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張屠焚兒救母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小張屠焚兒救母
作者:匿名

楔子[编辑]

(外末上,開)老夫王員外便是,家住在汴梁西北角隱賢莊居住。家中有萬貫錢財。有個孩兒,喚做萬寶奴,一家兒看成似神珠玉顆。我不合將人上了神靈的紙馬,又將來賣與別人還願。我賣的是草香水酒,似我這等瞞心昧己又發跡,除死無大災。(下)(正旦上,開)老身是張屠的母親,得了些症候,看看至死,不久身亡。叫張屠孩兒來,我想一口米湯吃。(正末上,云)自家張屠的便是,街坊每順口叫我做小張屠。娘兒兩個,開著個肉案兒。母親自二十上守寡,經今六十二歲。不想十五日看燈回來得病,漸加沉重,想口兒米湯吃。大嫂,家中無米,將棉襖我去王員外家當去。(外旦云)這襖子是故衣,只值二升米。你將去如珍珠一般,休要作賤了。(下)(正末唱)

【仙呂】【端正好】我則待積陰功,他則待貪財物。咱兩個利名心水火不同爐,全不肯施財周濟貧民苦,無半點兒慈悲處。

【么篇】便是有那金銀垛至北斗待何如?當日魯子敬謁周瑜,郭原真訪亞大。將一領新棉襖,你道是舊衣服。你二升米,看承做兩斛珠。不由我心勞攘,意躊躇,好教我心忙怎語。

第一折[编辑]

(正末將米二升到家,云)大嫂,這米將去,舂得熟著,與母親煎湯吃。大嫂你怎又煩惱?母親知道,又加了病症。你放得歡喜著,母親也歡喜。你不知道這等孝勾當!(唱)

【仙呂】【點絳唇】母親病在膏盲,你孩兒仰天悲愴,添惆悵。母親受半世孤孀,卻怎生越劃地無承望。

【混江龍】別無甚倚仗,受孤孀耽疾病受淒涼。心勞意攘,腹熱腸慌。忍凍餓誰憐兒命蹇,守孤貧爭敢母親忘。常則是半抄兒活計,一合兒餱糧。看看至死,不久身亡。遇不收時月,饑儉年光。母親眼中淚不離了枕席邊,你孩兒腹中愁常潛在眉尖上。都不到一時半刻,尋思到百計千方。

【油葫蘆】(云)大嫂,你學幾個古人,(唱)孟氏賢達有義方,夫姓梁,常則是荊釵布襖守寒窗。為夫的,文章冠世詩書廣,為妻的孝廉仁義名真響。母親行時時親拜複,勤勤的廝問當。便有志誠心,無半點兒虛誑。常則是朝侍奉,暮煎湯。

(云)孟光夫主是梁鴻,與他那妻無話。要我喜時,你則布襖荊釵,便是夫婦。與他夫主送飯,高高的擎著,這個便是那舉案齊眉。大嫂,你省得那昏定晨省的勾當?

【天下樂】誰不待舉案齊眉學孟光,怕不待開張,那裏取升合糧?與人家打勤勞做生活有甚妨?怕不待時時的殺個豬,勤勤的宰個羊,覓幾文鄧通錢將我娘侍養。

【那吒令】住孤村小莊,無親族當房。若母親命亡,天那!誰人覷當。大嫂,你學取些賢孝心,我有寬宏量,休學那忤逆婆娘。

【鵲踏枝】帶頭面插金裝,穿綾羅好衣裳,出來的毀遍尊親,罵遍街坊。你學那哭長城送寒衣孟薑,休學那無廉恥盜果京娘。

(云)大嫂,你學二十四孝咱。(唱)

【寄生草】我雖不讀《論》《孟》篇,多聞孝義章。舜子孝母天將養,郭巨埋子天恩降,孟宗哭竹天垂象。王祥臥魚標寫在史書中,丁蘭刻木圖畫在丹青上。

(請太醫科)(外末醫云)我藥用朱砂定心丸便可。

【醉扶歸】賣弄他指下明看讀廣,止不過《宣明論》、《瑞竹堂》。通聖散、青龍丸、白虎湯,怎莫這般藥直銀七兩?量這個張屠戶朝無夜糧。他可怒從心上一起,可見老母親病著床。

(云)醫士說,這藥用一錢朱砂引子。王員外有,他要現錢,才肯與人。(正旦云)夫主,有俺父與我人一雙,去換來。(末見外)(員外與假朱砂)(末問)朱砂有真假?(員外說)害你來俺除死無大災。

【金盞兒】朱砂面有容光,這物色淡微黃。他那裏咒連天誓說道無虛誑,恨不得手拈疾病便離床。願母親三焦和肺腹,五臟潤肝暢。可憐見俺忤逆子,則怕妨殺俺七十娘。

(末云)大嫂,這假朱砂母親吐了,別無救母之方。俺兩口望著東岳爺拜,把三歲喜孫,到三月二十八日,將紙馬送孩兒焦杯內做一枝香焚了,好歹救了母親病好。上聖有靈有聖者!

