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現形記/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官場現形記
←上一回 第五回 藩司賣缺兄弟失和 縣令貪贓主僕同惡 下一回→


  卻說三荷包回到衙內,見了他哥,問起「那事怎麼樣了」。三荷包道:「不要說起,這事鬧壞了!大哥,你另外委別人罷,這件事看上去不會成功。」藩台一聽這話,一盆冷水從頭頂心澆了下來,呆了半晌,問:「到底是誰鬧壞的?由我討價,就由他還價;他還過價,我不依他,他再走也還像句話。那裡能夠他說二千就是二千,全盤都依了他?不如這個藩台讓給他做,也不必來找我了。你們兄弟好幾房人,都靠著我老大哥一個替你們一房房的成親,還要一個個的捐官。老三,不是我做大哥的說句不中聽的話,這點事情也是為的大家,你做兄弟的就是替我出點力也不為過,怎麼叫你去說說就不成功呢?況且姓倪的那裡,我們司裡多少銀子在他那裡出出進進,不要他大利錢,他也有得賺了。為著這一點點他就拿把,我看來也不是甚麼有良心的東西!」

  原來三荷包進來的時候,本想做個反跌文章,先說個不成功,好等他哥來還價,他用的是「引船就岸」的計策。先看了他哥的樣子,後來又說什麼由他還價,三荷包聽了滿心歡喜,心想這可由我殺價,這叫做「裡外兩賺」。及至聽到後一半,被他哥埋怨了這一大篇,不覺老羞成怒。

  本來三荷包在他哥面前一向是極循謹的,如今受他這一番排揎,以為被他看出隱情,聽他容身天地,不禁一時火起,就對著他哥發話道:「大哥,你別這們說。你要這們一說,咱們兄弟的帳,索性大家算一算。」何藩台道:「你說什麼?」三荷包道:「算帳!」何藩台道:「算什麼帳?」三荷包道:「算分家帳!」何藩台聽了,哼哼冷笑兩聲道:「老三,還有你二哥、四弟,連你弟兄三個,那一個不是在我手裡長大的?還要同我算帳?」三荷包道:「我知道的。爸爸不在的時候,共總剩下也有十來萬銀子。先是你捐知縣,捐了一萬多,弄到一個實缺;不上三年,老太太去世,丁艱下來,又從家裡搬出二萬多,彌補虧空:你自己名下的,早已用過頭了。從此以後,坐吃山空,你的人口又多,等到服滿,又該人家一萬多兩。憑空裡知縣不做了,忽然想要高升,捐甚麼知府,連引見走門子,又是二萬多。到省之後,當了三年的厘局總辦,在人家總可以剩兩個,誰知你還是叫苦連天,論不定是真窮還是裝窮。候補知府做了一陣子,又厭煩了,又要過甚麼班。八千兩銀子買一個密保,送部引見。又是三萬兩,買到這個鹽道。那一注不是我們三個的錢。就是替我們成親,替我們捐官,我們用的只好算是用的利錢,何曾動到正本。現在我們用的是自家的錢,用不著你來賣好!甚麼娶親,甚麼捐官,你要不管盡管不管,只要還我們的錢!我們有錢,還怕娶不得親,捐不得官!」

  何藩台聽了這話,氣得臉似冬瓜一般的青了,一只手綹著鬍子,坐在那裡發愣,一聲也不言語。三荷包見他哥無話可說,索性高談闊論起來。一頭說,一頭走,背著手,仰著頭,在地下踱來踱去。只聽他講道:「現在莫說家務,就是我做兄弟的替你經手的事情,你算一算:玉山的王夢梅,是個一萬二,萍鄉的周小辮子八千,新昌鬍子根六千,上饒莫桂英五千五,吉水陸子齡五千,廬陵黃甫六千四,新畬趙苓州四千五,新建王爾梅三千五,南昌蔣大化三千,鉛山孔慶輅、武陵盧子庭,都是二千,還有些一千、八百的,一時也記不清,至少亦有二三十注。我筆筆都有帳的。這些錢,不是我兄弟替你幫忙,請教那裡來呢?說說好聽,同我二八、三七,拿進來的錢可是不少,幾時看見你半個沙殼子漏在我手裡?如今倒同我算起帳來了。我們索性算算清。算不明白,就到南昌縣裡,叫蔣大化替我們分派分派。蔣大化再辦不了,還有首府、首道。再不然,還有撫台,就是京控亦不要緊。我到那裡,你就跟我到那裡。要曉得兄弟也不是好欺侮的!」

