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齋隨筆 (四部叢刊本)/續筆卷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續筆卷十四 容齋隨筆 續筆卷十五
宋 洪邁 撰 景宋刊本配北平圖書館藏宋刊本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弘治活字本
續筆卷十六

容齋續筆卷第十五十三則

    紫閣山村詩

宣和間朱勔挾花石進奉之名以固寵規利東南部使

者郡守多出其門如徐鑄應安道王仲閎軰濟其惡豪

奪漁取士民家一石一木稍堪翫即領健卒直入其家

用黃封表誌而未即取護視微不謹則被以大不恭罪

及發行必撤屋決墻而出人有一物小異共指爲不祥

唯恐芟夷之不速楊戩李彦創汝州西城所任輝彦李

士渙王滸毛孝立之徒亦助之發物供奉大抵𩔖勔而

又有甚焉者

徽宗患其擾屢禁止之然覆出爲惡不能絶也偶讀白

樂天紫閣山北村詩乃知唐丗固有是事漫録于此晨

游紫閣峯暮宿山下村村老見予喜爲予開一罇舉盃

未及飲暴卒來入門紫衣挾刀斧草草十餘人奪我席

上酒掣我盤中飡主人退後立歛手反如賔中庭有竒

樹種來三十春主人惜不得持斧斷其根口稱采造家

身屬神策軍主人切勿語中尉正承恩蓋正元元和間

    李林甫秦檜

李林甫爲宰相妬賢嫉能以裴耀卿張九齡在已上以

李適之爭權設詭計去之若其所引用如牛仙客至終

于位陳希烈及見其死皆共政六七年雖兩人伴食謟

事所以能乆然林甫以忮心賊害亦不朝愠暮喜尚能

容之秦檜則不然其始也見其能助我自冗散小官不

三二年至執政史才由御史檢法官超右正言遷諫議

大夫遂簽書樞密施鉅由中書檢正鄭仲熊由正言同

除權吏部侍郎方受告正謝施即參知政事鄭爲簽樞

宋樸爲殿中侍御史欲驟用之令臺中申稱本臺缺檢

法主簿須長貳乃可辟即就狀奏除侍御史許薦舉遽

拜中丞謝日除簽樞其捷如此然數人者不能數月而

罷楊愿最善佞至飲食動作悉效之秦甞因食噴𡁲失

𥬇愿於倉卒間亦陽噴飯而𥬇左右侍者哂焉秦察其

奉己愈喜旣歷歳亦厭之諷御史排擊而預告之愿涕

淚交頥秦曰士大夫出處常事耳何至是愿對曰愿起

賤微致身此地巳不啻足但受太師生成恩過於父母

一旦別去何時復望車塵馬足邪是所以悲也秦益憐

之使以本職奉祠僅三月起知宣州李若谷罷參政或

曰胡不效楊原仲之泣李河北人有直氣笑曰便打殺

我亦撰眼淚不出秦聞而大怒遂有江州居住之命秦

嘗以病謁告政府獨有余堯弼因奏對

髙宗訪以機務一二不能答秦病愈入見

上曰余堯弼旣參大政朝廷事亦冝使之與聞秦退扣

余曰比日榻前所詢何事余具以告秦呼省吏取公牘

閱視皆巳書押責之曰君旣書押了安得言弗知是故

欲相賣耳余離席辯析不復應明日臺評交章叚拂爲

人憒憒一日秦在前開陳頗乆遂俯首瞌睡秦退始覺

殊窘怖上猶慰拊之且詢其郷里少頃還殿廊幕中秦

閉目誦佛典客贊揖至三乃答歸政事堂窮詰其語無

以對旋遭劾至於責居湯思退在樞府上偶回顧有所

問秦是日所奏微不合即云陛下不以臣言爲然乞問

湯思退上曰此事朕豈不曉何用問它湯思退秦還省

見湯巳不樂謀去之㑹其病迨於亡遂免考其所爲盖

出偃月堂之上也

    注書難

注書至難雖孔安國馬融鄭康成王弼之解經杜元凱

之解左傳顔師古之注漢書亦不能無失王荆公詩新

經八月剥棗解云剥者剥其皮而進之所以養老也毛

公本注云剥擊也陸德明音普卜反公皆不用後從蔣

