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塵醫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篇名>客尘医话 书名:客尘医话 作者:讦寿乔 朝代:清 年份:公元1644-1911年


<目录>

<篇名>序

属性:岁庚申,薄游西冷,卖药葛仙岭下,青山寂历,丹灶空明,稚川有知,应亦笑人千古也 。我 友寿乔,幼耽绣虎,壮悔雕虫,宏景之阁三层,雁湖之水一曲,常日摊书,有时倚棹,寄身 于材不材间,寓巧于元之元外,惜盈盈三十里,赏析为难,玉屑珠霏,空付停云落月中耳。 岁龠初更,嘤鸣綦切,爰偕二三旧雨,访寿乔于一隅草堂,积雨新霁,空翠满庭,延伫既 久,皓魄渐升,乃斟桂醑,载启瑶编,循环雒诵,沁入心脾,半生疑窦,一旦冰释。嘻,幸 已,忆予与寿乔交,迄今垂二十余年矣,屈指故人如雪泉石帆梨谷诸君子,悉皆化为异物, 而计然七荣,沈约一围,犹得鸿爪雪泥,一话当年陈迹,虽青青双鬓,渐复成丝,亦可见吾 两人之长, 白木 术寻苓,未始非人间世大自在法也。二月初吉,寿乔将官广文,间云出 岫,本自无心,而故山猿鹤,有待招寻。爰于诸公祖帐之时,聊将贱子题襟之意,他日者, 春风桃李,收拾药笼,当退出青鞋,与寿乔重问勾漏消息,未识三生一笑,果有旧因缘否也 \x嘉庆九年陬月二十有六日吴江同研弟沈 拜手跋\x