  (京控:即到京府去告狀。)

  三荷包越說越得意,把個藩台白瞪著眼,只是吹鬍子,在那裡氣得索索的抖,楞了好半天,才喘吁吁的說道:「我也不要做這官了!大家落拓大家窮,我辛辛苦苦,為的那一項!爽性自己兄弟也不拿我當作人,我這人生在世上還有甚麼趣味!不如剃了頭髮當和尚去,還落個清靜!」三荷包說道:「你辛辛苦苦,到底為的那一項?橫豎總不是為的別人。你說兄弟不拿你當人,你就該應擺出做哥子的款來!你不做官,你要做和尚,橫豎隨你自家的便,與旁人毫不相干。」

  何藩台聽了這話,越想越氣。本來躺在床上抽大煙,站起身來,把煙槍一丟,豁琅一聲,打碎一只茶碗,潑了一床的茶,褥子潮了一大塊。三荷包見他來的凶猛,只當是他哥動手要打他。說時遲,那進快,他便把馬褂一脫,卷了卷袖子,一個老虎勢,望他哥懷裡扑將來。何藩台初意丟掉煙槍之後,原想奔出去找師爺,替他打稟帖給撫台告病。今見兄弟撒起潑來,一面竭力抵擋,一面嘴裡說:「你打死我罷!」起先他兄弟倆鬥嘴的時候,一眾家人都在外間,靜悄悄的不敢則聲。等到後頭鬧大了,就有幾個年紀大些的二爺進來相勸老爺放手。一個從身後抱住三老爺,想把他拖開,誰知用了多大的力也拖不開。還有幾個小跟班,不敢進來勸,立刻奔到後堂告訴太太說:「老爺同了三老爺打架,拉著辮子不放。」太太聽了,這一嚇非同小可!也不及穿裙子,也不要老媽子攙,獨自一個奔到花廳。眾跟班看見,連忙打帘子讓太太進去。只見他哥兒倆還是揪在一塊,不曾分開。太太急得沒法,拚著自己身體,奔向前去,使盡生平氣力,想拉開他兩個。那裡拉得動!一個說:「你打死我罷!」一個說:「要死死在一塊兒!」太太急得淌眼淚說:「到底怎麼樣?」嘴裡如此說,心上到底幫著自己的丈夫,竭力的把他丈夫往旁邊拉。何藩台一看太太這個樣子,心早已軟了,連忙一鬆手,往旁邊一張椅子上坐下。

  那三荷包卻不提防他哥此刻鬆手,仍舊使著全副氣力往前直頂;等到他哥坐下,他卻扑了一個空,齊頭拿頭頂在他嫂子肚皮上。他嫂子是女人,又有了三個月的身孕,本是沒有氣力的,被他叔子一頭撞來,剛正撞在肚皮上。只聽得太太啊唷一聲,跟手咕咚一聲,就跌在地下。三荷包也爬下了,剛剛磕在太太身上。何藩台看了,又氣又急:氣的是兄弟不講理,急的是太太有了三個月的身孕,自己已經一把鬍子的人了,這個填房太太是去年娶的,如今才有了喜,倘或因此小產,那可不是玩的。當時也就顧不得別的了,只好親自過來,一手把兄弟拉起,卻用兩只手去拉他太太。誰知拉死拉不起。只見太太坐在地下,一手摸著肚皮,一手托著腮,低著頭,閉著眼,皺著眉頭,那頭上的汗珠子比黃豆還大。何藩台問他怎樣,只是搖頭說不出話。何藩台發急道:「真正不知道我是那一輩子造下的孽,碰著你們這些孽障!」三荷包見此光景,搭訕著就溜之乎也。

