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大傳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尚書大傳 卷第五
漢 伏勝 撰 漢 鄭玄 注 清 陳壽祺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陳氏原刊本
辨譌一卷

尙書大傳卷五

 略說

遂火爲遂皇伏羲爲戲皇神農爲農皇也遂人以火

紀火太陽也陽尊故託遂皇於天伏羲以人事紀故

託戲皇於人葢天非人不因人非天不成也神農悉

地力種穀疏故託農皇於地天地人之道僃而三五

之運興矣風俗通皇霸第一引尙書大傳說○又太平御覽七十七皇王部二又七十八皇王

部三又火部一初學記九事𩔖賦注藝文𩔖聚十一帝王路史因提紀並節引

 案曰孫之騄本首列此條目爲三五傳無據不可從今姑入之略說爲近似

伏羲氏没神農氏作神農氏没黃帝堯舜氏作羅璧識遺

卷二引大傳言○案曰識遺云敘三五傳次甚明

伏羲氏作八卦路史後紀卷一太昊紀上注

天立五帝以爲相四時施生法度明察春夏慶賞秋

冬刑罰帝者任德設刑以則象之言其能行天道舉

錯審諦也黃帝始制冠冕垂衣裳上棟下宇以避風

雨禮文法度興事創業黃者光也厚也中和之色德

施四季與地同功故先黃以别之也顓者專也頊者

信也言其承易文之以質使天下𫎇化皆貴貞慤也

嚳者考也成也言其考明法度醇美嚳然若酒之芬

香也堯者高也饒也言其隆興煥炳最高明也舜者

推也循也言其推行道德案曰四字原文誤在舜者推也之上今移此

堯緒也風俗通義皇霸卷一五帝篇謹案易尙書大傳云云○又御覽七十七皇王部二載風俗

通同惟無黃帝始制以下二十五字又無嚳然二字饒也二字𫎇化之𫎇作遵末四句作舜者准也循也

言其准行道以循堯緒也當從之准循與舜聲近推則遠矣今本風俗通字誤

堯八睂舜四瞳子禹其跳湯扁文王四乳八睂者如

八字者也其跳者踦也注其發聲也踦步足不能相

過也扁者枯也注言湯體半小象扁枯言皆不善也

御覽三百六十三人事部四○又玉篇卷四目部初學記九帝王部路史有虞紀荀子非相篇注

 案曰荀子非相篇曰禹跳湯偏堯舜參眸子楊倞注引尸子曰舜兩眸子是謂重明作事成法出言

 成章又引尸子曰禹之勞十年不窺其家手不爪脛不生毛偏枯之病步不相過人曰禹歩吕氏春

秋曰禹通水濬川顏色黎黑步不相過

多聞而齊給注齊疾也史記五帝本紀索隱○案曰此葢尙書大傳說黄帝語

乃命五史以書五帝之蠱事李鼎祚周易集解載伏曼容註引此釋云然爲

訓者正以太古之時无爲无事也

成王問周公曰舜之冠何如焉周公曰古之人有冒

皮而勾領者然鳳皇巢其樹麒麟聚其域也北堂書鈔冠

成王問周公曰舜何人也周公曰其政也好生而惡

文𨕖檄蜀文注路史後紀十二有虞紀注

舜好生惡殺鳳皇巢其樹御覽九百十五羽族部二又九百二十八羽族部十

五事𩔖賦注十八玉海百九十九

古之人衣上有冒而勾領注言在德不在服也古之

人三皇時也冒覆項也勾領繞頸也禮正服方領也

荀子哀公篇楊倞注

周公對成王云古人冒而勾領注古人謂三皇時以