<目录>卷一

<篇名>杂症述略

属性:烂喉发 疹,近时甚多,在稚年不治者,十有八九。何也?其根由于种痘,近时婴孩禀 质既 薄,痘师防其发点繁多,下苗甚轻,多者数十颗,少者不过数颗,而先天脏腑之毒,未经尽 透。一遇时感传染,乘机而发,治之以寒凉之剂,则必至下陷;治之以透表之剂,则又邪未 达而本先拨,蕴伏咽喉,随即溃烂而亡,其危可胜言哉!读《金匮》书,有“阳毒之为病, 面赤斑斑如锦纹,咽喉痛,吐脓血,五日可治,七日不可治,升麻鳖甲汤主之”之文,盖以 升麻透厉毒,鳖甲泄热守神,当归和血调营,甘草泻火解毒,即《内经》所云∶热淫于内, 治以咸寒,佐以苦甘之旨。绎其意,实与此症相类,而方内有蜀椒、雄黄,似当加于阴毒方 中,或因传写之讹,医者当息心揣度,用古而不泥于古,转机则在于临症活变也。 李云浦云∶烂喉痧一症,风热者宜清透,湿热者宜清渗,痰火凝结者宜消降。盖邪达则 痧透 ,痧透则烂自止,若过用寒凉,势必内陷,其害不浅。但其证有可治有不可治,口中作臭者 ,谓之回阳,其色或淡黄,或深黄,此系痰火所致,皆可治也。如烂至小舌,鼻塞合眼朦胧 ,是毒气深伏,元气日虚,色白如粉皮样者,皆不可治也。 烂喉发 斑,半由于元虚不正,时邪易于感染,重者用紫背浮萍、生石膏等药,透毒解 热; 稍轻者,只宜用大力子、桑叶、杏仁、连翘、桔梗、荆芥、萆 、花粉,轻清之品,清邪化 热,不得早用大生地、麦冬等以腻之,亦断不可用黄连、黄芩太苦大寒等品以遏。此等时证 ,其势危速,须细心详慎审脉察色,庶几不致误治也。 南人多温热病,而少真正伤寒,不可概从六经论治。盖伤寒六日传遍,多有变证,温热 惟留 恋一经,或传入营分,从风从湿,必潜心细究,于舌色尤为先务。叶天士前辈《温热论治》 数条,发前人所未发,最为切要,学人宜宗法焉。 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故曰不能治其虚,焉问其余?然亦不可执也。强壮之人,思虑应 酬之 间,为淫邪贼风所乘,或自恃脾强,过啖甘肥炙 ,酿成胶痰实火,亦宜发表攻里,如河间 推陈致新之法,有何不可。若因循顾忌,治不中肯,久则反伤正气,所谓五虚死,五实亦死 。又云∶毋实实,毋虚虚是也。若不论虚实,动手便用补益,执扶正化邪之说,与胶柱而鼓 者何异耶? 疟病无汗,要有汗固矣,至于有汗要无汗,亦不可不斟酌也。虽有虚实之不同,其根未 有不 因暑邪内藏,阴邪外束所致。暑为阳邪,阳邪多汗,故疟往往有汗,岂可因其汗多,早加固 表之药,以致病情反复。故古人但言久疟扶正为主,未尝言固表也。愚谓∶汗少不妨更发汗 ,汗多不必再发汗,但以轻清和解,治之可也。卫属阳,其气 悍,故行速;营属阴,其气 静翕,故行迟。疟邪之间,一日及连二日发者,邪之着于营也,如周天之数,日行过之,月 行不及,亦是阴阳迟速之分耳。 治疫之法,解毒为先务。吴又可专用大黄驱逐毒秽,但近时之人,体气多薄,攻荡难施 ,莫 若张路玉用人中黄配葱、豉等解毒药,为起首方。叶天士用银花、金汁凉解之品,最为稳当 。喻氏云∶上焦如雾,升而逐之,佐以解毒;中焦如沤,疏而逐之,佐以解毒;下焦如渎, 决而逐之,佐以解毒。观其旨,病有上中下之分,而独于解毒一言,叮咛再四,岂非急于解毒之法哉? 疫者,秽恶之气,互相传染。吴氏谓∶从口鼻而入,即踞膜原,但口鼻吸受,肺为出入之门户,无有 不先犯肺者。疫皆热毒,肺金所畏,每见此症,身热先有憎寒,肺先病也∶继而充斥三焦,或有迳走心包络者 ,所谓厉气,无非郁热也。至于疫邪渐解而肺蓄余热。每多咳呛肌热自汗等证,亦所谓肺先病而未愈之明征也 。今人每遇房劳遗泄之后,偶感风寒发热,即谓之阴证,病者怕虚,医者怕表,不问现症如何,竟用参、地、 附、桂温热峻补之剂,是则先补实其风寒于肾中矣,邪何由出耶?夫所谓阴证者,寒邪中于三阴经也。即使中于肾经, 亦须先散少阴之风寒,如《伤寒论》中少阴发热,仍用麻黄、细辛发表之法是也。若果直中 三阴,身不壮热,有恶寒倦卧,厥冷喜热等症,亦且先宜温散,渐进滋补之法,此理不可不 细辨也。 大概治膏粱者多滋养,治藜藿者多消散。然膏粱之体,易生痰积,由其多食浓味也,亦 散;藜藿之人,易于清减,由其自奉淡薄也,亦宜滋养。所谓人情物理,不可执一以施。 病有在下者,其见证反在上,如蓄血发狂是矣。在上者反在下,如肺气壅,大便频;肺气虚 ,小便数是矣;在表者反在里,如三阳合病下利是矣。在里者反在表,如热深厥亦深,及面 反戴阳是矣。治宜细察。 卫为阳,风为阳邪,中风者,阳虚不能卫外,以类相从也,故多显阳热之症。治宜求受 病之本,毋徒事于风药,以重虚其表。 《伤寒论》云∶能食者为中风,不能食者为中寒,则伤寒内中风之症,未尝禁其食也。 又云 ∶欲饮水者,稍稍与之。盖实火烦渴,得水则解,未尝禁冷水也。乃医者,凡遇此症,恐其 伤胃,禁止勿与,是亦背先贤之在旨矣。 阴虚则阳无所附,气有升无降,法当以滋阴药为君,敛降之药为佐。苟徒降其气,则浊 未必 降,而清且随虚矣。阳虚则气中断,气有降无升,法当以补中药为君,升举之药为佐,苟徒 升其气,则清未必升,而浊且随干矣,此治阴阳之偏虚也。外此或七情逆滞,或气血饮食痰 阻,碍于中焦,妨其升降出入之路,其人元气未亏,不妨升之降之也。此后天有形之气血, 调治之理,至若先天元阴元阳,则阴虚阳必薄,阳虚阴必乘;但当峻补,阴阳无暇为升降, 标计也。 阳虚而见阳热之症,是真火无根而脱出也;阴虚而见阳热之症,是阴虚阳无所附而然也 ;阳盛 而见阴寒之症,是阳盛拒阴也;阴盛而见阳热之症,是阴盛格阳也。四者用药不当,生死反 掌。 肾者,胃之关。从阳则开,从阴则阖;阳太胜则开而为消,阴太胜则阖而为水,明矣。 仲景 治水肿,主之以肾气丸,而治消渴亦然,宁不与阳盛有乖乎?然而此之消,是肾中阳虚不能 收摄也;此之渴,是肾中阴虚,引水自救也。喻氏谓肾水下趋,故消;肾气不上腾,故渴。 