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陵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五目録 宛陵先生集 卷第二十五
宋 梅堯臣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六目録

宛陵先生集卷第二十五

        宋宛陵梅堯臣聖俞著

   送謝寺丞新賜及第赴扶溝宰

世所重登科如君特才選麗賦驚宗工妙譽動

京輦行鷁路非遐雙旗風欲展𦕼閱民版餘應

負墳典

   和李廷老三月十四日

三月日幾望士㳺溱水陽溱流巳渙渙有美此

翺翔偶來適此願月色同滿牀士曰陟少室女

曰歸大梁及晨各異役悲喜竟囘腸芍藥有遺

風贈好期不忘固匪子能逮是焉繼新章

   苦𤍠

赤日若射火林風不動梢羸汗尙流沛冠服豈

堪包貴人諒有禀慣習非強教𥨸觀行車馬坌

蕩劇煨炮寧思山中人石泉浸兩骹

   劉薛二君過予遇雨

猛雨迫好鳥止我屋室隅是時有劉薛亦旣此

焉俱我厩秣爾馬我厨飯爾奴二人乃可語因

觀爾馬圖古筆得神妙俗工非所模收圖雨且

止鳥飛當駕驅

   荅廷評宗說遺冰

仲夏遘餘閏屋室如炊蒸孰云窮處者言贈太

官冰時靡有暍死實亦頼友朋定能涼一席旣

巳却靑蠅吾心乆自信飮巳不以矜

   劉牧殿丞通判建州

平生交㳺少海内寡與期識君且恨晚一見巳

將離人言何嗟别曾此非舊知借曰匪我舊亦

旣接音詞譬彼空林鳥止息偶同枝忽有振翮

去尚爾鳴聲悲我今臨流送安顧俗所爲

   和中道伏日次韻

伏日每苦𤍠古來亡事侵嘗聞東方朔割肉趨

庭隂百職當早罷將畏赫日臨我無歸遺人懷

念空霑襟

   和蔡仲謀苦𤍠

大𤍠曝萬物萬物不可逃燥者欲出火液者欲

流膏飛鳥猒其羽走獸猒其毛人亦畏絺綌况

乃服冠袍廣厦雖云託呼風不動毫未知林泉

間何以異我曹蠅蚊更晝夜膚體困爬搔四序

苟迭代會有秋氣高

   儼上人粹隱堂

十年不出戸世事皆剗鋤時無車馬㳺焚香坐

讀書有堂曰粹隱惟見安且舒心遠迹非遠歲

月速輪輿寓目暫爲實過者卽爲虛譬若開是

室终日於此居欲問昨日事巳𮗜今日踈明朝

却視今復與前何如𦕼悟此中樂猶觀濠上魚

   送鄭太保瀛州都監

秋氣入關河匈奴乆巳和琱弓𦕼可試寶劔不

須磨草木將搖落牛羊自𥨊訛能知塞垣景持

以贈吾歌

   送刁安豐

嘗㳺芍陂上頗見楚人爲水有鳥魚美𡈽多薑

芋宜寧無董生孝將奉叔敖祠舊令乃吾友寄

聲於此時

   劉八飮將散分得非休沐不得㑹閏五

   月晦日

君非休沐時茲㑹豈能得我無官局縈幸爾預

歡適莫辭衝雨歸歸時烏㡌側

   贈張處士

聞爾閑於琴𥨊處未嘗輟抱之京師來豈與工

師列一奏流水聲落指鳴决决旣曰林壑人安

事塵𡈽轍

   將行與蔡仲謀飮分席上果得桃

曾無千歲人安見千歲實𦕼效昔所投⿰王𤔫 -- 瓊瑤報

非一

   荅裴送序意

我欲之許子有贈爲我爲學勿所偏誠知子心

苦愛我欲我文字無不全居常見我足吟詠乃

