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山集/卷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五言絶句=

江遊[编辑]

秋來乘艇子,
出浦更悠然。
鳥白江初濶,
天空月正圓。

和杜韻[编辑]

其一[编辑]

山晚溪喧減,
天秋月放多。
棹歌如未起,
其奈老夫何。

其二[编辑]

有詩俱月底,
無酒不松根。
問我今何處,
堯天擊壤村。

其三[编辑]

老翠山皆洞,
深紅樹頗花。
人誇仙世界,
我笑是貧家。

細雨 (莊昶)[编辑]

其一[编辑]

細雨攤書巻,
風花坐晚軒。
開籠拜鸚鵡,
鸚鵡會人言。

其二[编辑]

短帽花能舞,
長歌袖亦軒。
鬩墻詩最好,
不是聖人言。

其三[编辑]

黙黙閒思坐,
蕭然閒此軒。
田家荊樹好,
好亦不須言。

其四[编辑]

俯仰無窮樂,
春風一草軒。
此心還大舜,
不見有流言。

題畫[编辑]

其一[编辑]

道人一片心,
雲水活潑潑。
何處問天機,
天機此秋閣。

其二[编辑]

坐亦豈非行,
行亦豈非坐。
問我我不言,
笑舞溪雲破。

題蘭[编辑]

其一[编辑]

幽蘭在南坡,
愛之亦何趣。
為愛幽蘭香,
須識香來處。

其二[编辑]

此蘭我何愛,
對之終日坐。
萬物我一蘭,
天地乃一我。

活水亭雜詩[编辑]

其一[编辑]

出門山水遊,
小孫每相喜。
殷勤捧鳩藤,
請與老翁拄。

其二[编辑]

讀書眼已花,
半板未能過。
只向小藤牀,
閉眼終日坐。

其三[编辑]

布褐聊自溫,
豆粥長一飽。
只此深山居,
逍遙以終老。

題孫癡春草[编辑]

未了物何我,
了了我一物。
道人活潑心,
一片西窓緑。


  題沈石田畫鵝為文元作

  天機我不言言之欲誰領栁塘春水深弄此白鵝影   其二   老鵝秋菊中我欲畫幾畫萬古天地間且讓庖羲獨

  寄婁一齋

  炯炯平生心白日青天在深山南斗髙無夜不再拜   其二   江門風月詩蓮塘水花趣安得二先生傾倒鵝湖寺   其三   朱學本不煩陸學亦非簡先生一笑中皓月千峰晚   其四   斯文久寂寥所望未云絶一夜老頭顱添却千莖白

  江湖勝覽

  江湖萬里船天地雙老脚笑我不出門一箇天峰閣

  題畫

  一雪正如此乾坤何處看都将無極妙千古一憑闌   其二   千古闗仝畫江山意不窮老将無畫意今且問闗仝   其三   天地一驢子溪山坐晚烟古誰先有意畫我過前川   其四   太極吾焉妙圏來亦偶誇此翁江閣路騎雪又梅花

  靜觀亭為南川先生題

  睡起湖亭坐乾坤意自深青天無一滓明月在波心   其二   萬物無無裏斯亭亦偶然道人閒不過聊爾弄湖天   其三   微月此波寂逺峰何處青我來閒與坐不記是誰亭

  題夢白蓮池詩

  賦詩白蓮池夢中聊爾爾寄謝無極翁此吾夢中語

  施孝子

  天下本無孝人間曾閔多誰将施孝子一咏老夫歌

  改施公正執庵為程庵

  天地無窮擔頭昏老病深我無衣與鉢聊寄百年心   其二   明道雖人人君須愛明道莫笑荘定山徒能改君號

  翎毛

  何處乾坤妙天機各灑然相看今滿眼老子更何言

  題畫

  逺山青兩峰老樹紅一葉我懐不可覊空江下明月

  題蕭尹翎毛

  幽鳥啼自哀秋風竹枝怨哀怨情豈勝月明寒影亂   其二   佳木求幽鳥幽鳥求佳木佳木與幽鳥感嘆白頭秃   其三   一見雪滿顱能不懐平生誰将單父臺畫此作西銘   其四   感兹原上情相傾或相顧老我空此心愛亦莫能助

  送博羅何孝子

  贈别疎籬下冬來菊又殘只惟三兩朶留着自家看   其二   白酒江門暖北來風正寒釀方君不録明日寄書難   其三   萬事都難問相逢坐夜闌寒燈青的的莫照酒盃乾   其四   人間何孝子此日更求官何以江門老無詩送子完

  友泉

  一體乾坤妙諸君且未知已将無限意分付友山詩(友山李茶園也余嘗為之一詩矣友泉非友山意乎諸君且将為我打作一片)

  玉溪為謝汝申作

  何哉川上心欲語還自黙安得玉溪翁問我溪中月

  梅花

  梅花一太極老我一梅花點筆無言坐寒溪月滿槎

  騎驢浮海圖和韻

  堂堂白日中鬼怪何用見誰乎江海遊不趂風帆便

  海棠雙喜

  不有平生戚安能極稱時無邊此花鳥方是野人詩

  松風

  何處清風裏長松古縣門海風吹不斷明月滿乾坤

  題畫

  百年圖鳳心空江坐頭白只有古青天還我磻溪月

  題小畫

  何處戲塲中閒來舞獨速放下鬼臉兒俱是真面目

  其二

  數聲老瓦盆一曲古村篴熙熙歌舞中不知皆帝力

  其三

  輸贏每自如萬事亦何有君且莫揚拳輸還酌吾酒

  其四

  蛇麻失其性道眼真不花我當幻中見天地皆蛇麻

  謝氏八景

  芙蓉卓筆   萬古寫不停玄天無一墨我欲往從之蒼蒼本無色   華蓋仙踪   亭亭一華蓋仙踪長萬古萬古一六經六經一尼父   南山拱秀   南山天地中千古一拔萃此秀真泰山當出尼軻輩   北沼涵清   一泓北沼深涵泳在天地何自真不汚孕兹龍馬處   象嶺朝陽   何處觀朝陽日日天東極吾人孤鳳鳴長向朝陽立   瀧岡夜月   吾心萬古天明月一池水以心觀吾心吾心是如此   蒼松競秀   謝家芝蘭庭更着幾松蓋堂堂老翠圓撑住青天在   丹桂秋香   秋香五株桂謝氏還幾株要識乾坤中魯國今一儒