均用此丸,蒸动肾气,恐未必然。 咳嗽之症,大半由于火来克金,谓之贼邪,最难速愈。因风寒外袭,而内生实火,急宜 泻之 ;若失于提解,久之传变生痰,误服阴药,反成痨瘵。如果系虚火,惟有壮水一法;但养阴 之药,又皆阻气滞痰,是在治之者灵也。如生脉六君汤、金水六君煎之类,最为妥当。 肾虚水泛为痰,有肾中阳虚,肾中阴虚,阳虚津液洋洋泛溢,味淡起沫,治宜补气以生 阴 ,则上泛可降;阴虚咳唾痰涎,味咸粘腻,治宜益水以潜阳,则咳唾可平,治不可杂也。 鼓膈为难治之病,然鼓犹可治,膈断不可治。鼓多实证,或痰或血,或气或食,或水凝 结于 中,能先下其滞,继以补养肠胃,渐能运化矣。《内经》鸡矢醴之方,即治法也。至臂细脐 凸,青筋绕腹,手心及背平满,此脏气已绝,死不治。若膈证始由肝火犯胃,木来侮土,谓 之贼邪。所以肝阴素亏,津液不足之体,呕逆不止,久成噎膈,以至胃汁枯槁,痰涎壅塞, 食不下达,仍复吐出。此病在贲门,固与反胃之证,朝食暮吐,暮食朝吐,病在幽门者,判 然两途。经云∶谷入于胃,以传于肺,五脏六腑,皆以受气。今既食不能入,则脏腑之气皆 竭矣。故见此病,少可纳谷,不出一年而死;全不纳谷,不出半年而死。春得病死于秋,秋 得病死于春,金水相克之时也。 心肾不足,小便混浊,中气不足,溲便为之变色。要知金衰则水涸,水涸则小便短数而 混浊 ;气不足则易郁,郁则生热,热生则溺色变为黄赤矣,当求其本而治之。若徒执水液混浊, 皆属于火,概施利水清热之品,必致反增其病。 脚气之病,多由湿热,因浊邪下先受之也。膏粱者,湿热内生,藜藿者,湿热外侵,治 宜分 利渗湿固也。若有阴虚之极,不能吸气归元;阳虚之极,不能摄血归经,阴阳偏胜,升降失 司,于是阳独浮于上,阴独沉于下,足至暮则肿痛矣。治又宜补阴益气,不可概施分利渗湿 ,以重伤其阴阳。是在观形察脉,以细求之。 有思虑伤脾,脾虚不能统血而失出者;有思虑伤脾,脾衰不能消谷而泄泻者。失血断不 宜用凉血,泄泻不宜用消导,以致脾气愈伤,皆当扶养脾土为本,勿徒治其标。 《平脉》云∶少阴脉不至,肾气微少,精血奔,气迫促,上入胸膈。夫少阴脉不至,是 先天 元阳元阴受伤。肾者,先天也;脾胃者,后天也。先天既已受伤,则不能生乎后天,故脾胃 之阴阳亦伤,不能运化水谷而生湿热;湿热下流,则膀胱之气化不行,浊气因而上入。浊气 上入,肺气便壅,脾气愈滞,于是为痰为饮,而食滞腹胀之症形焉。其少阳生发之气,郁而 不得升,为周身刺痛,为呕逆吞酸;心主之阳为浊阴所乘,则为心悸怔忡。是肾之一脏腑, 而五脏六腑,皆为之不宁,故养身莫妙于节欲也。若不知此,而但以利气行痰消食为治,则 燥以伤其阴,利以伤其阳,不坐困乎?此专主肾虚而言也。 诸痛无补,言气逆滞也。然壮者,气行则愈;怯者,着而成病。真气虚乏之人,诸邪易 于留 着,着则逆,逆则痛。疏刷之中,不可无补养之品。徒事攻击,则正愈虚,邪愈着而痛无休 止也。所以脾胃亡液,焦燥如割,宜用地黄养阴等以润之;脉阳涩阴弦,腹中急痛,当用小 建中汤;肝血不足,两胁胀满,筋急不得太息,四肢厥冷,心腹引痛,目不明了,爪甲枯面 青,宜补肝汤。肾虚羸怯之人,房劳过度,胸膈间多隐隐痛,此肾虚不能约气,气虚不能生 血之故,往往凝滞而作痛,宜用破故纸、萸肉、枸杞等温肾,归、芍等养血。至于头痛,有 气虚,有血虚,有肾虚,皆不可无补也。 风温温疟之病,其根得之于冬令,中于风寒,遇温而发,其气自内而达于外,故多汗。 不比 风邪外束,闭其营卫,当发汗解肌也。治故以发表为逆,亦不可因汗而敛之。致变别病,务 以清解得宜。 吐血一证,缪氏云∶治有三诀。宜行血不宜止血。血不循经络者,气逆上壅也,行血则 使循 经络,不止自止;若用硬止之剂,血必凝,血凝则发热恶食,病日痼矣。宜补肝不宜伐肝。 肝主藏血,吐者,肝失其职也,养肝则肝气平而血有所归;若使伐肝,则肝愈虚,血愈不止 矣。宜降气不宜降火。气有余便是火,气降则火降,火降则气不上升,血随气行,无溢出上 窍之患矣;若使先降火,必用寒凉之剂,反伤胃气,胃气伤,则脾不能统,血愈不归经矣。 吐血入水,浮者肺血,沉者肝血,半沉半浮者心血,色赤如太阳红者肾血。肺血宜保肺,不 宜泻肺;肝血宜养肝,不宜伐肝;心血宜补心,不宜泻心;肾血宜滋肾,不宜凉肾。若使久 吐不止,血已大虚,当用温补以健脾胃,使脾和则能裹血也。若暴吐不止,急用大剂参、术 ,以急固元阳,血脱益气,阳生阴长之理也。如一味以生地、苓、连、知、柏、黑栀,寒凉 阴腻之属清其火,则脾伤作泻,发热咳嗽,势必至于不救矣。 幼科惊证,自喻氏以食、痰、风、惊四字立名,大剖从前之讹,原为确论,然亦有未尽 者。 近多冬令气暖失藏,入春寒温间杂;小儿吸受其邪,先伤肺经,起自寒热,气粗久延,渐入 包络,虽有微汗,而痰多鼻煽,烦躁神昏,病家惶惧,辄云变为惊风。动用香开,妄投金石 重镇,以致阴液消亡,热势愈张,正不敌邪,肝风陡动,渐见肢牵目窜,痉闭发厥,必多倾 败。若能于病未猖獗之时,先以辛凉开肺,继以甘寒化热,佐以润燥降痰,两候自能平复。 此盖温邪陷入,阴液内耗而动肝风,实非惊恐致病也。若误以惊药治之,鲜有不危殆者矣。 《内经》云∶临病问所便。盖病患之爱恶苦药,即病情虚实寒热之征,医者之切脉望气 ,不 若问病患,使自言以推求其理为确。如身大热而反欲饮热,则假热而真寒;身寒战而反欲饮 冷,则假寒而真热,如此之类是也。所以病患之喜好,不妨从病患之便,即可以治其病。 病者之性情不同,医者之意见各异,人有能受温热不能受寒凉者,有受补有不受补 者,必须 顺其性,察其情。现症有与平素相反者,有与平素不相远者,不可执己见误治其标本也。 近时医家,每用囫囵古方,硬引经语,以自矜渊博。殊不知古贤立方,与人以规矩不 能使人 巧。盖规矩做方做圆之呆法,而作器长短大小,时时变通,所以病情古今无印板式样,即方 无一定呆药,必须加减,寓变通于成法之中,斯神乎技矣!