以述作爲不然始曰子知今則否固亦未能無

諭焉我於詩言豈徒爾因事激風成小篇辭雖

淺陋頗尅苦未到二雅未忍捐安取唐季二三

子區區物象磨窮年苦古著書豈無意貧希禄

廪塵俗牽書辭辯說多碌碌吾敢虛語同後先

唯當稍稍緝銘誌願以直法書諸賢恐子未諭

我此意把筆慨歎臨長川

   和張士曹應之晚景

遠空雲解駁南陌雨𥘉收獨鳥去烟外斜陽明

樹頭涼飈虛枕席漲澇起汀洲㑹有從軍役將

離更暮愁

   送楊浩秘丞入蜀

有才不得試志亦無所干有母不得養法當之

遠官雖曰在民政孝心寧得安志願且未遂而

趨蜀道難行思叱馭者勿復苦長歎

   乙酉六月二十一日予應辟詐昌京師

   内外之親則有刁氏昆弟蔡氏子予之

   二季友人則胥平叔宋中道裴如晦各

   携肴酒送我于王氏之園盡懽而去明

   日予作詩以寄焉

性僻交㳺寡所從天下才今朝誰岀祖親戚持

樽罍晚節相知人唯有胥宋裴所欠謝夫子歸

穰尚未𢌞岸傍逢名園繫舟共徘徊嘉蓮如笑

迎照水呈丹顋南庭莆萄架萬乳纍將磓群卉

競𤨏細紫紅相低偎㝷常固邂逅孰辨落與開

酒闌各分散白日將西頽城隅遂有隔北首望

吹臺

   開封古城阻淺聞永叔䘮女

去年我䘮子與妻君聞我悲嘗俛眉今年我聞

若䘮女野岸孤坐還增思思君平昔憐此女戲

弄𰯌下無不宜昨來稍長應慧𭶑想能學母粉

黛施幾多恩愛付涕淚灑作秋雨隨風吹風吹

北來霑我袂哀樂相恤唯巳知自古壽夭不可

詰天高杳杳誰主之以道爲任自可遣目前况

有寧馨兒

   寄謝開封宰薛賛善

予生多不偶事事相與背適從平川役乃遇河

决潰舟膠在中野寸歩使心痗誰知赤縣尹勤

恤每外内文符𩛙亭長㓂盗虞䑕軰仍能饋餅

餌童稚仰所賚今又置酒壺惠問亦已再令我

淸夜飮是夕值月晦獨酌効謫僊而復無影對

如何亡情㳺似亦有世態家人誠可同况我昨

䘮配雖曰預朝裾左右無粉黛兀然唯書史舊

學猒𤨏碎欲探文字工下筆語多礙却思君西

齋新治虛可愛燕坐禽鳥寂吟哦簿書退此樂

吾未如區區勞覆載

   草木

草木無處所動搖知風形今日萬葉黄昨日萬

葉青青旣漸衰變黄亦漸凋零人生恃歲月種

栢滿郊坰

   夢登河漢六月二十九日

夜夢上河漢星辰布其傍位次稍能辯羅列爭

光芒自箕歷牛女與斗直相當旣悟到上天百

事應可詳其中有神官張目如電光玄衣乗蒼

虬身珮水玉璫丘蛇與穹龞盤結爲紀網我心

恐且怪再拜忽禍殃臣實居下𡈽不意渉此方

旣得接威靈敢問固不量有牛豈不力何憚使

服箱有女豈不工何憚縫衣裳有斗豈不柄何

憚挹酒漿卷舌不得言安用施穹蒼何彼東方

箕有惡務簸揚唯識此五者願言無我忘神官

呼我前告我無不臧上天非汝知何苦詰其常

豈惜盡吿汝於汝恐不祥至如人間疑汝敢間

於王扣頭謝神官臣言大爲狂駭汗忽爾覺殘

燈熒空堂

   寄宋次道中道

再來魏闕下舊友無一人或爲美官去或爲泉

下塵晚歲相知者操節許松筠日世常山公伯

仲文學均與我數還徃以義爲比鄰屢假篋中

書校證多䕶眞次述盈百卷補亡如繼秦中作

淵明詩平淡可擬倫于時多驕佚黄卷罕所親

昨以興西師徃徃劔射伸短衣誇走馬睅目語

