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陵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九目録 宛陵先生集 卷第三十九
宋 梅堯臣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四十目録

宛陵先生集卷第三十九

        宋宛陵梅堯臣聖俞著

   韓子華遺冰

六月侍臣方賜冰我賦得之從友朋開盤一見

水玉璞置坐百歩無青蠅𤍠膚收汗起疹粟不

有消渴同茂陵杜子每思赤脚踏韓老嘗苦如

甑烝慙無二公才與學享此足與俗軰矜

   二十二日起居退聞宣三館諸公觀瑞

   蓮

來朝十二旒將出未央殿微聞嘉蓮開獨許侍

臣見嘉蓮其如何層樓擁霞片玉輦下天泉曰

昃不知倦恩魚應亦喜跳沫珠欲濺誰憐與衆

歸愽士臣䟽賤

   依韻吳沖卿秋蟲

梧桐葉未老露滴玉井牀秋蟲如里胥促織何

苦忙苒苒機上絲入夜爲䑕傷織婦中夕起投

梭重徊徨那聞草根聲膏入然肝腸天子固明

聖措意如陶唐下民唯力穡不見田疇荒豈知

裒歛人督責矜徤强所以機中女心𨷖日月光

年年租稅在聒耳信巳常哀哉四海人無不由

此戕吳侯當㕔時靜坐愛初凉方將同佳人歡

樂舉盃觴䌓鳴雜螇螰感愴情不皇况𮐃朝家

恩兄弟登俊良意慮宜恤物以慰衆所望今者

秋蟲篇不異七月章

   陌上二女

素手搴羃䍦柔纎明春荑轉眄動桂葉陽語啓

瓠犀阿姊金盛珠阿妺繅籍圭吹香襲行路豈

獨下蔡迷

   無悔

婦人未四十容貌巳改前男年踰五十SKchar慾固

自偏勿以色敵心色衰心易遷勿以愛恃乆愛

移乆多愆明鏡知惡看何湏妬嬋姢

   弔瑞新和尚

示化何悲戚俱焚只衲衣巳隨原火盡空見野

雲飛寫影誰方丈栽松舊翠微當年渡江鉢弟

子獨將歸

   依韻和吳沖卿新葺南齋

移病新秋厭直廬自將僮僕治前除巳栽楚客

江邉草不學嚴陵瀬上漁紅穗拂欄何蒨粲緑

叢無水亦蕭䟱從今有月君湏飮况與朋親共

舍居

   江鄰幾遷居

聞君遷新居應比舊居好復此假布囊家具何

草草我貧無囊假來僮笑欲倒所笑還徃人生

計不足道非用僮僕知雖貧自懷寶

   聞刁景純侍女瘧巳

前時君家飮不見吹笛SKchar君言彼娉婷病瘧乆

屢治隔日作寒𤍠經時銷膏脂毉師尤飮食冷

滑滯在脾次聞有鬼物水火隂以施乃因道士

逐實得鬼所爲手灑桃枝湯足學夏禹馳呵叱

出門牆勿復顧嘔遺今雖病且巳皮骨尚尫羸

豈暇理舊曲未能𦘕蛾眉當期重相見風月臨

前墀

   景純以侍兒病期與原甫月圎爲飲

古龍水底鳴素秋江雲不飛江賈愁金陵舊族

天禄游家有善笛能娛侯憶侯前年罷姑孰自

買蘄州飽霜竹腮肥頂瘦裁青玉鑚鑿商聲五

音足牛渚磯邉夜泊時平波不起月中吹老魚

跳舞龜岀泥雌蛟怨泣雄鼉悲新還中都人罕

知交親奏酒隔簾幃丹脣一發妙響馳醉客欲

見寧非癡昨夜劉郎辭玉巵主人勸謝當勿疑

渠今纒瘧尚苦羸他日海蟾圎未遲圎未遲凉

肝脾畏肝𤍠生腦脂生脛脂不得窺

   永濟倉書事

神武立四極收兵銷衆豪輸糧來萬國積𢈔下

千艘𧴀虎肥於豢麒麟老向槽中州無殍餓南

土竭脂膏黃䑕羣何畏青鳩啄且嚎古梁生菌

耳朽堵岀蠐螬樹腹懸虵蛻絲窠挂鳥毛塵埃

雖自汨朱墨亦能操直宿愁風雨經年弊褐袍

仲尼猶作吏我輩勿爲勞

   依韻和礠守王幾道屯田暑夜懷𭔃

地厚天青㝠故交榮謝井何當一壺酒以昔相

與傾君今二千石未徃戀山楹山楹夜對月孤

懷豈忘情貴者幾何逝賤者幾何生夏簟且安

寢明星上東城

   依韻和孫侔鴈蕩二首

𫟪巉絶有蒼山怪怪竒奇物𧰼閑百丈素流

珠噴薄千重紅樹火回環逺㝷僧寺石屏下時

遇野人雲屋間今日京華見君說便思輕舸出

東關

鴈蕩高高路莫通㘅蘆秋翼人雲峰山頭水濶

不見影巖下沙平時有蹤千仞柱天何歛閃萬

工揮筆漫輕濃葛巾蠟SKchar未能著空羡青蒼重

復重

   赴刁景純招作將進酒呈同㑹

日光如鎔金湧上滄海流一朝復一朝鑄出萬

古愁大鑪石破碎世事安得休明月只照夜時

時如屈鉤常娥與玉兎擣藥何所瘳大患不自

治更被蝦蟆偷我思天地間二物最取尤措置

