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日外交的根本罪惡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對日外交的根本罪惡
—— 造成這根本罪惡的人是誰

作者:陳獨秀
1919年5月11日
本作品收錄於《每周評論

國民呵!愛國學生諸君呵!外交協會諸君呵!我們對日外交,差不多十有九分是失敗的了!而且我們對日外交的失敗,又何止一個“山東問題”!眼前已經是可悲可慘,日後亡國的可悲可慘,更加十倍百倍千倍萬倍無量數倍呵!

是什麽沒良心的畜生造成我們這樣悲慘的境遇!

日本人因為自國的權利欺壓我們,這是他們被狹隘的愛國心所驅使的,我們不必怨他。曹、陸、章等親日派固然有相當的罪惡,但是他們不過是造成罪惡的一種機械,種種罪惡的根本罪惡還不在曹、陸、章諸人,我們也不必專門怨他。

況且曹、陸、章等未必真有賣國的行為,他們如果賣國,政府怎肯讓他們都站在重要的地位?

曾記得袁世凱要做皇帝的時候,革命黨用炸彈打了薛大可所辦的亞細亞報館,薛大可大叫冤屈。現在曹、陸、章等也受了同樣的冤屈。

欺壓我國的日本人為了“山東問題”正在他們國裏日比谷公園開國民大會,好幾萬個人天天鬧個不休,他們的政府不曾絲毫幹涉,他們是何等高興?我們被日本欺壓的中國人,也為了“山東問題”,想在中央公園開國民大會,做政府的後盾,政府卻拿武力來殺逐國民,不許集會,滿街軍警,斷絕交通,好象對敵開戰一般。日本人看了豈不活活笑死!

若說是恐怕破壞安寧秩序,盡可多派警察監視,也沒有事前揣測就要剝奪人民集會自由權的道理。若說恐怕和前回學生一樣鬧出事來,前因學生集會,被害的只曹、章兩人,公共的秩序安寧並沒有絲毫擾亂。政府無故禁止國民集會,對於欺壓中國的日本,親善主義固然表示得十足,但是對於被日本欺壓的本國的人民怎麽樣?

曹、陸、章等究竟有沒有賣國的事實,姑且不論。但是他們的惡名已經遍傳全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們自己不曾辯明,又不避嫌辭職。政府也不避嫌,仍舊把他們放在重要地位,我真百思不得其解。

汪大燮、林長民都曾經做過政府的閣員,現在也還居政府中有責任的地位,對於賣國黨都發過有責任的言論。究竟誰是誰非,政府何以置之不理?

聽說司法界因為學生聚眾事件,正在搜查證據,預備提起公訴。試問政府官吏有了賣國的評判,檢查官有沒有搜查證據提起公訴的責任?司法官是否可以在司法獨立的美名之下,因私交紊亂國法?

就說二十一條辱國的密約,是日本用兵力迫脅的,試問拿軍事協定和濟順、高徐的合同,去換軍械軍費殺南方的百姓,也是日本用兵力迫脅的嗎?參戰借款和濟順、高徐的墊款,都不過因為區區日金二千萬,便把重要兵權和山東權利輕輕送與日本,這是什麽勾當?此外還有許多鐵路,礦山,電話,森林,都用賤價賣給日本,到底是何人主持,是何人經手?是不是日本用兵力迫脅的?

甘心把本國重大的權利財產,向日本換軍械軍費來殺戮本國人,這是什麽罪惡?造成這罪惡的到底是什麽人?

國民發揮愛國心做政府的後援,這是國家的最大幸事。我們中國現在有什麽力量抵抗外人?全靠國民團結一致的愛國心,或者可以喚起列國的同情,幫我們說點公道話。人心已死的中國國民向來沒有團結一致的愛國心,這是外國人頂看不起中國人的地方,這是中國頂可傷心的現象。現在可憐只有一部分的學生團體,稍微發出一點人心還未死盡的一線生機。僅此一線生機,政府還要將他斬盡殺絕,說他們不應該幹涉政治,把他們送交法庭訊辦。象這樣辦法,是要中國人心死盡,是要國民沒絲毫愛國心,是要無論外國怎樣欺壓中國,政府外交無論怎樣失敗,國民都應當啞口無言。不然便要送交法庭,加上他一個幹涉政治攏害公安的罪名。這樣辦法好極了!好極了!

禁止國民集會,拿辦愛國的學生,逼走大學校長,總算對得起日本人了!聽說親日的軍閥派還要解散大學封禁報館哩!這也未免過於要好了!你們可曉得有許多富於愛國心的國民,現在雖沒有象學生這樣出頭露面說話,看見你們這樣行徑,都在那裏暗中落淚呵!

曹、陸不過是一種機械,章宗祥更不比曹、陸,他的罪惡,只是他的現職連累了他,此外也沒有什麽特別積極賣國的大罪惡。國民呵!愛國學生諸君呵!外交協會諸君呵!你們若是當真把這根本大罪惡都加在曹、陸、章諸人身上,實在冤屈了他們呵!

1919年5月11日《每周評論》第21號 署名:只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