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隨筆 (四部叢刊本)/卷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三 容齋隨筆 卷十四
宋 洪邁 撰 景宋刊本配北平圖書館藏宋刊本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弘治活字本
卷十五

容齋隨筆卷第十四十七則

    張文潜論詩

前輩議論有出於率然不致思而於理近礙者張文潜

云詩三百篇雖云婦人女子小夫賤𨽻所爲要之非深

於文章者不能作如七月在野至入我牀下於七月巳

下皆不道破直至十月方言蟋蟀非深於文章者能爲

之邪予謂三百篇固有所謂女婦小賤所爲若周公召

康公穆公衞武公芮伯凡伯尹吉甫仍叔家父⿱⺾⿰𩵋禾公宋

襄公秦康公史克公子素其姓氏明見於大序可一槩

論之乎且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本自言農民

出入之時耳鄭康成始并入下句皆指爲蟋蟀正巳不

然今直稱此五句爲深於文章者豈其餘不能過此乎

以是論詩隘矣

    漢祖三詐

漢髙祖用韓信爲大將而三以詐臨之信旣定趙髙祖

自成臯度河晨自稱漢使馳入信壁信未起即其卧奪

其印符麾召諸將易置之項羽死則又襲奪其軍卒之

僞㳺雲夢而縛信夫以豁逹大度開基之主所行乃如

是信之終於謀逆盖有以啓之矣

    有心避禍

有心於避禍不若無心於任運然有不可一槩論者董

卓盜執國柄築塢於郿積榖爲三十年儲自云事不成

守此足以畢老殊不知一敗則掃地豈容老於塢耶公

孫瓉據幽州築京於易地以鐵爲門樓樐千重積榖三

百萬斛以爲足以待天下之變殊不知梯衝舞於樓上

城豈可保邪曹爽爲司馬懿所奏梪範勸使舉兵爽不

從曰我不失作冨家翁不知誅滅在旦暮耳冨可復得

邪張華相晉當賈后之難不能退少子以中台星坼勸

其遜位華不從曰天道𤣥逺不如静以待之竟爲趙王

倫所害方事𫝑不容髮而欲以静待又可蚩也他人無

足言華博物有識亦闇於幾事如此哉

    蹇解之險

蹇卦艮下坎上見險而止故諸爻皆有蹇難之辭獨六

二重言蹇蹇說者以爲六二與九五爲正應如臣之事

君當以身任國家之責雖蹇之又蹇亦匪躬以濟之此

解釋文義之旨也若㝷繹爻畫則有說焉盖外卦一坎

諸爻所同而自六二推之上承九三六四又爲坎體是

一卦之中巳有二坎也故重言之解卦坎下震上動而

免乎險矣六三將出險乃有負乗致㓂之咎豈非上承

九四六五又爲坎乎坎爲輿爲盜旣獲出險而復蹈焉

冝其可醜而致戎也是皆中爻之義云

    士之處丗

士之處丗視冨貴利禄當如SKchar伶之爲參軍方其据几

正坐噫嗚訶箠羣優拱而聽命戯罷則亦巳矣見紛華

盛麗當如老人之撫節物以上元清明言之方少年壯

盛晝夜出㳺若恐不暇燈收花暮輒悵然移日不能忘

老人則不然未甞置欣戚於匈中也覩金珠珍玩當如

小兒之弄戯劇方雜然前陳疑(⿱艹石)可恱即委之以去了

無戀想遭橫逆機穽當如醉人之受罵辱耳無所聞目

無所見酒醒之後所以爲我者自若也何所加損哉

    張全義治洛

唐洛陽經黃巢之亂城無居人縣邑荒圯僅能築三小

城又遭李罕之争奪但遺餘堵而巳張全義招懷理葺

