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駐廣州湘軍的演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對駐廣州湘軍的演說
作者:孫中山

    一九二四年二月二十三日

      湘軍將領兵士諸君:


      本大元帥今天在這地和大家相見,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並且可以和大家講話,更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本大元帥今天來對湘軍兵士講話,是希望湘軍從今天以後,都能變成革命軍。諸君聽了這次講話之後,便全體變成革命軍,那才不負革命黨全體同志的大希望。


      什麼是叫做革命軍呢?革命軍和尋常軍有什麼不同呢?不同的地方,小而言之,革命軍的一個人常常能夠打一百個人,至少也能打十個人。大而言之,用我軍的一千人,可以打破敵人一萬人;用我軍的一萬人,可以打破敵人十萬人。像這樣以少數常常能夠打破多數訓練很純熟、武器很精良的敵人,才叫做革命軍。


      大家都知道十三年以前,我們中國是一個專制國家,受滿洲人統治,被滿清政府征服了兩百多年。到了十三年前,有革命黨起,用手槍炸彈,推翻滿清帝統,打破專制政體,建設共和國家。所以十三年以來,中國名義上才有中華民國之稱,表現於世界上。那次推翻滿清,成立中華民國,便是革命事業。講到當時的革命黨,人數是很少的。滿清政府在各省都練得有很多新兵,在各險要的地方又有滿洲的駐防軍。革命黨推翻滿清政府,究竟是靠什麼本領呢?簡單的說,就是靠一個人能夠打幾百個人。那時的革命黨因為有那樣大的膽量和犧牲精神,所以能夠成那樣大的事。本大元帥今天來同你們湘軍講話,要發生什麼效果,才可以副人民的希望呢?希望發生的效果,就是要你們全部湘軍都變成革命軍,步革命黨的後塵。為什麼呢?我們在十三年前推翻滿清,但是在這十三年之內不能成立真正民國,大原因就是在推翻滿清之後,沒有革命軍繼續革命黨的志願。所以從前的破壞成功,建設還不能成功。以後要建設成功,便要有革命軍發生。如果沒有革命軍發生,就是再過十三年,真正民國還是不能建設成功。湘軍各將士這次到廣東,是為主義而來的,是為革命來奮鬥的。諸將士要能夠為革命去奮鬥,便先要變成革命軍。什麼是叫做革命軍,我剛才已經說過了,能夠以一千人打破一萬人的軍隊,才是革命軍。現在廣東有十多萬兵,都不能說是革命軍,因為他們是用一個人去打一個人的。如果我軍一萬人遇到敵人一萬人,才說去對陣,遇到了兩萬敵人便不敢前進,像這樣的軍隊有什麼用呢?怎麼可以說是革命軍呢?至於本大元帥今天所講的革命軍,是一千人能夠敵一萬人。像有這樣大力量的軍人,在諸位軍事家看起來,或者以為不可能的事。大概照尋常的軍事經驗講,我軍無論練得如何精良,總要用幾倍人去打敵人,才可以操勝算。譬如用三萬人去打一萬人,才可以說是有把握。如果敵人有三萬人,我軍只二萬人,更不能說是有把握。至於敵人有一萬人,我軍也只一萬人,也不能說是有把握。像這樣的軍隊是尋常軍,不是非常的革命軍。


      世界上有非常的時會,能夠做非常的事業,便要有非常的革命軍,才可以做成功。諸位將士不信,只考察十三年以前的革命歷史,革命黨和清兵奮鬥,沒有那一次不是以一敵百的。用一個革命軍打一百個清兵,是很平常的事;如果不然,便不能算是好革命黨。諸位將士是湘軍,是從湖南來的。湖南老革命黨最著名的有黃克強,他有一次自安南入欽廉起義,當時到欽廉來抵抗革命黨的清兵,有兩萬多人,黃克強帶的革命軍不過兩百人,所有的武器不過兩百枝槍;用那樣少的人和那樣多的清兵,打兩個多月仗,到後來彈盡而援不至,還可安全退出。照這一次戰事說,革命軍就是用一個人去打一百個人,這樣的戰鬥是非常的戰鬥,不可以常理論。像這件不可以常理論的事,還是你們湖南人做出來的。所以本大元帥要大家以後能夠打勝仗,做非常的事,便要變成非常的革命軍,像黃克強那次在欽廉打仗一樣。如果不然,就是槍好彈多,還要送給敵人,自己沒有用處。


      講到戰時以一可以當百的道理,是要各位兵士先有奮鬥的精神。有了奮鬥精神才能夠犧牲,才不怕死。軍人到了不怕死,還怕不能打勝仗嗎?奮鬥精神是從何而生呢?是從主義而生。兵士要發生精神,便先要有主義;先有了革命主義,才有革命目標;有了革命目標,才發生奮鬥精神。革命目標到底是什麼事呢?什麼是叫做革命目標呢?大家都知道革命黨是拿三民主義來改造中國的。三民主義就是民族主義、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我們要明白了這三種主義,才能夠干革命事業。


