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慶四明志 (四庫全書本)/卷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巻五 寶慶四明志 巻六 巻七

  欽定四庫全書
  寳慶四明志巻六
  宋 羅濬 撰
  郡志六
  敘賦下
  市舶
  漢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交州之域東南際海海外雜國時𠉀風潮賈舶交至唐有市舶使揔其征皇朝因之置務于浙于閩于廣浙務初置杭州淳化元年徙明州六年復故咸平二年杭明二州各置務其後又增置于秀州温州江隂軍在浙者凡五務光宗皇帝嗣服之初禁賈舶至澉浦則杭務廢寧宗皇帝更化之後禁賈舶泊江隂及温秀州則三郡之務又廢凡中國之賈髙麗與日本諸蕃之至中國者惟慶元得受而遣焉初以知州為使通判為判官既而知州領使如勸農之制通判兼監而罷判官之名元豐三年令轉運兼提舉大觀元年專置提舉官三年罷之領以常平司而通判主管焉政和三年再置提舉建炎元年再罷歸之于轉運使二年復置乾道三年乃竟罷之而委知通知縣監官同行檢視轉運司提督寳慶三年尚書胡榘守郡捐幣以屬通判蔡範重建市舶務且記之謂凡官府之治無非理吾地也而此則以徠逺人凡法度之修無非齊吾民也而此則以觀四國惟清其心如水之澄公其手如衡之平昭其見如燭之明而又濟之以能勤行之以近恕則觀感之餘彼當自化鯨波萬里如履坦途襍貨瑰寳將日陳於斯庭而帑藏無一之不充矣先是尚書嘗請於朝示招誘優䘏之意嚴收支綜覈之法劄子附見於下照得本府僻處海濵全靠海舶住泊有司資回税之利居民有貿易之饒契勘舶務舊法應商舶販到物貨内細色五分抽一分麄色物貨七分半抽一分後因舶商不來申明戸部乞行優潤續凖户部行下不分麄細優潤抽解髙麗日本船綱首雜事十九分抽一分餘船客十五分抽一分起發上供每年遇舶船至舶務必一申明䝉户部行下令凖條抽解施行竊見舊例抽解之時各人物貨分作一十五分舶務抽一分起發上供綱首抽一分為船脚糜費本府又抽三分低價和買兩倅㕔各抽一分低價和買共已取其七分至給還客旅之時止有其八則幾於五分取其二分故客旅寧冒犯法禁透漏不肯将出抽解榘自到此灼知抽解之害重困舶商鏤榜沿海招誘明諭以本府㫁不和買分文抽解上供之外即行給還客旅舶舟方次第而來其通判蔡奉議亦能奉承本府招誘優恤之意舶舟纔至即約守倅同下務公平抽解更無留滯並不強買即行給還以故舶貨之價頓减而商舶往來流通今年抽解最輕誠為僥倖惟是舶務一司自乾道二年因臣寮奏罷提舉市舶專官且言祖宗舊制有市舶處知州帶提舉市舶通判帶主管官當時已降指揮委知通同行檢視漕司提督今漕司令倅為主管官專出納之任本府不過月一押簿厯而不預其收支之事其本務抽到物貨如細色盡行起發如麄貨及板木則存本五分充綱脚糜費未免間有贏餘以起上下觀望前乎此亷者資以為餽送之資不亷者則為席巻之計實為弊事要當更革所合具申朝廷欲乞劄下本府令守倅常切同共㸃檢收支簿書文厯遇有出納收支並具禀長官判押方許施行庶幾稍革弊源免累倅貳既塞侵踰之害稍裕公上之供其抽解分數只準逓年例十五分抽一綱首雜事十九分抽一以為招誘商舶之計其海南船及諸蕃船只準年例抽解伏望特賜劄下以憑遵守施行寳慶二年尚書省劄付慶元府従所申事理施行準此
  髙句麗國在唐及五代皆有𫝊本扶餘别種以髙為氏今其王曰王氏王氏之先曰建髙麗大族也髙氏政衰國人以建賢共立為君長後唐長興三年稱知國事請命於明宗乃拜建元莵州都督充大義軍使封髙麗王建卒子武立武卒子昭立皇朝建隆三年遣使來朝賜以功臣之號仍加食邑開寳九年昭卒子伷立遣使請命復錫舊封自是世襲每請封爵修職貢或臣于契丹則職貢闕大中祥符七年王詢大破契丹請正朔于皇朝朝議難之止賜封冊大抵來不拒去不追間遣使加恩不以為中國重輕也熈寧二年前福建路轉運使羅拯言據泉州商人黄慎所具状慎嘗以商至髙麗髙麗舍之禮賔省見其情意欣慕聖化兼云祖彌以來貢奉朝廷