復爲壯藩五代史於全義傳書之甚略資治通鑑雖稍

詳亦不能盡輒采張文定公所著搢紳舊聞記芟取其

要而載于此厥今荆襄淮沔創痍之餘綿地數千里長

民之官用守邊保障之勞超階擢職不知幾何人其眞

能髣髴全義所爲者吾未見其人也豈局於文法譏議

有所制而不得騁乎全義始至洛於麾下百人中選可

使者十八人命之曰屯將人給一旗一牓於舊十八縣

中令招農户自耕種流民漸歸又選可使者十八人命

之曰屯副民之來者綏撫之除殺人者死餘但加杖無

重刑無租稅歸者漸衆又選諳書計者十八人命之曰

屯判官不一二年每屯户至數千於農𨻶時選丁夫教

以弓矢槍劒爲坐作進退之法行之一二年得丁夫二

萬餘人有盜賊即時擒捕關市之賦迨於無籍刑寛事

簡逺近趨之如市五年之内號爲冨庶於是奏每縣除

令簿主之喜民力耕織者知某家蠶麥善必至其家悉

召老㓜親慰勞之賜以酒食茶綵遺之布衫裙袴喜動

顔色見稼田中無草者必下馬觀之召田主賜衣服若

禾下有草耕地不熟則集衆決責之或訴以闕牛則召

責其鄰伍曰此少人牛何不衆助自是民以耕桑爲務

家家有蓄積水旱無飢人在洛四十餘年至今廟食嗚

呼今之君子其亦肯以全義之心施諸人乎

   博古圖

政和宣和間朝廷置書局以數十計其荒陋而可𥬇者

莫若博古圖予比得漢匜因取一冊讀之發書捧腹之

餘聊識數事于此父癸匜之銘曰爵方父癸則爲之說

曰周之君臣其有癸號者惟齊之四丗有癸公癸公之

子曰哀公然則作是器也其在哀公之時歟故銘曰父

癸者此也夫以十干爲號及稱父甲父丁父癸之𩔖夏

商皆然編圖者固知之矣獨於此器表爲周物且以爲

癸公之子稱其父其可𥬇一也周義母匜之銘曰仲姞

義母作則爲之說曰晉文公杜祁讓偪姞而巳次之趙

孟云母義子貴正謂杜祁則所謂仲姞者自名也義母

者襄公謂杜祁也夫周丗姞姓女多矣安知此爲偪姞

杜祁但讓之在上豈可便爲母哉旣言仲姞自名又以

爲襄公爲杜祁所作然則爲誰之物哉其可𥬇二也漢

注水匜之銘曰始建國元年正月癸酉朔日制則爲之

說曰漢初始元年十二月改爲建國此言元年正月者

當是明年也案漢書王莽以初始元年十二月癸酉朔

日竊即眞位遂以其日爲始建國元年正月安有明年

却稱元年之理其可𥬇三也楚SKchar盤之銘曰齊侯作楚

SKchar寶盤則爲之說曰楚與齊從親在齊湣王之時所謂

齊侯則湣王也周末諸侯自王而稱侯以銘器尚知止

乎禮義也夫齊楚之爲國各數百年豈必當湣王時從

親乎且湣王在齊諸王中最爲驕暴甞稱東帝豈有肯

自稱侯之理其可𥬇四也漢梁山鋗之銘曰梁山銅造

則爲之說曰梁山銅者紀其所貢之地梁孝王依山鼓

鑄爲國之冨則銅有自來矣夫即山鑄錢乃吳王濞耳

梁山自是山名屬馮翊夏陽縣於梁國何預焉其可𥬇

五也觀此數說他可知矣

    士大夫論利害

士大夫論利害固當先陳其所以利之實然於利之中

而有小害存焉亦當科別其故使人主擇而處之乃合

母隠勿欺之𧨏趙充國征先零欲罷𮪍兵而屯田宣帝

恐虜聞兵罷且攻擾田者充國曰虜小宼盜時殺人民

其原未可卒禁誠令兵出而虜絶不爲㓂則出兵可也

即今同是而釋坐勝之道非所以視蠻夷也班勇乞復

置西域校尉議者難曰班將能保北虜不爲邊害乎勇

曰今置州牧以禁盜賊若州牧能保盜賊不起者臣亦

願以要斬保匈奴之不爲邊害也今通西域則虜埶必

弱爲患微矣若埶歸北虜則中國之費不止十億置之

誠便此二人論事可謂極盡利害之要足以爲法也

