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枢密副使赠礼部尚书孝肃包公墓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宋樞密副使贈禮部尚書孝肅包公墓銘
作者:吳奎 西元1062年
    中國著名清官人物的代表-包公的墓誌銘,該墓誌銘由樞密副使的騎都尉 濮陽縣開國子吳奎撰寫,朝奉郎 上騎都尉楊南仲書寫以及甥將仕郎 守溫州里安縣令文勳篆蓋, 寫於西元1062年包公過世之後到隔年歸葬合肥之間,而記載墓誌銘的墓銘石出土於1973年時包公墓的遷葬清理,现藏於安徽省博物馆,藏品号:2:22672。另外,同時出土的還有《宋故永康郡夫人董氏墓志銘》(該墓為夫婦合葬墓,曾受破壞而遷葬該處),但兩個墓誌石都已然破碎,有許多不可辨別的缺漏字,以下全文以「□」來代表缺漏字,而本文摘自《包公遗骨记》(陈佳棣、春桃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5月初版)的附录。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包拯

    宋故樞密副使、朝散大夫、給事中、上輕車都尉、東郡開國侯、食邑一千八百戶、食實封肆佰戶、賜紫金魚袋、贈禮部尚書、諡孝肅包公墓誌銘並序。

    樞密副使、朝散大夫、左諫議大夫、騎都尉、濮陽縣開國子、食邑伍佰戶、賜紫金魚袋吳奎篆。

    朝奉郎、尚書屯田員外郎、知國子監學兼篆石經、同判登聞鼓院、上騎都尉、賜緋魚袋楊南仲書,甥將侍郎、守溫州里安縣令文勳篆蓋。

    宋有勁正之臣,曰“包公”。始以孝聞於州閭,,及仕,從□□□□□□□□□立於時,無所屈。□舉有名效,其聲烈表爆天下人之耳目,雖外夷亦服其重名。朝廷士大夫達于遠方學者,皆不以其官稱,呼之為“公”。□□□□□□□□□□其縣邑公卿忠黨之士,哭之盡哀。京師吏民,莫不感傷,歎息之聲,聞于衢路。□相屬也。公諱拯,字希仁,廬州合肥人。天聖五年進士甲科,初命大理評事,知建昌縣。時皇考刑部侍郎家居,皇妣亦高年,樂處鄉里,不欲遠去,公懇辭為邑,得監和州稅。和鄰合肥,皇考妣猶不樂行,遺公之官。公□□□□□□□□□□□□□□□□□□□□□□□□□終養。積數年,皇考妣繼以耆終,公居喪毀瘠甚,廬墓終制。□服除,又二年,方調知揚州天長縣。□□□□□□□□□□□□□□□□□□□□□□□□□□□□□□□□割牛舌,盜即款伏。進丞大理代。還知端州。州歲貢硯,前守率數十倍取之,以其餘□□□□□□□□□□□□□□□□□□□□□□□中□還□□□□□□□□□東排岸司裁。數月,御史中丞王公拱辰援唐制,乞增置御史裏行。遂拜公監□□□□□□□□□□□□□□□□□□□□□□□□□□□□□□□當選將練兵。國任宰相,系時安危,當取天□□議凡十數事,時邊郡有□□□□□□□□□□□□□□□□□□□□□□□□□□深然□□□□□□□□□□河北河東所籍民兵,以戶上下,故多隱□。如約李抱真之法,以丁□□□□□□□□□□□□□□□□□□□□□□□□□□□□□□□□□□□□□□治□矣。遂使契丹國。虜中神水館之□舍,傳有凶怪,人莫敢居。前此數日有三騶入期間,□□□□□□□□□□□□□□□□□□□□□□□□□□□□□□□□□□為京東路轉運使。