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門子弟錯立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宦門子弟錯立身
作者:匿名

題目[编辑]

沖州撞府妝旦色走南投北俏郎君 戾家行院學踏爨宦門子弟錯立身

第一出[编辑]

(末出白)【鷓鴣天】完顏壽馬住西京,風流慷慨煞惺惺。因迷散樂王金榜,致使爹爹捍離門。為路岐,戀佳人,金珠使盡沒分文。賢每雅靜看敷演:《宦門子弟錯立身》。(下)

第二出[编辑]

(生上唱)【粉蝶兒】積世簪纓,家傳宦門之裔,更那堪富豪之後。看詩書,觀史記,無心雅麗。樂聲平,無非四時佳致。

(白)自家一生豪放,半世疏狂。翰苑文章,萬斛珠璣停腕下;詞林風月,一叢花錦聚胸中。神儀似霽月清風,雅貌如碧梧翠竹。拈花摘草,風流不讓柳耆卿;詠月嘲風,文賦敢欺杜陵老。自家延壽馬的便是。父親是女直人氏,見任河南府同知。前日有東平散樂王金榜,來這裏做場。看了這婦人,有如三十三天天上女,七十二洞洞中仙。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鵲飛頂上,尤如仙子下瑤池;兔走身邊,不若姮娥離月殿。近日來與小生有一班半點之事,爭奈撇不下此婦人。如今瞞著我爹爹,叫左右請它來書院中,再整前歡,多少是好!左右過來。(末上)廳上一呼,階下百諾。(介)(生分付叫去介)(末介)(生唱)

【一封書】伊且住試聽:喚取多嬌金榜來,書房內等待。休道侯門深似海,說與婆婆休慮猜,只道家中管待客。展華筵,已安排,是必教它疾快來。

(末)

【同前】哥哥聽拜稟:它是伶倫一婦人,何須恁用心,謾終朝愁悶傾。若要和它同共枕,恐怕你爹行生嗔。那時節,悔無因,玷辱家門豪富人。

(生白)你不去時,與我叫過狗兒都管過來。(末叫淨介)(淨上唱)

【七精令】相公不在家裏,老漢心下歡喜。看官不認是阿誰?我是一個佗背烏龜。

(白)從小在府裏,闔家見我喜。相公常使喚,凡事知就裏。如今年紀大,又來伏事你。若論我做皮條,真個是無比。若是說不肯,一頓打出屎。(末)都管,舍人喚你。(淨介、去介、見介)(生白)你如今和我去勾闌內打喚王金榜,來書院中與它說話。(淨)去不妨,只怕相公得知連累我。(生介)(淨)我有言語。(生介)(淨白)自家是老都管,吃飯便要滿。要我做皮條,酒肉要你管。舍人使喚我,請甚王金榜。相公若知道,打你娘個本。婦人剜了別,舍人割了卵。(末收介)

(生)你且急去莫遲疑,我每等候在書幃。(淨)小姐若還不來後,你在床上弄寮兒。(並下)

第三出[编辑]

(外扮同知上唱)【梁州令】深感吾皇賜重職,官名播西京。但一心中政煞公平,清如水,明如鏡,亮如冰。

(白)但老夫身居女直,掌判西京。父為宰執當朝,累代簪纓之裔。說家法過如司馬,掌王條勝似龐涓。解使吏如秋夜月,人在鏡中行。老夫見任西京河南府完顏同知。家中有一子延壽馬,每日教它攻書。這幾日老夫不曾到它書院中,早上已曾分付狗兒,監督孩兒,不教它胡走。若有些不到處,不當穩便。如今不免親去分付一遭,卻去坐衙。正是:行處莫教高喝道,恐驚林外野人家。(下)

第四出[编辑]

(虔上唱)【紫蘇丸】伶倫門戶曾經歷,早不覺鬢髮霜侵。孩兒一個幹家門,算來總是前生定。

(白)老身幼習伶倫,生居散樂。曲按宮商知格調,詞通大道入禪機。老身趙茜梅,如今年紀老大,只靠一女王金榜,作場為活。本是東平府人氏,如今將孩兒到河南府作場多日。今早掛了招子,不免叫出孩兒來,商量明日雜劇。孩兒過來。(旦上唱)