天聖遣使之後久違述職便欲遣人與慎同至恐非儀例未敢發遣兼得禮賔省文字具在乞詳酌行時拯已除發運使詔拯諭慎許之髙麗欲因慎由泉州路入貢詔就明潤州發來自是王徽王運王熈修職貢尤謹朝廷遣使亦宻往來率道于明來乘南風去乘北風風便不逾五日即抵岸明州始困供頓元祐二年髙麗僧義天至明州上䟽乞徧厯叢林傳法受道有詔朝奉郎楊傑館伴所至呉中諸刹迎餞如王臣禮惟金山僧了元床坐受其大展謂楊曰義天亦貴國僧爾叢林規繩不可易朝廷聞之以了元知大體蘇文忠軾有送楊傑詩云三韓王子西求法韓有三種曰馬韓曰辰韓曰弁韓皆髙麗也義天自謂棄王位出家鑿齒彌天兩勍敵過江風急浪如山寄語舟人好看客政和七年郡人樓异除知隨州陛辭建議於明置髙麗司曰來逺局創二巨航百畫舫以應辦三韓嵗使且請墾州之廣徳湖為田收嵗租以足用既對改知明州復請移温之船場於明以便工役創髙麗使行館今寳奎精舍即其地也金國既盛髙麗乃禀金正朔紹興三十二年綱首徐徳榮至明州言本國欲遣賀使有旨令守臣韓仲通許之殿中侍御史呉芾言髙麗與金人接壤為其所役紹興丙寅常使金稚圭入貢至明州朝廷懼其為間亟遣之回方兩國交兵徳榮之情可疑今若許之使其果來則懼有意外之虞萬一不至即取笑於夷狄乃詔止之孝宗皇帝朝始復通使嘉定十七年髙麗乃棄金正朔以甲子紀年厯法與中國等其宗廟社稷城邑州閭官稱冠服率髣髴中國曰樂浪府者昔新羅也是為東京曰金州者昔百濟也曰鎬州者昔平壤也是為西京地多大山深谷而少平衍俗不敢有私田畧如丘井之制隨官吏民兵秩序髙下而授之國母王妃世子王女而下皆有湯沐田每一百五十步為一結民年八嵗投狀射田結數有差國官以下兵吏士工無事則服田惟戍邉則給米地宜黄粱黑黍寒粟胡麻二麥其米有粳而無糯粒大而味甘中國賈人至其地風𠉀逆或二三嵗不可返因室焉返則禁其妻若子不得従再至有室如初本府與其禮賔省以文牒相酬酢皆賈舶通之襍貨具於左
  細色
  銀子
  人參其𠏉特生在在有之春州者最良亦有生熟二等生者色白而虚入藥則味全然涉夏損蠧不若經湯釜而熟者可久留舊傳形匾者謂麗人以石壓去汁作煎今詢之非也乃參之熟者積塛而致爾其作煎當自有法也昔國使至麗館中日供食菜謂之沙參形大而脆美非藥中所宜用
  麝香  紅花  茯苓  蠟
  麤色
  大布  小布
  毛絲布俗種苧麻人多衣布絶品者謂之絁潔白如玉而窘邉幅王與貴人皆衣之至府者乃其麄也
  俗本不善蠶桑其絲綫織紝皆仰賈人自山東閩浙來然頗善織花綾有文羅𦂳絲錦罽後得北朝降卒工技益巧染色又勝於前曰紬乃其麄也
  松子松花松有二種惟五葉者乃結實羅州道亦有之不若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永三州之富方其始生謂之松房狀如木𤓰青潤緻宻得霜乃拆其實始成而房乃作紫色國俗雖果肴羮胾亦用之不可多食令人嘔吐
  大者如桃今至府者皆栗肉小而堅烝煮乃可食 棗肉
  榛子  榧子  杏仁  細辛
  山茱萸 白附子 蕪荑  甘草
  防風  牛膝  白术  逺志
  茯苓  薑黄  香油  紫菜
  螺頭  螺鈿  皮角  翎毛
  虎皮  漆出新羅最宜飾鑞器如金色 青器
  銅器近年禁不出   雙瞰刀 蓆
  合蕈
  日本即倭國地極東近日所出最宜木率數嵗成圍俗善造五色牋銷金為闌或為花中國所不逮也多以寫佛經銅器尤精於中國賈舶乘東北風至襍貨具於左細色
  金子  砂金  珠子  藥珠
  水銀  鹿茸  茯苓
  麤色
  硫黄  螺頭  合蕈
  松板文細宻如刷絲而瑩潔最上品也   杉板
  羅板
  海南占城西平泉廣州船不分綱首雜事梢工貼客水手例以一十分抽一分般販
  鐵船二十五分抽一分

  細色
  麝香  箋香  沉香  丁香
  檀香  山西香 龍涎香 降真香
  茴香  沒藥  胡椒  㯽榔
  蓽澄茄 紫礦  畫黄  蠟
  □魚皮
  麤色
  暫香  速香  香脂  生香
  麤香  黄熟香 雞骨香 斬剉香