常瞋欲效西山勇遂笑東魯仁捨本趨富貴乃

與市賈濵以此較於子素業固未泯前日之許

昌别君巳經旬偶然值河決窮坐如涸鱗臨風

思有寄夜詠還逹晨

   日蝕

赫赫初出咸池中浴光洗跡生天東不覺有物

來晦昧團團一片如頑銅前時蝦蟇食爾妃天

下戢戢無有忠責罵四方誰膽大仰頭憤憤唯

盧仝欲持寸刃去其害氣力雖有天難通是時

了無毫芒益徒有文字辯且雄仝死于今百餘

載日月幾度遭遮蒙有人見之如不見誰肯開

口咨天公老鴉居處已自穩三足𪔂峙何乖慵

而今有觜不能噪而今有爪不能攻任看怪物

瞖天眼方且省事保爾躬日月與物固無惡應

由此鳥招禍凶吾意髣髴料此鳥定亦閃避離

日宮安逢后羿不乖暴直與審慤彎强弓射此

賈怨鳥以謝毒惡蟲二曜各安次災害無由逢

南尤赤鳥東不誚蒼龍北龜勿吐氣西虎勿

嘯風五行不汨陳虞舜生重瞳我今作此詩可

與仝比功

   寄王江州

休嗟謫官去山根勝窮邊當職言無隱他時事

好還何嘗聞堠火唯是對爐烟潮到盆城否猶

期信可傳

   薛九公期請賦山水字詩

薛君堂懸山水字請我試作山水詩呼童磨墨

慰君意强作安得有好辭昔年曾是杜陵客東

城水上横此碑字方數尺形𫝑徤豈似取次筆

畫爲東城父老語於我推本剏自開元時不知

當時何所用費功鑱刻爲瓌奇我去長安十載

後此石誰輦來京師𫟍中構殿激流水暮春修

褉浮酒巵是時祠臣出不意酒半使賦或氣萎

日斜鳴蹕不可駐未就引去如鞭笞脫我幸得

預此列玉階立寫從然萁今雖下筆不稱意巳

書滿幅令君嗤

   七夕有感

去年此夕肝腸絶歲月淒凉百事非一逝九泉

無處問又看牛女渡河歸

   過開封古城

荒城臨殘日雞犬三四家豈復古阡陌但問新

桑麻頽垣下多穴所窟狐與蛇漢兵墮銅鏃靑

血爲𡈽花

   通判桃花㕔自此詩許州起慶曆五年秋盡六年夏

種桃西庭下有意延東風東風與雨至染出枝

上紅花底有小鳥其字曰桃蟲旣於桃得名爲

桃言女工翦羅作舞衣奉君歡莫窮舉杯無愧

者避世武陵翁

   任廷平歸京并序

廷平任君徃者登進士科入許幙後二年予被

太原公辟與君爲代君之嚴君以太子少保致

仕西都西都去許其道有三北趨鄭過函谷而

至洛陽其途而遠西趨汝由闕塞而河南其途

小艱然邇扵北道西北趨登封歷轘而至洛師

其途險惡不與二道比君之歸也捨二道之平

易踐西北之險惡何哉是非急扵拜慶耶豈特

與人情異歟噫人以爲險在君爲易由出扵天

誠不爲難也出天誠易險道可謂孝也乎及其

行予故作詩以送之

言之少室西定陟轘轅險歸心不避危夕枕屢

成魘秋聲故𫟍空野氣荒陵掩獨念京洛塵曾

將客衣染

   和通判太愽雞冠花十韻

神農記百卉五色異甘酸乃有秋花實全如雞

幘丹籠烟何聳聳泫露更團團取譬可無意得

名殊足觀逼眞歸造化任巧即彫剜赤玉書畱

魏丹砂句誦韓魏文帝與鍾繇求玉玦書論玉云赤如雞冠韓文公闘雞聮句

云頭垂碎丹砂誠能因物比誰謂一時難有客驅辭頴

臨風運筆端嘗嗟古吟缺每惜此芳殘揣情苦

精妙繼音慙未安

   秋夜感懷

風葉相追逐庭響如人行獨宿不成𥧌起坐心

屏營哀哉齊體人魂氣今何征曾不若隕籜繞

樹猶有聲涕淚不能止月落雞號鳴