<目录>卷二

<篇名>妇科述略

属性:治妇人病,必先明冲任之脉。冲脉起于气街,(在毛际两旁。)并少阴之经,挟脐上行至 胸中 而散。任脉起于中极之下,(脐下四寸)。以上毛际循腹里上关元。又云∶冲任脉皆起于胞中 ,上循背里,为经脉之海,皆血之所从生,而胎之所有系。明于冲任之故,本原洞悉,不概 治以男子泛用之药,自能所治辄效矣。 肝气之病,近时甚多,妇女为尤甚。即十余岁之童女,往往左胁下痞积胀满呕逆,此先 天之 肝血不足也。治以疏伐则剧,治以滋养则平,比比而然。况乎天癸久转,生育频多之妇人, 其血愈亏,肝愈旺,上犯胃脘,下侵于足,甚至纳食即吐,两足挛痛,致发痉厥。此肝气久 痛,必入于络,因血少不能流通,其气必滞,非养血和络,补水滋木,焉能疗治。世人概以 谓东方常实,有泻无补,遂皆以肝无补法论治。殊不知肝气之痛,大半属于水亏木炽,所以 逍遥散为治肝之始方,并无泻伐之品,其中归、芍补肝,白术、甘草补中,加以柴胡、煨姜 为疏通之用。气平即继以八珍汤调养之,则自然所发渐轻。若随俗附和,任意用枳壳、香附 、青皮、郁金等破气之药,元气日益消耗,阳衰则阴竭,祸不旋踵矣。景岳《质疑难》云肝 无补法者,以肝气之不可补,非谓肝血之不可补。补肝血莫如滋肾水,肾者木之母也,母旺 则子强,是以当滋化源,此千古之良法也。夫将军之官,其性刚劲,木火同居,风乘火势, 火助风威,母赞其胜,此言其气实有余也。若求其本,则乙癸同源,滋阴养血,尤为急矣。 妇人血结胞门,则上焦之阳不得入于阴,在下则小腹里急,五液时下,在上则孤阳独浮 ,为 嗔怒发热,口燥发厥。治法先宜开痹破阴结,不得一味滋腻,致成虫满。当看其虚实,用景 岳《新阵》柴胡饮六方,柴陈煎、归柴饮、解肝化肝煎等方,因病加减治之,较古方尤为灵 动。 妊娠伤寒及温热症,最难措手,须辨舌胎,张诞先舌鉴六条,实为名论,治宜宗之。其 一云 ∶孕妇初伤于寒,见面赤舌上白滑,即当微汗之,以解其表。如面舌俱白,发热多饮冷水, 阳极变阴所致,当用温中之药。若见厥冷烦躁,误与凉剂,则厥逆吐利而死。其二云∶面赤 舌黄,五六日里症见,当微利之,庶免热邪伤胎之患。若面舌俱黄,此失于发汗,湿热入里 所致,当用清利水药。其三云∶面舌俱黑,水火相刑,不必问其月数,子母俱死,面赤舌微 黑者,还当保胎。如见灰色,乃邪入子宫,其胎必不能固。若面赤者,根本未伤,当急下以 救其母。其四云∶妊娠伤寒温热,见面舌俱赤,宜随症汗下,子母无虞,面色皎白而舌赤者 ,母气素虚,当略用温散法。若面黑舌赤,亦非吉兆。若在临月,则子得生而母当殒。其五 云∶见面赤舌紫,其人必嗜饮,乃酒毒内传所致。如淡紫戴青,为阴症夹食,难治也,即用 枳实、理中、四逆辈,亦难为力。若面赤舌青,母虽无妨,子殒腹内,急宜用芎归汤合平胃 散,加朴硝下之,以救其母。其六云∶面黑而舌干卷短,或黄黑刺裂,乃里症至急,不下则 热邪伤胎,下之危在顷刻。如无循衣撮空直视等证,十中可挽回一二,妊娠伤寒伤风,首宜 固胎顺气,虽见脉紧无汗,不可用麻黄、青龙及一切解表猛剂,以风药性升,皆犯胎气也。 郑虚谷曰∶妊娠伤风,无论时月及月分多少,俱宜严氏紫苏饮加葱白为至稳。 古人用芩、术安胎,是因子气过热不宁,故用黄芩苦寒以安之。脾为一身之津梁,主内 外诸 气,而胎息运化之机,全赖脾土,故用白术以助之。然惟形瘦血热,营行过疾,而胎常上逼 者宜之。至若形盛气衰,胎常下坠者,非人参举之不安;形盛气实,胎常不运者,非香、砂 耗之不安;血虚火旺,腹常急痛者,非芎、归、地、芍养之不安;体肥痰盛呕逆眩晕,非芩 、半豁之不安。此皆治母之偏胜也,妇人 坠胎与难产病之最险者也。治坠胎往往用补涩,治难产往往用攻下,皆非正法。盖半产之故 ,由于虚滑者半,由于内热者半,得胎之后,冲任之血,为胎所吸,无余血下行,血苟不足 ,则胎必枯槁而坠。其本由于内热,火盛阳旺,而阴劫血益少矣。治宜养血为先,清热次之 ,若泥于腻补,反生壅滞之害。至于产育,乃天地生生化育之理,本无危险,皆人之自作也 。用力不可太早,早则胎先坠下。舒转不及,胞浆先破,胎已枯涩,遂有横生倒产之虞。其 治亦不外乎养血为主,血生则胎自出,若误用攻下之药。则胎虽已产,冲任大伤,气冒血崩 ,危在呼吸矣。慎之慎之。


