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表注 (四庫全書本)/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尚書表注 序 卷上

  欽定四庫全書
  尚書表注序
  書者二帝三王聖賢君臣之心所以運量警省經論通變敷政施命之文也君子於此考跡以觀其用察言以求其心以誠諸身以措諸其事大之用天下國家小之為天下國家用顧不幸不得見帝王之全書幸而僅存者又不幸有差誤異同附㑹破碎之失考論不精則失其事跡之實字辭不辨則失其所以言之意書未易讀也燼於秦灰於楚鉗於斯何偶語挾書之律乆之而伏生之耄言僅𫝊孔氏之壁藏復露伏生者漢謂今文孔壁者漢謂古文顧伏生齊語易訛而安國討論未盡安國雖以伏生之書考古文不能復以古文之書訂今文是以古文多平易今文多艱澀今文雖立學官而大小夏侯歐陽又各不同古文竟漢世不列學官後漢劉陶獨推今文三家與古文異同是正文字七百餘事號曰中文尚書不幸而不傳於世至東晉而古文孔傳始出至蕭梁而始備唐貞觀悉屏諸家獨立孔𫝊且命孔穎達諸儒為之疏夫古文比今文固多且正但其出最後經師私相𫝊授其間豈無𫝊述𫝊㑹所以大序不類西京而謂出安國小序事意多繆經文而上誣孔子朱子𫝊註諸經畧備獨書未及嘗别出小序辨正疑誤指其要領以授蔡氏而為集𫝊諸說至此有所折衷矣而書成於朱子既歿之後門人語録未萃之前猶或不無遺漏放失之憾予兹表注之作雖為踈畧苟得其綱要無所疑礙則其精詳之藴固在夫自得之者何如耳婺州金履祥序






  尚書序
  古者伏犧氏之王天下也始畫八卦造書契以代結繩之政由是文籍生焉伏犧神農黄帝之書謂之三墳言大道也少昊顓頊髙辛唐虞之書謂之五典言常道也至于夏商周之書雖設教不倫雅誥奥義其歸一揆是故厯代寶之以為大訓八卦之說謂之八索求其義也九州之志謂之九邱邱聚也言九州所有土地所生風氣所宜皆聚此書也春秋左氏𫝊曰楚左史倚相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邱即謂上世帝王遺書也先君孔子生於周末覩史籍之煩文懼覧之者不一遂乃定禮樂明舊章刪詩為三百篇約史記而修春秋讚易道以黜八索述職方以除九邱討論墳典斷自唐虞以下訖于周芟夷煩亂翦截浮辭舉其宏綱撮其機要足以垂世立教典謨訓誥誓命之文凡百篇所以恢宏至道示人主以軌範也帝王之制坦然明白可舉而行三千之徒並受其義及秦始皇滅先代典籍焚書坑儒天下學士逃難解散我先人用藏其家書於屋壁漢室龍興開設學校旁求儒雅以闡大猷濟南伏生年過九十失其本經口以𫝊授裁二十餘篇以其上古之書謂之尚書百篇之義世莫得聞至魯共王好治宫室壞孔子舊宅以廣其居於壁中得先人所藏古文虞夏商周之書及𫝊論語孝經皆科斗文字王又升孔子堂聞金石絲竹之音乃不壊宅悉以書還孔氏科斗書廢已久時人無能知者以所聞伏生之書考論文義定其可知者為𨽻古定更以竹簡寫之増多伏生二十五篇伏生又以舜典合於堯典益稷合於臯陶謨盤庚三篇合為一康王之誥合於顧命復出此篇并序凡五十九篇為四十六卷其餘錯亂摩滅弗可復知悉上送官藏之書府以待能者承詔為五十九篇作𫝊於是遂研精覃思博考經籍採摭羣言以立訓𫝊約文申義敷暢厥㫖庶㡬有補於將來書序序所以為作者之意昭然意見宜相附近故引之各冠其篇首定五十八篇既畢㑹國有巫蠱事經籍道息用不復以聞傳之子孫以貽後代若好古博雅君子與我同志亦所不隱也
  前漢書言張霸采左傳書叙作書首尾後漢書言衛宏作詩序衛宏之云朱子嘗引之以證時序之偽矣獨書序疑而未斷方漢初時泰寄且有偽書何况書序之類且孔傳古文其出最後則附㑹之作有所不免若書序果出壁中亦不可謂非附㑹者蓋孔鮒兄弟藏書之時上距孔子殁垂三百年其同藏者論詰孝經論詰既有子曾子門人所集孝經又後人因五孝之訓而雜引時書傳記之語附㑹成書何為古缺三字是夫子舊本則其為齊魯諸儒次序附㑹而作序亦可知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