   依韻和通判八月十五夜招翫月二章

㝷常圓魄豈不好競愛今宵分外明明極只知

無隔礙誰言桂樹向中生

一年一見最堪惜百歲百夕能幾多縱有明年

似今夕明年同㑹復如何

   蚯蚓

蚯蚓在泥穴出縮常似盈龍蟠亦以蟠龍鳴亦

以鳴自謂與龍比恨不頭角生螻蟈似相助草

根無停聲聒亂我不𥧌每夕但欲明天地且容

畜憎惡唯人情

   秋風

秋風不饒物斗至聲巳惡青林葉尚䌓雖好將

恐落人意誠愛惜節候肯相若白髪無再玄盛

衰茲可度

   韓宗彥寺丞通判鄧州

徃歲陪祠泰壇下始一相見如相知我今入幙

君有待喜得欵語勝前時便嗟陳事日侵汨雖

數靣曾無期忽聞兵吏巳迎候馬有行色車

將脂賀君有意事清簡太守亦鄙㝷常爲騏𩦸

歩驟豈局促鳯皇羽翼多威儀漢家近親不復

有召父舊聞扵今隳隳由狂者生利害曾未略

究民間宜秪言引水幸圭賦矯請罷毁功何施

千載厚惠一日去至今農畆空嗟咨夫子才高

識且遠勿畏𫝑力重扶持他年人作去思頌願

以大字書長碑

   韓欽聖問西洛牡丹之盛

韓君問我洛陽花爭新較舊無窮巳今年誇好

方絶倫明年更好還相比君疑造化特着意果

乃區區可羞耻嘗聞都邑有勝意旣不鍾人必

鍾此由是其中立品名紅紫葉繁矜色美萌芽

始見長蒿萊氣熖旋看𡑅桃李乃知得地偶增

異遂出群葩號奇偉亦如廣陵多芍藥閭井荒

殘無可齒淮山邃秀付草樹不産髦英産佳卉

人扵天地亦一物固與萬𩔗同生死天意無𥝠

任自然損益推遷寧有彼彼盛此衰皆一時豈

關覆燾爲偏委呼兒持𥿄書此說爲我緘之報

韓子

   夢感

生哀百十載死苦千萬春何爲千萬春厚地不

復晨我非忘情者夢故不夢新宛若昔之日言

語㝷常親及窹動悲腸痛逆如刮鱗

   秋鴈

秋鴈多夜飛前羣後孤來儔合鳴自得𨾏去音

巳哀哀音能感人腸酸非食梅共將形影對安

得不早衰

   依韻和通判把菊有寄

湖邊草樹多蠧葉巳少色唯菊不畏霜淡艷如

有德自與蘭並生非因人所植愛貴曾未猒秋

日短苦逼朋好各相望採持空歎息臨杯不能

飮對案不能食借問君何憂節物感人極

   曹承制知永康軍

鐡驄黄金羈年少蜀城守蜀城臨古江正在離

岸口離岸李凉鑿其利實不乆旣避沫水害又

以漑田畝大此百民宜遺祠奉牲酒行當謹厥

事無乃爲政首

   三鳥

翩翩三奇鳥各擇松桂宜二鳥同所向並立高

高枝一鳥依别樹屈比二鳥卑嗟嗟天下鳥莫

與三鳥期三鳥鳴少和蒿間多鸒斯頻頻徒爾

黨三鳥安可欺

   龍箕一首并序

在昔賢人良輔之生也或山之神靈和氣之鄰

或星之魄曜晶明之所鍾故詩有嵩高之作稱

厥甫申傅說騎箕之說又得之前古公之誕日

考之星歷月次于箕宜與說同也夫登翊王室

爲宋鉅臣豈徒然歟謹依雅頌作龍箕一章十

八句以獻

龍箕在天莫不孕靈我公生之旣生旣德曾誰

與京爰弼帝右繼序其榮之賛我太平萬事其

成之殿我輔邦庻民其寧之政靡薄厚百職其

揚之宜言顯光永錫乎后王迺祝眉壽迺獻兕

觥福禄其將之





宛陵先生集卷第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