      大家都知道中國從前被滿洲人征服過了兩百多年,我們祖宗都是滿洲人的奴隸,習故安常,忘其恥辱。後來我們為什麼能夠推翻滿清呢?就是因為明白了民族主義,知道自己都是漢人,總數有四萬萬,在明朝末年的時候被滿洲征服了,壓迫了兩百多年,不能做主人,總是做奴隸。我們祖宗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對於滿清反歌功頌德,說清朝有深仁厚澤。到了後來,全國之內,不但是受滿清的壓迫,並且受英、法、德、俄、美、日諸列強的壓迫。便有先知先覺的人,發明了民族主義,推究滿漢的界限:「為什麼以少數的滿洲人來統治四萬萬民族呢?」「為什麼四萬萬民族總是應該處於被壓迫的地位,做滿洲人的奴隸呢?」由此推想,便發生極不平的感覺,漸漸宣傳,推廣到全國,四萬萬人都知道這是很不平的。古人說「不平則鳴」,所以全國便要把這個不平來打平他,用極大的犧牲精神趕走滿人。由這樣講來,便知道民族主義是對外國人打不平的。如果外國人和中國人的地位有不平,中國人便應該革外國的命。專就滿漢而論,因為全國人明白了滿漢的界限,知道滿人和漢人的地位太不公平,所以發起辛亥年的革命。後來革命成功,便是民族主義達到目的。


      什麼是叫做民權主義呢?這個主義的道理,和民族主義是一樣的。民族主義是對外打不平的,民權主義是對內打不平的。國內有什麼不平的大事呢?就是有了皇帝或者軍閥官僚的專制,四萬萬人還是不能管國事,還是做他們少數人的奴隸。像這樣壓迫的不平,和外國人的壓迫也是一樣。所以對國內的專制打不平,便要應用民權主義,提倡人民的權利。提倡人民的權利,便是公天下的道理。公天下和家天下的道理是相反的。天下為公,人人的權利都是很平的。到了家天下,人人的權利便有不平。這種不平的專制,和外族來專制是一樣。所以對外族的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族主義;對國內的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權主義。


      民生主義又是什麼道理呢?這種主義是近來發生的。五十年前,不但是中國人沒有講到這個道理,就是外國人也不明白這個道理,也沒有講過這種話。現在世界最進步的國家,像法國、美國,都是從革命而來的。國外無外族的壓迫,國內無皇帝的專制,他們的政治都是很修明的,國家又富庶又強盛。在幾十年以前,人民都是很享幸福的。但是近幾十年以來,工業發達太過,一切工作都是用機器代手工,譬如耕田、織布和一切製造,沒有不是用機器去做的。像大家由湖南到廣東的韶關,都是走路;再由韶關到廣州,不是走路,是坐火車。火車就是走路的機器,也就是運輸的機器。用一個火車頭,可以運幾千人,可以運幾十萬斤行李。那些行李,用很多的人都難得挑動,但是用火車只一日便可以運到。所以火車便是挑東西的機器,火車就是一個大挑夫。一個火車頭所運的東西,可以替代幾千個挑夫。耕田是這一樣,織布也是這一樣。一個機器做的工,可以代幾百人。機器越多,出的貨物越多,賺的錢也越多。所以有機器的人,便一日比一日富;沒有機器的人,便一日比一日窮。因為機器的生產,故生出貧富極大的不平等。由於這種不平等,便發生民生主義。從前說民族主義是對外打不平的,民權主義是對內打不平的。民生主義是對誰去打不平呢?是對資本家打不平的。因為有了機器,生出了極大的資本家,國內無論什麼事都被資本家壟斷,富人無所不為,窮人找飯吃的方法都沒有;故發明民生主義,為貧富的不平等,要把他們打到平等。這種主義,近來在外國很盛行,漸漸傳到中國。


      諸位將士聽到這裡,於革命黨所主張的三民主義,便狠容易明白的。這三種主義可以一貫起來,一貫的道理都是打不平等的。革命軍的責任,要把不平等的世界,打成平等的。能夠明白打不平等的三民主義,才可以做革命軍。革命軍是為三民主義去奮鬥的。


      革命軍為什麼要為三民主義去犧牲呢?三民主義成功了,造成一個什麼國家呢?大家要知道我們將來可以造成一個什麼國家,便先要知道現在的中國是處於什麼地位。大家生在中國的這塊地方,舉目一看,是一個什麼世界?簡直的說:中國現在是一個民窮財盡的世界,是一個很痛苦的世界。無論那一種人在這個世界之內,都不能享人生的幸福。現在中國之內,這種痛苦日日增進,這種煩惱天天加多。我們看到這種痛苦世界,應該有悲天憫人之心,發生大慈大悲,去超度這種世界。把不好的地方,改變到好的地方;把這種舊世界,改造成新世界。要達到這種種目的,其責任就是在我們革命軍。我們革命軍實行這種責任,把三民主義完全達到目的,中國便可成為一個安樂世界。


      大家都知道世界上文明頂進步的國家,是英國、美國。他們國富民強,人民所享的幸福,比中國好得多。但是他們國內還有貧富的不平等,所以普通人民還要革命。他們革命是用什麼主義呢?所用的就是民生主義。因為民族主義和民權主義,在他們國內已經成功。除英國、美國的革命現在醞釀,還沒有爆發以外,現在已經爆發了的是俄國革命。俄國革命發生於六年之前,現在已經完全成功。就是三民主義在俄國已經完全達到目的。


