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室山少姨廟碑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少室山少姨廟碑銘(並序)
作者:楊炯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92

臣聞昆侖西北之天門也,則五帝處其陽陸,三王居其正地。泰山東南之日觀也,則秦皇刻其石銘,漢帝探其玉策。故知建都邑,正方位,劃崇墉,刳濬洫,必憑天地之險,然後四海為家。擁神休,尊明號,協時月,同量衡,必致山川之祠,然後群神受職。

少室山者,山嶽之神秀者也。憑河圖而括地,用遁甲以開山。發揮宇宙之精,噴薄陰陽之氣。壁立而千仞,削成而四方。北臨恒碣,猶如聚米;南荊衡,才同覆簣。共工觸皇天之八柱,未足擬議;龍伯釣溟海之三山,無階想像。考於含神霧,白玉猶存;驗於山海經,黃花不落。其名有序,則太室西偏;共位可知,則嵩高佐命。若乃乾坤之所合,雷雨之所交。仰躔七星之野,俯鎮三河之曲。朝市臨於域中,樞機正於天下。六合交會,於是乎有天帝之下都;九州名山,於是乎有靈仙之窟宅。

臣謹按少姨廟者,則《漢書·地理志》:「嵩高少室之廟也。其神為婦人像者,則古老相傳,雲啟母塗山之妹也。」昔者生於石紐,水土所以致其功;娶於塗山,家室所以成其德。後宗之位,象南宮之一星;外戚之班,比西京之列傳。惟幾不測,其道無方。騁神變而揮霍,降精靈而蚃。亦猶蔣侯三妹,青谿之軌跡可尋;虞帝二妃,湘水之波瀾未歇。何止祠稱丁婦,廟號滕枯?少女宅於西宮,夫人館於南嶽。山臨白岸,空聞石室之靈;浦對青崖,獨有金台之異,若斯而已矣。時更魏晉,數曆周隋。四望於是莫修,八神以之無主。炎涼代序,寧觀俎豆之容?霜露沾衣,非復弦歌之地。

國家乘天造之草昧,屬人謀之與能。奄有大寶,遂登神器。天地水火之無象,則女媧氏補之,於是乎煉其五石;東西南北之失位,則神農氏立之,於是乎甄其四海。天皇貴與天乎合德,富與地乎侔貲。窮變化之理,盡神明之數。伏犧畫卦,唯觀鳥獸之文;黃帝垂衣,蓋取乾坤之象。利兼於成器,功周於備物。瑤台美化,闡邦國之風猷;銀榜嘉聲,茂君親之典禮。稱才子者八族,則叔獻季狸;有亂臣者十人,則太顛閎夭。若夫圓邱方澤,所以享天神地祇;復廟重簷,所以序文昭武穆。命秩宗之位,分太宰之官,考虞夏之質文,定殷周之損益,其大禮有如此者。

高陽有飛龍之樂,始會八風;帝舜有儀鳳之間奏。後夔典其教,制氏辨其聲,鍾磬笙竽致其和,尊卑長幼成其序,其廣樂有如此者。

太微營室,明堂布政之宮;白獸蒼龍,象魏懸書之法。下應猶草,王言如絲。北辰而拱眾星,南面而朝天下,其為政有如此者。

糾萬人者,施之以八刑;詰四方者,戒之以三典。畫衣不犯,載酒無冤,免禽獸於網羅,納寰瀛於軌物,其恤刑有如此者。

周人之養國老,始辟西膠;漢氏之召諸生,初開太學。辟雍所以行其禮,泮宮所以辨其教。童子五尺,羞稱霸後之臣;冠者六人,惟述明王之道。其文德有如此者。

涼風至,司馬於是乎陳兵;太白高,將軍於是乎宜戰。乘鬥杓而誓旅,出星門而杖鉞。莊周稱天子之劍,舉之按之;呂望言聖人之兵,如風如雨。其武功有如此者。

稽其殷令,有文犀利劍之效珍;考其周書,有茲白乘黃之騁力。東漸西被,南馳北走。盧敖之窮觀六合,不出於城隍;陶侃之飛入八門,未遊於仙室。其疆理有如此者。

察璿璣而孚大運,天回地遊;吹玉律而部人時,陽動陰靜。煙雲蕭索而合彩,日月淑清而啟旦。豈直鳳巢阿閣,入軒後之圖書;魚躍中舟,稱武王之事業?其休徵有如此者。

然則囊括混沌,發揮生靈,大庭不足使驂乘,驪連不足使扶轂。可以會玉帛,可以答靈祇。行聖人之大孝,既郊祀而宗祀。昭帝王之盛節,亦因天而事天。猶復下聽輿人,旁求故實。以為唐堯五載,無聞太室之儀;殷帝八遷,未卜王城之地。是用陳圭置臬,建周後之兩都;詔蹕鳴鑾,巡漢皇之中嶽。熒惑先列,招搖在上。隱天而動地,欱野而噴山。旌旗則日月運行,鍾鼓則雷風相薄。道伊闕,據轘轅。怡然肆望,邈乎周覽。壯靈山之雲雨,仍求載祀之經;對閒寢之邱墟,思秩無文之禮。

