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盦文集 (四部叢刊本)/題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緣起 定盦文集 題辭
清 龔自珍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吳氏刊本
目録

定盦文集題辭

士君子負嶔崎磊落之才睥睨一世或數十年而一見或

年而數數見抑或數百年而僅乃一見要皆因乎氣數之升沈

時埶之遷變迭爲乘除者也若夫彼蒼鄭重愛惜之人其尤特

異者將必故吝其生不使遽降於世遲之又久以俟  大聖

人岀熏沐 醲化翊扶 景運蓄其經術文章與名儒碩彥和

其聲以鳴 國家之盛彼亦嘗欣欣然自喜前不見古人後不

見來者奮乎百世之上俯乎百世之下幾不知宇宙之如此其

寥廓也則將曰天不生我於前之世又不生我於後之世何以

至今日倐然而有我豈無意哉我旣有此不先不後之身與萬

物相見則天之待我也良厚矣我其可自暴棄也歟遂乃沈酣

六籍饜飫百家大聲發於天地間而汪洋恣肆浩乎其無涯渺

乎其無際而莫知其所終極故處則閉户箸書索解人而不得

藏之名山大川傳諸其人其言若金玉日與樵夫牧䜿歗歌於

山巔水涯之側秘之弗爲外人道出則陳謨納諫貢箴獻頌登

於明堂其言見諸措施如泰山岀雲不崇朝而徧雨乎天下以

慰其霖雨蒼生之願山林廊廟兼而有之其人其文卓然大家

宜其上下五百年而獨有千古嗚呼天之生才不亦難乎蓋愼

之又慎矣姑降格以求在天則雲霞雷電之變幻不測雨露風

霜之間代靡窮在地則層巒㬪嶂之靑縹時隱時見長江大河

之波瀾忽起忽滅於飛鳥則翰雞翬雉之文采於走獸則黄羆

赤豹之彪炳於蟲魚則錦鬛文鱗紫貝綠甲之鮮新蠶繭蠭蜜

𧏙丸鼄絲之工巧草則菖蒲薢茩聰耳而明目茯苓茱茰延年

而耐老木則桃李杏某吐華而垂實杞梓松柏應用而呈材此

固世間恆有之物未足爲奇也求其如甘雪景星醴泉鬯艸雲

五色而成霱河三日而變淸鳳鳥之舒九苞應六律鯤魚之吸

雲霧薄滄溟羊一角狐九尾麟趾褭蹏騠䮷徵籙麥兩歧禾同

𥝩靈芝奇木渙磥移符蓂莢應月以成朔望萐莆生風以易炎

凉旗飾蛟騰犀照雞駭朱英璱帶紫脫聯赤雀啣丹書元龜

負綠字熊熊炎炎斕斕斑斑天文地文人文順賁設夬參離象

革太平以瑞應臻百福雖以  仁聖之世不屢見然亦未始

不一見也今夫挺然不世岀之人殊尤而絕𩔖當 國家隆盛

之時適生其際亦若是而已矣乃求之漢魏求之南北朝求之

唐宋元明而卒無有雖有亦僅見蓋數百年來於師友之間得

兩人焉一曰仁和龔君定盦一曰邵陽魏君默深定盦天下之

奇才也尤卓犖有英氣武林山水靈秀甲寰宇發源於歙之黃

山而錢唐江所自岀連延數百里結而爲郡西之天目山一支


磅礴走東南挾浮溪之水與紫溪合流過桐廬縣而入於江龍


飛鳳舞盩屋鉤盤夷洒邐迤乍合乍分若斷若續西受新城之


葛溪東合浦陽江水而𨒅焉以逹於會城成東南一大都聚生

是邦者多英姿挺拔之士定盦翹然獨秀抗先哲而冠羣賢非


徒以地氣也蓋亦有天象焉吳越於分野値斗牽牛女當星紀


之次定盦於乾隆五十有七年七月戊戌朔越五日壬寅生於


郡之東城與鄭康成生漢永建之二年七月戊寅其日同也星


紀承河漢下流衆水之所歸當此之月宵中垂𧰼仰在天之文


章感 作人於夀考其鍾毓也奇則其稟受也竺君平生箸述

等身出入於九經七緯諸子百家足以繼往開來自成一家言


天人性命之奥則取法於易帝王政事之大則取法於書美惡

勸懲之義是非褒貶之條則取法於詩與春秋驗家國之興亡

知人物之臧否則必徵諸三傳考典章之明備審制度之精詳


則必徵諸三禮以及遺聞軼事故書雅訓則又雜采於周秦傳

記之書其雄辭偉論縱横而馳驟也則似孟似莊其奥義深文

佶屈而聱牙也則似墨似鬻其義理精微辭采豐偉或守正道

之純粹或尙權謀之詭譎則又似荀似列似管似晏他如韓非

愼到吳起孫臏尹文尸佼屈原呂不韋燕太子丹趙公孫龍尉


繚關尹鶡冠鬼谷之倫雖各分門而別戸亦皆殊途而同歸卓

哉斯人其諸通天地人而爲儒者歟曩者道光甲申之歲余入

市閱書邂逅於僻巷不及通姓名瞪目視良久若有心契者執

手談文字甚歡始與訂交盡棄余向所學者而好讀定盦文不

少衰朝取一編焉通其意莫取一編焉玩其辭明年復因定盦

而交默深三人者遂相視爲莫逆余慕定盦之爲人與其所爲

文者久欲一見不可得乃求之寤寐而終莫慰余懷之渺渺何

圖卒然遇之而令人賦蔓草之詩不置也始余獲見其文如上

擿山巖空靑珊瑚陊之施諸采色可備黼黻文章之用如鬱人

貢百草之華十葉爲貫百廾貫築以煮之爲鬱鬯之酒芬芳條

達甘旨醑酤如郡國往往於山川得鼎彝古𧰟古香摩挲不去

手如壞孔子宅壁中聞有琴瑟鐘磬之聲移宮刻羽有招我由

房之樂如投九重之淵探驪龍之頷下而獲其巨珠縱千金而

不易匪一簞之可遺豈徒以妙色和聲美味好𦤀怡神而蕩魄

哉今距定盦之卒且二十餘年余重讀其文猶旦暮耳定盦往

矣定盦之文如水火之在天壤間未嘗一日無者也後之人茍

有好學深思心知其意如嘗海一滴而知其味之鹹取火一星

而知其性之烈若余之朝吟夕詠而不忘夫定盦者其亦海之

一滴火之一星也夫同治七年閏四月吉日仁和曹籒謹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