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隨筆 (四部叢刊本)/續筆卷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續筆卷二 容齋隨筆 續筆卷三
宋 洪邁 撰 景宋刊本配北平圖書館藏宋刊本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弘治活字本
續筆卷四

容齋續筆卷第三十八則

    一定之計

人臣之遇明主於始見之際圖事揆策必有一定之計

据以爲決然後終身不易其言則史策書之足爲不朽

東坡序范文正公之文蓋論之矣伊尹起於有莘應湯

三聘將使君爲堯舜之君民爲堯舜之民卒之相湯伐

夏俾厥后惟堯舜格于皇天傅說在巖野爰立作相三

篇之書皎若星日雖史籍乆逺不詳紀其行事而髙宗

鬼方伐荆楚嘉靖商邦禮陟配天載于易之旣濟書

之無逸詩之商武商代之君莫盛焉罔俾阿衡專美有

商於是爲允蹈矣管仲以其君霸商君基秦爲強雖聖

門羞稱後丗所賤然考其爲政蓋未甞一戾於始謀韓

信勸漢祖任天下武勇以城邑封功臣以義兵從思東

歸之士傳檄而定三秦下魏之後請北舉燕趙東擊齊

南絶楚糧道西會滎陽至於滅楚無一言不酬鄧禹見

光武於河北知更始無成說帝延攬英雄務恱民心立

髙祖之業救萬民之命帝與定計議終濟大業耿弇與

光武同討王郎願歸幽州益發精兵定彭寵取張豐還

收冨平獲索東攻張歩以平齊地帝常以爲落落難合

而事竟成諸葛亮論曹操挾天子令諸侯難與爭鋒孫

權據有江東可與爲援而不可圖荆州用武之國益州

沃野千里勸劉備跨有荆益外觀時變則霸業可成漢

室可興及南方巳定則表奬率三軍北定中原巳而盡

行其說至於用師未戰而身先死則天也房喬杖策謁

太宗爲記室即收人物致幕府與諸將密相申結輔成

大勲至於爲相號令典章盡岀其手雖數百年猶蒙其

功王朴事周丗宗當五季草創之際上平邊策以爲唐

失吴蜀𣈆失幽并當知所以平之之術當今吴易圖可

橈之地二千里攻虛擊弱則所向無前江北諸州乃國

家之有也旣得江北江之南亦不難平得吴則桂廣皆

爲内臣岷蜀可飛書而召之不至則四面並進席卷而

蜀平矣吴蜀平幽可望風而至唯并必死之宼𠋫其便

則一削以平之丗宗用其䇿功未集而殂至於國朝掃

平諸方先後次第皆不岀朴所料獨幽州之舉旣至城

下而諸將不能成功若乃王安石顓國言聽計從以身

任天下之重而師慕商鞅爲人苟可以取民者無不盡

遂詒後丗之害則在所不論也

    秋興賦

宋玉九辯詞云憭慄兮若在逺行登山臨水兮送將歸

潘安仁秋興賦引其語繼之曰送歸懷慕徒之戀逺行

有羇旅之憤臨川感流以歎逝登山懷逺而悼近彼四

慼之疚心遭一塗而難忍蓋暢演厥旨而下語之工拙

較然不侔也

    太史慈

三國當漢魏之際英雄虎爭一時豪傑志義之士礌礌

落落皆非後人所能冀然太史慈者尤爲可稱慈少仕

東萊本郡爲奏曹吏郡與州有隙州章劾之慈以計敗

其章而郡得直孔融在北海爲賊所圍慈爲求救於平

原突圍直出竟得兵解融之難後劉繇爲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刺史慈

往見之會孫策至或勸繇以慈爲大將軍繇曰我若用

子義許子將不當𥬇我邪但使慈偵視輕重獨與一𮪍

卒遇策便前𨷖正與策對得其兠鍪及繇奔豫章慈爲

策所執捉其手曰寧識神亭時邪又稱其烈義爲天下