未幾,改工部員外郎、直集賢院、陝府西路轉運使。詔許朝覲,既辭。□□□□□□□□□□□□□□□□□□□□□□□□□□□□□□□包拯任陝西,當得金紫。亟令賚賜。行次華陰受服焉。徒河北路,未行。擢為戶部副使。嘗奏事。上□□□□□□□□□□□□□□□□□□□□□□□□□□□□□持政之仁暴,惟在薄賦斂,寬力役,救災患,慎行三者,則衣食滋繁,黎庶番息矣。上深然之。皇佑二年□□□□□□□□□□□□□□□□□□□□□□□□□□□承佑貪暴不法。公力疏褫其宣徽使、南京留守。以散節為許州兵馬都部署,典祀明堂。恩遷兵部員外郎。□□□□□□□□□□□□□□□□□□□□□□□□景靈宮、同群牧制置,□領四使,群議凶凶,公與同列及御史偕上極諫。事未即改,疏複連入。遂罷堯佐宣徽、景靈宮□□□□□□□□□□□□□□□□□□□□□□□□□其忠懇,因定□後妃之家,不得任二府職事。又寫上魏鄭公三疏及條七事。其論□奧,深補於時。四年,進龍圖閣□□□□□□□□□□□□□□□□□□□□□□□無事,時用不餘,請移屯內地,以省大費。事寢,不報。至是,複陳其數,欲諸州才足城守外,屯泊之兵□俾還營,或散處壘□□□□□□□□□□□□□□□□□□□□□□之患。議者複謂戌兵不可驟損,則可訓練。曩所置義勇十八萬。教義勇以秋冬三月番休,按閱補以餱糧,歲費不過屯兵一月。用□□□□□□□□□□□□□□□□□甚明。意向之,大臣議不合,乃止。數月,徙高陽關路都部署安撫使、知灜州。自講和契丹,北邊為無事,守將以宴嬉饋遺為稱職。□□□□□□□□□□□□□□□□□□□約其經用,罷公錢貿易,籍一路吏民所逋欠積歲不能償者十余萬,盡奏除之。以喪子,丐便郡,得知揚州。旋改廬州。公性嚴毅,□□□□□□□□□□□□莫不□服。遷弄部郎中。至和二年,坐保任非其人,降兵部員外郎,知池州。明年,還舊官,徙知江寧府。俄召歸。進右司郎中,權知開封府。府有□□□□□□□□□□□□□□□□卻不得徑至廷下。因緣為奸,公才視事,即命罷之。民得自趨至尹前,無複隔閡。有訟公貴臣逋物貨久不償者。公批狀,俾亟償。貴臣負□□□□□□□□□□□□□□□置對。貴臣窘甚,立償之。中人有構亭榭盜跨惠民河□表識者,會□詔書,廢墀便河□廬舍,完復舊坊。中人自言地契如此。公命□□□□□□□□□□□□□□□丈餘,得河□表識。即毀徹。中人皆服。遂坐□官。嘗有二人飲酒,一能,一不能飲,能飲者袖有金數兩,恐其醉而遺也,納諸不能飲者,□□□□□□□□□□□□□曰:“無之。”金主訟之。詰問,不服。公密遣吏持牒為匿金者自通取諸其家。家人謂事覺,即付金於吏。俄而,吏持金至,匿金者大驚,乃狀。□□□□□□□□□□□□□□□理檢使。公之總風憲,法冠白□□立,□然有不可淩之勢。其所排擊,曲中理實,壞陰邪之機牙,□敢妄發。至於時事,多所建□□□□□□□□□□使提點弄獄,以職事御史府自舉屬官。諫官御史,不避二府。薦舉之人,待制以上,得至執政私第。損休假之日,皆自公發之。理檢例為空名,及公□□□□□□□□□鹹為□正。四年,除樞密直學士、□□□使。異時,管利柄之臣,多所蠲除。部析裁量,轉虛為□□□□□□□□計□舊庫,務所須官物,科於郡縣,賈增數□□費稱是。公為置官場和市,民□科調之擾,物無虛直之耗。劍南酒戶,歲入□布四十余萬匹,甚患其□□□□□用之□□十余萬,吏員失官緡帛,觸罪罟械系,或數□□不能自存,或逃亡遠地。