<目录>卷二\妇科述略

<篇名>胎前论治

属性:孕妇元气不足,倦怠腹鸣胎动,或微热减食烦渴,宜服加味安胎饮。 人参(八分) 制白术(一钱,炒) 白当归(一钱五分炒) 砂仁(三分,炒研) 苏叶(四 分) 陈皮(四分,炒) 熟地(三钱,炒松) 淡子黄芩(八分) 炙草(二分) 麦冬(一钱) 孕妇或胃脘痛,肝胀小腹坠痛腰痛,皆名胎痛,治宜加味参橘饮。 人参(五分) 制白术(一钱) 当归(一钱五分) 制半夏(六分) 新会橘红(六分,盐水 炒 )藿梗(五分) 炙甘草(三分) 砂仁(三分) 白芍(一钱炒) 苏梗(六分) 生姜(二分) 孕妇多怒,胸腹满闷,宜服加减和气安胎饮。 人参(四分) 白术(七分,炒) 当归(钱半) 川芎(五分,盐水炒) 炙甘草(三分) 苏 叶(四分) 陈皮(五分) 青皮(四分,炒炭) 石决明(一钱五分, ) 孕妇面目虚浮,四肢有水气,多因脾胃气虚,或久泻所致,宜健脾利水,服全生白术散 。 人参(四分) 茯苓(二钱) 生白术(一钱五分) 淮山药(二钱,炒) 扁豆(二钱) 泽泻 (五分,炒) 大腹皮(七分) 陈皮(七分,炒) 苏叶(四分) 炙甘草(三分) 胎气上攻,心腹胀满,名曰子悬,宜服顺气安胎饮。 人参(五分) 白术(八分) 当归(一钱五分) 白芍(一钱二分炒) 条芩(八分炒) 苏叶 (四分) 陈皮(六分炒) 砂仁(三分研) 茯苓(一钱五分) 制香附(八分) 受胎后尚有经来数点,乃气血盛也,若不腰酸腹痛,不必服药。如下血不止,或按月下 血,名曰胎漏。多因劳伤气血,或喜饮炙 热物,或因房事,宜服补中安胎饮。 人参(一钱) 淡黄芩(一钱) 阿胶(一钱,蛤粉炒珠) 白术(一钱) 归身(一钱五分, 炒) 生地(二钱) 川断(一钱) 苏叶(四分) 白芍(一钱,炒) 炙甘草(三分) 孕妇跌仆伤胎,下血不止,宜服胶艾安胎饮。 阿胶(一钱,蛤粉炒) 艾叶(五分,醋炙) 人参(一钱) 白术(一钱) 川芎(六分) 熟 地(三钱,炒) 黄芩(一钱,酒炒) 当归(一钱五分) 陈皮(五分,炒) 苏叶(四分) 孕妇心惊胆怯,烦闷不安,名曰子烦,宜服竹叶安胎饮。 竹叶(十片) 人参(八分) 麦冬(一钱五分) 当归(一钱五分) 生地(二钱) 枣仁(一 钱五 分,炒) 黄芩(八分,炒) 远志肉(四分,甘草水炒焦) 川芎(四分) 炙甘草(二分) 陈 皮(四分,炒) 孕妇脾虚气弱,饮食停滞,呕吐腹胀泄泻,宜服加味人参平胃散。 人参(一钱) 茅苍术(七分,泔水浸炒炭) 厚朴(七分姜汁炒炭) 陈皮(四分) 炙甘草 (三分) 白术(八分炒) 山楂炭(七分) 孕妇成胎之后,两足浮肿,渐至腿膝行步艰难,气促喘闷,面浮不思饮食,甚至足指出 黄水。盖脾主四肢,脾气虚弱,不能制水,肺肾少气血滋养,名曰子气,宜服天仙藤散。 天仙藤(七分,微炒) 香附(六分,制) 陈皮(五分,炒) 苏叶(四分) 甘草(三分) 乌药(六分) 木瓜(八分,炒) 姜皮(三分) 人参(五分) 白术(一钱) 当归(一钱五分) 如元虚脾胃弱,间服补中益气汤。 孕妇口噤项强,手足挛缩,言语蹇涩,痰涎壅盛,人事不省,名曰子痫,不可作中风治 ,宜羚羊角散。 羚羊角(一钱) 枣仁(一钱,炒) 薏苡仁(一钱) 当归(一钱五分) 独活(八分) 茯神 (一 钱五分) 生甘草(四分) 五加皮(五分,酒炒) 川芎(六分) 防风(五分) 木香(二分) 苦杏仁(十粒,去皮尖) 姜汁(一滴) 竹沥(一匙) 如体虚胃弱,加人参、白术。 孕妇小便涩少,或成淋沥,名曰子淋,宜服加味安荣汤。 人参(一钱) 当归(一钱五分) 白术(一钱) 麦冬(一钱五分) 茯苓(一钱五分) 通草 (五分) 生甘草(五分) 灯草(五分) 原方有北细辛不可用。 孕妇小便带血,宜清膀胱之火,治以加味逍遥散。 当归(一钱五分) 白芍(一钱,炒) 柴胡(四分) 白术(八分) 茯苓(一钱五分) 丹皮 (一钱) 黑山栀(七分) 生甘草(三分) 或加生地二钱,麦冬钱半,亦妥。 孕妇小便癃闭,少腹胀满欲死,徒利水无益也,当用加味葵子茯苓饮。 冬葵子(四钱) 茯苓(六钱) 归身(一钱五分) 橘皮(四分) 人参(一钱五分) 麦冬( 二钱) 大腹皮(七分) 孕妇脐腹胀痛,或小便淋闭,此脾胃气虚,胎压膀胱,宜服升提安胎饮。 人参(八分) 白术(一钱二分) 熟地(二钱) 当归(一钱五分) 川芎(六分) 制半夏( 四分) 炙甘草(三分) 陈皮(四分,去白) 柴胡(四分) 升麻(四分,蜜炙) 如小便自利者,升、柴宜轻,人参宜重,如无血热,宜加生黄地。 孕妇遍身浮肿,胸满腹胀,便闭,名曰胎水不利,宜服鲤鱼汤,合四君子汤。 白术(一钱) 茯苓(四钱) 当归(二钱) 白芍(一钱五分,炒) 用活鲤鱼一尾,约重二斤,去鳞肠加橘皮钱许,生姜三片,河水煮取鱼汤,加药煎服, 虚者加人参一钱,炙甘草四分。 孕妇感冒风寒咳嗽,宜服宁肺散。 麦冬(一钱) 知母(一钱) 桔梗(五分) 苏叶(五分) 生甘草(五分) 杏仁(一钱,去 皮尖) 橘红(四分) 桑皮(八分) 如寒嗽加姜汁一匙,竹沥一匙。热嗽加黄芩一钱。虚嗽加紫菀一钱,川贝一钱。 若嗽不止,胎动不安,加人参一钱,天冬一钱,百合一钱五分,归身一钱炒焦,白芍八 分炒焦。 孕妇咳嗽吐血,宜服凉血安胎饮。 生地(三钱) 天冬(一钱) 紫菀(一钱) 知母(八分) 白术(八分,蜜水炒) 麦冬(一钱) 归身(一钱) 陈皮(四分,炒) 甘草(四分) 黄芩 (四分) 孕妇霍乱吐泻,心烦腹痛,先服六和汤,继服安胎饮。 人参(一钱) 木瓜(八分,炒) 扁豆(三钱) 茯苓(一钱五分) 制半夏(五分) 砂仁( 三分 ,研) 陈皮(六分,炒) 藿香(五分) 甘草(三分) 杏仁(钱半,去皮尖) 竹茹(六分) 生姜(一片) 大枣(二枚) 煎服。 \x安胎饮\x 蜜炙黄 (八分) 杜仲(二钱) 茯苓(一钱五分) 黄芩(一钱) 生白术(八分) 阿胶( 一钱) 川断(一钱五分) 炙甘草(三分) 苏叶(四分) 陈皮(六分) 加糯米百粒。 孕妇疟疾往来寒热,宜服六和安胎饮。 人参(五分) 白术(八分) 归身(一钱五分) 川芎(四分) 条芩(八分,炒) 制半夏( 五分) 藿香(六分) 苏叶(四分) 茯苓(一钱五分) 砂仁(二分) 重者,加柴胡三四分。 孕妇壅热,心神烦躁,口渴舌干,或舌苔黄黑,宜加减参麦散。 人参(五分) 广皮(四分) 归身(一钱,盐水炒) 知母(一钱) 条芩(八分,炒) 麦冬 (一钱五分) 石斛(二钱) 孕妇热病斑疹紫赤,小便短赤,气急欲绝,腹痛胎欲落之象,症虽危险,宜服栀葱豉汤 以救之。 黑山栀(一钱) 黄芩(一钱) 升麻(四分) 青黛(五分) 鲜生地(二钱) 淡豆豉(四 十九粒) 杏仁(十粒,去皮尖) 石膏(一钱五分) 葱白(七寸) 孕妇呕吐不食,胸中烦躁,宜生津葛根汤。 人参(五分) 麦冬(一钱) 栀子(八分,炒黑) 知母(八分) 葛根(七分,煨) 竹茹( 六分) 芦根(二钱) 葱白(二寸) 孕妇吐血衄血,忽然口噤项强背直,皆失血所致,非类中风也。宜加减安胎饮。 人参(一钱) 当归(一钱五分,炒) 白术(一钱) 大生地(二钱) 条芩(八分) 纯钩藤 钩(二钱) 荆芥(四分,炒黑) 陈皮(四分,炒) 甘草(三分) 麦冬(一钱,去心) 孕妇每三月殒胎,是肝虚血不能养胎也。宜人参阿胶汤,预先服之。 人参(一钱) 阿胶(一钱五分,蛤粉炒珠) 当归(一钱五分,水炒) 川芎(四分) 白芍 (一钱二分,炒) 桑寄生(一钱二分) 孕妇伤胎,胎死腹中,口噤昏沉,腹中胀痛,血上冲心,急宜服佛手散。 当归(六钱) 川芎(三钱) 水七分,酒三分,煎服数剂。 临产交骨不开,及横生倒产,宜急服加味芎归汤。 当归(一两) 川芎(四钱) 败龟板(一具,陈酒炙捶碎) 妇人头发(如鸡子大一团,洗 净瓦上炙灰存性) 如久而虚欲脱者,加人参、熟地、牛膝,酌量用之,开支河之法也。 二宝汤方 全白当归(一钱五分) 川芎(八分) 羌活(三分) 厚朴(五分,姜汁炒) 荆芥穗(七分) 菟 丝饼(一钱五分) 陈枳壳(五分,去穣麸炒) 生黄 (八分) 川贝(一钱,去心) 白芍(一 钱,酒炒) 甘草(四分) 蕲艾(五分,醋炒炭) 姜(一片) 一方,羌活、厚朴,换苏叶、藿香。 此方专治一切胎症未产,能安胎,临产能催生,怀孕五月后,腰痛腹痛,服之即愈。分 娩时 交骨不开,横生逆产,或子死腹中,服之能下。怀妊五月后,每月服二三剂,临盆容易,子 母俱全,故名二宝汤。异人传下,不可轻忽视之。