  青桂頭香    藿香  鞋靣香
  烏里香 㫁白香 包袋香 水盤頭
  紅荳  蓽撥  良薑  益智子
  縮砂  蓬莪术 三賴子 海桐皮
  桂皮  大腹子 丁香皮 桂花
  薑黄  黄蘆  木鱉子 茱萸
  香柿  磕藤子 瓊菜  相思子
  大風油 京皮  石蘭皮 獸皮
  苧麻  生苧布 木錦布 吉布
  吉貝花 驢鞭  釵藤  白藤
  赤藤  藤棒  藤篾  窊木
  射木  蘇木  椰子  花梨木
  水牛皮 牛角  螺殻  蚜螺
  條鐵  生鐵
  外化蕃船遇到申上司𠉀指揮抽解
  細色
  銀子  鬼谷珠 硃砂  珊瑚
  琥珀  玳瑁  象牙  沉香
  箋香  丁香  龍涎香 蘇合香
  黄熟香 檀香  阿香  烏里香
  金顔香 上生香 天竺香 安息香
  木香  亞濕香 速香  乳香
  降真香 麝香  加路香 茴香
  腦子  木札腦 白篤耨 黑篤耨
  薔薇水 白荳⿱⺾𭁵 蘆薈  沒藥
  沒石子 㯽榔  胡椒  𩿾砂
  阿魏  腽肭臍 藤黄  紫礦
  犀角  葫蘆瓢 紅花  蠟
  麤色
  生香  修割香 香纒札 麤香
  暫香  香頭  斬剉香 香脂
  雜香  盧甘石 窊木  射木
  茶木  蘇木  射檀木 椰子
  赤藤  白藤  皮角  □皮
  絲   簟
  牙契有正限納者有放限納者分𨽻不同慶元多大家典買田宅投印者甚少今以嘉定十七年所收記之
  正限五千四百二十六貫七百九十六文
  諸司四千七百三貫七百六十六文
  本府七百二十三貫三十文
  放限七萬二千四貫八百五十七文
  諸司三萬七千六百二十一貫六百一十七文本府三萬四千三百八十三貫二百四十文
  雜賦
  免役錢兩科共計七萬七千九百二十一貫四百八十
  四文
  六縣截支吏役錢三萬四千七百九十三貫七百一
  十六文
  本府八千一百六十三貫七十六文解發減省人吏錢在京官員雇
  錢及支府吏錢並在内

  經緫制司錢三萬一千七百五十一貫七百四十八
  通判㕔催
  官戸不減半錢二千八百八十三貫九百二十文常平
  司通判㕔催

  奉化慈溪昌國三縣頭子錢三百二十九貫二十四
  提舉司
  茶租錢一千九百九貫五百五十文舊額二千二百八貫九百八十四文
  今除奉化縣逃絶戸四分錢有此額

  水脚錢八千九百貫文
  昌國縣砂岸錢四千餘貫文
  樓店務錢約二千貫文𨽻公使庫
  鄞定海慈溪河塗租堰錢三千三貫七百八十文𨽻公使庫鄞定海慈溪城基房廊錢二百三十一貫二百四十文𨽻公使庫截補身丁錢七千貫文五代時東南割地分國者率計口算緡故有身丁錢一丁有嵗納數百者皇朝累經減放大中祥符四年詔兩浙福建荆湖南北路身丁錢並特放除而州縣奉行不䖍慶元五年中書舍人陳傅良因進故事及之本府元催身丁錢一萬八千七十八貫六百二十二文内四分充糴本六分充係省支遣開禧元年十二月十九日御筆方今大計在寛民力睠茲二浙實拱行都尤當優恤以厚根本况承平嵗久生齒日繁程其賦租之餘重以身丁之斂吏弗加省民輸益艱中夜以思靡遑安處非不知國用所繁儲積宜豐顧寧損於縣官以少紓於百姓爰敷曠澤庸示至懐其兩浙路身丁錢可自開禧二年永與除放本府續申朝廷䝉行下每年於合解上供折帛錢截七千貫補助支遣
  僧道免丁錢一萬一百一十六貫六百文隨帳狀催發嵗無定額河渡錢一千八百五十八貫四百三十九文通判㕔催鄞縣桃花渡每界額錢三千四百二十五貫有竒定海江南渡每界額錢一千三十七貫有竒淳祐六年冬制帥集撰顔公頥仲以兩渡為往來民旅之害申朝省撥府帑代輸常平司免拘渡錢以便民仍籍定民船輪載人收二錢省劄付于下方尚書省劄子備據本府申本府管屬有桃花渡在鄞縣之東有定海渡在本縣之南其水交匯其涂四達近通六邑逺出大洋是為民旅往來之衝農牧出入之地轎馬籮檐朝夕不絶每一嵗兩渡共拘錢一千四百八十七貫有竒錢㑹中半十數年來府第買撲歸私置場設肆於收錢外凡所以為征取計者殆將百出又有一等兇悍不