【後庭花】我這裏望東岳聖帝方,祝神明心內想。則為我生身母三熊病,許下喜孫兒做一炷香。我這裏過茶湯,願母親通身舒暢。汗溶溶如水一江,參似冰涼。面溶溶有喜光,笑孜孜親問當。

【青哥兒】病可卻便是平生、平生模樣,往日、往日形像。常言道孝順心是人間海上方。每日家告遍街坊,誰肯慚惶?仰告穹蒼,許下明香,兒做神羊。誰想道舍死回生便離床,兀的是天將傍。

【賺煞尾】(云)母親疾病痊可,有何不喜。母親病體萬分安,你兒喜氣三千丈。舍了我嫡親子熱血一腔,咱人有子方知不孝娘,豈不問哀哀父母情腸。我這裏自參詳,不由我喜笑愁忘,再不揾傷心淚兩行。將孩兒焰騰騰一爐火光,磣可哥一靈身喪。舍了個小冤家,一心侍奉老尊堂。

第二折[编辑]

(正末扮上,開云)母親,三月二十八將近,你兒三口兒,待往大安神州東岳廟上燒香去.說與母親。(母親云)你去燒香,休帶喜孫去。(末云)許願時有孫兒來,須得他同去。(母親云)你三口兒少吃酒,疾去早來。

【越調】【鬥鵪鶉】青云天宮千重,佔有峰巒萬朵。明晃晃金碧琉璃,高聳聳樓臺殿閣。王孫每寶馬金鞍,士女每香車綺羅。正遇著春晝暄,麗日和。嫋春風綠柳如煙,含夜雨桃紅似火。

(旦末行路科,旦問末)怎生走了幾日,到不得大安神州?(末云)兀那高山便是。

【紫花兒序】鬧清明鶯聲婉囀,蕩花枝蝶翅蹁躚,舞東風剪尾娑婆。你看那車塵馬足,作戲敲鑼,聒耳笙歌,不似今年上廟的多。普天下名山一座,壯觀著萬里乾坤,永鎮著百二山河。

(末扮王員外,云)我每一年三月二十八,去大安神州做一遭買賣。到那裏賣與人的紙錢。上了神靈,我又將賣。我又有一個孩兒叫做萬寶奴,我一家兒看成似神珠玉顆。行好的倒無錢,又無兒女,但我瞞心昧己,倒有錢又有兒。我看來除死無大災。(正旦末云)俺三口兒來到三門下,宵歇一宵,明日早晨還願。(外末上)吾是炳靈公,這位是崔府君,這位是速報司。俺三位神靈,察誰是孝子,誰是忤逆之人。今有王員外瞞心昧己,不合神道,惡禍生身。城隍奉吾神令,教那急腳李能,半夜後將王員外兒神珠玉顆抱去。明日午時,去在那火池裏燒死,卻把孝子張屠的喜孫兒,虛空裏著扮為凡人,先送與他母親。休教人識得是神人。(下)

【金蕉葉】你去山門前潛躲,你去東廊下休來伴我。你向松陰中權且歇波,我入三門沉吟了幾合。

【調笑令】別無甚獻賀,為救俺母親活,上聖!教張屠無奈何。報娘恩三年乳哺恩臨大,懷耽十月娘情多。棄兒救母絕嗣,我為親娘暴虎馮河。

【金蕉葉】恩養上誰人似我,孝名兒天地包羅。將親娘煨幹就濕都正過,四十年受苦奔波。

【調笑令】為母親疾病可,因此上許下他,便無子息待如何。病未可,不須我,古人言,兒女最情多。

【小桃紅】也是前生那世冤業多,積攢下六年禍,教他今生忍饑餓,受貧薄,為這人昧神造業天來大,也是他前生做作,故教他今生折剉,須是貧恨一身多。

【鬼三台】見神靈在空中坐,鬼使是天丁六合。炳靈公府君神像惡,速報司兩鬢雙皤。闊劍長槍排列多,有十王地府閻羅。上聖,金鞭指引俺孩兒,舒聖手遮羅護我。

【寨兒令】我心恍惚,面沒羅。是誰人撒然驚覺我。則見聖像嚴惡,鬼似嘍羅,排列的鬧呵呵。穿紅的聖體忙挪,穿青的子細評跋,穿綠的親定奪。似白日裏無差訛,元來是一枕夢南柯。

