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刑法得失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對刑法得失策
作者:劉藏器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63

問:象五星七宿,法壅水勝金,是何刑焉?深惑其義。賣爵緡錢之令,越官朝會之律,見知腹誹之法,直指夏蘭之使,不知誰制?莫委所由。因戲加杖,其人絕命,解鬥觸刃,從子殞躬,有若此流,將欲何斷?夫杖妻麵,致大辟之科;婦搏姑耳,從減死之論。斯之所決,於禮安乎?鮑昱泣東海之殺人,陳忠縱潁川之請代,如其得失,亦可聞諸?

對:某聞弧矢以威,用刑之跡遂兆;雷電皆至,折獄之義仍明。乃有金樸異儔,行乎舜日;劓刖殊類,施於姬年。莫不疏密隨時,輕重沿事,語其數,各有像焉。土壅水而不流,宮條斯準;火勝金而逾墨,黥法是依。放七宿異節之精,實惟臏罰;則五星應改之變,爰在劓科。上郡罹旱,孝景複循賣爵;南畝不出,武帝遂下緡錢。越官起自張湯,朝會興於趙禹。公孫生見知之漸,顏異為腹誹之初,直指夏蘭之輩,出於慘刻之日,斯並虐主所行,佞臣攸致。至若因戲杖而絕命,觸鬥刃以亡身,既有誤致之由,斷取罰金之議。妻則為室,夫亦稱天,雖雲杖麵,詎容大辟?良為情疑後主,肆其不敬;由斯之故,方致極刑。婦之承姑,嚴於子道,豈此陵辱,以從減論?然則鮑昱之科,於義失矣;仲遠之駁,與禮符焉;赦子母之情,非無高趣;縱昆季之代,已在前譏。謹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