  起先太太出來的時候,另外有個小底下人奔到外面聲張起來說:「老爺同三老爺打架,你們眾位師爺不去勸勸!」頃刻間,各位師爺都得了信,還有官親大舅太爺、二舅老爺、姑老爺、外孫少爺、本家叔大爺、二老爺、侄少爺,約齊好了,到簽押房裡去勸和。走進外間,跟班回說:「太太在裡頭。」於是大家縮住了腳,不便進去;幾個本家也是客氣的,一齊站在外間聽信。後首聽見三老爺把太太撞倒,太太啊唷一聲,大家就知道這事越鬧越大,連勸打的人也打在裡頭了。跟手看見三老爺掀帘子出來,大家接著齊問他甚麼事,三老爺因見幾個長輩在跟前,也不好說自己的是,也不好說他哥的不是,但聽得說了一聲道:「咱們兄弟的事,說來話長,我的氣已受夠了,還說他做甚!」說罷了這一句,便一溜煙外面去了。這裡眾人依舊摸不著頭腦。後來帳房師爺同著本家二老爺,向值簽押房的跟班細細的問了一遍,方知就裡。

  二老爺還要接著問別的,只聽得裡面太太又在那裡啊唷啊唷的喊個不住,想是剛才閃了力了,論不定還是三老爺把他撞壞的。大家都知這太太有了三個月的喜,怕的是小產。外間幾個人正在那裡議論,又聽得何藩台一疊連聲的叫人去喊收生婆,又在那裡罵上房裡的老媽子:「都死絕了,怎麼一個都不出來?」眾跟班聽得主人動氣,連忙分頭去叫。不多一刻,姨太太、小姐帶了眾老媽,已經走到屏門背後。於是眾位師爺只好回避出去。姨太太、小姐帶領三四個老媽進來,又被何藩台罵了一頓,大家不敢做聲。好容易五六個人拿個太太連抬帶扛,把他弄了進去。何藩台也跟進上房,眼看著把太太扶到床上躺下。問他怎樣,也說不出怎樣。

  何藩台便叫人到官醫局裡請張聾子張老爺前來看脈。張聾子立刻穿著衣帽,來到藩司衙門,先落官廳,手本傳進;等到號房出來,說了一聲「請」,方才跟著進去。走到宅門號房站住,便是執帖二爺領他進去。張聾子同這二爺,先陪著笑臉,寒暄了幾句,不知不覺領到上房。何藩台從房裡迎到外間,連說:「勞駕得很!……」張聾子見面先行官禮,請了一個安,便說:「憲太太欠安,卑職應得早來伺候。」何藩台當即讓他坐下,把病源細細說了一遍。不多一刻,老媽出來相請。何藩台隨讓他同進房間。只見上面放著帳子。張聾子知道太太睡在床上,不便行禮,只說一句「請太太的安」。帳子裡面也不則聲,倒是何藩台同他客氣了一句。他便側著身子,在床面前一張凳子上坐下,叫老媽把太太的右手請了出來,放在三本書上,他卻閉著眼,低著頭,用三個指頭按准寸、關、尺三步脈位,足足把了一刻鐘的時候,一只把完,又把那一只左手換了出來,照樣把了半天。然後叫老媽子去看太太的舌苔。何藩台恐怕老媽靠不住,點了個火,梟開帳子,讓張聾子親自來看。張聾子立刻站了起來,只些微的一看,就叫把帳子放下,嘴裡說:「冒了風不是頑的!」說完這句話,仍由何藩台陪著到外間開方子。張聾子說:「太太的病本來是郁怒傷肝,又閃了一點力,略略動了胎氣。看來還不要緊。」於是開了一張方子,無非是白朮、子芩、川連、黑山梔之類。寫好之後,遞給了何藩台,嘴裡說:「卑職不懂得甚麼,總求大人指教。」何藩台接過,看了一遍,連說:「高明得很!……」又見方子後面另外注著一行小字,道是「委辦官醫局提調、江西試用通判張聰謹擬」十七個字。何藩台看過一笑,就交給跟班的拿折子趕緊去撮藥。這裡張聾子也就起身告辭。少停撮藥的回來照方煎服。不到半個鐘頭,居然太太的肚皮也不痛了。何藩台方才放心。

