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刻叢編 (四庫全書本)/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寶刻叢編 卷五 卷六

  欽定四庫全書
  寳刻叢編卷五
  宋 陳思 撰
  京西北路下
  許州
  春秋許國戰國屬轉秦置潁川郡漢髙帝為韓國㝷復故後漢因之魏晉並為潁川郡後魏亦同東魏改曰鄭州後周曰許州隋開皇初郡廢大業初州廢復置潁川郡唐武德四年曰許州天壽元年曰潁川郡後陞忠武軍節度梁改為匡國軍唐滅梁復曰忠武皇朝元豐三年陞潁昌府崇寧四年建為南輔今縣七 長社 郾城 陽翟 長葛 臨潁舞陽郟縣
  漢郭禧前碑
  文字殘缺所存才百許字共可見者公諱禧字君房而已禧郭躬從孫也郭氏世為陽翟人自躬以下皆葬陽翟其墓尚存今此碑缺處猶有陳留扶溝字疑禧嘗寓居是邑其卒也返葬故鄉而漢書注遂以為扶溝人恐誤金石録
  太尉郭禧斷碑篆額所存其上一段字畫方勁前後数行僅有數十字可認其中彊半剥落篆額亦然首行却有郭君名字禧以靈帝建寧三年為太尉光和二年𨽻續
  漢郭禧碑陰
  其首有四大字云故吏人名其下列故吏密張立度成匽師張協子通雒陽李蒼子考故民河南陰德紀信以下凡百餘人字畫完好者甚多筆法淳古可愛金石録
  漢郭禧後碑
  碑殘缺尤甚其畧可辨者惟光和二年夏五月甲寅大中大夫故太尉郭公薨而其額題漢故太尉郭公神道字畫尚完金石録
  漢丹陽太守郭旻碑
  碑云君諱旻字巨公有周之裔也又云俾守丹陽為政四年以公事去官年過耳順寢疾𤸫頺延熹元年卒三載禮闋諸子已刻墓道之銘矣而碑石狹小加有瑕瘢後十餘年當孝靈光和之二年其從子五原太守鴻因𦵏太尉公遂與其孫范不改舊文重立此碑今石中有裂文子在越時纔得其上一段後一紀尤延之持節江東以其下一半相贈合而為一遂成全碑𨽻續
  漢文範先生陳仲弓碑
  其額題云漢文範先生陳仲弓之碑碑文字已漫滅蔡邕字畫見於今者絶少故雖漫滅之餘尤為可惜按邕集仲弓三碑皆邕撰其一碑云中平三年秋八月丙子卒而三碑皆云春秋八十有三後漢書仲弓傳以為中平四年八十四卒於𫎇者傳疑誤金石録漢文範先生陳仲弓之銘篆額兩行額下有穿穿下數行僅存最上一字獨醇字瞭然可識前一行者其右從月又前一行彷彿是君字蔡中郎為仲弓作三碑其第二碑有含光醇德之句前有徵士陳君但相去差逺中間無從月者疑此非中郎所作趙氏有仲弓殘碑以校集本凡改定數字豈即此碑乎𨽻續
  漢陳仲弓碑陰
  碑陰故吏姓名多已刓缺蔡邕小字八分惟此與石經遺字爾石經字畫謹嚴而此碑陰尤放逸可愛金石録
  漢陳度碑
  文字殘缺不完其畧可識者云君諱度字妙髙陳國相人而最後題中平四年九月二十日己丑立金録石君名度字妙髙陳國柘人靈帝中平二年卒又二年立碑此刻大半紊碎所存僅二百字少成句讀其中並無官稱郡國志陳國有柘縣苦縣沛國有相縣苦在春秋時曰相趙氏認柘作相誤也𨽻續
  漢司空掾陳寔碑
  碑已殘缺不可辨惟其首八大字尚完字畫奇偉在頴川陳太丘墓側按後漢書太丘傳載二子紀諶紀為大鴻臚諶不著其為何官惟劉孝標注世説引海内先賢傳曰諶字季方寔少子也司空掾公車徵不SKchar蚤卒然則斯碑豈非陳諶碑乎金石録
  漢故司空掾陳君碑篆額蔡中郎所作第三碑也此碑僅有前七十字下文盡皆不存中郎作太丘第一碑云春秋八十三中平三年卒漢史誤作四年此碑作五年者乃豫牧立碑之年也趙氏跋云文已殘缺不可辨惟八篆額字畫竒偉引世說注太丘次子諶嘗以司空掾召謂此是陳諶之碑殊不知碑中自有大丘姓名其文又在蔡邕集葢不能認碑故有斯誤𨽻續
  漢河南尹蘇府君碑額
  漢故河南尹蘇府君碑在許州道傍碑無文詞惟此十字其額爾金石録
  漢尚書左僕射荀公碑
  在長社縣東北七里冢前文字磨滅訪碑録
  魏公卿上尊號奏
  唐賢多傳為梁鵠書今人或謂非鵠也乃鍾繇書爾未知孰是集古録