冐覆頭勾領繞頸至黃帝則有冕也禮記冠義篇目正義引略說

 案曰禮記冠義疏引此文爲略說則自北堂書鈔

 以下四條皆略說文也晏子曰古者有紩衣攣領

 而王天下者矣淮南子曰古有鍪頭而卷領以王

 天下與略說同意荀子哀公篇魯哀公問舜冠於

 孔子孔子不對三問不對哀公曰寡人問舜冠於

 子何以不言也孔子對曰古之王者有務而拘領

 者矣其政好生而惡殺焉注務讀爲冒拘與勾同是以鳳在

 列樹麟在郊野鳥鵲之巢可俯而窺也君不問而

 問舜冠所以不對也荀子作哀公問孔子書傳作

 成王問周公傳聞異詞

舜不登而高不行而遠拱揖於天下而天下稱仁

八十一皇王部六又四百十九人事部六十

夏后氏主敎以忠儀禮士喪禮疏引書傳略說

周人之敎以文上敎以文君子其失也小人薄注文

謂尊卑之差制也習文法無悃誠也文𨕖運命論注

案曰士喪禮疏引夏后氏主敎以忠稱書傳畧說

 此文𨕖注所引周人之敎以文云云當相連屬中

間尙有脫文及說殷人之敎耳

帝命周公踐阼朱草暢生御覽八百七十三休徵部二

周公輔幼主不矜功則𮐖莢生注矜夸也御覽八百七十三休

徵部二引傳又文𨕖鮑昭詠史詩注引傳及注○又記纂淵海卷四

王者德及皇天則祥風𧺫御覽九天部九又八百七十二休徵部二初學記一

王者德下究地之厚則朱草生御覽八百七十三休徵部二又文𨕖魯靈

光殿賦注王元長曲水詩序注非有先生論注記纂淵海卷四又開元占經竹木草藥占篇引曰德光地

序則朱草生文選注同

狄人將攻太王亶甫御覽甫作父此下重亶父二字召耆老而問焉

曰狄人何欲耆老對曰欲得菽粟財貨太王亶甫曰

與之每與狄人至不止太王亶甫贅其耆老而問之

毛詩綿正義引贅作屬〇案曰桑柔正義引孟子曰太王屬其耆老書傳云贅其耆老是贅爲屬據此則

緜正義作屬者誤也今改正曰狄人又何欲乎耆老對曰又欲君

土地太王亶甫曰與之耆老曰君不爲社稷乎太王

亶甫曰社稷所以爲民也不可以所爲民亾民也耆

老對曰君縱不爲社稷不爲宗廟乎太王亶甫曰宗

廟吾私也不可以私害民遂策杖而去逾梁山邑岐

山注梁山在岐山東北注見毛詩公劉正義岐山在梁山西南

注見毛詩緜正義周人奔而從之者三千乘一止而成三千

戶之邑毛詩緜正義引書傳略說又御覽七百九十九四夷部二○又禮記哀公問正義毛詩豳

風譜正義並引書傳畧說又毛詩桑柔天作正義節引周人禮記正義作國人

 案曰毛詩緜正義引書傳又引韓奕箋云梁山在

 馮翊夏陽縣西北鄭於書傳注云岐山在梁山西

 南然則梁山之袤其東當夏陽縣西北其西當岐

 山東北自豳適周當踰之也

宣王問於春子曰寡人欲行孝弟之義爲之有道乎

注宣王齊君陳敬仲之後也春子曰昔者衞聞之樂

正子注樂正子曾子弟子也曰文王之治岐也五十

者杖於家六十者杖於鄕七十者杖於朝注朝當爲

國見君揖杖注揖當爲去八十者杖於朝見君揖杖

注揖挾也君曰趣見客毋俟朝注不欲久停老者也

古者七十致仕來者客之也以朝乘車輲輪注乘車

安車也言輲輪明其小也案曰此注見禮記曲禮正義引書傳略說○案曰儀

禮通解引注無言輲輪以下七字云見前乘安車注葢通解前引曲禮載疏引書傳及注之文故此處不

重載鄭注也今補御爲僕送至於家注御君之御也而孝弟