  題菊

  莽莽乾坤雨秋香豈未知秋風将短鬂千古一東籬

  題畫

  浮雲籠晚照野樹亦輕隂莫道無人跡春山也自深   其二   昔日千年調而今兩秃翁都将無限意髙坐釣船中   其三   靜坐方虚極開門江月深梅花今夜好天地亦吾心

  挽查姓民

  公恩在燕北更活江西命問余何以知冷庵印公印   其二   公在春在公公死春何處門前病鬼寃哭倒紅杏樹   其三   人生既已死生理那可得千古一孤墳空山落寒月

  浣霛巻為當塗李都憲作

  朝浣浣此霛暮浣浣此霛湯銘此誰後得見當塗英   其二   浣天天光明浣地地歴陸大哉吾一心浣浣聖賢出   其三   萬古天地中此脉未應絶拜讀浣霛詩一夜頭盡白

  茅林八景

  太山擁翠   雲水閣雲峰斜通幽鳥逕巨石莫相尋蘢葱看隠映   曲港拖藍   九臯昨夜露孤鶴散清響驚起弄波人長嘯星河上   林溪漁釣   白頭據盤石長竿弄烟水為問夢中怨孰與溪魚美   禪寺晚鐘   暝翳寒城雨明催古路人胸中紛擾夢斷我幾黄昏   龍潭秋月   神物本天用寒山深見底不得抱珠眠明年春雨裏   牛隴春雲   野外如膏雨天邊披絮雲眼前春事急公是耦耕人   竹軒詩興   列國壇皆廢千年風未開洋洋兼渢渢季子幾時來   芝館書聲   平生用不盡古人一巻書持此爭愚聖今人萬巻餘

  ○七言絶句

  九鷺圖

  白雪數拳元自好老夫門外一江清滄洲倚杖忽相近晚日青天吾眼明

  食豇

  一畦微雨淨無塵紫豆銀茄更可人觀物亭中聊一飽先生真箇是清貧

  石翁見寄次韻

  逍遥遊侣逺來尋萬仭烟霞一片心難向眼前人説得眼前人只解鄉音   山盟投老會相尋無復人間不了心鐵笛試吹峰頂月山靈依舊是知音

  新嵗寄雷徳輿

  西舍東隣笑接筵與君歌舞最留連風流一段丹青興不動而今十五年   梅花當戸酒當筵花笑孤斟影不連不見及時行樂伴獨将新句伴新年

  題縣主山水畫

  家具生涯且釣舟黄公臺影漾浮漚波心間有鴟夷笑不把牙籌礙釣鈎   水斾山幢到眼真丹青筆手壓紅塵休衙午睡千峰面江北江南一様春

  題松筠詩巻(成化辛丑作)

  滿城二月花驚眼風雨尋常便打殘雪冷江空何日是来人真憶二公難

  讀謝疊山與劉忠齋書

  儘把夷齊許後身薦賢當日果何人山中宋史人希見元是忠齋也宋臣

  寄新昌王樂用侍御

  白頭放酒太平春君舞蓑衣我釣綸可是山人能共闥山人元是老山人   落花聞道滿蒼苔可是東風又許開洞裏白雲雖泠淡不教容易出山來

  題江湖逸興巻

  江波閒弄打魚船酒醒狂歌酒醉眠分付蓑衣休舞破他時留着補青天

  平齋為南昌劉司訓作

  稱量萬事與均停君在南昌主六經莫笑老生隨起倒我家秤却是無星

  寄詹大尹

  一縣春風萬縣同經綸試手歴城公白頭到我思君處笑倚長鑱荳壠中

  讀楊時秀詩集

  江湖此巻三千首今古何年二百春明日會尋留鶴老北山燈火拜劉因

  姚御史畫竹石為周景明作

  洋州食畫惟兩竿米老見之須一拜景明對此真何如草閣秋江明月在

  枯木竹石

  萬里乾坤氷雪中百年心事幾人同二公只恐徐劉是死戀厓山老秃翁

  釣魚圖

  誰拈秃筆寫漁船我作漁翁又十年畫裏欲尋誰是我白頭髙帽頂青天   何處烟波滿釣翁桃花流水各溪紅而今合是唐虞世都在堯天蕩蕩中   溪上春雲與浪飛溪頭春水鮆魚肥野人只是閒無事日出船來月出歸