逞無藉之人入為梢工篙手相助為虐輕則毁辱衣巾損壞器物或加捶縛不幸而驚覆則又有性命之虞其為民害囂矣復與裏商外賈漁户販夫衷私掩蔽共為般拱銀錢隠漏税貨之事而官又被其害焉頥仲到任之初首聞砂岸與官渡均為四明之害竊計所管課額散在他司用度所闗未易除罷乃撙節浮費先措置五萬餘貫代納砂岸和錢而一害先去固嘗具申得䝉従請再辦此一千四百餘貫錢會欲代輸兩渡常平窠名未施行間忽據白剳子陳述謂此渡之為民害者四為官害者二載詳其言若不可一朝居者豈容坐視而不與之區處遂令財賦司供具所管錢數牒通判東㕔免拘此兩渡錢每月仍於本府照數撥與庶幾二害盡去而海邦之民永拜無窮之惠狀申尚書省指揮行下照得桃花定海渡拘錢之弊委為一府往來民旅之害今本府免拘此錢一従民便實為永久之利劄付慶元府照應施行詳見兩渡碑刻
  湖田
  初髙麗使朝貢每道于明供億繁夥政和七年郡人樓异因陛辭赴隨州請墾廣徳湖為田收嵗租以足用有旨改知明州俾經理之明年湖田成及髙麗罷使嵗起發上供自水軍駐劄定海江東兩寨朝廷科撥專充粮米
  糙米四萬六千二百七碩六升五合四勺
  職田
  咸平二年七月宰相張齊賢與三館秘閣參定職田之制兩京大藩府四十頃次藩三十五頃防團州三十頃中上刺史州二十頃下州及軍監十五頃邊逺小州上縣十頃中縣八頃下縣七頃為三十等轉運副使許於管内給十頃其諸州給外刹者許均給兵馬都監監押寨主釐務官錄事參軍判司等其頃畝多少比類通判幕職之數以官莊及逺年逃田充悉免税及差徭所得租課均分如鄉原例州縣長吏給十之五自餘差給詔従之天聖七年言者謂職田有無不均吏或不良往往多取以殘細民詔晏殊等參議遂停罷官收其入以所直均給未即行九年二月上閲天下所上獄多以賄敗者詔復故慶厯三年九月參政范仲淹等以有無多寡不同乞行均給乃更定田限藩府二十頃節鎮十五頃餘州十頃通判六頃判官四頃幕職官三頃縣令萬户以上六頃簿尉給半五千戸以上令五頃簿尉二頃五十畝不滿五千戸又殺之無田或頃畝不足且不可耕者三年内檢括官荒田并戸絶地土及五年以上逃田充靖康元年詔在州見任官職田權借一年變易輕貨輸内藏庫建炎元年五月詔罷住職田令提刑司收樁具數申省紹興三年七月勅選人七階以舊祿比今物價恐不能贍給其家可將無職田選人并親民小使臣每員月支茶湯錢一十貫内職田不及此數者補足自此選人小使臣有茶湯錢之制而職田或給或收隆興元年六月權借一年乾道元年七月權拘三年今本州公租存者僅如左方米五千四百八碩
  官員宗室諸軍俸料舊來支十七界舊㑹淳祐五年七月制帥集撰顔公頥仲並支十八界新㑹嵗增錢七十六萬四千六百六十貫牓示云照得本府財賦有限量入為出僅可支吾前此累政皆有増收創置誠可嘉羨近據僉㕔具呈見任寄居官員宗室軍兵俸料多用舊㑹酒米綿絹紬布折價為數未登因念制祿以任官必須寛融而後可責其奉公守節制賦以養兵必須優潤而後可勉其趨事赴功並合全支新㑹仍添折價錢緣當職到任之始已將諸縣淳祐三年拖下官錢九十四萬餘貫並行徴催府計頗慳除諸軍先與純給新㑹外應見任寄居官員宗室並従次第增改公庫省務酒額太髙專知等人徒被監繋仍前拖欠合與減額兩府判㕔起綱支粮頗有欠闕合與添助二税折納太重合與減價倘得年榖屢豐加以均節嵗計或有贏餘則増收創置之事續議區處須至曉示
  常平倉
  淳化二年詔置常平倉嵗熟增價糴嵗歉減價糶用賑貧民本李悝平糴之法其後以收沒官田租入或賣屋地坊場河渡以其錢糴入或州縣寛剰錢米入凡老疾貧丐者圄梏者流徙者率以是濟之本府素無樁積朝廷間撥降度牒糴米賑濟隨糴隨支無定額
  義倉
  康定二年紹興六年緫制司申明大觀指揮每碩納一斗至今民户納正苖米一碩即納義倉米一斗一斗即納一升本隋社倉之法使民舉粒米狼戾之贏以備水旱者也故著令惟許賑給不得它用縣遇災傷當職官體量自第四等以下闕食戸給散若放税及七分以上通第三等給並預申提舉審度行訖奏紹興七年户部侍郎王俁奏常平六事其二曰封樁義倉斛米故義倉米率附常平倉
  制置使司平糴倉