其□□公皆釋之。與為期以輸。率如期至。三部諸司所舉吏,前判□□□□□□□□用,公悉得當舉之官,□□□得自舉。六年,遷給事中,充三司使。數日,遷拜樞密副使。公之舉止,以義以正,達於幾微,敷奏明辨,婁引大體,裁國論之當□□□□□□□不□□□□□□假於人。正色昌言,時望彌洽。上所倚重,體念備至。七年五月己未,方視事,疾作以歸。上遣使賜良藥。幸未,遂以不起聞。車駕□□□□□□□□□□□□才五歲。上顧見,慘愴久之。諭左右曰:包拯公□□□□□□□□□□□禦寺傍,吊賜交至。公幼則挺然若成人,不為戲狎,長彌勖厲操守,□□□□□□□□交遊□□書無所不覽,至於輔世康民,致君立節,可以訓臣人之失。公性峭直立朝剛毅,為國家事,詞嚴氣勁,件析明白,聞者莫不竦然服從。其□□□□□□□□□□□□時嘗令典客張宥,言雄州新開後門,誘納亡叛,探□□□□□□□□□□□□□□□也,假令雄州欲刺知此事,自有正門,何必側門□□□□□□為言,本朝豈嘗問涿州開門邪?虜意沮,不敢複言。其□□□□□□□□傷□□□□□□□□使,再以平□科輸□□厚取民。或水旱之災□□□□□□□田租必改動之,裕於民而後已。廣平兩監牧地,占邢、洛、趙三州民田,萬五千頃,多瀕漳水。□□□□□□□民得自占,歲入得粟六十余萬。群牧司複視其□□□□□□□奏言:為政,奪民膏腴為不牧不之地,非仁厚之意,詔以還民。慶曆初,范宗傑奏榷解州鹽,官自置場,列置縣所鬻之。轉鹽諸郡,吏承其役。破產者不可勝數。□□□□□□議者皆言其非。詔公往視□,且經畫之。公請複通商舊法,迄今為便。又奏罷秦隴所科斜穀造船材木數十萬,□□□所賦建河竹木亦數十萬。□□□□□□□□□□□司專得天下逋負。公承詔,除數十年追胥未入者,總一千二百萬。公雖甚疾惡,至人有□□推以恕心,故其□嚴而無□□□□□□□□君子□□□□□□□□□前朝名臣,既沒,其嗣亦隕。公少為筠所知,及親近懇請以筠族孫,為其嗣之後,丐還田宅。從之。公言治亂興衰之跡,與人論辯□□□□□□□□□□□□□□□□□。公守法持正,敢任事□凜凜然有不可奪之節,蓋孔子所謂大臣者歟!前後奏議為十五卷,皆授據古誼,究砭時病,□德者之言。公曾祖□□□□□□□□□□□氏追封滎陽郡太夫人。祖諱士通,贈太子少傅。祖妣宣□氏,追封馮翊郡太夫人。皇考諱令儀,贈至太保。皇妣張氏,追封廬陽郡太夫人。初娶張氏,早卒;續娶董氏,封永康郡夫人。子繶,太常寺太祝,先公卒。綖,五歲兒也。天子念公之忠,錄綖為太常太祝,及官其族子若孫數人。女二:一女適陝州硤石縣主簿王向,一女適國子監主簿文效,以公之薨,朝命效為保信軍節度推官,俾護喪歸。即以嘉佑癸卯八月癸酉日,葬公於合肥縣公城鄉公城裏。銘曰:□□□□公□□□□□□□德行□躬。竭力于親,盡瘁於君。峻節高志,淩乎青雲。人或曲隨,我直其為。人或善容,我抗其辭。自始及終,言行必壹。□□□□□□□□□□□□□□□□□□□□□□公憂國□□,視民哀憫。念慮所至,聲乎無窮。維仁能力,維義能果。大奸必摧,不顧細瑣。大義□發,每□□□□□□□□□□□□□□□□□□□□□□□□□□止,能大其職。弗克遠圖,吳穹胡嗇。維公逝沒,聖主咨嗟。多賜秩物,厚撫其家。都人感愴,及乎□□為臣□□□□□□□□□□□□□□萬□□□。惟令名之絜,與淮水而悠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