智士釋縛用之命撫安繇之子經理其家孫權代策使

爲建昌都尉遂委以南方之事督治海昬至卒時纔年

四十一葬于新吴今洪府奉新縣也邑人立廟敬事乾

道中封靈惠侯予在西掖當制其詞云神蚤赴孔融雅

謂青州之烈士晚從孫策遂爲吳國之信臣立廟至今

作民司命㩜一同之言狀擇二美以建侯庶幾江表之

間尚憶神亭之事蓋爲是也

   謚法

先王謚以尊名節以壹惠語出表記然不云起於何時

今丗傳周公謚法故自文王武王以來始有謚周之政

尚文斯可驗矣如堯舜禹湯皆名皇甫謐之徒附會爲

說至於桀紂亦表以四字皆非也周王謚以一字至威

烈正定益以兩而衛武公曰叡聖武公見於楚語孔文

子曰正惠文子見於檀弓各三字意當時尚多有之唐

諸帝謚經三次加𠕋由髙祖至明皇皆七字其後多少

不齊代宗以四字肅順憲以九字餘以五字唯宣宗獨

十八字曰元聖至明成武獻文睿智章仁神聦懿道大

國朝祖宗謚十六字唯

神宗二十字曰體元顯道法古立憲帝德王功英文烈

武欽仁聖孝蓋蔡京所定也

    漢文帝受言

漢文帝即位十三年齊太倉令淳于意有罪當刑其女

緹縈年十四隨至長安上書願没入爲官婢以贖父刑

罪帝憐悲其意即下令除肉刑丞相張蒼御史大夫馮

敬議請定律當斬右止者反弃市笞者杖背五百至三

百亦多死徒有輕刑之名實多殺人其三族之罪又不

乗時建明以負天子德意蒼敬可謂具臣矣史稱文帝

止輦受言今以一女子上書躬自省覽即除數千載所

行之刑曾不留難然則天下事豈復有稽滯不決者哉

所謂集上書囊以爲殿帷蓋凡囊封之書必至前也

    丹青引

杜子美丹青引贈曹將軍霸云先帝天馬玉花騘畫工

如山貌不同是日牽來赤墀下迥立閶闔生長風詔謂

將軍拂絹素意匠慘澹經營中斯須九重眞龍出一洗

萬古凡馬空玉花却在御榻上榻上廷前屹相向至尊

含𥬇催賜金圉人太僕皆惆悵讀者或不曉其㫖以爲

畫馬奪眞圉人太僕所爲不樂是不然圉人太僕蓋牧

養官曹及馭者而黃金之賜乃畫史得之是以惆悵杜

公之意深矣又觀曹將軍畫馬圖云曾皃先帝照夜白

龍池十日飛霹靂内府殷紅碼碯盤婕妤傳詔才人索

亦此意也

    詩國風秦中事

周召二南𡺳風皆周文武成王時詩其所陳者秦中事

也所謂沼沚洲澗之水蘋蘩藻荇之菜疑非所有旣化

行江漢故并江之永漢之廣率皆得言之歟摽有梅之

詩不注釋梅而秦風終南詩終南何有有條有梅毛氏

云梅枏也箋云名山髙大冝有茂木今之梅與枏異亦

非茂木蓋毛鄭北人不識梅耳若上林賦所引江蘺蘼

蕪揭車蘘荷蓀若薠芧之𩔖自是侈辭過實與所謂八

川東注太湖者等也

    詩文當句對

唐人詩文或於一句中自成對偶謂之當句對蓋起於

楚辭蕙烝蘭藉桂酒椒漿桂櫂蘭枻斵冰積雪自齊梁

以來江文通𢈔子山諸人亦如此如王勃宴滕王閣序

一篇皆然謂若襟三江帶五湖控蠻荆引甌越龍光牛

斗徐孺陳蕃騰蛟起鳯紫電青霜鶴汀鳬渚桂殿蘭宮

鍾鳴鼎食之家青雀黃龍之軸落霞孤鶩秋水長天天

髙地迥興盡悲來宇宙盈虛丘墟巳矣之辭是也于公

異破朱泚露布亦然如堯舜禹湯之德統元立極之君

卧鼔偃旗養威蓄銳夾川陸而左旋右抽抵丘陵而浸

滛布濩聲塞宇宙氣雄鉦鼔貙兕作威風雲動色乗其

跆藉取彼鯨鯢自卯及酉來拒復攻山傾河泄霆𨷖雷

馳自比徂南輿尸折首左武右文銷鋒鑄鏑之辭是也

杜詩小院回廊春寂寂浴鳬飛鷺睌悠悠清江錦石傷

心麗嫩蘂濃花滿目班書籤藥裹封蛛網野店山橋送

馬蹄戎馬不如歸馬逸千家今有百家存犬羊曾爛漫