【紫蘇丸】奴家年少正青春,占州城煞有聲名。把梨園格範盡番騰,當場敷演人欽敬。

(白)娘萬福!(虔)孩兒,叫你去來,別無甚事,只為衣飯,明日做甚雜劇?(旦)奴家今日身已不快,懶去勾闌裏去。(虔)你爹爹去收拾去了。(旦)我身已不快,去不得。(虔唱)

【桂枝香】孩兒聽啟,疾忙收拾。侵早已掛了招子,你卻百般推抵。又不知你每,生著何意?生著何意?教娘嘔氣。靠著你,這的是求衣飯,不成誤了看的。(旦)

【同前】娘行聽啟,孩兒說與。如今病染著身,豈是奴家推抵。你只管苦苦,將人催逼,教奴怎地。娘,盡教它,任取紅輪墜,尤它誤看的。(末上)

【同上】勾闌收拾,家中怎地?莫是我的孩兒,想是官身出去?你娘兒兩個,休閒爭氣,休閒爭氣。婆婆且住,聽說與:陣馬挨樓滿,不成誤看的。(淨上)

【同上】適蒙台旨,教咱來至。如今到得它家,相公安排筵席。勾諫罷卻,勾闌罷卻。休得收拾,疾忙前去,莫遲疑。你莫胡言語,我和你也棘赤。

(虔末白)真個是相公喚不是?(淨)終不成我胡說!

(旦)去又不得,不去又不得。(末)孩兒與老都管先去,我收拾砌末恰來。(淨)不要砌末,只要小唱。(末虔)恁地,孩兒先去。我去勾闌裏散了看的,卻來望你。孩兒此去莫從容,相公排筵畫堂中。(旦)情到不堪回首處。(合)一齊分付與東風。(並下)  

第五出[编辑]

(生上唱)【醉落魄】令人去久傳音耗,至今不到。(淨上)心忙意急歸來報。(旦上)得見情人,心下稱懷抱。

(相見介)(生白)你一似蕭何不赴宴,你好難請。

(旦)害瞎的去尋羊,小哥,你好難得見。(淨)悲秋生在脊樑上,你好難入。(生)小姐,兩日不見你。(旦)我要來你處,又怕相公知道。(生)我瞞了相公,教它來請你,來書院中說些話。(旦唱)

【賞花時】憔悴容顏只為你,每日在書房攻甚詩書!(生)閒話且休提,你把這時行的傳奇,(旦白)看掌記。(生連唱)你從頭與我再溫習。

(旦白)你直待要唱曲,相公知道,不是耍處。

(生)不妨,你帶得掌記來,敷演一番。(旦)這裏有分付:(淨看門介)(旦唱)

【排歌】聽說因依,其中就裏:一個負王魁;孟薑女千里送寒衣;脫像云卿鬼做媒;鴛鴦會,卓氏女;郭華因為買胭脂,瓊蓮女,船浪舉,臨江驛內再相會。(又)

【那吒令】這一本傳奇,是《周孛太尉》;這一本傳奇,是《崔護覓水》;這一本傳奇,是《秋胡戲妻》;這一本是《關於王獨赴單刀會》;這一本是《馬踐楊妃》。(又)

【排歌】柳耆卿,《欒城驛》;張珙《西廂記》;《殺狗勸夫婿》;《京娘四不知》;張協斬貧女;《樂昌公主》;牆頭馬上擲青梅,錦香亭上賦新詩,契合皆因手帕兒;洪和尚,錯下書;呂蒙正《風雪破窯記》;楊寔遇,韓瓊兒;冤冤相報《趙氏孤兒》。(又)

【鵲踏枝】劉先主,跳檀溪;雷轟了薦福碑;丙吉教子立起宣帝;老萊子斑衣;包待制上陳州糶米;這一本是《孟母三移》。(生唱)

【樂安神】一從當日,心中指望燕鶯期。功名不戀待何如?拚卻和伊拋故里。不圖身富貴,不去苦攻書,但只教兩眉舒。(又)

【六麼序】一意隨它去,情願為路岐。管甚麼抹土搽灰,折莫擂鼓吹笛,點拗收拾。更溫習幾本雜劇,問甚麼妝孤扮末諸般會,更那堪會跳索撲旗。只得同歡共樂同鴛被,沖州撞府,求衣覓食。

