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陵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四目録 宛陵先生集 卷第五十四
宋 梅堯臣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五十五目録

宛陵先生集卷第五十四

        宋宛陵梅堯臣聖俞著

   依韻和王景彞憶秋

隴首欲看飛去雲槎頭安得卷輕輪流烏不轉

西𫟪日乗馬猶知果下人空渴魏臺氷在井從

悲楚客淚縁巾炎炎赫日偏憎老眼耳昬聾半

塞塵

   七夕永叔内翰遺鄭州新酒言值内直

   不暇相邀

詰朝持鄭醖向夕望星津俗意願𣸸巧古心思

變淳予窮少陵老公似謫僊人獨對金鸞月宮

詞付小臣

   依韻和永叔乆在病告近方赴直道懷

   見𭔃二章

浴堂深殿近皇居秋夕詞臣直宿初宮女穿針

爭落月官奴持燭看殘書萬家乞巧心無盡斜

漢飛光望有餘枕上江山夢猶熟五更寒雨過

簾踈

玉轡瓏瓏岀絳宫青槐馳道曉煙中塵頭尚裛

洗車雨馬耳前趨吹鬛風聞說自將身許國不

湏仍以醉爲公我今才薄都無用六十棲棲未

歎窮

   文豹篇贈黃介夫

壯哉南山豹不畏白額虎澤霧毛雖雜鼮䑕朝

將具鬚暮爲乳文章子雲乆巳許還笑大夫費

五羖天子仗中儀勿舉尾與旂常願看取

   送韓欽聖學士京西提刑

王朝慎常刑恐民䧟非辟分命遣使車謬枉得

舉摘兼之勸農桑欲野無曠𨻶韓侯夙所志功

利豈止百茫茫唐鄧間荒土無牛跡邵閼廢未

乆柘陽仍舊白二地倘復營萬世不可易昔在

漢家時近親多占籍苟或非膏SKchar當應徙畿赤

毎念輒歎嗟未能俾盡畫天將富斯民事與願

不隔其易謂何如拾芥由琥珀我今送韓侯書

以贈無責

   送陸子履學士通判宿州

雷雨初過草木新汴堤楊柳緑隂勻巳看𦘕舸

遂流水不惜長條折與人淮境秋傳蠏螯美郡

齋凉愛蟻醅醇雎南莫乆留才子宣室歸來問

鬼

   得福州蔡君謨密學書并茶

薛老大字留山峰百尺倒挿非人踪其下長樂

太守書矯然變怪神淵龍薛老誰何果有意千

古乃與竒筆逢太守姓岀東漢邕名齊晉魏王

與鍾尺題𭔃我憐衰翁刮青茗籠藤纒封𥿄中

七十有一字丹砂鐵顆攅芙蓉光照陋室恐飛

去鏁以漆篋緘重重茶開片銙碾玉白亭午一

啜驅昬慵顔生枕肱飲瓢水韓子飯虀居辟雍

雖窮且老不媿昔逺荷好事紓情悰

   韓子華吳長文石昌言三舍人見訪

當時載酒客共過草玄人今日一寒士能來三

侍臣竹門容大馬金絡照諸隣雞痩莫爲具阮

家依舊貧

   送吉老學士兩淛提刑

重本恤刑天子聖舟車持詔使臣賢部中漢吏

無𡨚獄葑上吳人益美田重過故鄕逢故老一

聞鳴鶴記山川不湏歌管唯詩酒况有餘杭白

樂天

   永叔内翰見訪七月二十六日

内相能來顧爲郞樂有餘兒童爭拂榻門巷劣

容車掩扇知秋意窺墻省舊書經年三枉駕未

與故人踈

   送石昌言舍人還蜀拜掃

紫微星宿何煌煌掖垣華閣上相當舍人亦與

泰階近兩兩聮裾如鴈行其間飛星入王壘天

子賜告歸故鄕錦韀金轡照棧去文園渴令難

可望楊雄位卑纔執㦸豈有爵禄多文章石公

官顯職且貴還家展墓酹椒漿太守趨塵里人

避岷山松栢風凄凉椎牛行酒與𦒿舊𦒿舊醉