  國朝沿唐舊州縣各置常平義倉所以備水旱救凶荒也然常平置使自專一司州縣發斂皆禀命焉雖河内有飢民不容以便宜従事此制置司所以自創平糴倉盖有以也然必以制司名倉者州郡不得以支移他司無與也制置知府祕撰陳公塏有見於此淳祐二年正月開藩二月即疏聞於朝乞俟本府支衣大閲後凡省庫公庫纔有所積即取撥令項樁管委兩通判專掌此錢為平糴本未及期年積劵已及八十五萬復申請於朝乞免解前政任内借撥農寺十八界㑹子三萬貫準省劄行下畧云聞陳制置見議剏平糴倉以利民要得此錢以充糴本捐此以助四明利民之事従申銷豁十八界一準十七界五展計十五萬劵湊及百萬之數大要欲糴米榖各二萬斛文思院斛米糴於呉榖糴於鄞數或不及樁留餘劵以俟續糴度地城西得醋庫餘基不足則買民田給官鏹易鄰寺之荒畦凡建屋二十六間曰㕔曰泊水曰中門曰大門各三曰倉十四分為六厫以豐年亦有髙廪名扁大門曰制置使司平糴之倉四周以牆三面環水前後有水步鳩工於四月丁卯迄事於十月甲子提督措置營造則通判尤煓添差通判趙體要路分傅端倘役水軍而給劵物和買而給錢無一字文移下諸邑故不擾而辦倉有提督於制司屬官選監倉於本府職曹選門官則差水軍將佐月各添給嵗以正月委官覈實城内外之合糴者濟者給厯以二月初糴濟年豐榖賤則不須舉行又有新陳相易之法米糶則錢在錢出則米歸制帥交承則登載帳冊上其數於朝每嵗六月一申嵗終再申亦如之詳見制置司幹辦公事林元晉所編規約附以倉圖記則觀文殿大學士鄭申公作帥守陳公又自作平糴銘銘曰
  千斛在市 物價自平 其平伊何 持衡有人願嵗常豐 榖石錢五 此倉之設 姑備先具
  三年春公以大理卿召未行易鎮呉門又念糴價雖平而寒窶之民在所當濟久之必虧糴本遂再捐三十萬為賑濟之助悉以聞於上
  制置使司平糴南倉
  倉以南名别西倉也西倉已儲粟二萬一千餘碩淳祐四年制帥殿撰趙公綸以官地兩易延慶寺西蔬圃建南倉儲五年六月以後續添之數規橅視西倉益閎詳見提督官司户黄縉所具條約緇徒規復蔬圃外臺遣屬僚詣郡審處制帥集撰顔公頥仲力主為民之議而前政成規迄以無撓輿論韙之
  樁積倉
  淳祐四年制帥殿撰趙公綸撥錢五十二萬三千貫糴米一萬九千五百碩有零剏此倉附平糴南倉敖
  新樁積倉
  淳祐年制帥集撰顔公頥仲剏已糴到米一萬碩有竒附省倉西倉暑往字敖
  朝廷窠名共七色
  銀   絹   紬   綿綾   鹽鈔紙 錢
  銀一千兩毎兩折錢三貫三百文省
  聖節五百兩
  大禮年分五百兩
  絹一萬四千五十七匹
  夏税和買四千八百五十七匹
  嵗幣八千二百匹元遣金國嵗幣於夏税絹内起發朝廷既罷嵗幣指揮折錢特優䘏下四等五等人户每匹止折納錢四貫文有司不體朝廷優䘏之意每嵗多是大家以錢折納寳慶二年守胡榘視事始根究必従指揮施行
  聖節五百匹
  大禮年分解發左藏庫五百匹
  紬二千七百二十四匹
  綿一萬八千五十三兩
  綾二十匹唐國要圖云貢交梭綾貞元十道錄云貢呉綾元和國計圗云貢呉綾乾山藥唐書云貢呉綾交梭綾海味山藥附子十道四蕃志云舊貢紅鰕鮓大鰕米九域志云貢綾十四匹烏鰂骨五斤乾山藥一十五斤今止嵗貢大花綾一十匹
  鹽鈔紙七萬九千三百幅嵗支錢一千一十九貫五百六十八文錢㑹各半行下奉化象山鄞縣收買赴太府寺交引庫其錢㑹於軍資庫係省錢鹽倉别納袋息錢各交一半
  
  折帛錢一十七萬六千七百二十五貫文内截留七千貫文補
  放免身下錢

  無額上供錢三千九百九十貫文
  御膳羊錢五千五百九十五貫七百四十四文供給錢八百貫文
  起發七分酒息錢一萬五千三百九十六貫一百八
  十五文紹興七年始贍軍庫起發
  糴本錢四萬三千八百貫文宣和五年始舊經額九萬六千九百七十八貫四百三十九文内於酒務係省錢撥出四分簇到三萬八百六十七貫二百九十三文餘錢係諸税場以日生收到錢分撥及村坊買撲認納并人户身丁錢湊足赴行在省倉和糴場交納其後減罷税場及開禧二年放免身丁錢額SKchar虧戸部司農寺嵗實催發錢五萬八千七百二十六貫三百三十八文繼此酒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減造米斛頓定八年旱蝗相繼村坊多有改闕闗停十三年火災朝廷放免竹木税錢累年止催解四萬六百貫文十六年十七年解四萬二千貫文寳慶二年解四萬三千八百貫文其逐年所虧錢數部寺每行下照例流水登帶補發至郊赦釋放