之義達於諸侯九十杖而朝見君建杖注建樹也君

曰趣見毋俟朝以朝車送之舍天子重鄕養注舍館

也重猶尊也養以禮食之也卜筮巫醫御於前祝咽

祝哽以食禮書引作祝饐祝鯁乘車輲輪胥與就膳徹注胥樂

官也就成也胥成膳徹謂以樂食之也送至於家君

如有欲問明日就其室以珍從注明日明旦而孝弟

之義達於四海此文王之治岐也君如欲行孝弟之

大義盍反文王之治岐儀禮經傳通解十九五學引傳注又玉海七十四未引注

○九十以下至達於四海又見禮書五十篇首見困學紀聞卷五

 案曰禮記曲禮正義引書傳略說致仕者以朝乘

 車輲輪在此篇呂氏春秋春居問於齊宣王王稱

 之春居王氏困學紀聞以爲卽大傳所謂春子家

 語言養老事則孔子之問哀公疑王肅剽書傳而

爲之

大夫士七十而致仕老於鄕里大夫爲父師士爲少

師注所謂里庶尹也古者仕焉而已者歸敎於閭里

耰鉏已藏祈樂已入注祈樂當爲新穀歲事已畢餘

子皆入學注餘子猶衆子也古者適子恆代父而仕

也十五始入小學見小節踐小義十八入大學見大

節踐大義焉注小節小義正謂始口典口師受業大

節大義謂博習盡識也距冬至四十五日始出學傅

農事注立春學止上老平明坐於右塾庶老坐於左

塾餘子畢出然後皆歸夕亦如之注上老父師也庶

老少師也餘子皆入父之齒隨行兄之齒鴈行朋友

不相踰輕任并重任分頒白者不提𢹂出入皆如之

儀禮通解卷九學制第十六引傳注全又禮書四十九引傳全○又儀禮鄕飮酒疏禮記曲禮王制正義

並節引稱書傳略說○又尙書洛誥正義禮記學記正義藝文𩔖聚三十八禮部御覽五百三十四禮儀

部十三並節引𩔖聚御覽已畢並作欲畢又見文獻通考玉海困學紀聞卷八

案曰門塾之學漢書食貨志白虎通公羊傳宣十

 年注禮記學記注皆有此說葢本書傳尙書洛誥

 正義引書傳此文而釋之曰是敎農人以義也以

爲予其明農哉之證然則略說亦是申解洛誥此

句經文耳

傳曰已有三牲必田狩者孝子之意以爲已之所養

不如天地自然之性逸豫肥美禽獸多則傷五穀因

習兵事又不空設故因以捕禽獸所以共承宗廟示

不忘武僃又因以爲田除害鮮者何也秋取嘗也注

取禽嘗祭秋取嘗何以也習鬥也習鬥也者男子之

事也然而戰鬥不可空習故於蒐狩閑之也閑之者

貫之也貫之者習之也己祭取餘𫉬陳於澤注澤射

宫也然後卿大夫相與射命中者雖不中也取命不

中者雖中也不取何以也所以貴揖讓之取而賤勇

力之取也鄕之取也於囿中勇力之取也於澤揖讓

之取也儀禮集傳集解卷三十六王制之壬引傳注○又儀禮鄕射記注引戰鬥以下至末何以

也也作然又毛詩六月正義周禮大司馬囿人疏禮記郊特牲射義正義玉海射並節引

 案曰此條諸書所引不言何篇盧氏本入之略說

 無所據觀傳文專𥼶鮮字爲秋取嘗疑是鮮誓之

 傳未敢斷也

天子太子年十八曰孟侯注孟迎也注惟見毛詩豳譜正義

侯者於四方諸侯來朝迎於郊者問其所不知也問

之人民之所好惡土地所生美珍怪異山川之所有

無及父在時皆知之注十八嚮入太學爲成人博問

庶事也太平御覽百四十六皇親部十二引全惟傳首無天子二字注無孟迎也三字毛詩豳風

譜正義節引作書傳略說有天子二字○又尙書康誥正義毛詩采菽正義儀禮覲禮疏禮記月令正義

周禮大行人疏藝文𩔖聚十六儲宫部