  不著書撰人名氏與受禪壇記同漢既禪位文帝未受魏相國安樂侯華歆等上表勸進 公卿將軍上尊號奏篆額相傳以為鍾繇書其中有大理東武亭侯臣繇者乃其人也當時内外前後勸進之辭不一此葢其最後一章碑自造於華裔字之誤石理皴剥字跡晻昩今世所傳者多是前一段爾𨽻釋
  魏尊號奏碑陰
  碑云陛下即位光昭文德以翊武功勤恤民隠視者如傷凡十行刻於碑陰葢尊號奏文多不能盡故刋於碑陰以足知非别碑也石埋皴剥世多不傳𨽻釋載自造華裔字之後石埋皴剥字跡晻昩謂此碑也復齋碑録
  魏受禪表
  世傳為梁鵠書而顏真卿又以為鍾繇書莫知孰是集古録
  𨽻書不著書撰人名氏世傳以為鍾繇書或以為梁鵠書魏文帝黃初元年為壇於繁昌以受漢禪碑不著所立年月在魏文帝廟中集古録目
  繁昌縣城内有三臺時人謂之繁昌臺壇前有二碑魏文帝受禪於此自壇而降曰舜禹之事吾知之矣故其石銘曰遂於繁昌築靈壇也於後其碑六字生金論者以為司馬金行故曹氏六世遷魏而事晉水經魏受禪表篆額在許昌亦曰鍾繇書所謂表者葢表揭其事非奏表之表也水經云繁昌城内有三臺人謂之繁昌臺壇前二碑其後六字生金論者以為司馬金行故曹氏六世遷魏而事晉此葢附㑹符命之誤也𨽻釋
  魏受禪表王朗文梁鵠書鍾繇鐫字謂之三絶劉禹錫嘉話
  廷康元年獻皇帝詔張愔持節持璽綬禪位於魏丕即築壇受禪頋羣臣曰舜禹之事吾知之矣乃立二碑此其一也碑後六字生金論者以為司馬金行故曹氏六世遷魏而事晉嘉話録云此碑王朗文梁鵠書鍾繇鐫時稱三絶書斷則謂元常八分入妙魏受禪碑為最直言鍾元常未知孰是近時士大夫學𨽻者多學此碑余謂捨石經而學此碑如學畫虎此可與知音者道集古後錄
  晉議郎陳先生碑
  𨽻書不著書撰人名氏碑字斷缺其可見者曰延頴川許昌人不知其為名與字也其額曰晉故議郎陳先生碑元康二年門生君含等立集古録
  晉尉氏令陳君碑
  𨽻書今碑石殘缺不可悉考其可見者曰字道臧太尉掾之小子其額曰晉尉氏令陳君碑以此知其官及姓氏也集古錄目
  東魏造石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陽翟郡防境大都督石文達等為太守敬曦造像記以武定七年集古録目
  北齊赫連府君清徳頌
  據北史列傳子悅為鄭州刺史郡人請為立碑詔許之碑所載亦同而碑乃在今許昌者按隋書地里志潁川郡舊置潁川東魏改曰鄭州後周改曰許川金石録
  唐題度人經變相
  予家舊藏唐閻立本畫靈寳度人經變禇遂良題字惜其歲久湮滅將失傳獨字畫僅可模刻以貽好事云元祐戊辰仲冬韓城范正思記本碑跋
  唐文蕩律師塔碑
  唐前河南告成尉盧奐撰著作郎魏栖梧書律師姓藥氏河南密縣人開元十三年十月弟子一智為之建塔立此碑在陽翟縣集古録目
  唐立舞陽侯祠堂碑
  唐校書郎王利器撰集賢院待制史惟則八分前京兆府司録徐浩篆額舞陽令張紫陽䓁修廟記也碑以天寳二年二月立在舞陽縣集古錄目
  唐讀樊丞相傳詩
  唐河陰陰尉鄭炅之撰安定胡霈然分書不著年月集古録目
  唐頴陽觀碑
  唐張粲撰史惟則分書天寳五年七月立金石録
  唐陳太丘祖德碑
  系孫兼撰序伾撰銘伾子膺書天寳九載十一月立金石録
  唐善財寺碑
  唐史惟則分書在陽翟縣訪碑録
  唐立漢黄公廟碑在陽翟
  唐李翰撰張從申行書李陽冰篆額建中三月立金石錄
  唐張敬因碑
  唐顏真卿撰并書在許州臨潁縣民田中慶厯初有知此碑者稍稍往摹之民家患其踐田稼遂擊碎之余在滁陽聞而遣人往求之得其殘缺者為七段矣其文不可次弟獨其名氏存焉曰君諱敬因南陽人也其字畫尤竒甚可惜也集古録
  敬因南陽西鄂人子匡濟為淮西節度使追贈敬因和州刺史此碑埋没已乆慶厯初縣民耕出之逺近聞者争往摹搨村民厭苦其擾遂擊碎之今在者數段耳人猶模之故其文不完真卿官爵及立碑年月則皆亡矣集古録目
  唐陽翟縣㕔壁記
  唐許堯佐撰吳宗冉書元和十四年五月金石録
  唐令長新誡
  唐𤣥宗御製太和九年縣令李易簡建鄭宗冉書此本無𤣥宗勅書而别有勅語乃當時召新除令長賜食於朝堂而遣之叮嚀慰勉之言也在舞縣集古録目