官闕尚蕭條蛟龍引子過荷芰逐花低干戈況復塵隨

眼𩯭髮還應雪滿頭百萬傳深入寰區望匪他象床玉

手萬草千花落絮遊絲隨風照日青袍白馬金谷銅駝

竹寒沙碧菱刺藤梢長年三老捩柂開頭門巷荆𣗥底

君臣犲虎邊養拙干戈全生麋鹿捨舟策馬拖玉腰金

高江急峽翠木蒼藤古廟杉松歳時伏臘三分割據萬

古雲霄伯仲之間指揮若定桃蹊李徑梔子紅椒𢈔信

羅含春來秋去楓林橘樹複道重樓之𩔖不可勝舉李

義山一詩其題曰當句有對云密邇平陽接上蘭秦樓

鴛瓦漢宮盤池光不定花光亂日氣初涵露氣乾但覺

游蜂饒舞蝶豈知孤鳯憶離鸞三星自轉三山逺紫府

程遥碧落寛其他詩句中如青女素娥對月中霜裏黃

葉風雨對青樓管絃骨肉書題對蕙蘭蹊徑花鬚柳眼

對紫蝶黃蜂重吟細把對巳落猶開急鼔踈鍾對休燈

滅燭江魚朔鴈對秦樹嵩雲萬户千門對風朝露夜如

是者甚多

    東坡明正

東坡明正一篇送于伋失官東歸云子之失官有爲子

悲如子之自悲者乎有如子之父兄妻子之爲子悲者

乎子之所以悲者惑於得也父兄妻子之所以悲者惑

於愛也案戰國策齊鄒忌謂妻曰我孰與城北徐公美

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公也復問其妾與客皆言

徐公不若君之美暮寢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者私我

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於我也東

坡之斡旋蓋取諸此然四菩薩閣記云此𦘕乃先君之

所嗜旣免喪以施浮圖惟簡曰此唐明皇帝之所不能

守者而況於余乎余惟自度不能長守此也是以與子

而其末云軾之以是與子者凡以爲先君捨也與初辭

意蓋不同晚學所不曉也

    臺諫不相見

嘉祐六年司馬公以修起居注同知諫院上章乞立宗

室爲繼嗣對畢詣中書略爲宰相韓公言其旨韓公攝

饗明堂殿中侍御史陳洙監祭公問洙聞殿院與司馬

舎人甚熟洙答以頃年曾同爲直講又問近日曾聞其

上殿言何事洙答以彼此臺諫官不相往來不知言何

事此一項温公私記之甚詳然則國朝故實臺諌官元

不相見故趙清獻公爲御史論陳恭公而范蜀公以諌

官與之爭元豐中又不許兩省官相往來鮮于子駿乞

罷此禁元祐中諫官劉器之梁況之等論蔡新州而御

史中丞以下皆以無章䟽罷黜靖康時諫議大夫馮澥

論時政失當爲侍御史李光所駮今兩者合爲一府居

同門岀同幕與故事異而執政祭祠行事與監祭御史

不相見云

    執政四入頭

國朝除用執政多從三司使翰林學士知開封府御史

中丞進拜俗呼爲四入頭固有盡歷四職而不用如張

文定公謂仁英朝至神宗初始用王宣徽之𩔖者趙清獻公自成都

召還知諫院大臣言故事近臣自成都還將大用必更

省府謂三司使開封府不爲諫官以是知一朝典章其嚴如此

至若以權侍郎方受告即爲參樞如施鉅鄭仲熊者蓋

秦檜所用云

    無望之禍

自古無望之禍玉石俱焚者釋氏謂之刼數然固自有

幸不幸者漢武帝以望氣者言長安獄中有天子氣於

是遣使者分條中都官詔獄繫者亡輕重一切皆殺之

獨郡邸獄繫者賴丙吉得生隋煬帝令嵩山道士潘誕

合鍊金丹不成云無石膽石髓若得童男女膽髓各三

斛六斗可以代之帝怒斬誕其後方士言李氏當爲天

子勸帝盡誅海内李姓以煬帝之無道嗜殺人不啻草

莽而二說偶不行唐太宗以李淳風言女武當王巳在

宫中欲取疑似者盡殺之賴淳風諫而止以太宗之賢