古者帝王躬率有司百執事而以正月朝迎日於東

郊以爲萬物先而尊事天也祀上帝於南郊所以報

天德迎日之辭曰維某年月上日明光於上下勤施

於四方㫄作穆穆維予一人某敬拜迎日東郊迎日

謂春分迎日也堯典曰寅賓出日此之謂也儀禮通解續二

二十三天神又禮記玉藻正義引祀上帝於南郊卽春迎日於東郊作書傳略說○又毛詩噫嘻正義禮

記郊特牲正義宋書禮志玉海

王者存二王之後與已爲三所以通三統立三正周

人以至日爲正殷人以日至後三十日爲正夏人以

日至後六十日爲正天有三統土有三王三王者所

以統天下也注所存二王後者命使郊天以天子禮

祭其始祖受命之王自行其正朔服色此謂通天三

尙書微子之命正義引傳注○案曰末句三統或作之統案毛詩生民正義云王者存先代所以通

天三統此用書傳及鄭注作通天三統是也

 案曰漢書成帝紀十綏和元年詔曰蓋聞王者必

 存二王之後所㠯通三統也本此

天有三統物有三變故正色有三天有三生三死故

土有一王王特一生死禮記檀弓上正義引書傳略說

周以至動殷以萌夏以牙注謂三王之正也至動冬

日至物始動也物有三變故正色有三天有三生三

死故土有三王王特一生死是故周人以日至爲正

殷人以日至三十日爲正夏以日至六十日爲正是

故三統三正若循連環周則又始窮則反本公羊傳隱元年

疏引書傳略說

夏以孟春爲正殷以季冬爲正周以仲冬爲正夏以

十三月爲正色尙黑以平旦爲朔殷以十二月爲正

色尙白以雞鳴爲朔周以十一月爲正色尙赤以夜

半爲朔不以二月後爲正者萬物不齊莫適所統故

必以三微之月也三正之相承若順連環也白虎通三正篇

又御覽二十九時序部十四引同惟二月作二三月所統作所立末句無順字○又御覽二十六時序部

十一初學記歲時下

夏以十三月爲正色尙黑以平旦爲朔殷以十二月

爲正色尙白以雞鳴爲朔周以十一月爲正色尙赤

以夜半爲朔必以三微之月爲正者當爾之時物皆

尙微王者受命當扶微理得章成之義也後漢書章帝紀注又

通典賓禮一引末云必用三微之月爲正時物尙微以明王者受命扶微章成此正使其道重大正始也

 案曰書傳說正朔二字最晰

周以至動殷以萌夏以牙注謂三王之政也至動冬

至日物始動也物有三變故正色有三天有三生三

死注異時生者恆異時死是故周人以日至爲正殷

人以日至三十日爲正夏以日至六十日爲正天有

三統土有三王注統本也三統者所以序生也三正

者所以統天下也三統若循連環周則又始窮則反

本也夏以孟春爲正者貴形也御覽二十九時序部十四○又文𨕖西征

賦游仙詩臨終詩廣絕交論等注並引三王之統若循連環云云

三王之治若循環之無端如水之勝火御覽七十六皇王部一

王者一質一文據天地之道白虎通三正篇

正色三而復者也文𨕖皇太子宴元圃賦詩注

諸侯有德者一命以車服弓矢再命以虎賁三百人

三命秬鬯諸侯三命者皆受天子之樂以祀其宗廟

儀禮通解續宗廟樂舞又路史後紀十一陶唐紀引至以祀其宗廟止作略說○案曰此與虞夏傳所言

不同

晉平公問師曠曰吾年七十欲學恐已暮師曠曰臣

聞老而學者如執燭之明執燭之明孰與昧行公曰

藝文𩔖聚八十火部

 高郵王侍郞伯申曰執燭之執當爲熱熱古爇字