<目录>卷三

<篇名>产后述略

属性:妇人之病,莫重于产后,因气血大亏,内而七情,外而六气,稍有感触,即足致病。且 多疑 似之症,毋徒以逐瘀为事,以致变端百出。读《金匮》书中,有用大黄等峻剂者,非古人立 法之不善也,盖以古时禀气之足,或西北地土坚浓,人亦强壮,用之良善。至于吾地,体质 柔弱,深闺娇养,岂能受此侵克,此看病之不可泥于古也。时人每谓产后不可补,恐其瘀阻 ,往往用苏木、红花等,行瘀为先务。设或血行不止,立见厥脱,急难措手,可不惧哉。丹 溪云∶产后以大补气血为主,虽有他症以末治之。王肯堂云∶产后用下药者,百无一生。诚 哉是言也。 《金匮要略》云∶新产妇人有三病∶一病痉,二病郁冒,三病大便难。新产血虚,多汗 出, 善中风,故令病痉;亡血复汗,寒多故令郁冒;亡津液胃燥,故大便难。《心典》云∶血虚 汗出,筋脉失养,风入而益其劲,此筋病也。亡阴血虚,阳气逆厥,而寒复郁之,则头眩而 目瞀,此神病也。胃藏津液,而渗灌诸阳,亡津液胃燥,则大肠失其润,而大便难,此液病 也。三者不同,其为亡血伤津则一,故产后血虚诸症,由此而类推之。则不致误治矣。 产后诸病,总宜以生化汤为主,随症加味可也。《竹林寺世传秘本》生化汤论云∶产后 血气 暴虚,理当大补,但恶露未尽,用补须知毋滞。血能化,又能生,无损元虚,行中带补,方 为万全。世以回生丹,治以下胞胎,攻血块,虽见速效,未免亏损元气,非良剂也。不得已 而用之,只可服一丸,以参汤下之,庶无虞耳。夫生化汤以药性功用而立名也,夫产后瘀固 当消,新血宜生,若专消则新血不宁,专生则旧血反滞。考药性芎、归、桃仁,善破恶血, 骤生新血,佐以炮姜、甘草,引三品入肺肝,生血理气,五味共方,则行中有补,化中有生 ,实产后之要药也。加减得宜,是在临证者之善悟可耳。又论产后治法云∶夫产后忧惊劳倦 ,血气暴虚诸症,乘虚易起,如有气勿专耗散,有食勿专消导,热不可用芩、连,寒不可用 桂、附。用寒则血块停结,用热则新血崩流。至若虚中外感,见三阳表症似可汗也,在产后 而用麻黄,则重竭其阳。见三阴里症似可下也,在产后而用承气,则重亡其阴。耳聋胁痛, 乃肝肾恶血之停,休用柴胡。谵语汗出,乃元弱似邪之症,毋同胃实。厥由阳气血衰,无分 寒弱,非大补不能回阳而起弱。痹因阴血之亏,不论刚柔,非滋荣不能舒筋而活络。乍寒乍 热,发作有期,类疟也。若以疟治,则迁延难愈,神不守舍,言语无伦,似邪也。若以邪论 ,危亡可待。去血多而大便燥结,苁蓉可加于生化汤中,非润肠承气之为患,汗多而小溲短 涩,六君子倍多参、 ,必生津助液之可利。加参生化频服,能救垂绝之危,长生活络能用 ,可苏绝谷之人。颓疝脱肛多是气虚下陷,生化可参用补中益气。口噤拳挛,乃因血燥类疯 ,加参生化宜服。产户入风而痛甚,服宜羌活养荣。玉门寒冷而不闭,洗宜床、菟、萸、硫 。类怔忡惊悸,生化加定志之品。似邪恍惚,生化加安神之法。因气而虚烦满闷,生化加木 香为佐。因食而酸嗳恶食,合六君加神曲、麦芽为良。不可用苏木、 蓬以破血,不可用枳 实、青皮以消胀。血崩血晕之危,汗脱气脱之急,连煎加参生化汤为最要务也。王太仆云∶ 治下补下,制以缓急,缓则道路远而力微,急则气味浓而力重。丹溪云∶产后切不可发表。 故治产固本,当遵丹溪;服法宜效太仆。 \x生化汤原方\x (分两斟酌在临用变通也) 川芎(二钱) 白当归(四钱) 炙甘草(五分) 炒黑干姜(四分) 单桃仁(十粒,去皮尖) 水二盅,陈酒半小杯,冲服。 产后血晕,因劳倦去血过多气竭神昏而晕。不可误认为恶血冲心,投散血之剂;不可误 认为痰火郁冒,用消降之方,宜服加味生化汤。 归身(三钱) 川芎(一钱五分) 炮姜(四分) 桃仁(十粒,去皮尖) 炙草(四分) 荆芥 炭(五分) 如汗多加人参一钱。 产后厥逆,因劳伤脾,孤脏不能注于四旁,故足冷而厥气上行。经云∶阳气衰于下,则 为寒厥是也。宜加参生化汤、滋荣复神汤。 \x加参生化汤\x 人参(一钱) 川芎(一钱五分) 归身(四钱) 桃仁(十粒) 炙甘草(五分) 炮姜(五分) 橘红(四分,盐水炒) \x滋荣复神汤\x 川芎(一钱) 白术(一钱制) 黄 (二钱,炙) 人参(一钱五分) 当归(三钱) 熟地( 三钱 ,炒) 麦冬(一钱) 炙甘草(三分) 五味子(十粒) 茯神(二钱) 熟附子(四分) 陈皮(四 分,炒) 如大便不通加苁蓉一钱五分。 产后血崩如紫色有块,是败血未尽,当用原方生化汤,加泽兰叶一钱五分。如血鲜红色 大来 ,或因惊伤心,怒伤肝,劳肠脾,血则不能主,不能藏,不能统,阴络大伤矣,症甚急,当 用升举生化汤。 人参(一钱五分) 制白术(一钱五分) 归身(二钱,炒焦) 炙黄 (一钱) 熟地炭(三 钱) 荆芥炭(四分) 陈皮(四分,炒) 升麻(三分,蜜炙) 白芷(三分,炒炭) 川芎(六分,盐 水炒焦) 淡附子(二分) 炙甘草(四分) 如汗多加淮小麦四钱焙。 产后气短似喘,因血既暴去,气必上窜,脾失健运,不能上输于肺,所以呼吸短促,言 语不 相接续,急服加参生化汤、续气养荣汤。若认为痰火,而妄议散气化痰之方,误事多矣。 \x续气养荣汤\x 归身(四钱) 川芎(一钱) 炙甘草(四分) 炮姜(四分) 人参(一钱五分) 炙黄 (一 钱) 制白术(一钱) 熟地炭(三钱) 陈皮(四分,炒) 如烦渴加麦冬一钱五分,五味子十粒炒;如大便闭加淡苁蓉二钱;伤食加神曲八分炒, 楂炭一钱,砂仁三分;汗多加浮小麦四钱炒;如手足冷加淡附子三分。 产后妄言妄见,由气血两虚,魂魄无根据也。不可误认为邪祟,喷以符水,惊以法尺,多 致不救。丹溪云∶虚病似邪祟是也。又云∶欲泄其邪,当补其虚。宜服安神定志生化汤。 