  唐陽翟縣水亭記
  唐魏庾撰并書大中五年五月金石録
  唐陽翟縣新石橋記
  唐崔周衡書訪碑録
  唐立舞陽侯樊君碑堂記
  裴頴撰唐長孺八分書諸道石刻録
  唐石橋記
  崔周衡書在陽翟縣訪碑錄
  鄭州
  秦屬三川郡二漢及魏屬河南郡晉置滎陽郡後魏為東恒農郡東魏置廣武郡後周置鄭州隋開皇十六年曰營州煬帝初復為鄭州尋廢置滎陽郡唐正觀元年州廢自武牢移鄭州治此天寶元年曰滎陽郡皇朝景祐元年號奉寧節度崇寧四年建為西輔今縣六 管城 榮陽 新鄭原武 滎澤 密縣
  晉右將軍鄭烈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字為𨽻書烈字休林滎陽人官至兖州刺史輕車將軍拜平莞侯拜議郎卒贈右軍将軍諡曰僖故吏殿中監申楊等立此碑以太康四年集古錄
  碑云君諱烈字休林又云曾祖先生皇祖徵君顯考將作大匠實有茂德載在國策烈晉史無傳以碑考之嘗為文帝參佐武帝時仕為兖州刺史封東莞男以疾徵拜議郎卒於太康二年追贈右軍將軍諡曰僖侯云金石錄
  晉故右軍將軍平莞僖侯鄭府君之碑𨽻額鄭君名烈滎陽人仕於晉初至兖州刺史輕車將軍召拜議郎以太康二年八月卒故吏申楊等立此碑四年之七月也鄭君所封其上一平字則曉然可識下一字則微有缺損小歐陽謂之平莞侯趙氏以為東莞則誤也晉縣亦無平莞非郷名即亭名也予嘗以魏末至晉末𨽻字無可取者晚獲此碑其勁健方格顧後絶配若雜置漢刻中未易甄别
  隋鄭州刺史李淵造石像記
  大業二年三月造在滎陽縣訪碑録
  唐髙宗造像記
  大業二年三月金石錄
  周立漢太尉紀信碑
  盧藏用撰并八分書長安二年七月立金石録
  唐陽武縣李行忠佛堂記
  無撰人姓名唐李固徽書景雲元年十一月建復齋碑録
  唐商州刺史歐陽琟碑
  唐顏真卿撰并書琟字琟渤海人仕至商州刺史武關防禦使去官不仕而終碑以大厯十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唐京河水門記
  唐秘書省校書郎直史館韋處厚撰處士唐衢八分鄭州刺史李少和引京水注於管城之北為石水門以節其出入元和五年正月立此碑集古録目
  唐無量寺多寳塔碑
  唐裴度撰王凝行書元和十二年二月立在新鄭縣復齋碑録
  唐大海寺王像碑
  唐張仲方撰韓齊中分書并篆額長慶四年正月立復齋碑錄
  縣令馬公德政頌
  諸道石刻録
  滑州
  春秋時屬衛戰國時亦屬衛其西境屬魏秦屬東郡二漢因之晉為陳留濮陽二國宋武帝平河南置兖州以為邊鎮後魏置東郡隋置祀州後為滑州又改為兖州後復為東郡唐後為滑州天寳元年更名靈昌郡大厯七年陞義成軍復故而改靈昌曰靈河皇朝太平興國四年改武成軍今縣三 白馬 韋城 胙城
  後周大像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碑文為對隅述事不明又但稱延壽公而無姓名今以北史考之周大象二年尉遲逈兵起於鄴分遣部將所在攻下城邑東郡太守延壽公于仲文棄郡奔關中拜 還擊逈軍取梁郡敗其將檀讓於武成碑 羅於金鄉與此碑同葢文仲紀功碑也大象二年集古録目
  宇文氏之事迹無足采者惟其字畫不俗亦有取焉翫物以志憂者惟怪竒變態真偽相雜使覽者自擇則可以忘倦焉故余於集古所録者愽矣集古録
  隋儀同府叅軍黄山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山字子岳荆州江夏人仕至儀同孔仲衡府叅軍碑以大業九年集古録目
  隋舎利塔碑
  正書篆額諸道石刻録
  周黄羅刹碑
  唐秦王府學士虞世南撰不著書人名氏羅刹東郡胙縣人周末尉遲逈兵起羅刹聚衆擊之授碑缺軍總管碑以武德八年十月立集古錄目
  羅刹仕周為行軍總管其子君漢唐初為將有功武徳中為父追立此碑金石録
  唐黃君漢碑
