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書/卷9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傳第五十五 宋書卷九十六
列傳第五十六
作者:沈約 南朝梁
列傳第五十七

鮮卑吐谷渾

阿柴虜吐谷渾,遼東鮮卑也。父弈洛韓,有二子,長曰吐谷渾,少曰若洛廆。[1]若洛廆別為慕容氏。渾庶長,廆正嫡。父在時,分七百戶與渾,[2]渾與廆二部俱牧馬,馬鬭相傷,廆怒,遣信謂渾曰:「先公處分,與兄異部,牧馬何不相遠,而致鬭爭相傷?」渾曰:「馬是畜生,食草飲水,春氣發動,所以致鬭。鬭在於馬,而怒及人邪。乖別甚易,今當去汝萬里。」於是擁馬西行,日移一頓,頓八十里。經數頓,廆悔悟,深自咎責,遣舊父老及長史乙那樓追渾令還。[3]渾曰:「我乃祖以來,樹德遼右,又卜筮之言,先公有二子,福胙並流子孫。我是卑庶,理無並大,今以馬致別,殆天所啟。諸君試擁馬令東,馬若還東,我當相隨去。」樓喜拜曰:「處可寒。」虜言「處可寒」,宋言爾官家也。即使所從二千騎共遮馬令回,不盈三百步,欻然悲鳴突走,聲若頹山。如是者十餘輩,一向一遠。樓力屈,又跪曰:「可寒,此非復人事。」渾謂其部落曰:「我兄弟子孫,並應昌盛,廆當傳子及曾孫玄孫,其間可百餘年,我乃玄孫間始當顯耳。」於是遂西附陰山。遭晉亂,遂得上隴。後廆追思渾,作阿干之歌。鮮卑呼兄為「阿干」。廆子孫竊號,以此歌為輦後大曲。

渾既上隴,出罕幵、西零。西零,今之西平郡,罕幵,今枹罕縣。自枹罕以東千餘里,暨甘松,西至河南,南界昴城、龍涸。自洮水西南,極白蘭,數千里中,逐水草,廬帳居,以肉酪為糧。西北諸雜種謂之為阿柴虜。

渾年七十二死,有子六十人,長吐延嗣。吐延身長七尺八寸,勇力過人,性刻暴,為昴城羌酋姜聰所刺,劍猶在體,呼子葉延,語其大將絕拔渥曰:[4]「吾氣絕,棺斂訖,便遠去保白蘭。白蘭地既嶮遠,又土俗懦弱,易為控御。葉延小,意乃欲授與餘人,恐倉卒終不能相制。今以葉延付汝,汝竭股肱之力以輔之,孺子得立,吾無恨矣。」抽劍而死。嗣位十三年,年三十五。有子十二人。

葉延少而勇果,年十歲,縛草為人,號曰姜聰,每旦輒射之,射中則喜,不中則號叫泣涕。其母曰:「讎賊諸將已屠膾之,汝年小,何煩朝朝自苦如此。」葉延嗚咽不自勝,答母曰:「誠知無益,然葉延罔極之心,不勝其痛耳。」性至孝,母病,三日不能食,葉延亦不食。頗視書傳,自謂曾祖弈洛韓始封昌黎公,曰:「吾為公孫之子。案禮,公孫之子,得氏王父字。」命姓為吐谷渾氏。嗣立二十三年,年三十三。[5]有子四人。

長子碎奚立。碎奚性純謹,三弟專權,碎奚不能制,諸大將共誅之。碎奚憂哀不復攝事,遂立子視連為世子,委之事,號曰「莫賀郎」。「莫賀」,宋言父也。碎奚遂以憂死。在位二十五年,年四十二。有子六人。子視連以父憂卒,不遊娛,不酣宴。在位十五年,年四十二。有子二人,長曰視羆,次烏紇提。[6]視羆嗣立十一年,年四十二。子樹洛干等並小,弟烏紇提立。紇提立八年,年三十五。視羆子樹洛干立,自稱車騎將軍,義熙初也。

樹洛干死,弟阿犲自稱驃騎將軍。譙縱亂蜀,阿犲遣其從子西彊公吐谷渾敕來泥拓土至龍涸、平康。少帝景平中,阿犲遣使上表獻方物。詔曰:「吐谷渾阿犲介在遐表,慕義可嘉,宜有寵任。今酬其來款,可督塞表諸軍事、安西將軍、沙州刺史、澆河公。」未及拜受,太祖元嘉三年,又詔加除命。未至而阿犲死,弟慕璝立。[7]六年,表曰:「大宋應運,四海宅心,臣亡兄阿犲慕義天朝,款情素著。去年七月五日,謁者董湛至,宣傳明詔,顯授榮爵,而臣私門不幸,亡兄見背。臣以懦弱,負荷後任,然天恩所報,本在臣門,若更反覆,懼停信命。輒拜受寵任,奉遵上旨,伏願詳處,更授章策。」七年,詔曰:「吐谷渾慕璝兄弟慕義,至誠可嘉,宜授策爵,以甄忠款。可督塞表諸軍事、征西將軍、沙州刺史、隴西公。」

