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汲郡吕氏第四女倩容墓誌銘并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宋汲郡吕氏第四女倩容墓誌銘并序
作者:呂景山 北宋
1108年

吕嫣,字倩容,為吕景山之女,吕大防之孫女。

著雍困敦之歲十一月丁巳,冬至,汲郡吕氏用其先人之禮、率族人脩薦事于三世之廟西、顯妣秦國夫人之室,第四女祔焉。執笏奉俎,既致之以嚴霜之思;止賔設位,又中之以舔犢之愛。禮成,為之不樂者終日。已而,始卜得是歲十二月丙申之吉,歸葬于京兆府藍田縣太尉原之先塋。於是,父宣義郎景山泣而銘之:倩容,皆予所命也。其行第四,母李氏,崇德縣君;乳母耿氏。元祐元年九月十日生于丞相府,年二十二歲,病足弱之疾,卒于長安昇平坊之第。前此一歲二月二十有三日也。其為人明慧,異於常童,凣女工、儒釋、音樂之事,無不洞曉;孝友婉娩,盡得家人之懽心,而汲公秦國尤鐘愛焉。暨汲公之南,亦從至大庾嶺下;不幸遭離大故,返葬關中。往復萬里,艱難百為,實與焉。汲公治命,面予冠帔。建中靖國元年,始拜  恩𧶘。惟加笄之日,一學服之。許嫁章都公之曾孫壽孫者。病既革,趣之成禮,婿行次華陰,而已逝矣。屬終前一日,予誨以死生浮幻之理,合掌聽受,遺言大抵懼貽父母傷悲之情,複語自寬而已。鳴呼!可哀也已!銘曰:

  慧何豐, 壽何嗇。 從王母, 即幽宅。

  其墓南直汲公之新兆,其東則殤兄鄭翼、弟小四合住祔焉。翼、小四,嫡子也,因識于左方云。大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雲陽縣令太原王康朝書。

                    姚彥刊


拓片排版[编辑]

宋汲郡吕氏第四女倩容墓誌銘并序              
著雍困敦之歲十一月丁巳,冬至,汲郡吕氏用其先人之
禮、率族人脩薦事于三世之廟西、顯妣秦國夫人之室,第
四女嫣祔焉。執笏奉俎,既致之以嚴霜之思;止賔設位,又
中之以舔犢之愛。禮成,為之不樂者終日。已而,始卜得是
歲十二月丙申之吉,歸葬于京兆府藍田縣太尉原之先
塋。於是,父宣義郎景山泣而銘之:嫣字倩容,皆予所命也。
其行第四,母李氏,崇德縣君;乳母耿氏。元祐元年九月十
日生于丞相府,年二十二歲,病足弱之疾,卒于長安昇平
坊之第。前此一歲二月二十有三日也。其為人明慧,異於
常童,凣女工、儒釋、音樂之事,無不洞曉;孝友婉娩,盡得家
人之懽心,而汲公、秦國尤鐘愛焉。暨汲公之南,亦從至大
庾嶺下;不幸遭離大故,返葬關中。往復萬里,艱難百為,嫣
實與焉。汲公治命,面予冠帔。建中靖國元年,始拜     恩
𧶘。惟加笄之日,一學服之。許嫁章都公之曾孫壽孫者。病
既革,趣之成禮,婿行次華陰,而已逝矣。屬終前一日,予誨
以死生浮幻之理,合掌聽受,遺言大抵懼貽父母傷悲之
情,複語自寬而已。鳴呼!可哀也已!銘曰:              
   慧何豐,    壽何嗇。    從王母,    即幽宅。    
   其墓南直汲公之新兆,其東則殤兄鄭翼、弟小四合
   住祔焉。翼、小四,嫡子也,因識于左方云。大觀二年十
   二月二十一日,雲陽縣令太原王康朝書。        
                                     姚彥刊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