  唐東宫左庶子李伯藥撰不著書人名氏君漢字景雲東郡胙縣人羅刹之子唐初官至夔州都督封虢國公碑以貞觀六年集古録目
  唐匡城令鄭府君碑
  唐校書郎吳先壁撰前國子進士李惟恕書滑州匡城令鄭諲去思頌德之碑也諲字叔敬滎陽開封人碑以景龍中立集古録目
  唐滑臺銘
  唐李季卿撰令狐彰行書永泰元年正月金石録
  唐滑臺記
  唐崔粲撰永泰元年諸道石刻録
  唐令狐彰開河碑
  唐中書侍郎平章事元載撰尚書吏部侍郎徐浩書并篆額先是河至酸棗瀕縣而東歳失河道尚書右僕射霍國公令狐彰聞之碑以大厯八年正月立新増
  唐清臺新驛記
  唐滑亳節度使李勉撰李陽冰篆勉使同州别駕裴萬增廣驛舍以大厯九年八月立此碑於驛中集古録目李陽冰篆在今滑州驛中其陰有銘曰斯去千載冰生唐時冰今又去後來者誰後千載有人吾不知之後千載無人當盡於斯嗚呼郡人為吾寳之不知作者為誰然賈躭嘗為李騰序說文字源盛稱陽冰此記躭為滑州刺史因見斯記而稱之耳陽冰所書世固多有可愛者不獨斯記也集古録
  唐李勉撰李陽冰篆其陰有銘歐陽公云不知作者為誰余嘗考之乃舒元輿玉筯篆志後贊也其文載於唐文粹反元輿集中歐陽公偶未嘗見之耳金石録
  唐滑臺新驛記kao
  裴名缺八分書金石録
  唐滑州新井銘
  唐賈躭撰徐璹正書李騰篆額貞元五年九月金石録
  唐說文字源
  唐義成單節度使賈耽撰序前楊府户曹叅軍徐璹書秘書少監李陽冰重修漢許慎說文字源陽冰從子檢校祠部員外郎騰篆凡五百四十字碑以貞元五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唐眀皇送李邕赴滑州詩
  唐栢元封行書元和五年十月金石録
  唐李元素二州慰思述
  唐義成軍節度鄭滑等州觀察李元素二州慰思述庾承宣撰唐衢分書并篆額元和中立復齋碑錄
  唐義成節度李聽德政碑
  唐宋中錫奉勅撰待詔侯丕奉勅正書太和三年八月建復齋碑録
  唐節堂記
  唐劉三復撰李德裕分書太和四年五月金石録
  唐秋日登樓望贊皇山詩
  唐李德裕撰并分書太和四年八月金石録
  唐李德裕德政碑
  唐賈餗奉勅撰歸融奉勅分書太和六年八月立復齋碑録
  唐李德修堯祠記
  唐白敏中撰開成二年訪碑録
  堯祠在州西南二十里漢劉盆子所立唐寳厯中節度使李聽祈雨有應重修立記寰宇記
  孟州
  春秋戰國皆屬周自漢晉至隋皆屬河内郡唐顯慶三年割屬河南府建中二年乃以河南之河陽河陰濟源温四縣租稅入河陽三城使又以氾水軍賦益之㑹昌三年遂以此五縣為孟州今縣六 河陽 温縣濟源 氾水 河陰 王屋
  漢成臯令任伯嗣碑
  其首已殘缺其可見者云字伯嗣南陽編人也又云延熹五年以築陽相遷來臨縣其後歴叙政績又云遷君桂陽碑在今氾水縣氾水在漢為成臯此碑葢成臯令德政頌爾後漢書桓帝紀延熹八年有桂陽太守任𦙌以此碑校之歲月相符又名與字協知其名𦙍也金石録
  漢任伯嗣碑陰
  大觀初獲此碑置於氾水輦運司廨舍壁間余聞其陰有字因托人諷邑官破壁出之遂得此本葢漢碑有陰者十七八世多棄而不録爾金石録
  後漢北軍中候郭君碑
  緒枝葉雲布列在川郡又云復辟司徒拜北軍中候年六十有六建寧四年九月丙子卒集古錄
  漢故北軍中候郭君碑篆額郭君字仲竒嘗為司𨽻中都官從事辟將軍府宰比陽建寧四年九月卒五年三月葬復齋碑録
  漢司𨽻從事郭究碑
  漢𨽻不著書撰人名氏究字長碑缺汲人也官至司𨽻從事碑以中平元年集古録目
  碑云君諱究汲人也元城君之孫雒陽令之適歴至簿督郵五官掾功曹守令長辟司𨽻從事部郡都官春秋二十八而卒中平元年歲在甲子三月而葬集古録
  漢故司𨽻從事郭君碑篆額郭君名究仕郡諸曹吏辟從事年二十八而卒靈帝中平元年𨽻釋
  漢郎中郭君碑
  漢郎中郭君之碑𨽻額名字皆缺文辭亦有可句者其云惠兄仲犀又云元兄維世而有為人後者為之子之文盖郭君以兄之子為後也郭仲竒碑嘗有惠兄之稱此碑復爾仲犀者若非仲竒之伯則其同族也𨽻釋
  隋梁公堰紀功碑