  只因這事是他兄弟鬧的,太太雖然病不妨事,但他兄弟始終不肯服軟,這事情總得有個下場。到了第二天,何藩台便上院請了兩天假,推說是感冒,其實是坐在家裡生氣。三荷包也不睬他,把他氣的越發火上加油,只好虛張聲勢,到簽押房裡,請師爺打稟帖給護院,替他告病;說:「我這官一定不要做了!我辛辛苦苦做了這幾年官,連個奴才還不如,我又何苦來呢!」那師爺不肯動筆,他還作揖打恭的求他快寫。師爺急了,只好同伺候簽押房的二爺咬了個耳朵,叫他把合衙門的師爺,什麼舅太爺、叔太爺,通通請來相勸。不消一刻,一齊來了。當下七嘴八舌,言來語去。起先何藩台咬定牙齒不答應。虧得一個舅太爺,一個叔太爺,兩個老人家心上有主意,齊說:「這事情是老三不是,總得叫他來下個禮,賠個罪,才好消這口氣。」何藩台道:「不要叫他,那不折死了我嗎!」舅太爺道:「我舅舅的話他敢不聽!」便拉了叔太爺,一同出去找三荷包。

  三荷包是一向在衙門裡管帳房的,雖說是他舅舅,他叔叔,平時不免總有仰仗他的地方,所以見面之後,少不得還要拍馬屁。當下舅太爺雖然當著何藩台說:「我舅舅的話他敢不聽?」其實兩個人到了帳房裡來,一見三荷包,依舊是眉花眼笑,下氣柔聲。舅太爺拖長了嗓子,叫了一聲「老賢甥」,底下好像有多少話似的,一句也說不出口。三荷包卻已看出來意,便說:「不是說要告病嗎?他拿這個壓制我,我卻不怕。等他告准了,我再同他算帳。」舅太爺道:「不是這們說。你們總是親兄弟。現在不說別的,總算是你讓他的。你幫著他這幾多年,辛辛苦苦管了這個帳,替他外頭張羅,他並不是不知道好歹,不過為的是不久就要交卸,心上有點不高興,彼此就頂撞起來。」三荷包道:「我頂撞他什麼?如果是我先頂撞了他,該剮該殺,聽憑他辦。」舅太爺道:「我何曾派老賢甥的不是!不過他是個老大哥,你總看手足分上,拚著我這老臉,替你兩人打個圓場,完了這樁事。」叔太爺也幫著如此說。他叔叔卻不稱他為「老賢侄」,比舅太爺還要恭敬,竟其口口聲聲的叫「三爺」。

  三荷包聽了,心想這事總要有個收篷,倘若這事弄僵了,他的二千不必說,還有我的五百頭,豈不白便宜了別人。想好主意,便對他舅舅、叔叔說道:「我做事不要瞞人。他若是有我兄弟在心上,這樁口舌是非原是為九江府起的。」便如此這般的,把賣缺一事,自頭至尾,說了一遍。兩人齊說:「那是我們知道的。」三荷包道:「要他答應了人家二千,我就同他講和。倘若還要擺他的臭架子,叫他把我名下應該分的家當,立刻算還了給我,我立刻滾蛋;叫他從今以後,也不要認我兄弟。」舅太爺道:「說那裡話來!一切事情都在娘舅身上。你說二千就是二千。我舅舅叫他只准要二千,他敢不聽!」說著,便同叔太爺一邊一個,拉著三荷包到簽押房來。

