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陵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拾遺一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 宛陵先生集 拾遺一卷
宋 梅堯臣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附錄一卷

宛陵先生集拾遺

   得餘干李尉録示唐人干越亭詩因以

   𭔃題

餘水之干越之鄙築基相對琵琶尾琵琶日日

有秋聲鴈過洞庭風入葦南斗戞湖波不起長

刀剡峰碧耳耳姱娥夜出在寒谿青銅瑩磨光

幾里朝因吳客幅蒲輕滿𥿄如蠶書可喜

   送君石祕校尉河内

古縣太行下老槐三四株以言新作吏不似舊

爲儒黃綬心猶壯青雲志豈無漢朝吾逺祖不

道此官麤

   𩀱羊山㑹慶堂記

余以附城之地𫝑勝神靈所栖故建閣曰寶章

以嚴帝書爲堂曰㑹慶以安吾先君先叔𦘕像

有僧澄展願歲時奉香火澄展先叔於其有恩

雖然抑之不欲背本堂之前許其置佛俾報恩

奉佛兩得焉况吾之親域在其右欲因以固護

初余一發意吾鄕孝子義士咸𦔳以資噫愛人

之愛親者知其有親也不愛人之愛親者知其

不有親也不有其親則孟子所謂慕少艾慕妻

子慕君者歟余老矣慕親而不可得見見墳傍

之草樹不敢慢常若吾親髣髴在其下唯恐令

傷一草樹切切焉不忍去欲常居此則業爲王

官欲致爲臣又無以自給僧能專事藉以守之

守之必精㓗其宇無令棄俗趣而樂處之余之

存心者此耳堂之經畫始終由吾里人張景崇

景崇力爲之者愛吾有其心以吾貧不能自爲

也衆人亦由景崇然後從而愛之愛他人之愛

親者於其親可知矣吾不得不書以示後人知

吾鄕之多禮義又書其姓于石隂至和二年

月初吉宛陵梅堯臣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