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工部郎中歐陽公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尚書工部郎中歐陽公墓誌銘
作者:歐陽修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廬陵文鈔/27》和《歐陽修集/卷034

歐陽氏世為廬陵人,廬陵於五代時屬偽吳,故歐陽氏在五代無聞者。

淳化三年,修仲父府君始以進士中乙科,其後為御史,有能名。真宗嘗自擇御史,府君以秘書丞召見。見者數人皆進,自稱薦,惟恐不用。府君獨立墀下,無所說。明日,拜監察御史。中丞王嗣宗指曰:「是獨立墀下者,真御史也。」會絳州守齊化基犯法,製劾其事。化基,嗣宗素所惡者,諷之,欲使蔓其獄。府君曰:「如詔而已。」嗣宗怒,及獄上奏,用他吏覆之,索其家,得銅器十數。府君坐鞫獄不盡,免官。明年,復得御史,監蘄州稅。又明年,遷殿中侍御史、左巡使。居二歲,奏事殿中,真宗識之,勞曰:「御史久矣,亦勞乎!」問何所欲,府君謝不任職而已。後數日,真宗語宰相與轉運,使宰相疑其有求而不先白己,對以員無闕。復使與一大郡,宰相召至中書,問御史家何在?欲郡孰為便?對曰:「無不便。」宰相怒,與海州,又移睦州。

天禧元年,入遷侍御史。二年,出知泗州。先是,京師歲旱,有浮圖人斷臂禱雨,官為起寺於龜山,自京師王公大臣皆禮下之,其勢傾動四方。又誘民男女投淮水死,曰:「佛之法,用此得大利。而愚民歲死淮水者幾百人。至其臨溺時,用其徒倡呼前後,擁之以入,至有自悔欲走者,叫號不得免。府君聞之,驚曰:「害有大於此邪!」盡捕其徒,詰其奸民,誅數人,遣還鄉里者數百人,遂毀其寺。

入轉尚書司封員外郎、三司戶部判官。六年,為廣南東路轉運使。前為使者以市舶物代俸錢,其利三倍。府君歎曰:「利豈吾欲邪!」使直以錢為俸。今上即位,就轉工部郎中,秩滿,以一弊舟還,無一海上物。歸朝,賜金紫,為兩浙路轉運使,以足疾求知江州。天聖四年,又求分司,未得命,以其年二月某日卒於江州之廨,享年六十有八。以某年某月某日葬某所。

曾祖諱某。祖諱某,偽唐吉州軍事判官。父諱某,偽唐屯田員外郎。娶朱氏,封金壇縣君,先府君以卒。嗣子鑒,為右侍禁、武昌巡檢。女二人,長適某,次未嫁。府君諱載,字則之。性方直嚴謹,治身儉薄,簡言語,為政務清淨。平居斂色而坐,如對大賓,終日不少懈弛,人用憚之。薦舉下吏,人未嘗知,後有知者來謝,皆拒不納。所至官舍,未嘗窺園圃,至果爛墮地,家人無敢取者,其清如此。銘曰:

唐隳盜猖,土裂四方。鍾氏於洪,入州自王。傳死子時,敗陳於楊。自梁迄周,廬陵偽邦。歐陽是家,世以不章。違命之侯,廬陵王土。歐陽有聞,始我仲父。以貢中科,來者繼武。仲父之材,御史其能。廉清儉恭,直躬以行。銘以藏之,子孫之承。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