  謝陳漢崇少叅厯日

  甲子書來問釣舟江邊草木領春秋野人不作經綸夢笑撚花枝坐白頭

  石衢

  裁成白首全無用黙坐髙齋幾石衢肯笑老人迂濶甚買田為井亦横渠   十里徽人藉此翁車徒真免哭途窮病夫只有閒中計萬古乾坤大道中

  題吳山春景畫

  風光曾記擁肩輿花栁無窮一笑餘為說驢鳴公案在乾坤真個有横渠

  淵明

  聖賢自古在知幾膰肉那知女樂非問我當年陶靖節柴桑可是折腰歸   五栁清風一布袍百年風味也吾曹古人豈必今人是且放先生酒處髙

  贈容一之别和白沙先生

  江蓑許共白鷗羣萬里秋帆又水雲不是苦留君不住老夫無地可留君

  君忍為白沙門人倪聖祥作

  世事百年誰適意須君空洞一毫無白沙門地皆滄海莫下長江問老夫

  送林秋官謫滇南和韻

  一點浮雲眼已過滇南明日未蹉跎丈夫氣節前頭路敢向先生拜説多

  題淵明歸庄圖

  眼中晉鼎睨誰頻五栁歸來别有春若把君臣徒造次轍環天下是何人   萬古人心萬古看中原如此可能安先生醉倒東籬意得恐驅馳老病難

  送直夫陳侍御

  芙蓉秋水與詩清御史平生極有情若道此花真個好老夫還折贈先生   白頭驄馬與垂綸一曲梅花太古春髙坐廬山三萬丈誰知彈與不彈人

  寄淮安鄺同府

  江雨黄紬夢覺時行藏肯與别人知秋來若見江門月讀爛前年送别詩

  贈溧陽費醫

  帝伯皇王事不疑痬醫又是小兒醫而今肯作華胥夢須遣江南扁鵲知

  奉親堂為古溪賦

  孝子人間果是非肯堂春酒白魚肥程家二子平生計只有吟風弄月歸

  三江漁樵巻

  水月山雲可認真三江人醉古岡春一雙我有平生眼看盡人間幾様人

  題畫竹林七賢

  放酒溪山此數翁長■〈扌弃〉潦倒醉春風先生亦有疎狂意只在隨花傍栁中

  題林良畫史滄海亭

  送老西家畫益竒江門花鳥是誰詩此亭得恐真風月畫外無人别有知

  題菜

  物物乾坤一雨新小園今日意全真許誰說與牕前草不是人間别有春

  承愳庵先生題定山溪雲亭和韻

  笑只溪雲是我山百年那愛此亭閒匆匆但恐霖難作飛去人間不易還

  奉荅司馬提學

  行藏牛背把書行老子能無後學情木鐸肯教天不管羊裘也可累先生   畫本烟霞迹已殊且将行止問何如後生誤恐尋真様也墮深山鹿豕居   萬古經書萬古明聖賢言語聖賢情乾坤倘與人描畫日月山川想更精   風花舞弄江亭月水石烟花共酒縁老我醉中都忘却是誰吾道是誰禪   正道妖風不兩能是非千古自分明與公且把無窮意分付江流月滿庭

  憶秉常

  天北天南且夢君一杯何此隔江雲五更哦得相思句只有梅花月最聞

  陵陽山人

  天地斯人術比精白頭何限古今情尼丘肯與陵陽别萬古斯文只子平

  贈黄池袁義官

  西江一斗依違裏短褐髙軒激宕中我度與公同一大許酣天地作春風

  梅花

  天風何歩此西湖偶把梅花醉一塗笑我十年書巻廢也拈秃筆註河圖   此機造化如真語混沌誰能更鑿之周子不知天亦妙乃圏太極與人知

  送董孟吉(以烏蒙通判移守渾源荘定山出陸克闕詩巻求教)

  真州聞已片帆東五馬何來草屋中萬里故人還一見老夫當拜打頭風   今昔總無悲與喜浮雲萬事諒能諳肯将萬里烏蒙意來醉青山活水南   日午來過到日昏短蓑釣石坐能温不慚活水貧家淡也勸山瓢帶月吞

  讀文山别集

  感慨文山别集章白頭老淚幾淋浪若言君父無情者除是當年趙子昂   殷士周家亦可推大元此老殺何為我知世祖終寛厚天授非人識者誰   神在知幾道亦行存亡進退古今情堂堂如此文山輩要亦人間萬古英

  題靜學巻

  天機滿眼欲誰看到處逢人一語難此學平生真問我無絃琴自不須彈   妙極吾心果到時傍花隨栁也無詩五經若謂真糟粕只恐人間未盡知   太極乾坤自古今許将圖說到誰深白頭萬古繙公案惟有元公得我心   古今吾道本難精每與空虚佛老爭肯識一毫千里意人間真拜李延平

  挽吴吕山

  古今生滅誰與言十二萬年天一元道人欲作吕山哭一溪明月湖東軒   春風流蕩吕山歌野月肩輿到已多轉首烟花雖易别老天留與太湖波

  送小兒會鄉試

  牕紙還塗丙子鴉人間裘冶未須誇明朝領取君恩處莫畫青山舊様花   堯天一屋儘容安萬丈須還寸補看分付諸頑須汝是菜羮休顧老夫難   人間萬事可終閒更際明良拜舞間我病既深扶不起吾兒何敢亦青山   桂花一樹幾人分喫著三塲應舉文富貴汝知何物是浮雲之外且浮雲

  華亭金藻休寧汪循上海張澡諸友枉顧定山且索一言於其别詩以道意

  庭草真傳到晦翁無端萬紫與千紅可知肝膽朱門學不在經書傳註中   風月無邊問荅時青山活水滿吾詩若除流動天機外老子平生自不知   斯道乾坤自古今濂溪主静獨吾心孔顔樂處真何事願與諸賢更一尋   舉業經書也聖功人間道眼費圓融夜來睡醒羅浮夢月滿秋江數十峰

  司訓廖先生家觀菊

  睡起疎籬點物華四三童冠幾黄花浴沂此日秋光裏不屬曾家屬廖家   年年老菊費栽難每到秋來借倚闌老我白雲紅樹子如今都作此花看   短籬黄菊滿秋暉把酒相看醉不違却道我家元自有帽簷不與一枝歸   秋光莽莽到東籬要識陶家以外詩倘把傲霜徒自看此花天妙沒人知   花到金相玉質精真純和粹更幽清憑誰笑與梅花說且合推尊作大成   聖池長共此花評一句清深萬古靈天味倘知真箇好欲和朝露嚥先生   太極人間物物新龜書龍馬各精神泮池我愛三夫子認得黄花綠葉真   天意秋香未肯涯遶籬黄白儘容誇物中若道無凡聖豈有人間不落花

  雪鴈

  江山萬里雪如此老鴈北風何處灘欲識隂陽千古夢乾坤聊在睡中看

  雪兔

  人間物物天何礙老兔泉聲亦妙如笑我天機無點處白頭拈筆是鳶魚

  半山亭

  一墩千古且閒爭抝鬼何知更此平蕉鹿也知真夢夢此亭吾恐亦虚名

  老眼蒼茫醉欲還數椽聊復半山間誰家亭子青天上只屬虚空不屬山

  思親樓

  乾坤了盡了何如怪偉公然一大書明日肯君叅欲破老拳搥碎此樓居

  友山

  一語乾坤更幾關白頭師友恐須閒友山若問真何說萬古中間我一山

  題江村巻

  溪山驢背不藏春花栁東風眼自真道得程家新句子老夫今日拜何人

  送王判簿歸蜀時蕭尹在邑

  世務閒聞到寂寥鵂鶹潦草得鷦鷯誰真笑我長鑱柄斸斷山腰枸菊苖   僻塢桃花已失公買刀何許更相逢餓夫半勺秋來夢須遶巫山十二峰   片語豐干偶覺違一年風雨幾柴扉可知老子黄山月也送巴江萬里歸