山郊歩至民家問其翁安在曰去撲棗始悟前非即具

奏乞除去十三字故今本無之洪慶善注楚辭九歌東

君篇縆瑟𠔃交鼔簫鐘𠔃瑶簴引儀禮郷飲酒章間歌

魚麗笙由庚歌南有嘉魚笙崇丘爲比云簫鐘者取二

樂聲之相應者互奏之旣鏤板置于墳庵一蜀客過而

見之曰一本簫作廣韻訓爲擊也盖是擊鐘正與縆

瑟爲對耳慶善謝而亟改之政和初蔡京禁蘇氏學蘄

春一士獨杜門注其詩不與人往還錢伸仲爲黃岡尉

因考校上舎往來其郷三進謁然後得見首請借閱其

書士人指案側巨編數十使隨意抽讀適得和楊公濟

梅花十絶月地雲階漫一尊玉奴終不負東昬臨春結

綺荒荆𣗥誰信幽香是返䰟注云玉奴齊東昬侯潘妃

小字臨春結綺者陳後主三閣之名也伸仲曰所引止

於此耳曰然伸仲曰唐牛僧孺所作周秦行紀記入薄

太后廟見古后妃軰所謂月地雲階見洞仙東昬以玉

兒故身死國除不擬負他乃是此篇所用先生何爲没

而不書士人恍然失色不復一語顧其子然紙炬悉焚

之伸仲勸使姑留之竟不可曰吾枉用工夫十年非君

幾貽士林嗤𥬇伸仲毎談其事以戒後生但玉奴乃楊

貴妃自稱潘妃則名玉兒也剥棗之說得於吳說傅朋

簫鐘則慶善自言也紹興初又有傅洪秀才注坡詞鏤

板錢塘至於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不能引共道

人間惆悵事不知今夕是何年之句笑怕薔薇𦊰學畫

鴉黃未就不能引南部煙花録如此甚多

    書易脫誤

經典遭秦火之餘脫亡散落其僅存於今者相傳千歳

雖有錯誤無由復改漢蓺文志載劉向以中古文易經

校施孟梁丘經或脫去无咎悔亡唯費氏經與古文同

以尚書校歐陽夏侯三家經文酒誥脫簡一召誥脫簡

二率簡二十五字者脫亦二十五字簡二十二字者脫

亦二十二字今丗所存者獨孔氏古文故不見二篇脫

處周易雜卦自乾坤以至需訟皆以兩兩相從而明相

反之義若大過至夬八卦則否盖傳者之失也東坡始

正之元本云大過顚也姤遇也柔遇剛也漸女歸待男

行也頥養正也旣濟定也歸妹女之終也未濟男之窮

也夬決也剛決柔也君子道長小人道憂也坡改云頥

養正也大過顚也姤遇也柔遇剛也夬決也剛決柔也

君子道長小人道憂也漸女歸待男行也歸妹女之終

也旣濟定也未濟男之窮也謂如此而相從之次相反

之義煥然若合符節矣尚書洪範四五紀一曰歳二曰

月三曰日四曰星辰五曰曆數便合繼之以王省惟歳

卿士惟月師尹惟日至於月之從星則以風雨一章乃

接五皇極亦以簡編脫誤故失其先後之次五皇極之

中盖亦有雜九五福之文者如歛時五福用敷錫厥庶

民凡厥正人旣富方榖汝弗能使有好于而家時人斯

其辜于其無好德汝雖錫之福其作汝用咎及上文而

康而色曰予攸好德汝則錫之福是也康誥自惟三月

哉生魄至乃洪大誥治四十八字乃是洛誥合在篇首

周公拜手之前武成一篇王荆公始正之自王朝歩自

周于征伐商即繼以厎商之罪告于皇天后土至一戎

衣天下大定乃繼以厥四月哉生明至予小子其承厥

志然後及乃反商政以訖終篇則首尾亦粲然不紊

    南陔六詩

南陔白華華黍由庚崇丘由儀六詩毛公爲詩詁訓傳

各置其名述其義而亡其辭郷飲酒燕禮云笙入堂下

磬南北面立樂奏南陔白華華𮮐乃間歌魚麗笙由庚

歌南有嘉魚笙崇丘歌南山有臺笙由儀乃合樂周南

關睢葛覃卷耳召南鵲巢采蘋采蘩切詳文意所謂歌

者有其辭所以可歌如魚麗嘉魚關睢以下是也亡其

辭者不可歌故以笙吹之南陔至于由儀是也有其義

者謂孝子相戒以養萬物得由其道之義亡其辭者元

未甞有辭也鄭康成始以爲及秦之丗而亡之又引燕