  僧道免丁錢一萬一百一十六貫六百文紹興十五年始嵗無
  常額以括實帳狀多少為數

  經緫制錢熈寧十年初置經制熈河路邊防財利司宣和三年因陳亨伯在陜西河北措置有條遂推行於東南始有經制兩浙江東路財用司靖康初罷建炎三年臣僚言邊事未寧理財最急與其暴斂於倉卒何若取之於細微今除不便於民如納免行錢減罷曹官役人錢鈔旁定貼錢院虞𠉀充獄子重祿錢牛畜等契息錢契白紙錢不可施行外所有權添酒錢量添賣糟錢人戸典賣田宅增添牙税錢官貟等請俸頭子錢樓店增添三分房錢共五項欲令東南八路州軍收充經制錢従之於是戸部領經制司紹興五年參知政事孟庾提領措置財用以緫制司為名措置經畫窠名轉運司移用錢勘合朱墨錢出賣係官田錢人户典賣田宅牛畜等於赦限内陳首投税印契税錢進獻貼納錢㖈戸長雇錢抵當四分息錢人户典賣田業收納得産人勘合錢常平司七分錢見在金銀茶鹽司袋息等錢樁還舊欠裝運司代發斛斗錢收納頭子錢官户不減半民戸增三分役錢見樁數二税畸零剩數折納價錢免役一分等剰錢並充緫制司錢其後經制緫制皆歸戸部州縣往往以兩項窠名混而為一諸縣委縣丞無縣丞委主簿諸州軍委通判無通判委發判拘收提刑司檢察本府嵗額具如左
  正額錢二十一萬五千三百七貫九百三十文舊經年額四十一萬八百二十五貫六百六十八文内經制錢二十一萬一千七百七十三貫四百九十一文緫制司一十九萬九千五十二貫一百七十七文其錢出於屬縣給納二税頭子勘合耆戸長免役裏外酒税并人戸典賣田宅税契窠名等拘收自後酒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沽賣不行減造額米商税少有客旅興販二税内有坍江事故出豁嵗復一嵗虧收元額累年止緫趂及二十餘萬貫朝廷比較多是居殿嘉定四年提刑程覃攝守究極源流申請豁無額經緫制錢二十六萬貫䝉朝廷行下戸部先與理豁一十六萬三千三百一十三貫七百六十二文而尚有無額之錢竟無可催移東補西僅湊今額
  經制九萬四百五十四貫八百五十文
  緫制一十萬五千三百二十二貫二十八文添收頭子五千二百一十三貫三百六十九文增收勘合二千五百四十五貫六百二十五文改撥牙契七千四百二十六貫五百五十一文無額四千三百四十五貫五百七文
  右本府嵗於軍資庫撥錢六萬五千一百九十八貫付通判㕔商税一萬二千六百二十九貫生煮酒二萬九千三百六十九貫諸倉頭子二萬三千二百貫餘錢並係通判㕔於六縣及倉庫場務自行拘催然常催不及額内水軍官兵宣限劵食春冬衣錢共一十五萬七千八百二貫文及韶王府香火官茶湯俸料錢史越忠定王府宣借人春冬衣錢並就截文尚且不足餘經緫制錢五萬緡解發赴戸部每無可解本府不免於交承錢内兑借應副通判㕔起發次年於合撥倉場庫務錢内消還消未足而又借致本府交承錢常掛欠五六萬緡積習巳久弊不可革守尚書胡榘嘗申省乞減下本府嵗所解戸部經緫制五萬緡以寛州郡朝廷下戸部勘當戸部難其請不報
  内藏庫錢一萬三千貫文大中祥符間始有坊場正名錢元豐勅諸場務每年従本寺於諸路那移一百萬貫赴内藏庫寄帳封樁本府舊額一萬五千貫逓年止解七八千貫或止五千貫嘉定十七年攝守齊碩備申朝廷定今額逐年係通判㕔催發
  左藏庫錢
  坊場七分寛剰錢一萬二千九百六十六貫一百六十六文初降指揮坊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淨利錢除認發内藏外餘為七分寛剰三分州用紹興元年買撲坊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價上增添淨利錢五分十六年本州拘發七分寛剰錢三萬四千餘貫五分淨利錢二萬四千餘貫官錢既重坊場由是沽賣不行多是停閉二十三年勅令坊場敗闕税務停罷内庫錢猶不敷安得寛剰本