    舒元輿文

舒元輿唐中葉文士也今其遺文所存者才二十四篇

旣以甘露之禍死文宗因觀牡丹摘其賦中桀句曰向

者如迓背者如訣拆者如語含者如咽俯者如怨仰者

如恱爲之泣下予最愛其玉筯篆志論李斯李陽氷之

書其詞曰斯去千年氷生唐時氷復去矣後來者誰後

千年有人誰能待之後千年無人篆止於斯嗚呼主人

爲吾寶之此銘有不可名言之妙而丗或鮮知之

    絶唱不可和

韋應物在滁州以酒𭔃全椒山中道士作詩曰今朝郡

齋冷忽念山中客澗厎束荆薪歸來煑白石欲持一樽

酒逺慰風雨夕落葉滿空山何處㝷行迹其爲髙妙超

詣固不容夸說而結尾兩句非復語言思索可到東坡

在惠州依其韻作詩𭔃羅浮鄧道士曰一杯羅浮春逺

餉采薇客遥知獨酌罷醉卧松下石幽人不可見清嘯

聞月夕聊戯庵中人空飛本無迹劉夢得山圍故國周

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之句白樂天以爲後之詩人無

復措詞坡公倣之曰山圍故國城空在潮打西陵意未

平坡公天才出語驚丗如追和陶詩真與之齊驅獨此

二者比之韋劉爲不侔豈非絶唱寡和理自應爾邪

    贈典輕重

國朝未改官制以前從官丞郎直學士以降身没大氐

無贈典唯尚書學士有之然亦甚薄余襄公王素自工

書得刑書蔡君謨自端明禮侍得吏侍耳元豐以後待

制以上皆有四官之恩後遂以爲常典而致仕又遷一

秩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祖終寶文學士宣奉大夫旣以致仕轉光禄遂

贈特進龍圖學士盖以爲銀青金紫特進只三官故增

其職是從左丞得僕射也節度使舊制贈侍中或太尉

官制行多贈開府秦檜創立檢校少保之例以贈王德

葉夢得張澄近歳王彦遂用之實無所益也元祐中王

巖叟終於朝奉郎端明殿學士以甞簽書樞密院故超

贈正議大夫楊愿終於朝奉郞資政殿學士但贈朝請

大夫以執政而贈郎秩輕重爲不侔皆掌固之失也

    揚之水

左傳所載列國人語言書訊其辭旨如出一手說者遂

以爲皆左氏所作予疑其不必然乃若潤色整齊則有

之矣試以詩證之揚之水三篇一周詩一鄭詩一晉詩

其二篇皆曰不流束薪不流束楚邶之谷風曰習習谷

風以隂以雨雅之谷風曰習習谷風維風及雨在南山

之陽在南山之下在南山之側在浚之郊在浚之都在

浚之城在河之滸在河之漘在河之涘山有樞隰有榆

山有苞櫟隰有六駮山有蕨薇隰有𣏌桋言秣其馬言

采其蝱言觀其旂言韔其弓皆雜出於諸詩而興致一

也盖先王之澤未逺天下書同文師無異道人無異習

出口成言皆止乎禮義是以不謀而同爾

    李陵詩

文選編李陵⿱⺾⿰𩵋禾武詩凡七篇人多疑俯觀江漢流之語

以爲⿱⺾⿰𩵋禾武在長安所作何爲乃及江漢東坡云皆後人

所擬也予觀李詩云獨有盈觴酒與子結綢繆盈字正

惠帝諱漢法觸諱者有罪不應陵敢用之益知坡公之

言爲可信也

    大曲伊涼

今樂府所傳大曲皆出於唐而以州名者五伊涼熈石

渭也涼州今轉爲梁州唐人巳多誤用其實從西涼府

來也凡此諸曲唯伊涼最著啓詩詞稱之極多聊紀十

數聮以資談助如老去將何散旅愁新教小玉唱伊州

求守管絃聲𣢾逐側商調裏唱伊州細蟬金鴈皆零落

一曲伊州淚萬行公子邀歡月滿樓𩀱成揭調唱伊州

賺殺唱歌樓上女伊州誤作石州聲胡部笙歌西部頭