於是降天渙,命司存,因其舊跡,葺其新廟,詳費務,議工徒,下隴蜀之名材,致荊藍之寶王。易者言乎悅使,人忘其勞;詩者歌乎子來,成之不日。東西翏轕,南北崢嶸。繡栭兮雲楣,光昭耀兮奪目;桂楝兮蘭橑,氣氤氳兮襲人。皎日登於綺疏,奔量下於閨闥。珠簾玳匣,上高閣而三休;金柱銀楹,步長廊而中宿。窮山海之環寶,盡人神之壯麗。豈直河庭貝闕,俯瞰馮夷之都;洛水瑤壇,旁臨宓妃之館?爾其岩嶂重復,岡巒左右。青霞起而照天,白露生而市地。餘基隱嶙,仍知萬歲之亭;古木摧殘,尚辨三花之樹。明公舊祀,棟宇岧嶢;仙女層台,風煙料漫。軒轅之訪大隗,先求牧馬之童;太一之徵少君,直下乘龍之使。夫峻極也,天帝因而會昌;夫降神也,景福由其興作。於是乎昭之以明德,聽之以和聲。可以羞澗溪沼沚之毛,可以奠潢汙行潦之水。聰明正直,唯鬼神而有知;玉帛犧牲,在誠信而無愧。

日之吉,靈之來。為旌兮翠為蓋,雷為車兮電為策。鼓之以南箕,風嫋嫋而先路;潤之以西畢,雨冥冥而灑道。其始至也,若海靜山空,瞳瞳曨,昭白日於扶桑之東。其少進也,若移星轉漢,燦燦爛爛,吐明月於瀛洲之半。佩珠璣而勺樂,襲羅縠而飄颻,建晨興之寶冠,踐遠遊之文履。命儔兮嘯侶,徙倚兮徘徊。群賢畢集,眾靈咸至,有西華之紫妃,有中黃之素女。華山之上,明星遠燭;陽台之下,暮雨潛通。或瓊室以飛霞,或銀台而薦樂。天孫忽降,暫停支石之機;神女相歡,即起投壺之電。左侍右衛,則甲申之瓊石,乙巳之蘭蕭;妍倡妙伎,則憑悅之清歌,幽靈之鼓瑟。樂章既闋,禮容斯備。回風兮雲旗,入不言兮出不辭;荷衣兮蕙帶,倏而來兮忽而逝。惟神享德,降百福而無疆;惟嶽配天,視三公而有典。

昔者夏後氏之乘四載,曾開宛委之圖;周穆王之禦八龍,猶紀弇山之石。況乎上照下漏,地平天成。人主宅中,旁羅於縣。山靈顯位,密邇於神州。豈使令德不傳,頌聲無紀?由是三天降策,有南霍之升儲;八丈鐫銘,有西王之服道。魏國鍾繇之字,惟勒歲年;晉家張載之文,遂成明制。其詞曰:

上帝有命,皇天無親。樹之元後,以牧蒸人。光宅六合,懷柔百神,德成郊祀,禮備宗禋。(其一)

軒稱配永,昆墟帝出;堯號則天,汾陽詔蹕。觀人設教,協時同律,有感必通,無文咸秩。(其二)

皇家啟聖,受命於天。上煉五色,旁疏百川。開階運鬥,宅海乘乾。王母益地,周公卜年。(其三)

天子建德,重規疊矩。聖敬日躋,宗文祖武。範圍三極,和平萬宇。率由舊章,粵若稽古。(其四)

璿宮夜敞,銀榜朝開。德象陰月,聲符震雷。山河翼戴,星緯鹽梅。能事畢矣,乾元大哉!(其五)

治定制禮,功成作樂,日月旂常,夏殷正朔。德澤天外,文明地角。氣白星黃,風搖露濁。(其六)

兩京畿甸,五載巡遊。馳驅太一,部列蚩尤。將見大隗,爰尋許由。回鑾躑躅,寓目周流。(其七)

鬱鬱靈鎮,岩岩積石,直上五千,去天三百。帝休非遠,真經可覿。石室徘徊,瓊膏滴瀝。(其八)

山維地德,神即陰靈。瑤姬逐雨,玉女隨星。陰陽不測,黍稷非馨。倏忽年代,荒蕪廟庭。(其九)

旁求祀典,載垂天渙。始詔林衡,俄成壯觀。紫棁星錯,丹梁霞煥。似對青溪,如遊白岸。(其十)

文貍赤豹,電策雷車。隱隱中道,訇訇太虛。遂停龍駕,永托神居。天回地止,霧歇雲除。(其十一)

眾靈睒易,群仙容與。衡嶽夫人,漢濱遊女。洛川解佩,天河弄杼。顧慕招攜,繽紛儔侶。同氣同聲,爰笑爰語。(其十二)

於以采蘋,南澗之濱;於以采藻,於彼行潦。日吉兮辰良,浴蘭湯兮沐芳。揚枹兮拊鼓,尊桂酒兮椒漿。神其醉止,降福穰穰。(其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