【鬼三台】那裏哭的聲音大,到來日只少個殃人貨。兒女是金枷玉鎖,你道他悲,理當合,你來朝也似他。接孩兒那人姓甚麼?萬人中認的是那個?你孩兒帶著金釧銀鐲,敢遠鄉了神朱玉顆。

【禿廝兒】焰騰騰無明烈火,昏慘慘宇宙屯合。兒也!咱兩個義絕恩斷在這垛,人穰穰,鬧呵呵,無個收羅。

【聖藥王】尋思了半晌多,當爐不選火。一炷香天下願心多,他那裏淚似梭,則管裏扯住我。報娘恩非是我風魔,火葬了小胡娑。

【尾】兩行清淚星眸中墮,我這九曲柔腸刀割。棄了個小冤家淒涼殺他,存得個老尊堂快活殺我。

第三折[编辑]

(正末扮急腳上,開)小人姓李名能,□州人氏。生前時曾跟磁州崔相公,相公死之後為神,封為府君,取小人做個急腳鬼。今日蒙神旨,差送孝子張屠孩兒還家。我相公的聖佑與做勾當的靈報。(詩曰)守分休貪不義財,命中合有自然來。若將巧計幹求得,人不為仇天降災。

【中呂】【粉蝶兒】富和貧天地安排,使心計放錢舉債,惱神靈天禍生災。那一個是人上人,他則待利上取利,全不想其中毒害。便休題苦盡甘來,利名場有成有敗。

【醉春風】他則待人滿眼本錢寬,全不想得臨頭天地窄,明晃晃刀山一齊排,無一個改,改。但有些八難三災。一心齋戒,把神靈拋在九霄云外。(末云)奉炳靈公旨,送孝子張屠兒離了神州。

【迎仙客】出神州十字街,下東岳攝魂台,奉聖帝速風早到來。積善的遇著禎祥,作惡的生下患害。哭的那廝急煎煎抹淚揉腮。張屠笑吟吟,醉裏乾坤大。(外旦上,開)老身是王員外的母親,有孩兒。吾兒每年三月二十八日,去大安神州做一遭買賣。有人來說,不見孫子神珠玉顆。我想王員外買賣上多有不合神道,折我這孫子。好去張婆婆問個信去。(下)

【石榴花】我這裏入深村過長街,齊臨臨踏芳徑步蒼苔,見老娘娘低首淚盈腮。莫不是張屠的奶?說不沙鬢髮斑白。元來是濟貧拔富王員外,上東岳滅罪消災。據著他心平心善心寬大,何須你燒香火醮錢財。

【鬥鵪鶉】貪財的本性難移,作惡的山河易改。這小的死衛生福,逢著善戰。你孩兒掘著喪門遇著太歲逢著吊客,娘莫怪責。這孩兒牙落重生,你孩兒石沉大海。

(外旦云)張婆婆,這個孩兒,是這哥哥送來?(張婆云)正是。(迎接科)

【上小樓】見個婆老人他那龍鍾老態,恰便似這般殷勤接待。你孩兒吃的醉眼橫斜,醉墨淋漓,倒在長街。這個小嬰孩,我送來,你全家寧奈,你只望著大安州磕頭禮拜。

【么篇】一來是神明鑒戒,二來是天公眷愛。你孩兒為報娘恩,感動神靈,為母傷懷。你家私日日增,歲歲長,無災無害,你一家兒否極生泰。(外旦云)哥,你與張屠幾年朋友?