【尾聲】我和你同心意,願得百歲鎮相隨,盡老今生不暫離。

(淨介)(外上白)隔牆猶有耳,窗外豈無人。老夫幾日不曾到書院中。(介)(見淨介)(旦閃介)(先見旦介)(罵介)(外唱)

【鎖南枝】潑禽獸,沒道理!書院中怎不攻文藝?指望你背紫腰金,怎知你不成器!因甚底,來這裏?便與我,捍出去!(生)

【同前換頭】爹爹聽咨啟:孩兒又怎知?正在書房中獨坐,忽見狗兒都管,與它同來至。我問它,只因甚的?它說道是爹爹,喚它至。(旦)

【同前】相公聽,奴拜啟:它說道相公排宴會,特地喚取奴,來到這書房裏。誰通道,都是計。智賺奴,望容恕。(淨)

【同前換頭】思量老奴婢,只是怨恨你,兩個將咱連累。如今打得我,渾身上下都麻痹。要把刀,割下腿。告相公:沙八赤。

(外白)當初望你攻書,已後為官,今日剗地如此做作?左右那裏!(末上)有福之人人伏事,無福之人伏事人。(外)你速去喚散樂王恩深來。(末)理會得。一心忙似箭,兩腳走如飛。(末下)(婆末改扮上)威聲如霹靂,人命若塵埃。不知相公那裏有甚事?去走一遭。(見外介)(外說付介)你今夜快與我收拾去,不許在此住。明日早□若見你在此,那時節別有施行。老都管,如今這小畜生鎖在家中,不許順情。明日慢慢問這廝。(淨生先下)(外說末卜介)你明日若不去時,教你從前作過事,沒興一齊來。(外下)(末卜商量介)萬事不由人計較,一生都是命安排。(並下)

第六出[编辑]

(淨生上、生白)自家骨肉尚如此,何況區區陌路人。老都管,我爹爹把我如此禁持,我那婦人昨夜捍將去了,我要性命何用?不如尋個死去。(淨)舍人,自古道:千日在泥,不如一日在世。不如收拾些金銀為路費,往別處去住幾時,別作商量。等相公氣息,再回來不遲。不強如死了。(生介)(生唱)

【玉交枝】只因癡迷,與王金榜同諧比翼。誰知被我爹捉住,拆散了鴛侶。情人去也不見蹤,我如今在此無依倚。免不得尋個死處,免不得尋個死處。

(淨唱)

【同前】略聽說與,喪殘生一命可惜。若還放得伊家去,恐把我每連累。尋思你去真慘淒,只得與你耽著罪。到前途作個道理,到前途作個道理。

(生白)惟有感恩並積恨,萬年千載不成塵。(並下)

第七出[编辑]

(外上唱)【西地錦】當職心懷公正,更名播朝廷。從官判斷無私曲,管民樂升平。

(白)但存公道正,何必問前程。(提兒子介)左右過來。(淨上介)……。(末上介)一封天子詔,四海狀元心。聖旨宣喚,疾速來朝!……(外)老都管,如今孩兒不知去向,又蒙聖旨宣喚河南採訪。一面打聽孩兒消息。(淨)相公放心,小人在家看管,一就打聽舍人消息。(末請外快去介)……(外)路上有花並有酒,一程分作兩程行。(並下)

第八出[编辑]

(淨上唱)(提行路)……。

(白)……。

第九出[编辑]

……【八聲甘州】子規兩三聲,勸道不如歸去,羈旅傷情。花殘鶯老,虛度幾多芳春。家鄉萬里,煙水萬重,奈隔斷鱗鴻無處尋。一身,似雪裏楊花飛輕。

(旦)

【同前換頭】艱辛,登山渡水,見夕陽西下,玉兔東生。牧童吹笛,驚動暮鴉投林。殘霞散綺,新月漸明,望隱隱奇峰鎖暮云。泠泠,見溪水圍繞孤村。

(末)

【解三酲】奈行程路途勞頓,到黃昏轉添愁悶。山回路僻人絕影,不覺長歎兩三聲。(旦)望斷天涯無故人,便做鐵打心腸珠淚傾。只傷著,蠅頭微利,蝸角虛名。(卜)

【同前換頭】向村莊上借宿安此身,只郵孤館蕭條扃。(旦)想村醪易醒愁難醒。暗思昔情人,臨風對月歡娛頻宴飲,轉教我添愁離恨。您今宵裏,孤衾輾轉,誰與安存?

