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風波 (辛棄疾)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定風波
作者:辛棄疾 南宋

    定風波‧暮春漫興[编辑]

    少日春懷似酒濃,插花走馬醉千鐘。
    老去逢春如病酒,唯有、茶甌香篆小簾櫳。

    卷盡殘花風未定,休恨、花開元自要春風。
    試問春歸誰得見?飛燕、來時相遇夕陽中。

    定風波‧送盧提刑,約上元重來[编辑]

    少日猶堪話別離,老來怕作送行詩。
    極目南雲無過雁,君看、梅花也解寄相思。

    無限江山行未了,父老、不須和淚看旌旗。
    後會丁寧何日是?須記、春風十日放燈時。

    定風波‧再用韻和趙晉臣敷文[编辑]

    野草閒花不當春,杜鵑卻是舊知聞。
    謾道不如歸去住,梅雨、石榴花又是離魂。

    前殿群臣深殿女,■數[1]、赭袍一點萬紅巾。
    莫問興亡今幾[2],聽取、花前毛羽已羞人。

    定風波‧賦杜鵑花[编辑]

    百紫千紅過了春,杜鵑聲苦不堪聞。
    卻解啼教春小住,風雨、空山招得海棠魂。

    似蜀宮當日女,無數、猩猩血染赭羅巾。
    畢竟花開誰作主?記取、大都花屬惜花人。

    【校勘記】[编辑]

    1. 信州本、毛本無此二字,辛本作「留得」,四印齋本為「■數」(「數」上爲一墨丁)。
    2. 毛本、辛本作「幾許」。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