尚如此細故曷用憂著書欲傳道未必如孔丘

當時及後代見薄彼耽周功名信難立德行徒

自脩勞勞於我生蔕挂同贅疣不如聽隣笛就

其舉盃甌笛不煩教養酒不煩取求從今醉至

春從夏醉至秋勿禁雞㹠魚間薦鶉鴈鳩况多

南方物醎醒美咽喉計較無以過試共阮籍謀

   薛簡肅夫人挽詞四首

蕭公當貴日小吏引輕軒四德有遺美六親無

異言立孤傳世嗣垂範在閨門澮水終歸柎秋

雲逐去䰟

嘗聞求子婿不似怒甘公莫以昔人比皆爲當

世雄家聲新慶續國禮舊恩隆必與齊姜墓千

秋蠬樹同

冠劒將朝去常知好直言戒辭猶可託先見乆

應存瑩白冰兼玉清芬蕙與蓀堂塗從此閉何

日⺊丘原

美合周詩播䰟先岱嶽歸空堂遷舊榻素月照

靈衣珠翠香沉匣丹青影挂幃百年親戚淚併

作露霏霏

   送淮南提刑孫學士

南木老霜欲飛順令恐縱諸侯威命書纔岀

SKchar謁巳見衣繡車迎歸樂莫我聽筵莫迓清

如蟾蜍夜吐暉不湏乆作平反吏自合橫經親

帝闈

   八月三日詠原甫庭前林檎花

秋蠧無完葉踈叢有瘁莖偶來庭樹下重看露

葩榮衆自守常理獨開偏見情從今數霜月結

子尚能成

   送河陽通判張寺丞從冨公辟子諒

張公愛神鍔佩服近玉麟又拭華隂土光彩一

以新百里無惡獸千里無𡨚人今朝欲何之去

上延平津應當出匣飛騰波決秋旻

   送淮南轉運李學士君錫

王都重兵廩命使總八方淮南舟車衝三楚籠

利長惟時有才彥數計等桑羊八月賜詔行朱

斾挿大航汴湍入秋漲東鼓下鏜鏜今日發大

梁明朝過雎陽雎陽授經地父老認道傍同業

八十人或貴或爲郎先生殁大官弟子無荷囊

乃知詩書傳要在明三綱隋未聞仲淹來學去

佐唐唐初稱名臣鮮及杜與房親見慕義人專

門起輝光我聞房杜流巳顯惟王張雲漢幾萬

里星宇爭耀芒歸來立螭頭莫愛魚稻鄕君錫與王

伯庸張端明同在雎陽希文講下

   重送楊明叔并序

行而有以贐者助所不足也車馬子有裘服子

有貨貝子有所可贈者詩言爾故先爲七言以

送將以道彼美而樂乎徃也子不爲重邀予以

規又作五言應其請

君將㑹稽去舊蹟可以嬉子因狀其美贈子臨

路岐子不以爲樂但願有以規噫吾豈無說畏

子未及禆旣求不語子吾曷忍子欺前年子渡

淮夜泊洪澤湄有鬼稱使者來吿風波期子時

再拜謝乃被隣船嗤逡廵鬼復至復附船家兒

怒彼慢嗤士明當使驚危船兒傍舷廻走若一

足䕫翌日各解舟岀浦風動旗子獨乗安流彼

受橫浪吹此事非子傳焉得他人知昨逢令弟

藴備述果不疑越俗素重鬼愼勿啓其私子口

有仁義子腹有書詩子嘗談王道怪語固未宜

近聞蘇才翁問子辟者誰得非外戚侯子怒巳

翌眉今我倘得罪甘與蘇同之

   送董傅秀才之汝隂

社燕巳歸盡秋鸎猶繞林乆爲梁國客不起灞

陵心徒歩赴朋館逺遊無槖金汢君丈人意莫

入楚鄕深鄰幾常止此行

   送張子野屯田知渝州

舊居苕溪上乆客咸陽東歸來得虎符馳馬向

巴中歌將聽巴人舞欲教渝童况嘗善秦聲樂

彼渝人風忠州白使君竹枝詞頗工行當繼其

美貢葛勿怱怱

   送楊子充知資陽縣

家近古臨卭聞多木蘭樹其人襲芳馨乃有相

如賦成名三十年始見列鴛鷺岀爲資陽長秋

𩯭巳㸃素天子愛黔𥠖歸與蜀民諭當時同洛

陽過半作丘墓屈指今所存無如君SKchar故唯酒

可餞行不飮車空駐

   送司馬學士君實通判鄆州

君家世典史君復續祖爲蘭臺未成書汶陽從

巳知將行我何贈一誦溪堂詩聞彼多蒲魚可

助𪔂與巵在昔阮嗣宗初赴東平時醉扶乗蹇

驢圖畵猶可披今見國門外徒馭不驅馳十里

馬一歇五里車一脂不得同鴈羣相送過寒陂

   送陳殿丞知韶州從益

韶州使君行請問韶石名傳聞古帝舜石上奏

九成鳯皇爲之下朱鳥不復鳴舊祠亡玉琯四

序安得平至今南方𤍠臘月裘服輕事外共廢

酒曲江風物淸

   𭔃岳州孫屯田

從來洞庭好都在岳陽樓明月一千里寒光三

萬秋年華有時盡風物不知休太守憐予句應

如沈隱侯

   大愚

大愚不量能品藻輙巳出朝以軻爲同暮以丘

爲四其人豈鷹雀鳩蛤化五日指鹿危二世師

歆造新室雖云詐力尚終日殞斧鑕









宛陵先生集卷第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