  上西華山先隴

  丱髻殷憂遽海涯松吳來夢幾江花那知此道千年拜我祖青天是起家   漢老乾坤日月光一亭千古幾綱常也誰知此鷗波地更與頽風大主張   萬古平章與後先餕餘唐漢總垂涎可知花栁乾坤裏我祖風流六十年   針芥勞勞漫古今幾徒魚水草廬心千年獨有精英槩不與青山壳子深   抔土長埋蓋世姿西華撼動小孫詩終身諸葛無人識聊與青山緑水知   孫翁衣鉢只中庸馬僕牛醫奠酒同我輩不知誰是伋松梢擘紙挂西風   遺編甫律也翺文世難寥寥只此墳不識我來誰與看江風天擺萬秋雲   江簑水月老還披許大乾坤一片碑千古無船横釣瀨墓門能拜子陵誰

  寄沈慎之

  鴈蕩天台且未堪春潮能許挂江帆空山十丈丹厓裏一箇癡人一草庵   老拙元無半寸長逢君不語只空狂白頭靜裏焚香坐長記移舟過溧陽

  子陵釣魚圖

  行止丘軻總未裁江波祗箇釣魚臺誰知也有漁舟畫不照嚴光影子來

  挽香巖和尚為僧寂庵作

  來來去去非真幻此理人間本妙哉公是寂庵吾敢問師今何去昔何來   鐘聲誰打定中魂那有三才别立根我正問公公已死豈勝哀淚灑乾坤   死却香巖未可談箇中何者不香巖靜無動有吾何說試著西庵老寂叅

  贈星命者和東白先生

  人間幾許卧誰龍談命談星半醉中且莫相逢開口易老夫富貴是苓通

  梅花

  元自貞來妙亦深梅花何處見天心憑誰說與堯夫老莫向乾坤子半尋   草閣半牀疎影月梅花今夜妙何如老夫自起焚香坐周易誰知不在書   一花太極一丸春何夢林逋看未真自有暗香疎影句相知千古是何人   一白已為天下絶千紅還許獨開先若将齒角丘軻論野店山橋亦老天   圖繪相逢已太頻天誰傳説許前身白頭豈誤和鹽夢只恐匆匆畫未真   菊花曾許是龜書豈有寒梅不共之周子通書程子易孫翁須愛紫薇詩(余嘗和愛暉地官紫薇詩故云)   羅浮真興許誰狂暗暗頻通萬古香昨夜酒醒何處夢五更霜月滿溪堂   真香妙影舞溪園每共山人月一軒全體等閒俱露却莫言天地不能言   天妙相逢幾稱情平生老菊尚淵明千年著放蓮花眼莫遣南枝氣不平

  題僧惠堂巻

  此公元自一仁來根向三才肯别栽散得人間真種子乾坤花滿萬靈臺   摩頂閻浮手欲痡不知曽惠自家無明朝且把收歸我康濟乾坤一丈夫   真惠憑誰問且真百年偶醉十窩春定知老秃明朝頂模著陳綱太極巾(余嘗許陳綱為惠堂講太極圖說)

  落梅

  不從貞處不看元玉篴春風總浪言明日中間仁一點始知開落是同原

  梅花

  儘遣東風問化工南枝何與北枝同誰知無限春消息都在寒烟一抹中

  竹梅

  神翠真紅萬古妍化機相與蕩何天披圖多少尼丘夢空有乾坤雪滿顛

  雞冠花

  古今物物疑相似一體乾坤到幾人笑把天峰秋色看萬紅何片不同真

  紅梅

  萬物相形本各真東風何意醉花神相看道眼休輕亂白白紅紅總是春

  萱草

  何聞謦欬不羮牆曽與忘憂樹北堂留得孤兒千古淚不知憂在幾時忘   何處空堂夢欲殘白頭片蕚偶相看可勝精衛無窮恨滄海填乾淚也乾

  代弟孔髙荅大中時遊香泉

  天納吾家古樸城祗将頑鈍學癡兄知君不誤真衣鉢付與溪山執屨行

  題徐端本畫

  雲水草亭閒自蕩風花老子動相隨如今我問徐端本一體乾坤却畫誰

  題畫朱永隆吳大宜求

  兩眼堪盲病老窮横雲當面唾青松大風可怪悲歌甫巻我山茅屋幾重

  寄司馬先生

  溪雲曾每拜公來共我漁蓑濫釣臺萬里不知皇極手誰家今又點蓬萊   書來無語不言還出處誰能付等閒公有鳶飛魚躍意武夷山亦會稽山   糟粕将無此學看三年一語聽終難白頭肯許相忘地更與濂溪拜肺肝   别無書寄去無詩形跡俱忘老病時昨夜朱絃彈絶意只惟溪月洞雲知