      三民主義在中國完全達到目的之後,將來變成一個什麼世界?我們突然一想,或者不容易見到。但是俄國現在是一個什麼景象,來一看便可知道。七八年以前,俄國人民也是很痛苦的。當歐戰的時候,全國加入協商國一方面去打德國。歐戰沒有終局,國內發生革命,便是要實行三民主義:對外不幫助協商國去打同盟國;對內推翻專制的俄皇;對於貧富的關係,反對世界上一切資本制度。因此列強當時便不去打德國,反移師來打俄國。故俄國革命,不但是皇帝的壓迫要反對,就是列強的壓迫也要反對,和全世界資本制度的壓迫都一齊反對。當時革命軍竭全力奮鬥,把所有的壓迫都打破了,於是組織一個新國家,叫做蘇維埃共和國。現已經得英國、意國承認了。所以俄國革命,可說是完全成功。推究俄國革命的發起,是由於三種人,叫做:農、工、兵。俄國現時的政府,又叫做農工兵政府,是由於農、工、兵三界人民派代表所組織而成的。所以他們的政府所持的政策,對於這三種人民便特別優待。要知我們革命成功的將來詳細情形,更可用俄國人民現在怎樣享幸福的情形,再說一說。俄國人民所享國家的利益,譬如從小孩子初生的時候講起,自幼長至成人,以至於年老,是受國家什麼待遇呢?譬如一個窮人家生了小孩子,父母不能養活,報告到政府,國家便有撫育費,發給到父母去養活他。到了年紀稍大,可以入學校的時候,國家便辦得有很完全的幼稚園、小學、中學以及大學,照他的年齡的長進,可以依次進學校,受很完全的教育,國家不收費用。若是父母有不教子女進學校的,政府便要懲罰父母,強迫子女去讀書。此所謂強迫教育,要全國的青年,人人都可以讀書,人人都受國家栽培,不要父母擔憂。至於窮人的子女沒有衣穿,沒有屋住,沒有飯吃,國家都是完全代謀,不必要父母去自謀。像我們中國的小孩子,大多數有沒有能力去讀書的。像諸位將士由湖南走到廣東,沿途所見的小孩子,有多少讀過了書呢?再像現在演說場中這些放牛的小孩子,有沒有機會去讀書呢?故中國小孩子多半沒有機會讀書,都是很痛苦的;長到成人以後,謀生無路,更是痛苦;再到老年,便更不<得>了。故中國<人>做小孩子的時候苦,長到成人的時候苦,到年紀老了的時候也苦。一生從幼至老,天天都是痛苦。不是少數人痛苦,是多數人痛苦。如果和現在的俄國人比較,是什麼情形呢?俄國人在幼年的時候,有機會可以讀書;在壯年的時候,有田可耕,有工可做,不愁沒有事業;到年紀老了的時候,國家便有養老費。像俄國的人民,可說是自幼而老,一生無憂無慮。推究他們這種幸福,是由於革命而來的,是由於行三民主義、用革命方法造成的。在英美的政治社會,至今還有貧富的階級。在現在的俄國,什麼階級都沒有,他們把全國變成了大公司,在那個公司之內,人人都可以分紅利。像這樣好的國家,就是我要造成的新世界。


      從前反對我的是滿清皇帝,現在反對我的是滿清留下來的武人官僚。這些武人官僚的專制,就是小皇帝的行為。從前有諸先烈前仆後起的奮鬥,便推翻了那個大皇帝。我們現在要繼續先烈的志願,推翻曹錕、吳佩孚這些小皇帝。曹錕、吳佩孚和各省專制的督軍、巡閱使,都是共和的障礙。有了他們,我們的新世界便造不成,大家便永遠沒有機會享人生的幸福。諸位將士要自己解甲歸田之後可以享幸福,子子孫孫永遠可以享幸福,便要擔負推翻這些小皇帝的責任。把全軍變成革命軍,把現在痛苦的世界,改造成一個安樂世界。這種責任,是救國救民的責任。國家改造好了,人民得以安居樂業,不是一代可以享幸福,是代代可以享幸福的。


      這種責任要怎麼樣可以做得到呢?要擔負這種大責任,便先要有奮鬥精神,明白了三民主義,便能為主義去犧牲。我們要擔負這樣的大責任,做成這樣的大事業,非有大志願、大膽量和大決心不可。故本大元帥今天和湘軍講話,要大家變成革命軍,便先要大家有大志氣和大膽量,變成用一可以敵百的革命軍,然後我們的三民主義才能夠完全實行,中國將來才能夠變成安樂國家。這個能不能,沒有別的問題,只問諸位將士今天聽了這次講話之後,有沒有決心。故本大元帥今天來要求諸位將士的,是要諸位將士在今天立一個決心,變成革命軍,共同去擔負救國救民的責任。


      注釋:

      據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編《孫中山先生最近講演集》(廣州一九二四年七月出版)中的《革命軍的本領及目的》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