  跟班的看見三老爺來了,連忙打帘子。當下舅太爺、叔太爺,一個在前,一個在後,把個三荷包夾在中間。三荷包走進房門,只見一屋子的人都站起來招呼他,獨有他哥還是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不動。三荷包看了,不免又添上些氣。虧得舅太爺老臉,說又說得出,做又做得出,一手拉著三荷包的手,跑到何藩台面前說:「自家兄弟有什麼說不了的事情,叫人家瞧著替你倆擔心?我從昨天到如今,為著你倆沒有好好的吃一頓飯,老三,你過來,你做兄弟的,說不得先走上去叫一聲大哥。弟兄和和氣氣,這事不就完了嗎。」三荷包此時雖是滿肚皮的不願意,也是沒法,只得板著臉,硬著頭,狠獗獗的叫了聲「大哥」。何藩台還沒答腔,舅老爺已經張開兩撇黃鬍子的嘴,哈哈大笑道:「好了,好了!你兄弟照常一樣,我的飯也吃的下了。」說到這裡,何藩台正想當著眾人發落他兄弟兩句,好亮光自己的臉,忽見執帖門上來回:「新任玉山縣王夢梅王大老爺稟辭、稟見。」這個人可巧是三荷包經手,拿過他一萬二千塊的一個大主顧,今天因要赴任,特來稟辭。何藩台見了手本,回心轉念,想到這是自家兄弟的好處,不知不覺,那面上的氣色就和平了許多。一面換了衣服出去,一面回頭對三荷包道:「我要會客,你在這裡陪陪諸位罷。」大家齊說:「好了,我們也要散了。」說著,舅太爺、叔太爺,同著眾位師爺一哄而散。何藩台自己出來會客。

  原來這位新挂牌的玉山縣王夢梅,本是一個做官好手。上半年在那裡辦過幾個月厘局,不該應要錢的心太狠了,直弄得民怨沸騰,有無數商人來省上控。牙厘局的總辦立刻詳院,將他一面撤委,一面提集司事、巡丁到省質訊。後來查明是他不合縱容司、巡,任情需索。幸得憲恩高厚,只把司、巡辦掉幾個,又把他詳院,記大過三次,停委一年,將此事敷衍過去。可巧何藩台署了藩司,約摸將交卸的一個月前頭,得到不久就要回任的信息,他便大開山門,四方募化。又有個兄弟做了幫手,竭意招徠。只要不惜重貲,便爾有求必應。王夢梅曉得了這條門路,便轉輾託人先請三荷包吃了兩?花酒。齊巧有一天是三荷包的生日,他便借此為名,送了三四百兩銀子的壽禮,就在婊子家弄了一本戲,叫了幾?酒,聚集了一班狐群狗黨,替三荷包慶了一天壽。這天直把三荷包樂得不可開交,就此與王夢梅做了一個知己。可巧前任玉山縣因案撤省。這玉山是江西著名的好缺,他便找到三荷包,情願孝敬洋錢一萬塊,把他署理這缺。三荷包就進去替他說合。何藩台說他是停委的人,現在要破例委他,這個數還覺著嫌少。說來說去,又添了二千。王夢梅又私自送了三荷包二千的銀票。三荷包一手接票子,一面嘴裡說:「咱弟兄還要這個嗎?」等到這句話說完,票子已到他懷裡去了。

  究竟這王夢梅只辦過一趟厘局,而且未曾終局,半路撤回;回省之後,還還帳,應酬應酬,再貼補些與那替他當災的巡丁、司事,就是錢再多些,到此也就有限了。此番買缺,幸虧得他有個錢莊上的朋友替他借了三千,他又弄到一個帶肚子的師爺,一個帶肚子的二爺,每人三千,說明到任之後,一個管帳房,一個做稿案。三注共得九千,下餘的四五千多是自己湊的。這日因為就要上任,前來稟辭,乃官樣文章,不必細述。王夢梅辭過上司,別過同寅,帶領家眷,與所有的幕友、家丁,一直上任而去。在路非止一日。將到玉山的頭一天,先有紅諭下去,便見本縣書差前來迎接。王夢梅的意思,為著目下乃是收漕的時候,一時一刻都不能耽誤的。原想到的那一天就要接印,誰知到的晚了,已有上燈時分,把他急的暴跳如雷,恨不得立時就把印搶了過來。虧得錢穀上老夫子前來解勸,說:「今天天色已晚,就是有人來完錢糧漕米,也總要等到明天天亮,黑了天是不收的,不如明天一早接印的好。」王夢梅聽了他言,方始無話。卻是這一夜不曾合眼。約摸有四更時分便已起身,怕的是誤了天亮接印,把漕米錢糧被前任收了去。等到人齊,把他抬到衙門裡去,那太陽已經在牆上了。拜印之後,升座公案,便是典史參堂,書差叩賀,照例公事,話休絮煩。

  (帶肚子:官員上任時借墊幕僚的錢。)