州將敗闕去處出榜召賣入價者皆不及元額照常平免役令供價雖髙不及舊界承買人錢數者依出賣法再榜一次無人投狀即給前項人乾道四年申戸部行下提舉司覈實乾道五年七分寛剰錢發及二萬九千餘貫五分淨利錢發及二萬一千餘貫繼此又多敗闕淳熈八年勅今後諸州不許未敷内庫正額先納寛剰十一年九月十四日勾提舉申請將敗闕闗停無人送納官錢去處依條免納五分錢外正名課利錢元額減退五分出榜召諸色人投狀通產不問官民戸有無諸般違礙並許承買全無屋宇去處免納官錢一年有屋宇可以造酒者免納半年自後每年開具實催起發數目夾細帳狀申戸部符下提舉司行下本州措置興復本州不住出榜召賣拘納價錢起發慶元六年知府陳杞㸃最髙年分定今額然逓年坊場又多敗闕嵗虧錢二千八百貫文本府撥降助通判㕔起發
  坊場五分淨利錢八千三百二十七貫五百六十八文慶元六年知府陳杞㸃最髙年分為額一萬三百二十五貫文嘉定六年通判章良朋以坊場敗闕闗停處多具實催細帳申朝省起發七千三百七十三貫九百一十一文嘉定十三年提舉司準朝省行下委婁提幹前來覈實管發七千五百七十五貫八百五十一文嘉定十六年戸部行下措置興復增添諸縣申到坊戸二十五所定今額係通判㕔催發
  官戸不減半役錢二千八百六十九貫八文乾道二年
  始係通判㕔催發

  聖節折銀價錢八百二十五貫文
  大禮年分折銀價錢一千三百二十貫文二項折銀錢通
  判催坊場河渡錢起發

  減省人吏雇錢一千六百二十二貫文宣和三年在京官員雇錢二百二十五貫文紹聖九年始舊經一百五十貫
  文二項並係本府催縣役錢起發

  監司窠名
  轉運司錢三萬四千一十四貫六百八十八文舊經月解等錢三萬四千八百一十六貫八百二十八文移用降本錢一萬八千八百九十三貫六百五十三文通為錢五萬三千七百一十貫四百九十一文内有無指擬錢一萬三千五百貫文每年戸部及轉運司改撥别處州軍取發而本府裏外場務沽賣不行減造糯米尚有無催錢六千一百九十五貫八百三文嘉定十三年備前件曲折申轉運司以此年無旱傷最髙額催發此數
  月解通計二萬六千貫文毎月發二千一百六十六貫六百六十八文移用降本七千貫文
  殿步司馬草三千貫文
  重華宫糯米二千貫文
  御酒庫糯米二千貫文
  寛餘耗剰米五百貫文
  行下支撥官吏茶湯食錢及雜支等錢五百一十四
  貫六百八十八文
  提刑司
  聖節抛降銀二百五十兩計八百二十五貫文贓賞錢二百貫文
  常平司
  應内藏左藏庫錢並𨽻常平司
  鹽課
  崇寧三年始行鈔法罷兩浙淮南官般官賣鹽聽客人鋪戸任便興販先於𣙜貨務入納鈔引錢二十四貫省别於主管司納窠名錢請鹽一袋三百斤本府舊止七場開禧以來又創建七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置台州支發不行乃撥𨽻本府鳴鶴運鹽又𨽻本府於是官吏始繁矣守胡榘請於朝乞従福州例置厯拘收出剰敖底所賣鹽貨支官吏俸給劄子附見於下照得本府經常所入有限而支用日增只如寄居官及宗室官月俸一項前此各立三十員為額昨因寳賞覃恩二次宗室出官人數頓添目即額外各已添放數十員源源而來未已無䇿何以措置添收財用深思有以畧加撙節竊見慶元府台州兩郡諸鹽場官計一十九員職事與本府一毫不相干涉却乃月就本府幫支請給緫計一千一百餘緡其俸米衣絹在外考之諸鹽場收支鹽課最為豐羨除買發提鹽司額錢之外本場有出剰敖底鹽貨每月不下收二三百千其場官公亷者多以應副遊謁干求之用其貪沓者悉為席巻之計昨來福州趙丞相忠定為帥曰應本路漕司監鹽官在福州境内者每月視其官資幫旁發下各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令將每月所收出剰敖底所賣鹽貨置厯拘收自支各場官吏俸給皆以為便諸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亦無辭説今來本府不敢自便合具申朝廷乞賜劄下令本府従福州上件體例施行其於提鹽司别無相妨庶可少寛本府郡計實為至幸