  在河陰縣西二十里本漢平帝汴河决壤至明帝永平十二年乃令王景理渠堤其後通塞各計朝代隋開皇七年使梁睿增修古堰遏河入汴立碑紀功寰宇記
  唐等慈寺碑
  唐秘書少監顔師古奉勅撰不著書人名氏初太宗東伐王世允竇建德來救破之於氾水及即位有詔嘗破敵之處皆建寺以為戰死者資福此其一也碑以貞觀二年集古録目
  其寺在鄭州氾水唐太宗破王世允竇建德乃於其戰處建寺云為陣亡士薦福唐初用兵破賊處多大抵皆造寺此其一也集古録
  唐紀功碑
  唐高宗撰并行書飛白題額顯慶四年八月在氾水金石録
  唐修敬寺旭禪師碑
  無書撰人名氏禪師姓趙氏絳州稷山人碑以萬歲通天二年立在河陽集古録目
  唐明皇過氾水詩
  開元十三年十月諸道石刻録
  唐重修梁公堰碑
  唐氾水主簿趙居貞撰縣令王象書梁公堰者隋開皇中華陽梁睿所修故以為名依山鑿堰以道河水通運路中間改其舊制别起渠口當河衝立石柱以釃水既成遽填塞不能通開元十五年勅將作大匠范安復其故迹作此銘碑以開元十五年二月立集古録目
  唐令長新誡
  唐開元中縣令馮宴所刻後歲久以為柱礎寳厯二年縣令崔潾移置於縣廨集古録目
  唐濟源令李造遺愛頌
  唐中書舍人梁陟撰監察御史集賢院修撰徐浩書李公名造唐之宗室自濟源令入為此頌濟源册立碑以開元二十六年十一月立集古録目
  唐淄川令裴大智碑
  唐滑州刺史李邕撰司員外郎蕭誠書大智河東人官至淄川縣令碑以開元十九年十一月立在濟源集古録目
  蕭誠以書知名當時今碑刻傳於世者頗少人集録所得纔數本爾然字畫筆法多不同疑模刻之有工拙惟此碑及獨孤册碑字體同而最佳集古録
  唐小魯真人仙解謡
  唐魯國清撰進士陳錫書真人名成字和光年八歲及其兄希言皆為道士於奉仙宫此碑止有其半不見所終及立石年月在濟源集古録目
  唐開梁公堰頌
  唐祁順之撰徐浩分書并篆額天寳六年七月立金石録
  唐開梁公堰碑陰記
  唐平致和撰并正書天寳六載七月立金石録
  唐貞一先生廟碣
  唐左威衛録事叅軍衛慿撰右監門衛兵曹叅軍薛希昌八分貞一先生者道士司馬子微也字承禎法號道德又自號白雲先生明皇置陽臺宫於王屋山以處之追諡貞一其從子綱因所居立以為廟碑無所立年月在王屋縣集古録目
  唐貞一先生廟碣天寳六年七月立金石録
  唐濟源令房琯遺愛頌
  唐監察御史平冽撰河陽縣令徐浩書房公名琯清河人嘗為濟源令冽作頌時琯為給事中碑以天寳七年二月立集古録目
  唐宴濟瀆碑
  唐逹奚珣撰薛希昌分書天寳中立金石録
  唐濟瀆廟祭器銘
  唐濟源縣令張洪撰八分書不著名氏濟源有北海祠壇故四時祠祀必取祭器於河南沈幣雙舫亦以沁河渡口船為之往返勞𡚁是時大風拔木洪因取以為祭器雙舫及雜用之物碑以貞元十三年集古録目
  唐重修李造遺愛碑記
  唐髙後規撰髙從彦正書貞元二十一年金石録
  唐韓文公送愿歸盤谷序
  韓愈撰盤谷在孟州濟源貞元中縣令刻石於其側令姓崔其名浹今已磨滅集古録
  正書無姓名貞元中刻石金石録
  唐韓文公題名
  唐都官員外郎韓愈元和四年題在濟源集古録目
  唐房琯碑陰記
  唐石洪撰兵部郎中鄭權書房琯有遺愛碑在濟源元和六年琯從祖子式以河南尹奉詔祠濟源洪等刻此記於碑陰集古錄目
  唐濟祠亭并詩
  濟源有三淵當祠下俗謂之海縣令房琯初立亭於北海上以為祠神之所元和九年縣令李朝陽廣其制度作記并詩記朝陽之子蟠撰詩李朝陽撰裴潾書鄭冠篆額集古録目
  唐濟祠西海新亭記
  唐房琯立亭於北海上李朝陽為之記而西海之地故為民家所有縣令王源逈取之以立亭又作西海新亭記鳯翔節度推官侯雲章撰濟源令章行質書鄭冠篆額碑以長慶二年集古録目
  唐嶺南節度鄭權碑
  唐陜川大都督府長史庾承宣撰萬年縣令姚尚書字復道滎陽人官至嶺南節度使碑以寳厯二年立集古錄目
  姚尚書筆力精勁雖唐人工於書者多而及此者亦cq=12少惜其不傳於世而今人莫有知者惟余以集録之博得此而已集古録
  唐司馬子微記
  唐王屋令崔運撰道士張宏眀書大和三年刻在王屋縣集古録目