  且說他前任的縣官本是個進士出身,人是長厚一路,性情卻極和平,惟於聽斷上稍欠明白些。因此上憲甄別屬員本內,就輕輕替他出了幾句考語,說他是:「聽斷糊涂,難膺民社。惟係進士出身,文理尚優,請以教諭歸部銓選。」本章上去,那軍機處擬旨的章京向來是一字不易的,照著批了下來。省裡先得電報,隨後部文到來。偏偏這王夢梅做了手腳,弄到此缺。王夢梅這邊接印,那前任當日就把家眷搬出衙門,好讓給新任進去。自己算清了交代,便自回省不題。

  (章京:官名,軍機處的辦事人員。)

  且說王夢梅到任之後,別的猶可,倒是他那一個帳房,一個稿案,都是帶肚子的,凡百事情總想挾制本官。起初不過有點呼應不靈,到得後來,漸漸的這個官竟像他二人做的一樣。王夢梅有個侄少爺,這人也在衙門裡幫著管帳房,肚裡卻還明白。看看苗頭不對,便對他叔子說:「自從我們接了印,也有半個多月,幸虧碰著收漕的時候,總算一到任就有錢進,不如把他倆的錢還了他們,打發他走,免得自己聲名有累。」他叔子聽了,楞了一楞。歇了一會,才說得一聲:「慢著,我自有道理。」侄少爺見話說不進,也就不談了。

  原來這王夢梅的為人最惡不過的。他從接印之後,便事事有心退讓,任憑他二人胡作胡為,等到有一天鬧出事來,便翻轉面孔,把他二人重重的一辦,或是遞解回籍,永免後患。不但干沒了他二人的錢文,並且得了好名聲,豈不一舉兩得。你說他這人的心思毒還不毒?所以他侄少爺說話,毫不在意。

  回到簽押房,偏偏那個帶肚子的二爺,名字喚蔣福的,上來回公事。有一樁案件,王夢梅已批駁的了,蔣福得了原告的銀錢,重新走來,定要王夢梅出票子捉拿被告。王夢梅不肯。兩個人就鬥了一會嘴,蔣福嘰哩咕嚕的,撅著嘴罵了出去。王夢梅不與他計較,便拿朱筆寫了一紙諭單,貼在二堂之上,曉諭那些幕友、門丁。其中大略意思無非是:

  本官一清如水。倘有幕友、官親,以及門稿、書役,有不安本分、招搖撞騙,私自向人需索者,一經查實,立即按例從重懲辦,決不寬貸。

各等語。此諭貼出之後,別人還可,獨有蔣福是心虛的,看了好生不樂。回到門房,心上盤算了一回,自言自語道:「他出這張諭帖,明明是替我關門。一來絕了我的路,二來借著這個清正的名聲,好來擺布我們。哼哼!有飯大家吃,無飯大家餓,我蔣某人也不是好惹的。你想獨吞,叫我們一齊餓著,那卻沒有如此便宜!」想好主意,次日堂事完後,王夢梅剛才進去,一眾書役正要紛紛退下,他拿手兒一招道:「諸位慢著!老爺有話吩咐。」眾人聽得有話,連忙一齊站定。他便拖著嗓子講道:「老爺叫我叫你們回來,不為別事,只因我們老爺為官一向清正,從來不要一個錢的;而且最體恤百姓,曉得地方上百姓苦,今年年成又沒有十分收成,第一樁想叫那些完錢糧的照著串上一個完一個,不准多收一分一厘。這件事昨日已經有話,等到定好章程就要貼出來的。第二樁是你們這些書役,除掉照例應得的工食,老爺都一概拿出來給你們,卻不准你們在外頭多要一個錢。你們可知道,昨天已貼了諭帖,不准官親、師爺私自弄錢?查了出來,無論是誰,一定重辦。你們大家小心點!」說完這話,他便走開,回到自己屋子裡去。

  (串:指單據、憑證。)