禮升歌鹿鳴下管新宮爲比謂新宫之詩亦亡按左傳

宋公享叔孫昭子賦新宫杜注爲逸詩則亦有辭非諸

篇比也陸德明音義云此六篇蓋武王之詩周公制禮

用爲樂章吹笙以播其曲孔子刪定在三百一十一篇

内及秦而亡蓋祖鄭說耳且古詩經刪及逸不存者多

矣何獨列此六名於大序中乎束晢補亡六篇不作可

也左傳叔孫豹如𣈆𣈆侯享之金奏肆夏韶夏納夏工

歌文王大明緜鹿鳴四牡皇皇者華三夏者樂曲名擊

鐘而奏亦以樂曲無辭故以金奏若六詩則工歌之矣

尤可證也

    紹聖廢春秋

五聲本於五行而徴音廢四瀆源於四方而濟水絶周

官六典所以布治而司空之書亡是固出於無可柰何

非人力所能爲也若乃六經載道而王安石欲廢春秋

紹聖中章子厚作相蔡卞執政遂明下詔罷此經誠萬


丗之罪人也

    王韶熈河

王韶取熈河國史以爲甞游陜西采訪邊事遂詣闕上

書偶讀⿱目兆以道集與熈河錢經略書云熈河一道曹南

院棄而不城者也其後夏英公喜功名欲城之其如韓

范之論何又其後有一王長官韶者薄游陽翟偶見英

公神道碑所載云云遂穴以爲策以干丞相時丞相是

謂韓公視王長官者稚而狂之若河外數州則又王長

官棄而不城者也彼木征之志不淺鬼章之睥睨尤近

而著者隴拶似若無能頗聞有子存實有不可不懼者

此書蓋是元祐初年然則韶之本指乃如此予修史時

未得其說也英公碑王𡵨公所作但云甞上十策若通

唃厮囉之屬羗當時施用之餘皆不書不知晁公所指

爲何也

    書籍之厄

梁元帝在江陵蓄古今圖書十四萬卷將亡之夕盡焚

之隋嘉則殿有書三十七萬卷唐平王丗充得其舊書

於東都浮舟泝河盡覆于砥柱正觀開元募借繕寫兩

都各聚書四部禄山之亂尺簡不藏代宗文宗時復行

捜采分藏于十二庫黃巢之亂存者蓋尠昭宗又於諸

道求訪及徙洛陽蕩然無遺今人觀漢隋唐經籍蓺文

志未甞不茫然太息也晁以道記本朝王文康𥘉相周

丗宗多有唐舊書今其子孫不知何在李文正所藏旣

富而且闢學館以延學士大夫不待見主人而下馬直

入讀書供牢餼以給其日力與衆共利之今其家僅有

敗屋數楹而書不知何在也宋宣獻家兼有畢文簡楊

文莊二家之書其富蓋有王府不及者元符中一夕災

爲灰 -- 灰 燼以道自謂家五丗於兹雖不敢與宋氏爭多而

校讎是正未肯自遜政和甲午之冬火亦告譴惟劉壯

輿家於廬山之陽自其祖凝之以來遺子孫者唯圖書

也其書與七澤俱富矣於是爲作記今劉氏之在廬山

者不聞其人則所謂藏書殆亦羽化乃知自古到今神

物亦於斯文爲靳靳也宣和殿太清樓龍圖閣御府所

儲靖康蕩析之餘盡歸於燕置之祕書省乃有幸而得

存者焉

    逐貧賦

韓文公送窮文柳子厚乞巧文皆擬楊子雲逐貧賦韓

公進學解擬東方朔客難柳子𣈆問篇擬枚乗七發正

符擬劇秦美新黃魯直跛奚移文擬王子淵僮約皆極

文章之妙逐貧一賦幾五百言文選不収𥘉學記所載

𦆵百餘字今人蓋有未之見者輒録于此云楊子遁丗

離俗獨處左隣崇山右接曠野鄰垣乞兒終貧且窶禮

薄義弊相與羣聚惆悵失志呼貧與語汝在六極投棄

荒遐好爲庸卒刑戮是加匪惟㓜稚嬉戲土沙居非近

鄰接屋連家恩輕毛羽義薄輕羅進不由德退不受訶

乆爲滯客其意若何人皆文繡余褐不全人皆稻梁我

獨藜飡貧無寶玩何以接歡宗室之宴爲樂不槃徒行

負賃出處易衣身服百役手足胼胝或耘或耔霑體露

肌朋友道絶進官凌遲厥咎安在職汝之爲舎汝逺竄

崑崙之顚爾復我隨翰飛戾天舎爾登山巖穴隱藏爾

復我隨陟彼髙岡舎爾入海汎彼柏舟爾復我隨載沉

載浮我行爾動我靜爾休豈無他人從我何求今汝去

