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北京女師大學潮的感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對北京女師大學潮的感言
作者:向警予
1925年4月5日
本作品收錄於:《婦女周報

载《妇女周报》第八十一号

  北京女師大學潮究竟是怎麽一回事,連第一個表同情的我(我是第一個做文援助該校學潮的,文見本報第七十一期),都有些弄得莫明其妙了!這個學潮真是曠日持久,從今年一月鬧起,直鬧到現在,好像還沒有收束。但是,說也奇怪,自二月以後在上海各報竟看不到他們活動的消息。起初,我還以為這個學潮業已銷沉,孰知昨天忽從京報副刊上看見兩篇為這個學潮打筆墨官司的文章,才曉得這個學潮並未收場。

  學潮既未終結,為甚麽不把消息公布出來呢?如果說是報紙不肯登載嗎?那麽,以前消息為何登載?我想報紙有聞必錄,決不會故意留難,一定是女師大同學自己不把消息公布的緣故。假使我的推測不錯,我真不解女師大同學起這個學潮是甚麽用意!如果真是為謀全體同學的利益,如果真是在於革新女師大的教育,“理直氣壯”,“名正言順”,便應當有聲有色的硬幹下去,那怕幹到最後隻剩一人也要奮鬥到底,把女師大的腐敗情形繼續地揭露出來,使社會人人知道。這樣縱使失敗,也稱光榮的失敗。何況社會還有一班進步的分子,他們正等著起來桴鼓助戰呢。如果是女師大同學小題大做,或竟是女題大同學挾私報怨,故意搗楊校長的蛋,那來“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伊們盡可自動的收舵轉風,一麵向社會懺悔自己的過失,一麵請求楊校長大師海涵,亦不失為“磊磊落落”大人君子的行徑。然而現在完全相反,既不是這樣,又不是那樣,不痛不癢,不生不死,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呢?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