  這些書差一干人退了下來,面面相覷,卻想不出本官何以有此一番舉動,真正摸不出頭腦。於是此話哄傳出去,合城皆知,都說:「老爺是個清官,不日就有章程出來,豁除錢糧浮收,不准書差需索。」那第二件,人家還不理會,倒是頭一件,人家得了這個信息,都想等著占便宜。一等三天,告示不曾出來,這三天內的錢糧卻是分文未曾收著。王夢梅甚為詫異,說:「好端端,這三天裡頭怎麼一個錢都不見!」因差心腹人出外察聽,才曉得是如此如此,這一氣非同小可!恨的他要立時坐堂,把蔣福打三千板子,方出得這一口氣。後來幸虧被眾位師爺勸住,齊說:「這事鬧出來不好聽。」王夢梅道:「被他這一鬧,我的錢還想收嗎?」錢穀師爺道:「不如打發了他。這件事總算沒有,他的話不足為憑,難道這些百姓果真的抗著不來完嗎?」

  王夢梅見大家說得有理,就叫了管帳房的侄少爺來,叫他去開銷蔣福,立時三刻要他卷鋪蓋滾出去。侄少爺道:「三千頭怎麼說?」王夢梅道:「等查明白了沒有弊病,才能給他。」侄少爺道:「這話恐怕說不下去罷。」王夢梅道:「怎麼你們都巴望我多拿出去一個,你們才樂?」侄少爺碰了這個釘子,不敢多說話,只得出來同蔣福說。蔣福道:「我打老爺接印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我這飯是吃不長的。要我走容易得很,只要拿我的那三千洋錢還我,立時就走。還有一件:從前老爺有過話,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現在老爺有得升官發財,我們做家人的出了力、賠了錢,只落得一個半途而廢。這裡頭請你少爺怎麼替家人說說,利錢之外,總得貼補點家人才好。還有幾樁案子裡弄的錢,小事情,十塊、二十塊,也不必提了。即如孔家因為爭過繼,胡家同盧家為著退婚,就此兩樁事情,少說也得半萬銀子。老爺這個缺一共是一萬四千幾百塊錢,連著盤費就算他一萬五。家人這裡頭有三千,三五一十五,應該怎麼個拆法?老爺他是做官的人,大才大量,諒來不會刻苦我們做家人的。求少爺替家人善言一聲,家人今天晚上再來候信。」說罷,退了出去。

  侄少爺聽了這話,好不為難,心下思量:「他倒會軟調脾,說出來的話軟的同棉花一樣,卻是字眼裡頭都含著刺。替他回的好,還是不替他回的好?若是直言擺上,我們這位叔太爺的脾氣是不好惹的,剛才我才說得一句,他就排揎我,說我幫著外頭人叫他出錢。若是不去回,停刻蔣福又要來討回信,叫我怎樣發付他。說一句良心許,人家三千塊錢,那不是一封一封的填在裡頭給你用的;現在想要干沒了人家的,恰是良心上說不過。況且蔣福這東西也不是甚麼吃得光的。真正一個惡過一個,叫我有甚麼法子想!也罷,等我上去找著嬸子,探探口氣看是如何,再作道理。」主意打定,便叫人打聽老爺正在簽押房裡看公事。他便趁空溜到上房,把這事從頭至尾告訴了太太一遍。又說:「現在叔叔的意思,一時不想拿這錢還人家。蔣福那東西頂壞不過,恐怕他未必就此干休。所以侄兒來請嬸娘的示,看是怎麼辦的好?」豈知這位太太性情吝嗇,只有進,沒有出,卻與丈夫同一脾氣。聽了這話,便說:「大少爺,你第一別答應他的錢。叔叔弄到這個缺不輕容易,為的是收這兩季子錢糧漕米,貼補貼補。被蔣福這東西如此一鬧,人家已經好幾天不交錢糧了!你叔叔恨的牙癢癢,為的是到任的時候,他墊了三千塊錢,有這點功勞,所以不去辦他。至於那注錢亦不是吃掉他的,要查明白沒有弊病才肯給他。你若答應了他,你叔叔免不得又要怪你了。」侄少爺聽了這話,不免心下沒了主意,又不好講別的,只得搭訕著出來,回到帳房,悶悶不樂。忽見帘子掀起,走進一人。你道是誰?原來就是蔣福聽回信來了。侄少爺一見是他,不覺心上畢拍一跳。究竟如何發付蔣福,與那蔣福肯干休與否,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官場現形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