矣勿復乆留貧曰唯唯主人見逐多言益嗤心有所懷

願得盡辭昔我乃祖崇其明德克佐帝堯誓爲典則土

階茅茨匪雕匪飾爰及季丗縱其昬惑饕餮之羣貧富

苟得鄙我先人乃傲乃驕瑶臺瓊室華屋崇髙流酒爲

池積肉爲崤是用鵠逝不踐其朝三省吾身謂予無諐

處君之家福禄如山忘我大德思我小怨堪寒能暑少

而習焉寒暑不𫻪等壽神仙桀跖不顧貪𩔖不干人皆

重蔽子獨露居人皆怵惕子獨無虞言辭旣罄色厲目

張攝齊而興降階下堂誓將去汝適彼首陽孤竹之子

與我連行余乃避席辭謝不直請不貳過聞義則服長

與爾居終無厭極貧遂不去與我遊息唐宣宗時有文

士王振自稱紫邏山人有送窮辭一篇引韓吏部爲說

其文意亦工

    澗松山苗

詩文當有所本若用古人語意别出機杼曲而暢之自

足以傳示來丗左太沖詠史詩曰鬱鬱澗底松離離山

上苗以彼徑寸莖䕃此百尺條丗胄躡髙位英俊沉下

僚地勢使之然由來非一朝白樂天續古一篇全用之

曰雨露長纎草山苗髙入雲風雪折勁木澗松摧爲薪

風摧此何意雨長彼何因百尺澗底死寸莖山上春語

意皆出太沖然其含蓄頓挫則不逮也

    男子運起寅

今之五行家學凡男子小運起於寅女子小運起於申

莫知何書所載淮南子汜論訓篇云禮三十而娶許叔

重注曰三十而娶者隂陽未分時俱生於子男從子數

左行三十年立於已女從子數右行二十年亦立於已

合夫婦故聖人因是制禮使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

其男子自巳數左行十得寅故人十月而生於寅故男

子數從寅起女自已數右行得申亦十月而生於申故

女子數從申起此說正爲起運也

    宰我作難

史記稱宰我爲齊臨菑大夫與田常作難以夷其族孔

子恥之蘇子由作古史精爲辨之以爲子我者闞止也

與田常爭齊政爲常所殺以其字亦曰子我故戰國之

書誤以爲宰予此論旣出聖門髙第得免非義之謗東

坡又引李斯諌書謂曰常隂取齊國殺宰予於庭是其

不從田常故爲所殺也予又考之子路之死孔子曰由

也死矣又曰夫祝予哭於中庭使人覆醢其悲之如是

不應宰我遇禍略無一言孟子所載三子論聖人賢於

堯舜等語疑是夫子没後所談不然師在而各出意見

議之無復質正恐非也然則宰我不死於田常更可證

矣而淮南子又有一說云將相攝威擅勢私門成黨而

使道不行故使陳成田常鴟夷子皮得成其難使吕氏

絶祀子皮謂范蠡也蠡浮海變姓名游齊時簡公之難

巳十餘年矣說𫟍亦云田常與宰我爭宰我將攻之鴟

夷子皮告田常遂殘宰我此說尤爲無稽是以蠡爲助

田氏爲齊禍其不分賢逆如此

    古人占夢

漢蓺文志七略雜占十八家以黃帝長柳占夢十一卷

甘德長柳占夢二十卷爲首其說曰雜占者紀百家之

象𠉀善惡之證衆占非一而夢爲大故周有其官周禮

太⺊掌三夢之灋一曰致夢二曰觭夢三曰咸陟鄭氏

以爲致夢夏后氏所作觭夢商人所作咸陟者言夢之

皆得周人作焉而占夢專爲一官以日月星辰占六夢

之吉凶其别曰正曰噩曰思曰寤曰喜曰懼季冬聘王

夢獻吉夢于王王拜而受之乃舎萌于四方以贈惡夢

舎萌者猶釋采也贈者送之也詩書禮經所載髙宗夢

說周文王夢帝與九齡武王伐紂夢叶朕⺊宣王考

牧牧人有熊羆虺蛇之夢召彼故老訊之占夢左傳所

書尤多孔子夢坐奠于兩楹然則古之聖賢未甞不以

夢爲大是以見於七略者如此魏𣈆方技猶時時或有

之今人不復留意此⺊雖市井妄術所在如林亦無一

个以占夢自名者其學殆絶矣



容齋續筆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