【滿庭芳】俺兩個深交數載,你張屠吃的前合後偃,東倒四歪。我慣曾出外偏憐客,違不過昆仲情懷。你孩兒便似病海中救出你母災,我便是火坑中救出你兒來。他那裏兩手忙加額,我擔著天來大利害,元來是天地巧安排。

【普天樂】問從初,添驚怪,他道我頭似土塊,身似泥胎。支更在金殿中,聽在這事在衙門外。牌面上書神字催香賽,拂西風滿面塵埃。也不是張千李牌,也不跟州官縣宰,這一場恰便似鬼使神差。

【快活三】三門外大會垓,兩廊下鬧埃埃。非幹運拙共財哀,則為他造惡彌天大。

【朝天子】你那廝最歹,直恁愛財,恰待快閻王怪。你那廝損人安己惹下禍災,(云)說與你王員外。再休放來生債。啼哭的摘膽剜心,傷情無奈,他道除死無大災。炳靈公聖裁,小龍王性乖,無半時摔破了你天靈蓋。

【耍孩兒】你孩兒孝廉仁義陰功大,一炷香名揚四海。忠心報母世間希,美名兒動省驚台。孝順名標入千秋萬古忠良傳,與媳婦兒立一面九烈三貞賢孝牌。孝名兒人都愛,姓王的禍因惡積,姓張的福已成胎。

【二煞】張家則待要稱千秋萬古名,王家則待要利增百倍財,見如今鬼神嫌街坊怪。王家是非海內憂愁深,張家安樂窩中且快哉。到二母直拜,張婆婆道與張屠,少飲無名之酒,王婆婆說與王員外,再休貪不義之財。

(小旦尋孩兒科)(末云)娘娘,那裏有個神靈,在生時是包待制,死後為神,速報司是也。

【煞】那爺爺曾撫的社稷安,補圓天地窄。穿一領紫羅袍,手秉著白象簡,腰系著黃金帶。那爺爺睜雙怪眼烏云黑,兩鬢銀絲雪練白。那爺爺威風整神通大,斷陰司能驅鬼使,判南衙不愛民財。

【尾聲】由你香焚滿鬥香,財排萬鬥財,歸家還舍沿離寨,這早晚十謁朱門九不開。一負人煙大,止不過前山后嶺,休猜做大院深宅。

(末云)張婆婆,我留下這包袱。上面有個字,交張屠看,他須認我名字。

【煞尾】要尋處無處尋,見來時難見來。你道收藏幼子無妨礙,恰便似拾得孩兒落得摔。

第四折[编辑]

(旦、末回家科)(末云)大嫂,咱到家見母親,問孩兒,說甚的好?(旦云)只說明了不見。(離大安州,下山科)

【雙調】【新水令】淚汪汪心攘攘出城門,好教人眼睜睜有家難奔。仰天掩淚眼,低著揾啼痕。懶步紅塵,倦到山村,入的宅門,愁的是母親問。(旦、末到家,叫門科)(母親問)張屠,你二口兒來了,孩兒那去了?(旦、末跪下科)

【沽美酒】迎門兒拜母親,猶兀自醉醺醺。(云)孩兒交你哥哥者,連孫兒不見了。(唱)你似醉如呆勞夢魂,從根至本,一聲聲說元因。

【太平令】想母親病枕著床時分,你孩兒急煎煎無處安身。望東岳神祠一郡,格幼子喜孫兒,火焚在焦盆,是你那不孝的愚男生忿。

(婆婆云)你二口那裏有心去燒香。你吃得醉了,丟了孩兒,我跟前說謊道焚了,虧殺李能哥哥送來。怕你兩口不信,叫孩兒出來你看。喜孫出來!(旦、末驚怕,跪下)

【雁兒落】聽說罷唬了魂,說得我半晌如癡掙。母親暗藏著腹內憂,打迭起心頭悶。

【德勝令】這喜孫兒把火自焚了身,正日午未黃昏。皆是你媳婦嚴貞烈,也是你歹孩兒佯孝順。我記得神靈,昨夜夢裏傳芳信:這小的久已後成人,到做了淩煙閣上人。

(母親將包袱與張屠看)(張屠認得是神急腳李能的系腰科)(旦云)元來神靈先送將孩兒來了,俺一家兒望著大安神州東岳爺爺,將香案來。(末叫母親云)我想這世間人,打好歹都有報應。俺都拜謝神靈來。

【水仙子】莫謾天地莫謾神,遠在兒孫近在身。焚兒救母行忠信,報爺娘養育恩,勸人間爺子恩情。為父的行忠孝,為子的行孝順,傳與你萬古留名。

題目炳靈公府君神怒

速報司夢中分付

正名王員外好賂貪財

小張屠焚兒救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