慟抵暮家人不忍見因諱言之訓諸子以學親自督

視不至夜分不休也為人豁逹大度不少貶以狥流俗見假

鬼惑人者力斥去鄊人闘争㫁㫁然正讙折以片言則免

SKchar頓首謝嘉賔欵門倒屣出迎驩然無倦容雖不觧飲必使

盡醉而去元至正十一年辛未正月五日以無疾終夀八十

六後二十二年當  國朝洪武五年壬子塟于縣之大龍

山之原娶郝陳二氏子四人彬鎬鏞蕃鎬以文行舉于朝擢

國子正女三人丁師周晋戴尚徳其壻也孫三人雝家奴寳

㝎孫女三人尚㓜曽孫二人宜夀普蘭曽孫女二人在室自

夫仁厚之俗衰學者慨想三代之盛猶神龍㳺于玄間欲一

見之而不可得嗚呼豈其然㢤人有古今心無古今有如䖏

士之行如前𠩄載苟謂之三代之民孰不謂然䖏士不可作

矣予故特表出之以勵夫人人然而仕之與否是有命也不

必爲䖏士惜也銘曰

祥麟威鳯𨼆而弗彰苟一出焉是爲希世之祥謂之有邪則

固不能以凾見謂之無邪則簡䇿𠩄紀何爲其周且詳吾謂

䖏士爲三代之民亦是𩔖耳世之人無徒委之扵渺茫緬懐

徳人中心孔傷今其巳矣何日而忘

  貞婦郭丑小傳

郭氏丑字道安六合人也羙姿容其父彬授之書詩輙通大

㫖母劉氏得末疾諸弟妹尚㓜羞服無𠩄𠋣頼道安上扶掖

母氏起居下撫孩穉潄澣紉綴之事皆親之冬盛寒燈火蕭

然持箴恒至夜丰不休且不樂靡麗身衣紈素同綺繡女偕

坐畧不動容目亦不注視至扵纂組烹飪不經師授而悉精

能彬絶愛之不肯歸凢子同里鄭玄来求昏彬激曰而能

従師攻文辭即可爾玄乃力學道安年十九竟妻玄婦道甚

修譽起一鄊間玄以古列女傳難之道安曰某女事如此某

女事如彼一一舉之無漏文玄不能屈因加進學功其父讓

不恱痛䋲之玄悒悒不樂道安曰子但盡誠盡孝他非𠩄知

也瞽叟 -- 臾 ?底豫之言豈猶不聞之耶玄釋然道安秉性堅貞彊

暴欲侵SKchar道安厲色叱之去其人恃為尊属屡見白道安彈

指出血曰父誤我矣父誤我矣不幸遇此唯有一死爾媵人

勸曰何不告夫君知之道安曰吾苟白其故父子何靣目相

見耶曰此人倫之變宜走訴父母使其知𠩄忌不敢肆道安

曰秪楊𢙣聲耳無益也不若就死之為安日向中道安潜出

沉于河時洪武十年七月十七日也彬聞之悲𣣔無生瘞扵

楊子西沙清水潭上一夕玄夢其来車馬儀衛甚都且曰妾

今在長蘆水府掌鉤考人間善𢙣念子索居故一来耳不可

乆留也言畢颯然如雨風而去次夕其姑夢亦如之長蘆在

六合城南二十五里云

史濂曰郭氏素稱詩禮之家婦人女子亦有異扵人彬之姊

真適許士瞻生一女而士瞻死年始二十三耳今垂五十而

節操𪷤然而道安又貞烈如此誠可謂而仰㢤傳言忠節之

人殁必為神明長蘆之事雖近誣亦不敢謂决無是理也嗚

呼新㙜之什孔子刪詩而不刪去者其垂訓也逺矣㢤




宋學士文集卷第五十  芝園集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