  舊七場管額鹽五萬一千九百二十袋九碩九升六合
  三勺
  昌國監額一萬二十六袋一石九斗九升二合五抄岱山場額一萬四千六十袋一碩一斗
  東江場額一萬二十六袋一碩一斗九升六合二勺五抄以上並屬昌國縣
  玉泉場額五千二百二十袋象山縣
  大嵩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額二千六百八十袋五碩六斗四合鄞縣清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額四千九百八袋定海縣
  長亭場額五千袋台州
  創建七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管額鹽二萬三百三袋六碩
  龍頭場額一千八百七十七袋二碩開禧元年於定海縣創置穿山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額三千袋乾道中立為清泉子場分太立海晏兩鄉𨽻焉開禧二年改為正場髙南亭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額三千六百袋髙亭南亭二甲元𨽻岱山場相阻一嶺舟行則經大洋嘉定元年立為正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杜瀆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額四千一百六十六袋四碩場屬台州支發不行嘉定元年撥𨽻本府鹽倉寄賣
  玉女溪場一千六十袋本玉泉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以監官往來迂逺嘉定四年立為正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長山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額三千袋元𨽻清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亭戸以涉嶺路遥紹興三年率錢就長山買地置衙屋號長山場請清泉運鹽官及時前來買納嘉定四年立為正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移建石湫碶下
  蘆花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額三千六百袋本昌國西監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曰東監月額二百二十五袋嘉定四年提鹽司差官相視増為三百袋五年立為正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窠名官錢
  貼納錢每袋六貫三百六十文二分錢㑹各半鹽本錢四貫八百文發下諸場買鹽
  雇船水脚錢四百一十文充諸場運鹽船梢水脚貼收水脚錢一百三十八文上下半年解發𣙜貨
  
  袋本錢二百三十八文充支造袋局蓆本錢袋本剰錢六十二文上下半年解發𣙜貨務三分錢二百五十文四季解發封樁庫
  别納袋息錢四百四十文專充官吏食錢
  封頭物料錢一文三分做造鹽袋封頭
  封頭錢九分月解提鹽司
  雜收錢二十文月解提鹽司
  鹽倉凡遇支遣每貫除頭子錢四十文五分
  經緫制司三十三文
  提鹽司七文五分
  客請封樁私鹽每袋收三百五十文
  袋本錢三百文
  充私鹽賞錢五十文



  寳慶四明志巻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