【尾聲】且寬心,休憂悶。放懷款款慢登程,借宿今宵安此身。

(地鋪介)……。

第十出[编辑]

(生上唱)【江和水】離了家鄉里,奔路途。不知它在何州住?使我心中添愁悶。閃得我今日成孤另,渡水登山勞頓。未知何日,再與多情歡會?

(白)……一似和針吞卻線,刺人腸肚系人心。

(下)

第十一出[编辑]

(末上白)買賣歸來汗未消,上床猶自想來朝。老漢在河南府做場,只為完顏同知舍人延壽馬,與我孩兒有些……。(介)(捍去介)(說收拾介)……不將辛苦藝,難賺世間財。(下)

第十二出[编辑]

(生上唱)【越調·鬥鵪鶉】被父母禁持,投東摸西,將一個麥子依隨。走南跳北,典了衣服,賣了馬匹。尖擔兒兩頭脫,閃得我孤身三不歸。空滴溜下老大小荷包,猛殺了鐐丁鍉底。(又)

【紫花兒序】似這般失業,似這般逐浪隨波,忍冷耽饑。來到這圍牆直下,柳樹周回,向這河中掬的長流水,洗了面皮。掠得我鬢髮伶俐,著些個吐津兒潤了,撥浪便入城池。

(看招子介)(白)且入茶坊裏,問個端的。茶博士過來。(淨上白)茶迎三島客,湯送五湖賓。(見生介)

(生白)作場。(分付請旦介)(旦上唱)

【四國朝】聽得聽得人呼喚,特特來此處。

(見生不認介)(白)莊家調判,難看區老。(生)老鼠咬了葫蘆藤,小姐好快嘴。(旦)鸚鵡回言,這鳥敢來應口。(生)耐打鼓兒,我較得你兩片。(旦)你課牙比不得杜善甫,串仗卻似鄭元和。(生)姐姐,使錢不問家豪富,風流不在著衣多。(生唱)

【駐云飛】你款步難抬,便做天仙難見你來。我把你相看待,它把我相拶壞。猜,緣何在花街,共人歡愛?說又不偢,罵又佯不采。正是本性難移山河易改,本性難移山河易改。(旦)

【同前】便做真龍,我也難從你逐浪波。訊口胡應和,譯話吃不過。嗏,一面是舊特科,我把它瞧破。誰慣得如今,膽似天來大!你向咱行說個甚麼?你向咱行說個甚麼?(淨)

【同前】仔細思之,你是何人它是誰?姐姐多嬌媚,你卻身襤縷。嗏,模樣似乞的,蓋紙被。日裏去街頭,教他求衣食。夜裏彎跧樓下睡。(生)

【同前】覆水難收,一度思量珠淚流。指望長相守,誰信不成就。(旦)嗏,一筆盡都勾,免吃僝僽。剪發拈香,共你同說咒。(生)只恐你心中不應口,只恐你心中不應口。

(末卜上白)雁飛不到處,人被利名牽。合才勾欄散罷,對門茶店中叫孩兒去,不知甚人在那裏?如今走一遭。(見生旦介)(生借衣介)(說關介)(未)不爭你要來我家,我孩兒要招個做雜劇的。(生唱)

【金蕉葉】子這撇末區老賺,我學那劉耍和行蹤步跡。敢一個小哨兒喉咽韻美,我說散嗽咳呵如瓶貯水。

(末白)你會甚雜劇?(生唱)

【鬼三台】我做《硃砂擔浮漚記》;《關大王單刀會》;做《管甯割席》破體兒;《相府院》扮張飛;《三奪槊》扮尉遲敬德;做《陳驢兒風雪包待制》;吃推勘《柳成錯背妻》;要扮宰相做《伊尹扶湯》;學子弟做《螺螄末泥》。