  唐司馬子微坐忘論
  唐白雲先生撰道士張宏明書大和三年女道士桞凝然趙景𤣥刻石并凝然所為銘同刻後又有篆書曰盧同髙常嚴固元和五年凡十字碑在王屋集古録目
  唐白樂天遊濟源詩
  正書大和五年九月馮宿詩附金石録
  唐白樂天遊王屋山詩
  唐白居易撰道士張宏明正書大和六年十月題復齋碑録
  唐高瑀神道詩
  唐司徒侍中東都留守裴度撰河南尹鄭幹書瑀字乾亮渤海修人官至忠武軍節度使贈司空碑以大和八年集古録目
  唐李石神道碑
  唐東都留守李德裕撰工部侍郎桞公權書碑文殘缺名氏皆不可見考其世系事迹知為李石碑也碑以大中中立在河陰集古録目
  余家集録顔栁書尤多惟碑石不完者則其字尤佳非字之然也譬夫金玉埋没於泥滓時時發見其一二則粲然在目特為可喜爾集古録
  唐睿宗賜白雲先生書
  唐賜白雲先生勅三𤣥宗勅并送别詩各一陽臺宫畵壁奏狀并答勅乾元元年禁山廟採樵勅三大中八年王屋主簿韓抗書以刻石集古録目
  唐孔岑父碑
  唐太子少傅鄭絪撰前大理少卿桞知微書府君名岑父字次翁魯國鄒人官至著作佐郎子戣戢皆顯貴贈岑父司空碑以咸通十二年立在河陰集古録目唐贈司空孔岑父碑咸通十一年正月立金石録
  温縣造文宣王廟記
  李建正書篆額諸道石刻録
  蔡州
  春秋時屬沈蔡戰國屬楚魏秦屬潁川郡漢置汝南郡後漢及魏晉皆因之宋及後魏兼置豫州以為重鎮東魏置行臺後周置總管府後改曰舒州尋復曰豫州復改曰蔡州隋開皇初郡廢大業初天寳後置汝南郡唐武德三年曰豫州天寳元年曰汝南郡寳應元年改曰蔡州皇朝景祐二年陞淮康軍節度今縣十 汝陽 上蔡 新蔡 褒信平輿 遂陽 新息確山 貞陽 西平
  漢永樂少府賈君闕
  漢故永樂少府將作賈君之闕碑為篆書而將作下二字缺不可識集古録目
  按漢書桓帝母孝崇匽皇后居永樂宫和平元年詔置太僕少府如長樂故事又按漢官儀長樂少府以宦者為之則賈者盖亦宦者也金石録
  隋午夘寺碑
  開皇十年五月八日息州刺史梁洋建復齋碑録
  隋梁洋建塔表德政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隋息州叅軍裴玉䓁為刺史梁洋建塔以表德政碑以開皇十一年立在新息縣集古録目在今蔡州新息縣隋開皇十一年叅軍裴玉與州人為息州刺史梁洋建寳塔表德政碑按隋書志後周於新息置息州大業中州廢集古録
  唐豫州刺史狄梁公碑
  唐元通禮撰黨復書貞元三年重立訪碑録
  唐平淮西碑
  唐段文昌撰陸邳分書并篆額元和十四年十二月建復齋碑録
  唐溵州刺史高承簡德政碑
  唐王起撰裴潾書長慶中立按唐書地里志元和十二年以郾城上蔡西平遂平四縣置溵州長慶元年州廢今碑後題長慶而其下殘缺當為元年葢是年州遂廢矣髙公名承簡崇文之子為裴度牙將後至邠寧節度唐史有傳
  陳州
  秦屬潁川郡二漢屬淮陽國汝南郡後漢因之晉屬梁國汝南郡後魏置陳郡及北楊州北齊改為信州隋為陳州後置淮陽郡唐為陳州晉開運二年置鎮安軍節度漢初軍廢周廣政二年復之今縣五 宛丘項城 商水 南頓 西華
  漢封觀碑
  在項城縣墓前訪碑録
  魏賈逵碑
  𨽻書不著書撰人名氏逵字安道河東襄陵人魏明帝時官至建威將軍豫州刺史故從事吳康等立此碑集古録目
  魏故建威將軍豫州刺史陽里亭侯賈君之碑篆額在項城縣本廟内訪碑録
  唐龍興寺碑
  唐兵部侍郎修文館學士張說撰吏部侍郎修文館學士盧藏用八分中宗初復位天下州郡皆置龍興寺一所此碑以景龍四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唐龍興寺碑陰
  唐薛融書檢校陳州刺史韓琦等題名凡五十六人又有僧惠明等題名十六人别體書不著名氏集古録目
  唐大雲寺講堂記
  唐李邕撰并書開元十一年諸道石刻録
  唐八卦壇碑
  在宛丘縣北一里即伏羲於蔡水得⻱因畫八卦之壇舊有長史張濟賢之文後刺史李邕除舊文換新文刻之寰宇記
