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譜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家譜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七

有光七八歲時,見長老,輒牽衣問先世故事。蓋緣幼年失母,居常不自釋,於死者恐不得知,於生者恐不得事,實創巨而痛深也。

歸氏至於有光之生,而日益衰。源遠而末分,口多而心異。自吾祖及諸父而外,貪鄙詐戾者,往往雜出於其間。率百人而聚,無一人知學者;率十人而學,無一人知禮義者。貧窮而不知恤,頑鈍而不知教,死不相吊,喜不相慶,入門而私其妻子,出門而誑其父兄,冥冥汶汶,將入於禽獸之歸。平時呼召友朋,或費千錢,而歲時薦祭,輒計杪忽。俎豆壺觴,鮮或靜嘉。諸子諸婦,班行少綴。乃有以戒賓之故,而改將事之期,出庖下之餕,以易薦新之品者,而歸氏幾於不祀矣。

小子顧瞻廬舍,閱歸氏之故籍,慨然太息流涕曰:嗟乎,此獨非素節翁之後乎?而何以至於斯也!父母兄弟,吾身也。祖宗,父母之本也。族人,兄弟之分也。不可以不思也。思則饑寒而相娛,不思則富貴而相攘。思則萬葉而同室,不思則同母而化為胡越。思不思之間而已矣。人之生子,方其少時,兄弟呱呱,懷中飽而相嬉,不知有彼我也。長而有室,則其情已不類矣。比其有子也,則兄弟之相視,已如從兄弟之相視矣。方是時,惟恐夫去之不速,而孰念夫合之之難,此天下之勢所以日趨於離也。吾愛其子而離其兄弟,吾之子亦各念其子,則相離之害,遂及於吾子,可謂能愛其子耶?

有光每侍家君,歲時從諸父兄弟執觴上壽,見祖父皤然白髮。竊自念,吾諸父兄弟,其始一祖父而已。今每不能相同,未嘗不深自傷悼也。然天下之事,壞之者自一人始,成之者亦自一人始。仁孝之君子,能以身率天下之人,而況於骨肉之間乎?古人所以立宗子者,以仁孝之道責之也。宗法廢而天下無世家,無世家而孝友之意衰。風俗之薄日甚,有以也。

有光學聖人之道,通於《六經》之大指,雖居窮守約,不錄於有司,而竊觀天下之治亂,生民之利病,每有隱憂於心。而視其骨肉,舉目動心,將求所以合族者,而始於譜。故吾欲作為歸氏之譜,而非徒譜也,求所以為譜者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