 說苑建本篇作炳燭炳乃焫之譌焫與爇同

 案曰自此以下七條諸書所引大傳未稱略說今

 以意定之宜入此篇

子曰心之精神是謂聖孔子集語卷下又繹史八十六

 案曰孫之騄本入五行傳葢以爲思心曰䜭䜭作

 聖之訓也似近之

子曰君子不可以不學見人不可以不飾不飾無貌

無貎不敬不敬無禮無禮不立夫遠而光者飾也近

而逾明者學也譬之圩邪水潦集焉菅蒲生焉從上

觀之誰知非源水也孔子集語卷下

 案曰大戴禮勸學篇與此大同

子張曰仁者何樂於山也孔子曰夫山者恺然高恺

然高則何樂焉夫山草木生焉鳥獸蕃焉財用殖焉

生財用而無私爲焉四方皆代焉毎無私予焉出雲

風以通乎天地之間陰陽和合雨露之澤萬物以成

百姓以饗此仁者之所以樂於山者也太平御覽四百十九人事

部六十○又三十八地部三恺然作嵬嵬然無恺然高以下八字鳥作禽財用作林木風作雨無生財以

下八字又無代焉每三字○又文𨕖頭陀寺碑文注引夫山至無私與焉

 案曰孔叢引此又代作伐

子貢曰葉公問政於夫子子曰政在附近而來遠魯

哀公問政子曰政在於論臣齊景公問政子曰政在

於節用三君問政夫子應之不同然則政有異乎子

曰荆之地廣而都狹民有離志焉故曰在於附近而

來遠哀公有臣三人內比周以惑其君外障距諸侯

賓客以蔽其明故曰政在論臣齊景公奢於臺榭淫

於苑囿五官之樂不解一旦而賜人百乘之家者三

故曰政在節用孔子集語卷下

 案曰韓非子難三家語辯政說苑政理篇與此大

 同漢書武帝紀元朔六年詔葢孔子對定公㠯徠

 遠哀公㠯論臣景公以節用非期不同所急異也

 臣瓚注曰論語及韓子皆言葉公問政於孔子孔

 子答以悅近來遠今云定公與二書異

東郭子思問於子貢曰夫子之門何其雜也子貢曰

夫櫽括之㫄多枉木良醫之門多疾人砥礪之㫄多

頑鈍夫子聞之曰修道以俟天下來者不止是以雜

孔子集語卷下又繹史九十五

 案曰說苑雜言篇與此同惟子思之思作惠荀子

 法行篇與此小異東郭子惠作南郭惠子劉恕外

 紀卷九載東郭子惠問於子貢云云不著所徵然

 與說苑異與書傳同則書傳之文也思當爲惠

子夏讀書畢見夫子夫子問焉子何爲於書對曰書

之論事也昭昭若日月之明離離若參辰之錯行上

有堯舜之道下有三王之義商所受於夫子者志之

弗敢忘也雖退而窮居河濟之間深山之中壤室編

蓬爲戶於中彈琴詠先王之道則可發憤慷慨

𩔖聚六十四居處部四〇又五十五雜文部一又草部下文𨕖蘇子卿古詩注左太冲招隱詩注非有先

生論注節引御覽百卉四

子夏讀書畢孔子問曰吾子何爲於書子夏曰書之

論事昭昭若日月焉所受於夫子者弗敢忘退而窮

居河濟之間深山之中壤室蓬戶彈琴瑟以歌先王

之風有人亦樂之無人亦樂之上見堯舜之道下見

三王之義可以忘死生矣孔子愀然變容曰嘻子殆

可與言書矣雖然見其表未見其裏闚其門未入其

中顔回曰何謂也孔子曰丘常悉心盡志以入其中

則前有高岸後有大谿塡塡正立而已六誓可以觀

義五誥可以觀仁甫刑可以觀誡洪範可以觀度禹

貢可以觀事皋陶謨可以觀治堯典可以觀美外紀卷九

○又文𨕖夏侯常侍誄注引子見其表未見其裏御覽四百十九人事部六十困學紀聞卷二小學紺珠

卷四並引六誓以下