  題畫

  一獵何心更許馳此中天妙只天知誰知滿眼溪雲趣不在庖羲畫卦時   若此烟雲若此山豈無版築箇人閒不知畫者今何意只畫天松屋數間

  完節堂

  玉鏡空臺一片秋古風髙月也全收兔園何自鬚眉地籬落遮闌補未周

  釣臺圖

  領得堯夫七尺綸白頭終蕩五湖春千罾寧也魚難得斷不移舟下孟津

  紅梅

  春雨東風色未寒杏花曾笑北人看若除牝牡驪黄論只恐南人認亦難

  題畫

  溪雲十畝一瓜園誰識山中此破軒伊吕巢由還認錯老懐天地共誰言

  辛亥大寒梁塘道中有作

  春暖秋凉自不難梅花何愛雪邊看自知不及堯夫老今日梁塘是大寒   凍雲江路本知難山是山人分所看自裹木棉粗破衲老夫何怕北風寒

  樂道齋詩定山居士為彭世英書世英十過定山所得止此昔東坡鬻馬方叔不免更鬻然於此紙世英豈待一過宿哉世英之戚必有此紙者尚亦知世英之不易得也

  此妙人間各自真天機流動静中春誰知庭草纔拈後猶有髙談隔壁人

  題沈天趣梅花禽鳥巻

  花鳥閒尋雪半枝瘦笻拈到酒醒時莫言無極乾坤妙只許濓溪一老知

  琴鶴雙清巻

  一笑乾坤道眼餘儘将琴鶴認鳶魚老夫霅水昆山坐莫道舟中妙不如

  松風梅月為孤鶴翁作

  雲影天光拈仲晦溪聲山色舞東坡四千八萬今如此我問先生意若何

  素庵為蕭貴贊作

  平生本質今如此老去未能汙一毫俯仰仲尼磨不磷百年天地鬢蕭騷

  劉振之挽巻徐子仁題曰惜才

  百年塗抹皆成學吳郡徐霖正惜才安得不虚生死話夢中呼起振之來

  題畫和韻

  滾滾雲山盪此身不知何物更疎親年來我問天峰閣笑恐回頭錯應人

  僧一庵

  雲在青天水在瓶古僧何處説今僧一庵若問真何一昨夜庵中火是燈

  蘭石

  流水香風亂石中隨花傍栁與人同不知皇極書成否莫問天津擊壤翁

  和張子如尋梅詩

  梅花一笑有無間消息徒将問定山是水是雲皆是樹老夫驢背送君還

  梅花

  江亭自笑讀何書此意乾坤忽有餘四十四年癡老病梅花纔見是鳶魚   天機誰與漏春痕獨寫梅花到石根老子欲收元氣坐直從開闔看乾坤

  題竹為五叔父作

  多少金相玉質温百年髙節老乾坤憑誰欲把栽培問箇箇清風是子孫

  畫馬

  苜蓿空山戀肯肥性龍骨馬本相違古今分定庖羲眼伯樂雖看認恐非   野草寒風捲雪乾病軀斜閣瘦■〈奭斗〉干相逢芻豆人間者誰把行天歩驟看

  寄吴撫州

  深山忝竊舊相知既别還勝未别時老夢秋來如不到靜中閒看浴雲池   萬古人心萬古真續騷亭上續騷人閒來莫笑山中坐不是前年活水春   縣桃臺柏已無休五馬金溪亦細侯知我尚多狂妄意有人大刻在黄州(王黄州行贈以文有臯夔稷契之望而謂龔黄卓魯不足多也黄州不以為鄙而大刻於石以自勵余於昌期又非黄州之比其於詩也安得無所援例焉)

  和盛文元

  花鳥人間本自妍相爭出手肯徒然機心已與狂夫盡不對棋枰二十年   人間萬事有淵源六籍誰聞是出言畫本不教花様亂後來人説盛文元

  寄祭酒林先生

  狂謬無端似病風少年此處幾人同如今萬事消磨盡甘做乾坤一病翁   問簡山林敢自迂豈知霄漢與樵漁果看忘世真忘否又寫三山祭酒書

  今年雨中盛文元又至

  細雨疎籬晚菊邊茅齋又坐盛文元作詩寫字閒無用相與山中一醉眠

  弘治三年秋七月喜雨有作

  一拜甘霖一滴春山中念念幾斯民往年記得填溝淚猶有僧堂粥外人   滿放天瓢浩蕩春一年飯碗儘吾民如今萬事無髙眼國慮天心到幾人   蓑笠焚香祝帝春任人嘲笑是何民深山若有為霖者肯作田頭拜雨人   旱到雙泉也半春四方還有桔橰民而今有飯家家飽才滿峰頭活水人

  畫菜為楊黄門作

  人間何處覔虚空曾點源頭路未窮若把邵家樓閣看士夫風味只涪翁   百可亭中雖自淺千紅堆裏本非深南園若與前川别不是乾坤萬物心

  客有妄解余笑恐回頭錯應人之句者用韻

  一髪云何是一身不知吾父是誰親寒山莫把鐘敲破或有姑蘇不睡人   此人元本是天身何物人間看不親却笑南泉無大手不知還有熱瞞人

  一山為張子如作

  乾坤萬物見非私萬古誰言不子思我却是山山是我於今要與一山知

  斗山雜詩

  漁蓑爛舞釣船中誰遣先生此夢同偶到南湖看月色元來天地亦髙風

  禪者王福省號覺庵余不知禪何以應福省聊據已見塞白然乎否哉太虚老僧千眼觀音當一照我

  莽将覺悟了心傳坐透鳶魚自在天我亦鳶魚中坐看此身元是碧圓圓   一坐蒲團幾百功渾淪打破作圓通腐儒只欲泥君竅萬古仍收混沌中

  挽詩

  剛道生薑樹上生百年奄忽可須驚若知戌亥天還老萬里秋空月自明

  嚴陵釣臺

  東漢雲臺迹已休萬年風節在羊裘西來定是桐江水不與漳河一處流

  傳俸

  袖手功名二十收乾坤何處不公侯釣臺昨夜因君舞舞破蓑衣未肯休

  跋山谷墨迹

  老涪一笑古風天宋雅堂堂二百年點盡白頭山閣雨為誰聊泊太湖船(余與豫軒素庵二友過吳興既還吳吕山請觀山谷老人墨迹求數語歸至宇門春意堂用巻中戲贈米元章韻作一詩以復成化壬寅孟夏二十四日也)