尚如此豈不云幸不幸哉

    燕說

黃魯直和張文潜八詩其二云談經用燕說束棄諸儒

傳濫觴雖有罪末沠瀰九縣大意指王氏新經學也燕

說出於韓非子曰先王有郢書而後丗多燕說又引其

事曰郢人有遺燕相國書者夜書火不明謂持燭者曰

舉燭已而誤書舉燭二字非書本意也燕相受書曰舉

燭者尚明也尚明者舉賢而用之遂以白王王大說

以治治則治矣非書意也魯直以新學多穿鑿故有此

    折檻行

杜詩折檻行云千載少似朱雲人至今折檻空嶙峋婁

公不語宋公語尚憶先皇容直臣此篇專爲諫爭而設

謂婁師德宋璟也人多疑婁公旣無一語何得爲直臣

錢伸仲云朝有闕政或婁公不語則宋公語但師德乃

是武后朝人璟爲相時其亡乆矣杜有祭房相國文言

羣公間出魏杜婁宋亦併二公稱之詩言先皇意爲明

皇帝也婁氏別無顯人有聲開元間爲不可曉

    朱雲陳元達

朱雲見漢成帝請斬馬劒斷張禹首上大怒曰罪死不

赦御史將雲下雲攀殿檻檻折御史遂將雲去辛慶忌

叩頭以死爭上意解然後得巳及後當治檻上曰勿易

因而輯之輯與集同謂𥙷合之以旌直臣劉聦爲劉后起䳨儀殿

陳元達諫聦怒命將出斬之時在逍遥園李中堂元達

先鎻𦝫而入即以鎻繞堂下樹左右曳之不能動劉氏

聞之私勑左右停刑手䟽切諫聦乃解引元達而謝之

易園爲納賢園堂爲媿賢堂兩人之事甚相𩔖雲之免

於死而慶忌即時爭救之故差易爲力若元達之命在

㬰間聦之急暴且盛怒何暇延留數刻而容劉氏得

以草䟽乎脫使就刎其首或令武士擊殺亦可何恃於

鎻𦝫哉是爲可疑也成帝不易檻以旌雲直而不能命

以一官乃不若聦之待元達也至今宫殿正中一間橫

檻獨不施欄楯謂之折檻蓋自漢以來相傳如此矣

    杜老不忘君

前軰謂杜少陵當流離顚沛之際一飯未甞忘君今略

紀其數語云萬方頻送喜無乃聖躬勞至今勞聖主何

以報皇天獨使至尊憂社稷諸君何以答𦫵平天子亦

應厭奔走群公固合思升平如此之𩔖非一

    栽松詩

白樂天栽松詩云小松未盈尺心愛手自移蒼然澗底

色雲濕烟霏霏栽植我年晚長成君性遲如何過四十

種此數寸枝得見成隂否人生七十稀予治圃於郷里

乾道已丑歳正年四十七矣自伯兄山居手移穉松數

十本其髙僅四五寸植之雲壑石上擁土以爲固不能

保其必活也過二十年蔚然成林皆有干霄之勢偶閱

白公集感而書之

    烏鵲鳴

北人以烏聲爲喜鵲聲爲非南人聞鵲噪則喜聞烏聲

則唾而逐之至於弦弩挾彈擊使逺去北齊書奚永洛

與張子信對坐有鵲正鳴於庭樹間子信曰鵲言不善

當有口舌事今夜有喚必不得往子信去後髙儼使召

之且云勑喚永洛詐稱墮馬遂免於難白樂天在江州

答元郎中楊貟外喜烏見𭔃曰南宮鴛鴦地何忽烏來

止故人錦帳郎聞烏𥬇相視疑烏報消息望我歸郷里

我歸應待烏頭白慙愧元郎誤歡喜然則鵲言固不善

而烏亦能報喜也又有和元微之大觜烏一篇云老巫

生姦計與烏意潛通云此非凡鳥遥見起敬恭千歳乃

一出喜賀主人翁此烏所止家家産日夜豐上以致壽

考下可冝田農案微之所賦云巫言此烏至財産日豐

冝主人一心惑誘引不知疲轉見烏來集自言家轉孳

專聽烏喜怒信受若長離今之烏則然也丗有傳隂陽

局鴉經謂東方朔所著大略言凡占烏之鳴先數其聲

然後定其方位假如甲日一聲即是甲聲第二聲爲乙

聲以十干數之乃辨其急緩以定吉凶蓋不專於一說



容齋續筆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