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州開元以來良吏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宣州開元以來良吏記
作者:陳簡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38

君子所貴乎德積於中,而化行於外,大可以篆鍾鼎,次可以備謳歌,所謂古人遺愛,沒而不朽者也。宣州秦故郡之地,阻以重山,緣以大江,封方數百裏,而銅陵鐵冶,繁阜乎其中。故其俗佻而侈,其人勁而悍,屬揭鈠者,習以為恒,易於寇攘,昔號難治。

武德中,天下既定,唯茲後附。自是朝廷艱厥官,非勳賢崇茂者,文明中正者,清貞孤拔者,法令峻整者,無以刻符為邑焉。先天之前,人物紛綸矣。自開元距今,惠化浹物,清修邁倫,故事傳於府中,淑問存諸故老,得之數公焉。有若裴耀卿者,蘊公輔之器,受分憂之任,以為立政在於樹本,樹本在於設教,設教在於率身。乃潔其源,舉其端,削煩苛,布寬惠。簡易得而庶務修,愷悌行而群心化,赭衣堊麵者知禁,鄉校黨序者胥勸,自是宣人始服教矣。開元癸酉歲,國家以天下久平,四海繁富,慮吏之不率,人之不康,乃詔分十道,署廉察以督之。此州統江南之西,包潭、衡十有六州,而班公景倩始受命焉。公清廉以飾躬,苦節以從政,以為法者國之柄,天下之評。寬則阿,阿則公室之權削矣;急則刻,刻則下民之怨生矣。江右荒服,政紊俗訛,濟之以猛,弛張在我。乃布甲令,舉直繩,恤人之疾苦,除吏之貪暴。逾年,坐賄削免者百有餘輩,澄清之政,於是乎得矣。有若竹公承構,特高孤貞,行懿直方。秉法以馭下,去邪以為治,鰥惸於是乎康,豪奸於是乎息矣。代班之政,不易其舊,閱歲而屬城放黜者幾乎前焉。初上以遐方罔迪邦禁,思文法之臣,而二公繼蒞於茲,政斯清,人斯寧。俾吾楚之俗不愆於度者,二公是賴。豈比夫延年有掃墓之稱,郅都垂蒼鷹之號,彼皆刻深,而我不濫,可同年而語哉。有若裴公敦複者,繼班竹之餘,承法理之極。變而通之,使人不倦;推而廣之,使人知化。振綱而群目張,舉大而細故削,破觚為圓,齊變為魯,澆俗由是觀於義矣。有若涇大夫李偁者,行溫而恭,政清而簡,不矯激以幹譽,不嚴厲以臨下,反躬而令行,存誠而化達。天寶初,自太平長遷於涇。涇與太平,壤距而俗二,洊為二邑,僅盈十稔。蓋久於其道,而惠和之德,漸於人之氣血矣。故溢於去思,夥於歌謠。後卒此州長史,以桐鄉之愛,歸竁於涇,而家因寓焉。廣德初,群盜蜂軼,連陷縣邑,人士罹難者比肩,而李公之閭獨完,由群盜聚而保之。且曰: 「無忘公德也。」於戲!召公之化,勿翦其棠;柳季之仁,不薪其墓。豈若凶寇懷惠,束手侵掠,又難於古之人矣。招討使給事中袁公異而上聞,詔贈宣州刺史,旌善也。有若司功掾張邈者,清而廉,謹而信,非自公無以舉,非祿稍無以入。私謁杜於居官,饋贈絕於故吏,肅肅然有寒鬆貞玉之操焉。由是累辟使車,令奉丹墀,青冥之階,其在茲也。

昔在漢世,黃霸課最於潁川,魯恭化流於中牟,皆異時齊芳,高映簡牒。曷若一州之政,年未三紀,而循良者六人歟!大曆初,兼禦史中丞陳公總方鎮臨此州,糸麵想前哲,徵諸輿誦,以為旌賢者所以崇德,作頌者所以垂勸。以數君之美,霈乎在人,而不播弦歌,傳於竹素,逶迤頹靡,與尋常者共貫,則何以激清風教,發揮盛業歟?以小子學乎《春秋》,世於文翰,爰命操簡,用紀餘烈。其裏氏族望,則世家存焉,故不書。大曆己酉歲三月二十五日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