  植松為葉掌教作

  欲效人間長養功霜根數寸了春風何時肯作羲皇夢送與浮雲十八公

  一松

  英風偉格動髙寒一蓋堂堂萬古看養得茯苓天味别我來丸作正心丹

  挽人

  世間白髪不容見善惡老天難與言未必張生真夭絶請從周易論貞元

  南安張太守評白沙詩集有請予折衷之言

  風花醉箇點中春誰與癡人說夢頻問我折衷張太守而今我亦是癡人

  瑞鵲為周六合作

  白髪青天一笑中龜書龍馬古今同憑誰説與周夫子我亦人間賣兔翁

  題竹

  千溪鸞鳯舞蒼空虚直分明是此中玉振許誰知萬古白頭天下領清風

  友蘭為林處士作

  天伴真香空谷裏老人剛好結深期回看桃李諸兒女莫怪平生夢不知

  題畫

  午鵠随春得化工碧桃花綴牡丹紅乾坤又把庖羲眼分付先生半醉中

  緝熙子為潘二教作

  在我文王肯未如天光元本透真虚老生更與提公案靜坐何須更讀書

  方山道中

  萬物此中元活脫眼前何處不流行去年記得方山路甘雨和風說大程

  題陳瑞山水畫

  萬里江山陳瑞畫白頭開眼定山村誰人得與青天濶獨有孤帆島樹痕

  作小車成何子完諸友有詩和之

  康節車兒且共閒萬花扶得幾翁還定山也有飛雲頂不是羅浮别有山   人間何處問忙閒黒髪天涯白髪還認得玉臺巾様好先生須愛玉臺山

  種瓜

  巧拙天心自不差人間分付各生涯白頭如此深山裏我不種瓜誰種瓜

  題畫

  如此風雲際會辰丈夫誰肯負經綸我知茅屋深山者多是人間老病人

  題竹名曰石泉清節張司冦求

  老鳳虞周萬古同霜梢能事儘蒼空誰知水石空山意也到金聲玉振中

  遊定山寺和司馬提學

  古邑天留衆壑幽小溪隨歩領真秋源頭水到相忘處也戀天光不肯流

  泉上請司馬賦詩

  如斯山水客如斯滿眼鳶魚活動時欲了相逢千古意先生只索要吟詩

  華亭張博父子持司馬書來且有求教之說於其别也詩以送之

  乾坤一劄到何深兩夜梅花許卧林老我白頭肝肺在此心之外更無心   古今父子蔡西山君在西山父子間千古路頭休認錯海涯風月看君還

  古愚巻為白沙乃兄作

  簞瓢許與靜中春萬古天留此味真若道老兄甘起倒石齋夫子是何人

  可亭

  誰将無可仲尼心來向人間可處尋我亦欲憑無可可古今天地共吾襟

  梅花仙子和韻

  梅花幾點天心妙太極濂溪認果真莫只花神惟只汝先生今也是花神

  月宫仙子和韻

  山河影子無還有玉兔嫦娥幻與真我欲虚空都打碎老夫拄杖捷如神

  遊平湖南寺

  緑隂撑入傍湖州水作清深樹作幽是畫不知還是寺晚峰斜日更登樓

  寄夀州廖同府

  家雞到處不須爭醉點風花亦有情我見白頭張汝弼今年又在夀春城

  答定山僧

  山僧問我梅花妙何事無詩只笑看萬物本知梅一我老夫今日對誰談

  梅花

  古今世態本無窮只在千紅萬紫中他日肯将調鼎意白頭分付各春風   看到梅花眼莫狂梅花狂豈易商量而今莫把林逋笑猶有林逋識暗香   梅花明月寫天機寫到無詩乃是詩若説無詩還錯否邵堯夫也不能知   笑把梅花醉一歌九方臯奈簡齋何溪雲老子糊塗甚儘說庖羲一畫多

  折桂圖

  蟾宫何說到荒唐和月連根句偶狂識得吾心真桂否不勞扳折自天香

  蘭

  猗蘭楚楚各溪春亂葉香風本自真莫道伏羲難再見出門何處不同人

  九老圖

  或弄瑶琴或酒壺一人林下已難呼相逢莫問知幾否九老深山世亦無

  挽傅昆乃翁

  求詩長儘過江頻每向迂夫托老親安得顯揚成孝子定山終且是他人

  桂軒

  幾曲西闌月滿軒桂花香本壓秋園此香若問來何處分付詩人莫浪言

  跋李賔之詩巻

  此巻題來墨未乾詩才如此古今難山翁肉眼何勞見請與人間道眼看

  病中

  湛然長謂此心天病裏何來念百千不學老衰還自譴謹當鞭策領伊川

  和答許廵按枉顧定山韻

  老病心隨去節髙百年雙鬂未應凋閒來莫道山中眼不見銀河萬里橋   多少風花濫此亭白雲流水正泠泠大觀肯把蓬萊意打作西山一片青   千古真逢一豸冠青山何怪萬人看可知襟抱明良地元有乾坤一箇寛   妙句何來一小亭古絃清廟自泠泠老生欲和無天趣只有西山數點青   何處朝冠與病冠青山一笼荷同看也知不與行藏别畫得丘軻様子寛   秋家元氣領誰髙霜裏春無半葉凋笑把鷹鸇鸞鳳想拜公千拜拜溪橋

  與栁嘉興

  山水湖州看未休嘉興曽亦減湖州有懐詩在天峰閣都只嘉湖兩郡侯   魚在深淵鳥在天平湖幾日對南川嘉興老守真知我説與離懐二十年   一濫春風北海樽山麋遊走愧難論若将魏野閒評我魏野當年不出門

  贈奚舉人

  歸去雲霞費幾藤家山容有未曽登一燈須了相傳意莫作人間應付僧

  宜樂堂為文鑑主事作

  一家留眼是經綸三代乾坤只此春慚愧柁樓開巻子西風閒送過淮人

  送張地官且夀乃翁

  皇極乾坤共此堂人間何處看滄桑白頭不誤人人是千古堯夫一炷香

  題周敬叔菊花孤鶴出韻

  酒杯無語問江州曽許淵明共唾劉倘更白頭成晉史老夫當拜數枝秋   大方海水一江湖天地那分越與吴莫笑幾枝開眼錯分明畫畫是河圖   酒琖東籬欲領春陶家霜月幾精神眼前若把天機認只恐先生亦未真   隂靜圏分動與陽又将太極問周郎可知自是公家物一本西風萬朶黄

  送太學生冠帶還蜀

  聖世誰将老釣臺傍人行止莫相猜太平欲盡詩歌妙須到山中靜處來   孔孟行藏只此心病來今日且山林先生若問終身計作養君恩正海深

  敗荷鶺鴒為文二作

  萬古岐周治亦隆鳳凰千仞幾梧桐我知此日文家意不在秋荷數鳥中

  訪人不遇

  問水尋山偶自行瘦笻聊復盡吾情山禽不識賢東意儘向花前管送迎   徘徊屐齒久蒼苔漫把東君一笑猜老子但知人是我看花明日又須來   小車兒自傍花行到處無人識姓名分付山童休拜我先生不是邵先生