先是晉末,金城東允街縣胡人乞伏乾歸擁部眾據洮河、罕幵,自號隴西公。乾歸死,子熾磐立,遣使詣晉朝歸順,以為使持節、都督河西諸軍事、平西將軍,公如故。高祖即位,進號安西大將軍。熾磐死,子茂蔓立。[8]慕璝前後屢遣軍擊,茂蔓率部落東奔隴右,慕璝據有其地。是歲,赫連定於長安為索虜拓跋燾所攻,擁秦戶口十餘萬西次罕幵,欲向涼州,慕璝距擊,大破之,生擒定。燾遣使求,慕璝以定與之。九年,慕璝遣司馬趙敍奉貢獻,幷言二萬人捷。太祖加其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西秦河沙三州諸軍事、征西大將軍、西秦河二州刺史、領護羌校尉,進爵隴西王。弟慕延為平東將軍,慕璝兄樹洛干子拾寅為平北將軍,阿豺子煒代鎮軍將軍。詔慕璝南國將士,昔沒在佛佛者,並悉致。慕璝遣送朱昕之等五十五戶,一百五十四人。

慕璝死,弟慕延立,[9]遣使奉表。十五年,除慕延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西秦河沙三州諸軍事、鎮西大將軍、領護羌校尉、西秦河二州刺史、隴西王。十六年,改封河南王。其年,以拾虔弟拾寅為平西將軍,慕延庶長子繁暱為撫軍將軍,慕延嫡子瑍為左將軍、河南王世子。十九年,追贈阿豺本號安西、秦沙三州諸軍事、沙州刺史、領護羌校尉、隴西王。索虜拓跋燾遣軍擊慕延,大破之,慕延率部落西奔白蘭,攻破于闐國。慮虜復至,二十七年,遣使上表云:「若不自固者,欲率部曲入龍涸越嶲門。」并求牽車,獻烏丸帽、女國金酒器、胡王金釧等物。太祖賜以牽車,若虜至不自立,聽入越嶲。虜竟不至也。

慕延死,拾寅自立。二十九年,以拾寅為使持節、督西秦河沙三州諸軍事、安西將軍、領護羌校尉、西秦河二州刺史、河南王。拾寅東破索虜,加開府儀同三司。世祖大明五年,拾寅遣使獻善舞馬,四角羊。皇太子、王公以下上舞馬歌者二十七首。太宗泰始三年,進號征西大將軍。五年,拾寅奉表獻方物,以弟拾皮為平西將軍、金城公。前廢帝又進號車騎大將軍。

其國西有黃沙,南北一百二十里,東西七十里,不生草木,沙州因此為號。屈真川有鹽池,甘谷嶺北有雀鼠同穴,或在山嶺,或在平地,雀色白,鼠色黃,地生黃紫花草,便有雀鼠穴。白蘭土出黃金、銅、鐵。其國雖隨水草,大抵治慕賀川。[10]

【論】[编辑]

史臣曰:吐谷渾逐草依泉,擅強塞表,毛衣肉食,取資佃畜,而錦組繒紈,見珍殊俗,徒以商譯往來,故禮同北面。自昔哲王,雖存柔遠,要荒回隔,禮文弗被,大不過子,義著春秋。晉、宋垂典,不修古則,遂爵班上等,秩擬台光。辮髮稱賀,非尚簪冕,言語不通,寧敷袞職。雖復苞篚歲臻,事惟賈道,金罽氈毦,非用斯急,送迓煩擾,獲不如亡。若令肅慎年朝,越裳歲饗,固不容以異見書,取高前策。聖人謂之荒服,此言蓋有以也。

校勘記[编辑]

  1. 父弈洛韓有二子長曰吐谷渾少曰若洛廆 「弈洛韓」御覽一二一引十六國春秋前燕錄、晉書通典作「涉歸」。「若洛廆」前燕錄作「弈洛瓌」。
  2. 分七百戶與渾 晉書吐谷渾傳作一千七百家。
  3. 遣舊父老及長史乙那樓追渾令還 「乙那樓」晉書作「那樓馮」。按魏書官氏志,一那蔞氏後改為蔞氏。乙那樓蓋一那蔞之異譯。宋書但稱其姓,晉書則著其名曰馮。下云「樓喜拜曰」,沈約蓋誤以乙那為姓,樓為其名。
  4. 語其大將絕拔渥曰 「絕拔渥」魏書作「紇拔渥」,晉書作「紇拔泥」。
  5. 嗣立二十三年年三十三 「年三十三」各本並作「年四十三」,據晉書改。按上云年十歲,父死,此云嗣立二十三年,則當作年三十三。
  6. 有子二人長曰視羆次烏紇提 晉書同。魏書吐谷渾傳以視羆為視連之弟。
  7. 未至而阿犲死弟慕璝立 據魏書吐谷渾傳,慕璝為阿犲兄子,非其弟。宋書載慕璝表云「臣亡兄阿犲慕義天朝」,則沈書稱慕璝為阿犲之弟,或有所據。
  8. 子茂蔓立 「茂蔓」御覽一二七引十六國春秋西秦錄、魏書晉書通鑑並作「暮末」。通典邊防典作「茙蔓」。本注云:「茙音戎。」
  9. 弟慕延立 「慕延」十六國春秋作「末利延」,魏書作「慕利延」。
  10. 大抵治慕賀川 「慕賀川」各本並作「慕賀州」,南齊書作「慕駕川」。魏書吐谷渾傳原卷亡,北史吐谷渾傳作「伏羅川」。通典邊防典亦作「伏羅川」。「伏羅川」即「慕賀川」之異譯。「州」則為「川」字之譌,今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