歸呼此郞公置名分共其樂敦厚世俗時陶唐

郞呼只作曩日視安知鏘玉侍明光歸來𨚫向

鳯池直詔言一岀稱廟堂廟堂蕭曹不草草潤

色鼓動辭琅琅鼇頭蓬萊便可到蜀人更賀烹

猪羊

   送劉元忠學士還南京

昔見相公登瀛洲今見公子爲校讐鯤鵬變化

三千載我生安得不白頭君前拜恩父前慶暫

向南都乗順流南都留守頗爲喜將吏入賀靴

聲遒酒與銀瓮羊臠炙上下和煦移凉秋歸來

𨚫上柳堤路西風徤馬控花虬

   送潤州通判李屯田

過江始與風沙隔京口山連北固牢刺史丰儀

於體重邦人全伏此名高宴盤紫蟹方多味古

寺青林不厭遨定挈傳家舊圗籍漕河應莫費

吳艘

   𭔃題知儀州太保蒲中書齋

中條挿逺近黃河瀉直斜蒲坂之城在其涯渠

渠碧瓦十萬家官商工農各擾擾侯獨理齋窓

照紗侯方守𫟪聽胡笳滿屋蓄書凡幾車他年

不按清商樂亦莫學種東陵𤓰老繫戰馬向庭

下厨架整娖齊籖牙朝聞鳴雞夕聞鵶眼昬秋

匣生銅花兒孫誦習且盈耳客來休論常山虵

   哭孫明復殿丞三首

魯國先生殁夷門吉士哀因讒君席逺時賻

恩該寂寞高宮啓悠揚茜旐𢌞昔賢皆不免松

下作寒灰 -- 灰

舊葉居東岱中年謁紫庭要塗無徃跡至死守

殘經詔許求遺藁朋隣與葬銘世人無怪我涕

淚爲之零

自古春秋學皆知不可過生前恩禮少殁後薦

章多妻子將焉託田園有幾何汶楊秋樹裏黃

鳥謾聽歌

   程文簡公挽詞三首

嘗預巖廊政終爲社稷臣作藩安舊俗飮酒得

賢人塟禮鐃蕭咽明儀幣馬陳泉堂一經掩原

上只麒麟

將相榮難及唐虞世巳遭名將官愈大節固位

同高哀悼王朝輟鐫埋史筆操空山伊水外松

栢冷蕭騷

關塞秋雲冷伊川苦霧隂薤歌金鐸碎蒿里石

宮深燃漆爲長夜栽松作茂林空留舊冠劒家

廟四時心

   送李殿丞通判蜀州

嘗聞蜀國海棠盛因送李侯宜有詩日愛西湖

照空錦醉看春雨洗燕脂郡無公事中園樂民

喜羣邀匝樹窺望帝鳥啼空有血相如人恨不

同時晨鮮深淺非由染解賦才華未得知聞說

趙高今巳老試教圗𦘕兩三枝

   八月十夜廣文直聞永叔内當

聞向蓬萊蓿鼇峰第幾層秋聲暗葉雨殘夢空

堂燈推枕感孤鴈抽琴彈壞陵誰知廣文直桃

簟冷於冰

   和公儀龍圖新居栽竹二首

八月竹根移要雨逢隂便向阮家求請公静聽

蕭蕭葉斗變江南一夜秋

都城有地誰栽竹只見寒樗與老槐聞種琅玕

向新第翠光秋影上屏來

   贈京西陳郎中

忽枉乗軺車鏘然響金轡駐軫與我言琅琅有

深意乃知故相家事業巳不墜信哉渥洼種千

里可立致顯祖實令君名聲取高位伯叔與懿

考聮榮重當世于今多昆孫朱紫紛曵地勉勉

崇令德蘇李著難至

   送董著作知北海縣

君嘗佑王屬議平天下刑岀宰得古邑農鋤多

帶經素琴伴飮酒緑蘚生訟庭舉首望海鴈高

懷在青冥

   送王微之學士知池州

秋江𣺌然生寒潮北風吹帆上青霄旗脚舒舒

戰紅鬛旗心閃閃交皂鵰檣下徤兒發金鐃屋

上鸞僮鳴紫簫岸傍舟人望且拜溪口直入當

高譙正聞皷角波動搖齊山舞翠挹岧嶤郭西

猛虎夜莫入太守號令如怒飈長戈椿爾喉長

刀斷爾腰牙兵將吏無敢SKchar新威烈烈野火燒

   讀永赦集古録目

古史書不足磨璞鐫美辭周宣石鼓文巳缺秦

政嶧山字苦隳西漢都無半畫在黃初而上猶

得窺下及隋唐莫可數奇言偉迹恐所遺信都