  李黄門瓊林燕歸圖

  宫袍隨馬舞春羅栁色花香滿御河欲了賡歌明日分春風還奈此恩何   老眼羞還此放開東塗西抹也曽來如今扶漢輸公在只有桐江一釣臺

  過六峰問買田黄山

  賣犢年年得幾錢移家何處問安眠白頭笑恐黄山尹他日催租更賣田   雞肋尊拳豈足供一時何怪此元戎問田亦是癡人夢天欲窮吾處處窮

  歌風臺

  漢家猛将已成多故里歸來奈樂何安得賢臣思更切大風千古一賡歌

  張秋夜泊憶季升都憲時出廵兗州

  孤舟旅泊果堪情明月黄河水亂傾兩夜老人渾不睡别懐長戀兗州城

  張秋

  神禹誰知自聖功人間大智本無窮分流儘却漕夫伎萬古黄河水只東   經國能終瓠子甘轉漕萬里只東南屯田果得京師計請為朝廷拜邵庵   本覺神龍欲可嗟人間水性豈容加往年記得徐夫子用盡山東鐵萬家

  楊青驛

  楊栁青題舊驛亭人來楊栁半凋零可知自有吾心栁萬古無窮一様青

  題菜

  風月人間有正傳一花一葉意無邊數莖何自狂夫地也夢濂溪太極圏

  題竹

  人間萬事本無窮都在金聲玉振中老我平生空愛此鬢毛蕭颯滿秋風

  碧溪巻為張潤之作

  滿鏡秋風鬢不知一囊天地一囊詩鬚眉莫把東坡百了得人間一潤之

  菊花

  霜枝幾葉醉陶家秋色南山也自佳千古無窮開老眼豈徒太極是梅花

  過張秋行臺憶東山

  欲同何處許同論著眼雲泥老自昏留取行臺髙萬丈他年一笑醉龍門   天地芻蕘自古今訑訑千里豈公心可堪世路無窮態搔盡行藏白髪深

  送程郎中弟致仕

  來誰具眼識行藏歸去青山策頗良多少京師誇不盡聖君賢相在虞唐   小程天地是誰傳明道先生想更賢百尺竿頭仍一歩莫将風月負伊川

  題畫

  清時許下釣魚臺猿鶴深知苦怨猜萬古行藏天與定青山不久便歸來   移家自約沈都臺陽羡青山更不猜七十二峯真可卧夢中夜夜太湖來   何處青山不是山天機活活水雲間老夫髙坐天峯閣花裏柴門自不闗   千古迂狂此定山更将何物老人間破瓢只也虀鹽意打透功名富貴闗   萬行烟栁萬桃花拍塞東風滿意霞若論我家還似否眼中不是是誰家   西泛東遊興欲狂邵家春暖與秋凉四時老子俱堪出緑樹乾坤夏日長   千山木落眼全真到處乾坤到處新安得清秋長萬里古今不見一毫塵   老眼江山處處新雪中天地更精神人間豈識堯夫意未有深冬未有春

  題扇

  秋風篋笥有炎凉此道誰知白日光俯仰乾坤吾與爾千年用舎一行藏

  見賢堂見賢思齊之意也

  客中一飽外何知仍把諸公巻裏詩老我不勝驚坐起耳根華髪正披披

  授南京吏部郎中

  六十年來老倔强也容白日簉鴛行京官體面知生澁先遣庭趨拜侍郎   一官老許向南京遯卦同人萬古情迂濶自知無一用祗能開眼看昇平

  題畫

  平生老筆鍾欽禮細草竒花故故新安得此心吾再拜靜中常見自家春

  棃雲

  靜無動有只狂夫龍馬乾坤各負圖滿眼棃雲今幾樹老禪剛道有還無   人間道眼許誰分禪伯中間我與君秋在滿庭黄菊子不知都可是棃雲   禪機何處與人同泡影風燈一夢中如此白雲如此樹不知何物可言空   一笑冠巾萬古同莫将形跡到衰翁定知肯把棃雲誤不負相留一月中

  萬栁莊

  滿懐天地隠疎簾巻盡人間萬栁簷安得風花無我處江山隨地醉陶潛

  題邵國賢畫

  瓜熟西園兔已窺藤深葉暗子纍纍乾坤豈少宜瓜日老子分明說與誰   隂耦元歸太極中一圏天地妙無窮人人各有庖羲眼莫向成都問老翁

  寄羅洗馬

  舊學相期祗自云一言羣議正紛紛白頭看盡浮雲過明道先生果是君   青天萬事本無窮巢許夔龍奈不同一笑肯容千古地他年端慶有温公

  答白沙

  南海春風一古琴天涯囘首幾知音野人未有鍾期耳只有鍾期一寸心

  題小仙畫付小兒乙仝

  道人何處領天機都在吳仙手一揮千古乾坤千古夢誰知魚躍與鳶飛

  題畫

  天地頽然此秃翁逢人何處托焦桐瘦笻短日柴荆外萬一山人不耳聾   東風笑弄野棠春生意乾坤我亦人布襪青鞋春歩遠小将詩句荅芳辰

  春日郊行

  春滿江山桃李新芳菲洗眼是何春大賢為政今如此不道今人少古人

  黄僊洞

  溪有清流木有顛朝來我飲夜來眠許由千古将巢父信史無慚一路編

  黄龍池

  俯恨鶯宮乘羽氣仰攀龍馭奏新題光明何處蒼生眼一角東南看白霓

  上洪山頂

  懶愛山僧不掃苔前身我是徳雲來清虚看出諸天外眼孔從今合大開

  入洪山

  翩翩皂蓋又青山住世人還出世間萬轍一途歸去住不應非禹不非顔   青春作伴入山來花鳥平生不受猜割斷紅塵雄劍在肯教腰下綉生苔

  宿洪山寺

  了了渾忘色與聲朝來誰夢復誰醒五根七竅休疑我同向白牛車上行

  白龍池

  神龍妙用應天上十雨五風時一吟能潛能躍公知否影對寒湫笑不禁

  登山

  千里桑麻壓畝低恩風徳雨逐輪蹄富民侯印如天上雲是樓臺風是梯   與報山靈太守來山花山鳥亦遲囘麻衣倘寄山中榻肯對寒爐一畫灰

  息隂惠魚乾

  笋蕨腰鐮委所窮魚鹽分味忽煩公一毛不抜楊朱利今古人情亦或同

  劉媪送酒

  康衢聲響罷陶陶飢餓相尋到我曹美醖二升殊可戀野人何事笑東臯   誰将白鶴與青蚨十五橋邊賣酒罏頼是東隣劉老媪一筒滿眼不須沽   襟顔何處不曾開世短情多白髪催一曲髙歌還自聽青山笑覆白雲杯