(末白)不嫁做雜劇的,只嫁個做院本的。(生唱)

【調笑令】我這爨體,不查梨,格樣,全學賈校尉。迻搶嘴臉天生會,偏宜抹土搽灰。打一聲哨子響半日,一會道牙牙小來來胡為。

(末白)你會做甚院本?(生唱)

【聖藥王】更做《四不知》;《雙鬥醫》;更做《風流浪子兩相宜》;黃魯直,《打得底》;《馬明王村裏會佳期》;更做《搬運太湖石》。

(末白)都不招別的,只招寫掌記的。(生唱)

【麻郎兒】我能添插更疾,一管筆如飛。真字能抄掌記,更壓著禦京書會。

(末白)我要招個擂鼓吹笛的。(生唱)

【么篇】我舞簡,彈得唱得。折莫大擂鼓吹笛,折莫大裝神弄鬼,折莫特調當撲旂。

【天淨沙】我是宦門子弟,也做得您行院人家女婿。做院本生點個《水母砌》,拴一個《少年游》,吃幾個扌莊心攧背。

(末白)當初它也曾好來,使了幾錠鈔,又是好人家兒郎。既然胡亂且招它在家,續後又別作道理。延壽馬,我招你自招你,只怕你提不得杖鼓行頭。(生唱)

【尾聲】正不過沿村轉莊,撞工耕地。我若得妝旦色如魚似水,背杖鼓有何羞!提行頭怕甚的!

(末白)既然如此,且教它回去,後日別作道理。正是:萬事不由人計較,算來都是命安排。(生旦下)

(淨末卜吊場下)

第十三出[编辑]

(生上旦)在家牙墜子,出路路岐人。(介)(唱)

【菊花新】路岐岐路兩悠悠,不到天涯未肯休。這的是子弟下場頭。(旦上)挑行李怎禁生受。

(生說關子介)(唱)

【泣顏回】撞府共沖州,遍走江湖之遊。身為女婿,只得忍恥含羞。(旦)伊家奈守,有衷腸,時伊難分剖,怕爹娘捍逐前來,將奴家共君僝僽。(生)

【同前換頭】休休,提起淚交流,那更擔兒說重心憂。我親朋知道,真個笑破人口。(旦)男兒到頭,管終須,和你得成就。那時節有月登樓,無花永不酌酒。(末上唱)

【撲燈蛾】你門不三思,紅日漸西流。兩人沒來由,只管此迤逗。(生)爹行聽分剖:奈擔兒難擔生受,更驢兒不肯快走。(旦)致令得,兩人途路恁淹留。

(虔上唱)

【同前】孩兒離家去久,公公惑不度己。潑畜生因甚底,緣何尚然落後!(末)婆婆住休,又何用唧唧啾啾,料不是冤家不就頭。且擔著擔兒,疾速向前走。(生唱)

【尾聲】終須共你同鴛偶,事到頭如今不自由,那些個男兒得志秋。

(白)路上有花並有酒,一程分作兩程行。(並下)

第十四出[编辑]

(外淨上)(外唱)【菊花新】深感當今聖主,恩賜金紫雙魚。公心正直遍採訪,治國安民,但願得國泰歲時豐富。

(外白)老夫蒼顏皓首,身為重職。深感吾皇,賜金紫雙魚;托賴洪福;採訪五湖四海。真個能教官吏如冰潔,解使民心似水清。六兒,我如今在此悶倦,你與我去叫大行院來,做些院本解悶。(淨叫介)(生旦上)(末上見外介)(外說關)(末稟院本)(外打認說關子配合介)(外唱)

【羽調排歌】自從當日,不見我兒,心下鎮長憂慮,兩眼長是淚雙垂。怎地孩兒為路岐?(合)今日裏,得見你,焚香子父謝神祗。它鄉里,重會遇,夫妻百歲效於飛(生)

【同前】那日孩兒,私奔故里,歷盡萬山煙水。途中寂寞痛傷悲,到了東平得見伊。(合同前)(旦)

【三疊排歌】告恩官,聽拜啟:當日書房裏,一意會佳期。驀忽撞著伊公相,一時見卻怒起,令人星夜捍分離。怎知道,今日做夫妻,謝得恩官作主議。……(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