 案曰外紀引子夏讀書畢一條未舉所徵然文𨕖

 注御覽困學紀聞分引數條並與此合是爲書傳

 文無疑薛季宣書古文訓序亦有此文末有通斯

七者書之大義舉矣二句亦不稱所出而末敘七

觀云是故帝典可以觀美大禹謨禹貢可以觀事

皋陶謨益稷可以觀政洪範可以觀度六誓可以

觀義五誥可以觀仁甫刑可以觀戒其序次與孔

叢子同與御覽困學紀聞所引大傳七觀異則非

書大傳之文明矣孔叢言大禹謨益稷者蓋作僞

者羼入而不知真古文與今文皆無大禹謨其益

稷一篇則統於皋陶謨中也又韓詩外傳說此事

 以爲子夏讀詩

子曰參女以爲明主爲勞乎昔者舜左禹而右皋陶

不下席而天下治孔子集語卷下○案曰此與大戴禮王言篇同末二句又與說苑卷

一君道篇同

尙書大傳諸書所引有未審何篇無所附者今雜綴於此

伊尹母方孕行汲化爲枯桑其夫尋至水濱見桑穴

中有兒乃收養之錦繡萬花谷前集卷十引尙書大傳

民擊壤而歌鑿井而飮畊田而食帝力何有禮記經解正義

引尙書傳

周人以仁接民而天下莫不仁故曰大矣注言文王

仁故謂之大矣太平御覽四百十九人事部六十

文王施政而物皆聽文𨕖褚淵碑文注沈休文奏彈王源注

周人可比屋而封文𨕖七命注四子講德論勸進今上箋奏彈王源等注

成王削桐葉爲珪以封唐叔禮記大傳正義

公爵劉名也毛詩音義

周公兼思三王之道以施於春秋冬夏困學紀聞卷八

戰者憚警之也白虎通誅伐篇藝文𩔖聚五十九武部又御覽三百四兵部三十五又三

百八兵部三十九警並作驚

王者躬耕所以供粢盛文𨕖籍田賦注

煙氛郊社不修山川不祝風雨不時霜雪不降責於

天公臣多弑主孼多殺宗五品不訓責於人公城郭

不繕溝池不修水泉不隆水爲民害責於地公論衡卷十

五順鼓篇○又丹鉛總錄卷二十六瑣語𩔖引小異

 案曰韓詩外傳卷十八亦說天公人公地公此與夏傳天子三公又爲一義

季夏可以大赦罪人北堂書鈔夏

衣錦尙詩考異字異義困學紀聞卷三讀爲絅或爲絺困學紀聞

剴切毛詩雨無正正義

矜寡孤獨天民之窮而無吿者皆有常餼毛詩大田正義

外無曠夫内無怨女毛詩雄雉序正義○正義云書傳曠夫謂未有室家者

老而無妻謂之鰥老而無夫謂之寡幼而無父謂之

孤老而無子謂之獨行而無資謂之乏居而無食謂

之困此皆天下之至悲哀而無吿者故聖人在上君

子在位能者任職必先施此無使失職御覽四百七十七人事部

百十八〇又毛詩何草不黃正義周禮遺人廪人疏節引

火發於密水洩於深記纂淵海卷一水火引尙書大傳萬卷菁華前集

 案曰韓昌黎外集擇言解有火洩於密水發於深

 二語葢本書大傳

凡宗廟有先王之主曰都無曰邑唐釋湛然止觀輔行傳宏決卷第四

之三注引尙書大傳○案曰傳文宗廟二字似有誤

子夏葉拱而進困學紀聞卷二

 案曰葉拱二字亦見家語辯樂解

魏文侯問子夏子夏乃遷延而退文𨕖難蜀父老注

髴髴周成王時州靡國獻之爾雅釋獸疏

案曰山海經海內南經梟陽國髴髴注引周書成

王時云云是逸周書王會解文也爾雅疏明引大

傳未審當在何篇抑或邢叔明記憶之誤與

注灌是獻尸尸得獻乃祭酒以灌地也皇侃論語義疏八佾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