棃園弟子和涼州唱得涼州意外聲舊人空數米嘉榮

霓裳奏罷唱梁州紅袖斜翻翠黛愁行人夜上西城𪧐

聽唱涼州𩀱管逐丞相新裁別離曲聲聲飛出舊梁州

只愁拍盡涼州杖畫出風雷是撥聲一曲涼州今不清

邊風蕭颯動江城滿眼由來是舊人那堪更奏梁州曲

昨夜蕃軍報國讎沙州都護破梁州邊將皆承主恩澤

無人解道取涼州皆王建張祐劉禹錫王昌齡髙駢温

庭筠張籍諸人詩也

    元次山元子

元次山有文編十卷李商隱作序今九江所刻是也又

有元子十卷李紓作序予家有之凡一百五篇其十四

篇巳見於文編餘者大氐澶漫矯亢而弟八卷中所載

方國二十國事最爲譎誕其略云方國之盡身皆

方其俗惡圎設有問者曰汝心圎則兩手破胷露心曰

此心圎耶圎國則反之言國之三口三舌相乳國之

口以下直爲一竅無手國足便於手無足國膚行如

風其說頗近山海經固巳不韙至云惡國之男長大

則殺父女長大則殺母忍國之父母見子如臣見君

無鼻之國兄弟相逢則相害觸國之子孫長大則殺

之如此之𩔖皆悖理害教於事無補次山中興頌與日

月争光若此書不作可也惜哉

    次山謝表

元次山爲道州刺史作舂陵行其序云州舊四萬餘户

經賊以來不滿四千太半不勝賦稅到官未五十日承

諸使征求符牒二百餘封皆曰失期限者罪至貶削於

戯若悉應其命則州縣破亂刺史欲焉逃罪若不應命

又即獲罪戾吾將静以安人待罪而巳其辭甚苦大略

云州小經亂亡遺人實困疲朝飡是草根暮食乃木皮

出言氣欲絶意速行歩遲追呼尚不忍況乃鞭扑之郵

亭傳急符來往跡相追更無寛大恩但有迫催期欲令

鬻兒女言發恐亂隨柰何重驅逐不使存活爲安人天

子命符節我所持逋緩違詔令蒙責固所冝又賊退示

官吏一篇言賊攻永破邵不犯此州盖蒙其傷憐而巳

諸使何爲忍苦征歛其詩云城小賊不屠人貧傷可憐

是以陷鄰境此州獨見全使臣將王命豈不如賊焉今

彼征歛者迫之如火煎二詩憂民慘切如此故杜老以

爲今盜賊未息知民疾苦得結軰十數公落落參錯天

下爲邦伯天下少安立可待矣遂有兩章對秋月一字

偕華星之句今次山集中載其謝上表兩通其一云今

日刺史若無武略以制暴亂若無文才以救疲弊若不

清廉以身率下若不變通以救時須則亂將作矣臣料

今日州縣堪征稅者無幾巳破敗者實多百姓戀墳墓

者盖少思流亡者乃衆則刺史宜精選謹擇以委任之

固不可拘限官次得之貨賄出之權門者也其二云今

四方兵革未寜賦歛未息百姓流亡轉甚官吏侵刻日

多實不合使凶庸貪猥之徒凡弱下愚之𩔖以貨賂權

勢而爲州縣長官觀次山表語但因謝上而能極論氏

窮吏惡勸天子以精擇長吏有謝表以來未之見也丗

人以杜老襃激之故或稍誦其詩以中興頌故誦其文

不聞有稱其表者予是以備録之以風後之君子次山

臨道州歳在癸卯唐代宗初元廣德也

    光武仁君

漢光武雖以征伐定天下而其心未甞不以仁恩招懷

爲夲隗囂受官爵而復叛賜詔告之曰若束手自詣保

無他也公孫述據蜀大軍征之垂滅矣猶下詔喻之曰

勿以來歙岑彭受害自疑今以時自詣則家族全詔書

手記不可數得朕不食言遣馮異西征戒以平定安集

爲急怒吴漢殺降責以失斬將弔民之義可謂仁君矣

蕭銑舉荆楚降唐而髙祖怒其逐鹿之對誅之於市其

隘如此新史猶以髙祖爲聖豈理也哉



容齋隨筆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