力粘大小軸集十爲秩仍第之隨目證訛甲癸

推青編是非皆究知有益於古今不疑碑雖滅

絕事弗移後人覽録尚若披信都用意無窮期

天灰 -- 灰 地燼乃終畢信都信都名愈出

   依韻和永叔秋日東城郊行

郊原物老莽然中寓興驅車向國東夾道名園

迷屈曲壓枝秋實亂青紅寒畦覆緑將收菜野

蝶䨇飛尚繞叢田父欣來問行幸依稀還似闘

鷄翁

   送王景彞學士使虜

持節共知過碣石衘蘆相背有飛鴻地寒狐腋

着不暖沙闊馬蹄行未窮隴上牛羊衝宻霰帳

前徒御立駿風歸時莫問程多少𨚫到河湟杏

蕚紅

   哭王幾道職方三首

前罷邯鄲守孤高與世違青雲舊知在白首故

園歸旣沒無兒女元貧只帳幃平生洛陽友從

此更應稀

我今過五十萬事日消磨熟識世間寡故交泉

下多葉秋知易隕松耐竟如何嘗亦悲前哲荒

墳野䑕窠

得君音信近安穩在緱山不是國醫悞寧辭蜀

道艱終然有脩短猶免歷間關便作千秋别霑

襟沸淚班君當入西川官雖抱病無由免待闕於緱氏因衂血國醫以藥下之乗虛

   依韻和楊直講九日有感

也持黃菊蘂時望白衣人苜蓿從來厭茱茰𨚫

乍親護霜雲不𢿱吹㡌客何貧莫要悲搖落秋

花更勝春

   王侍講原叔挽詞三首

衣冠今盛族蘭玉舊嘉聲博古無遺悞遭時有

重名䰟輿臨水發靈馬向郊鳴歸塟商丘外森

森栢巳成

稽古逢堯舜鏘金侍冕旒生員尊鄭學子舍預

䕫謀翰苑事猶著岱宗䰟巳遊無情是天地玉

樹掩蒿丘

丹旐秋風急清笳曉月寒明衣裛草露素士挽

桐棺行哭賓徒盛觀儀里巷殫空餘舊編在千

載莫能刋

   送公儀龍圗知杭州

在昔漢中微我祖入吳門公今領名都千𮪍擁

高軒與古異岀處素節古本原江觀白馬潮水

花長鯨奔山飄月桂子天香一國繁壯竒巳若

此纎侈尚亦存舊聞其風俗色易而柔温太守

朝駕車閭巷焚蘭蓀太守暮還府燈燭照旗旛

清歌延冠蓋廣湖浮酒樽成都與餘杭天下莫

比論彼爲公故鄕此爲公SKchar藩吏民宜寡事愷

悌有謠言

   和楊直講夾竹花圗

桃花夭紅竹淨緑春風相間連溪谷花留蜂蝶

竹有禽三月江南看不足徐熈下筆能逼真壐

素𦘕成纔六幅蕚繁葉宻有向背枝痩節踈有

直曲年深粉剥見墨縱描冩工夫始驚俗從初

李氏國破亡圗書𢿱入公侯族公侯三世多衰

微竊貿檐頭由婢僕太學楊君固甚貧直縁識

别爭來鬻朝質綈袍暮質琴不憂明日鐺無粥

裝成如得驪頷珠誰能更問龍牙軸竹真似竹

桃似桃不待生春長在目

   送李端明知河中府

才業人終服聦明帝所聞來希叚干木去識大

馮君金絡鳴津口朱旗㸃鴈羣山河虞舊國簫

鼓漢橫汾古堞臨秋月高樓等白雲應同羊叔

子緩帶隔SKchar

   依韻和永叔内翰西齋手植菊花過節

   始開偶書見𭔃

晝惜日易沉夜惜月易曉重陽種菊花此意爾

大好所嗟時節晚又失澆培早開榮獨是遲造

化徒費巧霜前擁繁蕚籬下同隕槁微根發再

緑復笑王孫草莊生語鵬鷃樂不計大小能齊

乃有餘但恐知者少常愛阮嗣宗遇酒醉則倒

杯中得賢趣世上逐金裊

   依韻和丁學士陪諸公城東飮

黃花秋草滿荒臺䏈馬鳴珂未欲𢌞上苑自將

馳道隔高林空望白雲開薦肴巳去紗籠羃

醖新從蟻甕來天氣正清風景好重門雖禁不

辭杯









宛陵先生集卷第五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