  唐伏羲廟碑
  唐孫郡撰趙榖書并題額光化中立訪碑録
  唐開元寺講堂記
  唐盧中敏書諸道石刻録
  魏文廟碑
  李勲文諸道石刻録
  潁州
  春秋時為胡國及楚地秦為潁川郡地二漢屬汝南郡魏置汝陰郡晉因之後魏置潁川郡隋亦為潁川復為汝陰郡唐為潁川皇朝元豐二年陞順昌軍節度今縣四 汝陰萬夀 潁上沈丘
  唐顔黙殘碑
  初潁川人家以其石為馬臺皇祐中王囘深甫之弟冏容季見而識其為顏書因摹本以傳深甫為文以記之黙仕晉為汝陰太守故大厯中魯公追建此碑於汝陰金石録
  唐張龍公廟碑
  唐澶人趙耕撰不著書人名氏龍公名路斯與妻子言已與蓼人鄭祥逺皆龍也某日當戰令諸子助戰以絳綃繫鬛為別祥逺敗死公與九子皆化為龍土人為之立廟潁川刺史王敬堯又增大之碑以乾寧元年立在潁上縣百社村集古録目
  趙耕撰碑云君諱路斯潁上百社人也隋初明經登第景龍中為宣城令夫人關州石氏生九子公罷令歸每夕出自戍至丑歸常體冷且濕石氏異而詢之公曰吾龍也蓼人鄭祥逺亦龍也騎白牛據吾池自謂鄭公池吾屢與戰未勝明日取决可令吾子挾弓矢射之繫鬛以青綃者鄭也絳綃者吾也子遂射中青綃鄭怒東北去投合肥西山死今龍穴山是也由是公與九子俱復為龍亦謂可怪矣余嘗以事至百社村過其祠下見其林木陰蔚池水窈然誠異物之所托歳時禱雨屢獲其應汝陰人尤以為神也集古録目
  汝州
  戰國屬韓秦屬三川郡二漢屬河南潁川郡魏晉屬河南襄城郡後魏屬汝北魯陽郡東魏置北荆川後周改曰和州隋初置伊川煬帝初改為汝州後廢州以其地屬襄城潁川二郡唐為汝州天寶元年曰臨汝郡今縣五梁縣 襄城 葉縣 魯山 龍興
  漢吉成侯州輔碑
  犨縣𣹑水南有漢中常侍長樂太僕吉成侯州苞冢冢前有碑墓西枕岡城開四門門有兩石獸墳傾墓毁碑獸淪移人有掘出一獸猶全不破甚髙壯頭去地凡一丈許作制甚工左膞上刻作辟邪字自安帝没於桓后水經注
  名字已殘缺其額題云漢故中常侍長樂太僕吉成侯州君之銘此碑載當時詔書有云其封輔為葉吉成侯以此知其名輔而酈道元注水經云𣹑水南有漢中常侍長樂太僕吉成侯州包冢冢前有碑其詞云六帝四后是諮是諏今騐其文實有此語獨以輔為苞葢水經之誤金石録
  漢故中常侍長樂太僕吉成侯州君之銘篆額州君名輔為小黄門大宫今復拜小黄門歴藏府令謁者令中尚方令中常侍黄門令長樂太僕大長秋封葉吉成侯以威宗永壽二年十二月卒此碑叙其歴事六帝四后詳瞻有史法與漢代他碑體格絶不同𨽻釋
  漢吉成侯州輔碑陰
  州輔碑陰自漢陽太守而下四十有九人其八人稱邑曰冠軍曰宛曰章陵曰新陽曰比陽曰魯陽皆南陽之邑也餘人惟延篤有傳乃南陽犨人則不稱邑者犨之人也碑云鄉人姻族相與刋石則又知輔為犨縣人也𨽻釋
  漢州輔墓石獸膞字
  酈道元注水經云州君墓有兩石獸已淪没人有掘出一獸猶全不破甚高壯頭去地丈許制作甚工左膞上刻作辟邪字余初得州君墓碑又覽水經所載意此字猶存㑹故人董之明守官汝潁間因托訪求之踰年持以見寄其一辟邪道元所見也其一乃天禄字差大皆完好可喜之明又云天禄近歲為村民所毁辟邪雖存然字盡已殘缺難辨此葢十年前邑人所藏今不可復得矣金石録
  漢都郷正街彈碑
  在汝州界故昆陽城中文字磨滅不可考究其歳月略可見葢中平二年正月而其額題都郷正街彈碑莫知為何碑也金石録
  都郷正街彈碑𨽻額靈帝中平二年立次有張SKchar2社則題名數人𨽻釋
  唐獨孤哲祭葉公文
  正書無名氏乾封二年十一月立在葉縣復齋碑録
  唐温湯碑
  在梁縣西四十里唐聖厯三年正月則天駕幸今有碑石斷折寰宇記
  唐則天幸流杯亭宴詩
  唐麟臺丞殷仲容書武后聖厯三年幸汝州宴飲於州南流杯亭與羣臣分韻賦詩武后御製及梁王三思等凡七首平章事李嶠為序以久視元年九月刻石碑後没於汝水中貞元五年刺史陸長源軰出之有記在碑陰字為八分書集古録目
  唐武后乆視元年幸汝州温湯羣臣應制詩也李嶠序殷仲容書開元中汝水壞其碑亭碑亦沉没貞元中陸長源為刺史以為嶠序仲容書絶代之寳也乃為之造亭立碑自記其事於碑陰武氏亂唐毒流天下其遺蹟宜為唐氏所棄而長源當時賢者區區於此何哉然余又録之者時以仲容書爾是以君子患乎多愛集古録