  承嘉弟遣弟承規挈舟送客武昌舟還金磯適族弟承敬會磯下許相挽而上舟覆規與敬得拯規遂捨舟而歸承嘉欲令規求舟止以詩

  爾弟磯頭真陸沉茫茫不記此來心扁舟值得曾多少天與平安抵萬金

  承顔弟書來有眼底流涎揺尾之嘆詩以復之

  商人門戸幾黄昏雲際疎星過雨痕赤脚大匡千丈雪婆娑短褐半生温

  畫龍

  作醢相逢信不虚神靈應迓犬羊如普天霖雨當年寄不到寒湫祗卧餘

  畫虎

  短薄逺山葵藿知也教馮婦下車遲曉天一嘯長風起試問人間老畫師

  崧臺别意巻為巴陵方氏

  瘦馬炎荒寄宦情烏紗巾外野雲青而今萬里髙秋興猶在三洲與七星

  謝惠魚

  竹籮犯曉壓肩低枉辱鮮鱗色色齊氷雪有人烟浪裏幾畨昏曉不聞雞

  曉枕

  風尋裏裂幾年衾樓外梅花月色深流動春光都滿眼自将功業問成心

  寄嚴先生罷任

  紗帽閒眠背夕陽幾年歌裏聴滄浪夜來風雨宣城夢千里蘼蕪滿地香

  和沈大有國賔韻

  人間難記定難忘眼底魚潛共鳥翔開戸一畨飛動意滿檐春雨墨花香   戚里春光未易逢朱門■〈穴上呌下〉窱杳難窮不多岐路驅馳裏無限珠璣咳唾中

  花園四時詞

  殘山剩水也春光何謝園池舊洛陽秉燭放歌天欲曉雨香檐外更花香   藤牀兀兀己抛書起倒無餘懶有餘花到薔薇好報道老頭今亦為渠梳   月亦停杯花亦停又生恤緯後來情聲横南徼千山馬勢破西天萬里鷹   短褐人間無紫鳳連村(闕)足清波氣含公鼎花神笑影對寒崖十丈蘿

  次韻升卿弟

  拖犂蚤穗已成科拾穗有人行且歌弋路自來還自去今人心契古人多   泯泯日長人獨坐闗闗風靜鳥同歌塵心生死全消未天損分明不愛多   七尺自臨潭底影一瓢不聒樹頭風安心了了無言說興味都歸半醉中   彼此衰榮併一空夜來急雨戰驚風午牕忽啟初晴日宇宙無端過眼中

  魯仲連

  東海停波萬頃餘天行物化巻還舒一誣千載憑誰說曽射聊城一紙書

  畫梅

  鐵橋曽識春風面玉鉉終和上帝亨散歩江村霜月午仙香萬斛引丹青

  偶題

  泉石清凉寄此身市廛喧聒不聞人玄同自得今猶古分别應慚我到君   阿母棚中犬骨收仰眠對語小詹頭(孫名)少将故事留詩活不為兒孫骨相謀

  桃林書屋為臨江方文亨

  片霞香點萬書堆手倦抛書撥篆灰多少旁人迷指顧是天台不是天台

  嶽頂精舎為巴陵栁汝瀾

  坐久有人苔澁扉頽然深處見天機午幃風啓跏趺去影在青天幾翠微

  寄沈大有

  水月相磨勢兩忘千尋水月有蛟藏鄂城今夜思千里一首書殘一炷香   枕竅孤眠夢已忘人間兩手漫收藏祝融風滿遊人袖一片崖蘭萬斛香

  夜聞隣舟鈴

  闕足牀旁折脚鐺全成人是我全成洞庭混沌清波耳不聒人間昨夜鈴

  感昔

  抝鬼紛更智已疲魚羮無復草根知只今回首金陵地炰鳳烹龍去合遲

  寄喻祁陽子乾

  十丈青霓落語溪茅茨移采午天低焚香閉閣君侯夢千里烟霞路更西   謾說鴉山與建溪九疑仙谷露叢低輕黄脆緑香凝玉坐醉中秋月影西

  次韻喻祁陽子乾見贈

  拂几彈絲風滿城此刀千載■〈圭上石下〉然驚千尋一進竿頭歩始信前賢畏後生   竹繞官衙水繞城簾前不到野人驚坐殘水竹邊頭影十丈婆娑月又生   瀟湘雲霧鎖叢林玉色荷花許様深只恐塵巾看花眼龍宫幽渺不知尋   樵歌落日風滿林漁唱前灣夜氣深此曲人間元不解離鸞别鶴會相尋   度十溪深更百溪野雲茅屋打頭低雲香莫遣聞猿鳥逼得青鸞駕又西   破笠不眠雲在溪兩肩詩竦竹篷低波喧厲氣風來北山吐微光月出西

  寄曾復初先生

  草草當年啓一音洞庭東下笑魚沉瘦笻拄破郴山雪興繞梅花獨不禁

  宜章再寄髙揮使

  小隊貔貅影作雙雲為傘蓋栁為幢遥瞻萬里元戎氣吞盡東南未肯降

  陽溪圖

  溪北溪南着樹遮一溪風日一溪花君王莫遣丹青得留與桃源一様誇

  題楳

  影落寒空月一痕烟霞剰馥倩誰聞和羮欲試人間手商鼎秋塵淨幾分

  墨牡丹

  本看魏紫與姚黄開巻誰家澹墨光意思但知花一我眼中色相已都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