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諭晉絳慈隰諸州軍民敕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宣諭晉絳慈隰諸州軍民敕
作者:郭威 後周
(後周太祖)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23

朕早事劉氏,共立漢朝,當高祖寢疾既危,朕與揚州史宏肇,於御床之前,同受顧讬。嗣君既立,叛亂繼興,朕討平河中,克寧關內。敢言勞苦?貴保宗祧,自鎮鄴都,復當戎寄,忘食廢寢,夜思晝行。固護邊疆,訓齊師旅,憂時憂國,盡節盡忠。不期群小連謀,蔽惑幼主,忽於內殿,並害大臣。朕方在外藩,亦遭讒構。密降宣命,潛遣行誅。諸將知此無辜,乞除君側之惡,遂與將士,同赴闕廷。凶豎計窮,迫害幼主,朕遂奏太后,請立劉贇。比候到京,方議冊立,便值河北告急,契丹內侵。遂領大軍,徑赴救援。自澶州起程,北去輜重,相次先行,旗隊才移,軍情忽變,咕聲動地,事勢莫如。攢集戈矛,請朕為主。逃脫無地,扶擁入京。內外臣僚,藩嶽侯伯,表章繼至,推戴益堅。勉副群情,尋登大位。照臨之內,罔不傾心。不謂北京留守劉崇,顯有包藏,輒萌僭竊,散飛文字,誑惑人民,騷動一方,酷虐萬姓,差點丁壯,率掠貨財,殺戮無辜,誅剝難狀。況劉崇自居藩鎮,唯務貪求,刻削軍都,增添稅賦,千里之內,民不聊生。今則又作猖狂,更加暴虐。謂人情可以詐取,謂天命可以僭求,顛越如斯,不亡何待?朕方輯寧區宇,拯救黔黎,見舉大軍,往平微孽。爰念河東管界,皆是朕之生靈,被此凶殘,深懷軫惻。即候收復城壘,當議減放稅租。內外軍民,並與洗滌,更在沿邊藩鎮,明宣朕懷。接界戶人,勿令侵擾。其邊界城池,已令修戢,要辨奸細,切須隄防,安撫生民,以副朕意。

PD-icon.svg 本五代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