枣仁(一钱五分,炒熟) 远志(四分,炒) 柏子仁(一钱五分,勿研) 麦冬(一钱五分 ,炒 )归身(三钱) 川芎(一钱) 桃仁(七粒,去皮尖) 炙甘草(四分) 炮姜炭(四分) 人参( 五分) 加龙眼肉(五个) 产后去血过多,防血脱;气短如喘,防气脱;汗多妄言妄见,防神脱。虽有血阴气阳之 分,而精散魂去之促无异,若非浓药急方,浓煎频服,奚能有救?宜服大补生化汤。 人参(一钱五分) 熟地(四钱) 炙黄 (一钱五分) 淡附子(三分) 五味子(十粒) 制 冬术 (一钱) 麦冬(一钱五分) 白桃仁(八粒) 归身(三钱) 川芎(八分) 炮姜(四分) 炙甘草 (三分) 产后伤食,因形体劳倦,脾胃俱虚,不思食而强与之,胃虽勉受,脾难转运,食停痞满 ,嗳 腐吞酸,必须健脾助胃,加以轻品消导之药,则食化胀平。断不可用峻剂消之,致伤元气, 宜服健脾消食生化汤。 归身(三钱) 川芎(一钱) 焦白术(一钱) 焦神曲(一钱) 焦麦芽(一钱) 陈皮(五分 ,炒) 炙甘草(四分) 如伤肉食加焦山楂一钱,砂仁四分,或以绢包炒熟麸皮,加芒硝少许,揉熨更稳。 产后因忿怒气逆,胸痞不舒,宜用木香生化汤。 煨木香(二分) 归身(三钱) 川芎(一钱) 炮姜(四分) 陈皮(四分,炒) 产后类疟,寒热往来,应期而发,此元虚而外邪易侵,不可作泛常疟治。有汗宜用滋荣 扶正化邪生化汤;无汗头痛,加减养胃汤。 归身(三钱) 川芎(一钱) 人参(一钱) 炙甘草(四分) 麦冬(一钱五分) 陈皮(四分 ,炒) 炙黄 (八分) 藿香(三分) 荆芥炭(六分) 生姜(四分) 河井水煎服。 \x加减养胃汤\x 当归(三钱) 川芎(一钱二分) 藿香梗(四分) 炙甘草(四分) 人参(一钱) 焦白术( 一钱) 茯苓(一钱五分) 制半夏(八分) 橘皮(四分) 姜皮(二分) 酒炒柴胡(三分) 产后七日,内外发头痛,恶寒类太阳症;潮热自汗,大便不通,类阳明症;往来寒热, 口苦 胁痛,类少阳症,皆由气血两虚,阴阳不和,类外感伤寒治者,慎勿轻产而重伤寒,以麻黄 柴胡等汤治之也。盖产妇血脱之后,而重发汗,虚虚之祸,不可胜言。仲景有云∶亡血家不 可发汗。丹溪云∶产后切不可发表。古贤立说,皆具至理,即使真感伤寒,生化汤内芎、姜 亦能散邪。且《内经》云∶西北之气,散而寒之;东南之气,温而收之。即病同而治亦异。 至如产后属虚,无分南北,当于温补中少佐辛散可也,宜祛邪生化汤。 归身(三钱) 川芎(一钱五分) 炙甘草(四分) 炮姜(四分) 羌活(四分) 桃仁(十粒 ,去皮尖) 防风(四分) 葱白(七寸) 如虚者加人参五分。 产后头痛,口燥咽干而渴,类少阴症;腹痛液干,大便实,类太阴症;汗出谵语,便闭 痉厥 ,类厥阴症。多由劳倦伤脾,运化稽迟,气血枯竭,肠腑燥涸,乃虚证类实,承气诸汤断不 可施,宜养正通幽汤。 当归(四钱) 川芎(一钱五分) 炙甘草(四分) 陈皮(四分) 桃仁(十粒,去皮尖) 肉 苁蓉(一钱) 麻仁(一钱) 如汗多加人参一钱,黄 一钱;口渴加人参一钱,麦冬一钱五分;腹满液干加人参一钱 ,大 腹皮一钱;汗出谵语便闭加人参一钱,熟枣仁二钱,柏子仁二钱,茯神二钱,远志肉四分, 麦冬一钱五分。 产后血气暴竭,百骸无以涵濡,卒尔口噤,牙关紧闭,手足挛急,症类中风,不可任用 中风 剂也。盖冲为血脉之海,血脉空虚,关节不能流利。治当先服生化汤,以生旺新血,如危极 ,即服滋荣活络汤救之。 熟地(三钱) 人参(一钱) 炙黄 (一钱) 归身(四钱) 川芎(一钱) 茯神(一钱五分) 天 麻(六分,煨) 麦冬(一钱) 荆芥(四分) 防风(四分) 羌活(三分) 陈皮(四分) 炙甘草 (四分) 如有痰加制半夏一钱,姜汁一匙,竹沥一匙;有食加山楂炭一钱五分,焦神曲一钱;大 便闭 加柏子仁二钱,苁蓉一钱五分;惊悸加熟枣仁二钱;言语恍惚,加远志肉四分炒,石菖蒲四 分炒,枣仁二钱炒。 产后汗出不止,亡阳之征也。盖汗为心之液,又肾十五液,血去而心肾大亏,必须急补 心肾。益荣卫而嘘血归源,则汗自止。宜补阳益阴生化汤以救之。 人参(一钱五分) 熟地(三钱,炒) 炙黄 (二钱) 炙甘草(四分) 归身(三钱) 川芎 (一 钱) 炮姜(四分) 牡蛎(二钱) 制白术(一钱) 桃仁(六粒,去皮尖) 浮小麦(一撮) 如渴加麦冬一钱五分,五味子十粒。 产后舌燥口渴,兼小便不利,由产后失血,或汗多所致。治当助脾益肺,调养气血,则 津液 生而小便自利矣。断不可用芩、连、知、柏以降之,五苓等剂以通之,宜服生津止渴益水散 。 炙黄 (一钱五分) 人参(一钱五分) 熟地(三钱,炒) 五味子(十粒) 麦冬(二钱) 归身(三钱) 川芎(一钱) 茯苓(一钱五分) 生甘草(三分) 炙升麻(三分) 产后小便不禁,是气血虚不能收摄肾气,宜加味生化汤。 盐水炒益智仁(四分) 牡蛎(三钱) 北五味(十粒) 归身(二钱) 炙黄 (一钱) 川 芎( 一钱) 桃仁(十粒,去皮尖) 炮姜(四分) 熟地(三钱) 覆盆子(八分) 菟丝子(一钱,炒 )炙甘草(四分) 产后泄泻,非杂症餐泄洞泻,水谷下注之比,大率气血虚,易于食积伤湿所致,宜消补 兼施,加味参苓生化汤。 白术(一钱土炒) 人参(一钱) 茯苓(二钱) 川芎(一钱) 当归(二钱,土炒) 炮姜( 四分) 炙甘草(四分) 焦神曲(五分) 焦麦芽(八分) 广皮(四分) 泽兰(一钱) 如有寒加生姜一片,大枣二枚;如热去炮姜加金石斛三钱;如痛加煨木香四分;如至五 更而甚者,加煨肉果四分。 产后完谷不化,因劳倦伤脾,而转输稽迟也。又有饮食太过,脾胃受伤,当血块未散之 时,患此脾败胃弱之症,宜先服香砂生化汤,继服加味参苓白术散,乃可无虞。 \x香砂生化汤\x 砂仁(三分,炒研) 益智仁(三分,炒) 归身(三钱,土炒焦) 川芎(一钱) 炙甘草( 四分) 炮姜炭(四分) 泽兰(一钱五分) 焦锅粑(五钱) \x加味参苓白术散\x 人参(一钱) 白术(一钱五分,土炒) 茯苓(二钱) 归身(三钱,土炒) 川芎(一钱) 炮姜 (四分) 炙甘草(四分) 益智仁(三分,炒) 泽兰(一钱五分) 白芍药(八分,酒炒炭) 广 皮(四分,炒) 煨木香(二分) 产后患赤白痢疾,后重频并,最为难治。须行不损元,补不助邪,惟生化汤去炮姜,加 木香、茯苓,则可以并治而不悖也。后立数条,斟酌用之。 一产痢黄色,乃脾土真气虚,宜服加味补中益气汤,加煨木香四分,煨肉果四分。 一久痢元气下陷,肛门如脱,宜服六君子汤,加木香四分,煨肉果四分,干姜四分炒, 归身三钱土炒,升麻三分。 一久痢四肢浮肿,宜四君子加木香四分,五加皮四分,归身二钱土炒。 一产痢脐下急痛,生化汤加木香四分,大腹皮六分,白术一钱土炒。 一产痢呕吐,生化汤加广藿香五分,制半夏五分,焦白术一钱,陈皮四分。 一产痢小便短涩,生化汤加茯苓二钱,木香三分,人参四分,泽泻一钱。 一产后血痢过多,日久不止,血分虚也,宜四物汤,加人参一钱,荆芥炭五分,淮山药 三钱,白术八分。 产后膨胀,皆因中虚伤食多气瘀积所致也。中虚,宜加参生化汤,内加陈皮五分;多气 ,生 化汤内加川郁金五分,砂仁三分炒研;伤食,生化汤内加白术炭六分,焦麦芽八分;焦神曲 八分。瘀积,生化汤内加沙糖、炒山楂一钱五分,新绛一钱五分,陈皮四分。以上四症,如 虚必须人参,随机酌用。 产后霍乱因血虚,阴阳升降不顺,清浊乱于肠胃,冷热不调,邪正相搏,遂上吐下泻, 宜生化六和汤。 川芎(一钱) 归身(三钱) 炮姜(三分) 炙甘草(三分) 茯苓(一钱五分) 砂仁(四分) 陈皮(四分) 藿香(五分) 如手足厥冷无块痛者,加人参一钱,白术一钱,淡附子三分。 产后呕逆不食,人之胃腑为水谷之海,水谷之精,化而为气血,荣润脏腑。产后空虚, 寒邪 易乘,入于肠胃,则气逆呕恶而不食也。初宜生化汤加砂仁,治七日后,始用温胃丁香散。 归身(二钱) 白术(一钱) 干姜(三分) 丁香(二分) 人参(一钱) 陈皮(五分) 炙甘 草(四分) 半夏曲(五四炒) 藿香(四分) 产后水肿,肢体俱浮,皮肤光泽,乃脾虚不能制水,肾虚不能行水,宜实脾饮、香砂六 君子 汤、金匮肾气丸、济生肾气丸,因证择用,断不可用破滞行水之药。丹溪治产后误服消导药 ,以致水肿方。 人参(二钱) 白术(二钱) 归身(三钱) 木通(六分) 白芍(一钱,炒焦) 茯苓(二钱) 泽 泻(一钱,炒) 厚朴(五分,炒) 苏叶(四分) 陈皮(五钱) 木香(四分) 大腹皮(六分) 莱菔子(六分,炒) \x又加味五皮饮\x 五加皮(四分) 地骨皮(六分) 大腹皮(六分) 茯苓皮(三钱) 生姜皮(三分) 加人参 (一钱) 归身(二钱) 白术皮(一钱) 陈皮(四分) 产后惊悸怔忡,因惊忧劳倦,去血过多,惟宜补养心血,调和脾胃,病自渐安。后列二 方。 \x加减养荣汤\x 人参(一钱五分) 归身(三钱) 川芎(一钱) 茯苓(二钱) 熟枣仁(二钱) 麦冬(一钱 五分) 远志(四分炒) 炙黄 (一钱) 白术(一钱) 陈皮(四分) 炙甘草(四分) 龙眼肉(一钱) 如虚烦加竹茹八分姜汁炒,有痰竹沥三匙,姜汁一匙。 \x养心汤\x 黄 (一钱,炙) 茯神(一钱五分) 归身(二钱) 川芎(八分) 麦冬(一钱,去心) 远 志( 四分) 枣仁(一钱五分,炒研) 柏子仁(一钱五分,勿研) 五味子(十粒,炒) 人参(一钱 )炙甘草(四分) 产后骨蒸,乃阴虚生内热也,宜保真汤加减治之。 人参(一钱) 白术(一钱) 茯苓(二钱) 知母(一钱,炒炭) 生地(二钱,炒炭) 熟地 (二 钱,炒炭) 麦冬(一钱) 白芍(一钱,炒焦) 枸杞子(一钱) 川芎(一钱) 五味子(十粒) 甘草(四分) 此方繁多,须临病斟酌加减用。 产后胃脘痛,因血虚肝气上犯;或由风冷乘虚袭入,皆宜生化汤,加泡淡吴茱萸三分, 陈皮四分。如遍身疼痛,宜服趁痛散。 归身(三钱) 炙黄 (一钱) 白术(一钱) 牛膝炭(八分) 上肉桂(二分) 独活(四分) 薤白(四分) 炙甘草(四分) 如痛喜手按,属大虚,加熟地三钱,川断一钱五分酒炒。如少腹结痛加川芎一钱延胡七 分酒炒。 产后感冒风寒伤冷,腰痛不能转侧,宜服养荣壮肾汤。 当归(二钱) 独活(四分) 桂心(四分) 川芎(一钱) 杜仲(三钱) 防风(四分) 川断 (一钱五分) 桑寄生(一钱五分,酒炒) 生姜(三分) 如虚加熟地三钱。 产后血块已消,腹中空痛不止,宜服交加地黄汤。 人参(一钱) 当归(三钱) 川芎(一钱) 白芍炭(八分) 煨木香(三分) 没药(四分) 制香附(四分) 熟地炭(三钱) 煨姜(三分) 大枣(一枚) 产后或败血,或湿痰,乘虚流注,宜服参归生化汤。 人参(一钱) 马蹄香(一钱) 当归(三钱) 川芎(一钱五分) 生甘草(四分) 炙黄 ( 一钱五分) 肉桂(四分) 茯苓(二钱) 以上产后论治数条,虽未能全备症情,而遍考方书,摘取纯正,试之辄效,刊以质之同 人, 未必无小补耳。予凡看胎产诸症,已二十余年,遇大险大危之候,竟得十中挽回七八者,皆 以用补得宜,不随世俗以治标逐瘀为先务也。寿乔识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本作品由于校订不足而错误百出。您可以参考可靠的原作版本,尝试改善它,再移除这个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