  在梁縣城南三十里唐則天嘗與侍臣姚元崇蘇頲武三思薛耀等遊晏賦詩寰宇記
  唐葉縣令宋公遺愛頌
  唐呉師道撰正書無姓名神龍三年五月金石録
  唐廣成子廟碑
  崆峒山在梁縣西南四十里有廣成子廟即黄帝問道於廣成子之所唐開元二年汝州刺史充本州防禦使盧貞立碑寰宇記
  唐王仙公廟記
  唐岑拘撰叅軍高重明書仙公者漢葉縣令王喬也縣人舊以姓名稱其廟唐葉令史惟清改曰仙公碑以開元二十五年刻在葉縣集古録目
  唐宋公神道碑
  唐中書舍人遜狄撰河南府陽翟縣尉集賢校理御書史惟則八分宋公名字缺亡而碑不著其郷里官至廷州刺史碑以天寳四年立在梁縣集古録目
  唐汝州刺史李深遺愛頌
  撰人名缺韓秀弼分書大厯十二年三月立金石録
  唐容州都督元結碑
  唐湖州刺史顔魯公撰并書元結字次山官至容州都督本管經略使碑以大厯中立在魯山縣集古録目唐自大宗致治之盛幾乎三代之隆而惟文章獨不能革五國之𡚁既久而後韓栁之徒出葢習俗難變而文章之變體又難也次山當開元天寳時獨作古文其筆力雄健意氣超拔不減韓之徒也可謂特立之士哉集古録
  唐流杯亭詩碑陰記
  唐陸長源撰八分書無姓名貞元五年立附金石録
  唐復黄陂記
  唐前郷貢進士侯喜撰不著書人名氏汝州有三十六陂黄陂為最大自隋始築至唐開元中數復廢缺貞元十八年刺史盧䖍築而復之碑以元和三年集古録目
  黄陂在今汝州汝州有三十六陂黄陂最大溉田千頃始作於隋記云至貞元辛未刺史盧䖍始復之辛未貞元七年也碑以元和三年集古録
  唐龍興寺碑
  正書無書撰人名氏寳歴二年五月復齋碑録
  唐元魯山琴臺記
  唐汝州魯山縣令宋整撰不著書人名氏琴臺者故縣令元德秀之所立整葺其頺毁以大中八年正月立此記在魯山集古録目
  唐商餘操
  唐蘇預撰韓擇交八分書預友元結隠居教授於商餘之肥溪預為作此辭預時為河南令自號中行子碑不載刻石年月在魯山縣集古録目
  魯陽公墓四字
  在魯山縣露山東北五里墓上石碑有魯陽公墓四字寰宇記
  後周文宣王廟記
  縣令郭忠恕撰并書按圖史忠恕為漢相陰公從事周祖徴為周易博士國初貶乾州司户大宗朝復任國子主簿流登州卒不載其嘗為縣令也記云縣在汝水之汭嵩山之陽不知其為何縣最後題甲寅四月十五日建葢周世宗乾德元年也或云此記在汝州界中金石録
  汝帖十二巻
  ⿱來汝踰年吏民習其踈拙不甚諉以事閉閤蕭然奉親之外獨念棄日偶得三代而下訖於五季字書百姓冠以倉頡奇古篆籕𨽻草真行之法略具用十二石刻置坐嘯堂壁其論世正名於治亂之際君子小人之分每致意焉識者謂之筆史葢使小學家流因以搏古知義不特區區近筆硯而已大觀三年八月上丁敷陽王⿱記⿱字輔道本跋
  頃在洛中聞汝州新鐫諸帖謂之汝刻其名已弗典矣意謂其彚擇必佳及見之乃大不然雜取法帖續帖中所有者時載之又珉王開簉不能辨也此猶亡害至其集古帖及碑中字萃為偽帖并以一帖省其文别為帖語及强名者甚多稍識詩者便可别之如以逸少帖春秋輙為患不得北軍問逺近清和等語乃摘取北軍逺近春秋等字集為一帖强為王衍書以續帖中諸縣故佳字强名為王楨之書楨之字公幹徽之子取汝州東漢州韓碑中數字强名為蔡中郎書取衛州魏州文弔此千文中數行强名為崔浩書如北齊碑便目為温子昇後魏碑便目為沈法㑹如此者甚多且如弔比干文魏孝文作而崔浩之死在太武時乃目為浩書其不稽古如此至若張華帖内雜以寳章集中王慈字薛稷帖中雜以法帖内子敬字皆集成之字意全不相屬取王筠帖中和南清豫一帖疑有闕文如是者不可具載幸世尚多古帖極有未傳者自可刻具全篇何必區區作偽以誤後學但貽識者嗤笑耳汝州既以石十餘刻之而越州復傳其本又刻之二州之石殘可弔也信知識真者少何足云云東觀餘論




  寳刻叢編卷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